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落櫻之魂 中之章

※ ※ ※ ※ ※ ※ ※ ※ ※ ※


  神是不需要巨細靡遺的,祂本身就是全知全能的存在……祂只需要決定。決定生死、決定悲憫、決定罪與罰、決定賞與恩…… 

決定賜予或奪取。

*  *  *  *  *

西元2052年,暮春之夜。

夜深人喧,繁華的街景顯示著科技和物質妝點出來的先進開發,以另一種方式解釋著國泰民安、文化榮盈。

一貫的熙攘。僅只數十公尺之遙,一大片的光鍊頂著黑暗,似鎖,似門,似少女手上點的火柴,妄想星點之光,以為能獲得龐大的滿足,渾然不知枯盡後的,聲息俱寂。

冷而寒的晚風終有棲息之地。以鷲之姿,等待著腐爛的靈肉噬食,直至骨現蛆生,荒野曝屍。

「咯咯咯……這景色很美,是吧?」

漆黑的辦公廳裡,沉啞的聲音伴隨著啃咬的節奏,沒有意緒地,一起一伏……出聲的人影蹲在角落裡,幾乎與無光的底色融合,燦亮的銀飾卻大剌剌嘲弄著『存在』,刺眼若刃之鋒,在闃墨裡反熠著光痕,毫不留情地凌遲視覺。

對面,沉靜的影子浮在半空中,淡幽幽的眸光,清澈透明地注視著全然映入空熒沉靜裡、唯一的形。嘴唇動著,同眸光的幽淡,似斬刀,回應地簡單俐落:

「是。」

「咯咯……妳是要來告訴我,『那個人』已經有動作了吧?」

「是的。有人在Buenos Aires看到望少爺的靈獸四不象的蹤影,我們懷疑望少爺去了『桃源鄉』……呂岳說,再過不久,望少爺的行蹤就能確定了。此外,AMUS-R的第三次成品,預定將在一年後完成,EMUS-Z只待找到1521號便可再度進行。現下蘇小姐遵照您的吩咐,隱瞞著太夫人。」

「很好……嘻嘻……事情全照我想的完成了。一年後是嗎……真是太剛好啦……」角落的人影隨手抓了一把器皿裡的『零食』,放進口裡嚼著,喀喀喀的在屋內迴繞:「暫時不用把『他』挖出來,讓他過幾天好日子吧,反正『他』也沒有多少時間了,就等AMUS-R完成再作決定……妳知道吧?」

「是。」一抹憂傷快速地掠過眼中,瞬間回復了無波的情緒。轉過身子,不沾塵地飄過空偌的室內,直接穿牆離去。

沒有注意到任何的獨影仍然嚼著零食,冷然的環顧四周,再度把目光轉向幾十層樓的底下。








    掌控金融、資訊、政治、學術、網路各界的巨頭,儼然是亞洲世界的












        『神』







華廈依然高聳。晶亮的玻璃幽暗地窺伺著,彷彿神的使者,無息地記錄過往,再擇要拋棄……

像群丑角,沾沾自喜著重要性,一本正經地進行,咯。瘋狂地讚美或鄙視,在庸碌的幸福或敏感的臨界裡游移,咯咯。最後有志一同,腐化;時間和蛆蟲其實沒什麼差別的,咯咯咯。

天葬的墳場,食物鏈最適宜作破壞的辨證。咯咯咯咯。

唇間開闔著一個字,嘴角在無聲裡似抽揚般的,憶起照片中風雲叱咋、宛如不可一世的……

  熟悉的臉…和熟悉的傲然自信裡、近乎輕蔑憐憫的笑……

「等著吧……還有一年……咯咯咯………時候快要到啦,親愛的『哥哥』,你會有什麼作為呢……」殘忍的笑意撩殺了最後一絲苟存殘喘的暖意,剎時室內盡數化為幽冷冰寒的氛圍:「可別辜負我的期待呀……咯咯…………」

(待續)

後記
  這是什麼?(||||||||)

  有很多人問我「落櫻到底接下來要寫什麼」。雖然我的答案是「沒寫出來前不告訴別人是我的原則」,但坦白說,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汗)因為最初的感動而不惜大費篇幅去寫出這個故事,過程我早已決定任意妄為;所以如今,我早已不是這個故事的控制者:如果從開頭就脫離預定,再要抓回權力就不可能了。

  中之章算是一個線索吧……不過連我自己都看不懂這又是怎麼孵出來的一個文字產物……(bbb)

                             by 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