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落櫻之魂 第十七章

※ ※ ※ ※ ※ ※ ※ ※ ※ ※


  「我知道你是故意的,太公望。」不知何時已經放下了藥碗,楊戩打斷了太公望未說完的話,出其不意地用力捏住對方錯愕的雙頰:「你就這麼不能信任我啊?我的能力有那麼差,不能讓你跟我商量嗎?就算要誘敵,你也用不著真的吃下有毒的蛋糕,你當你是上古時代的神農氏,有個水晶胃,吃下毒藥還能吐出來是不是?沒見過比你更加白癡亂來的傢伙!」

  太公望不甘示弱,跟著趁隙用力捏住了楊戩的臉。「嘖!你這什麼態度?中毒的人是我又不是你!何況我不是把整個案子都交給你了嗎?讓你出風頭,你還有什麼不滿的?早就知道幹嘛不早點說,害我還覺得對不起你!」

  「你是對不起我!你以為這種風頭我喜歡出呀?案子是你偵破的,我有什麼值得得意的?還有什麼叫做『中毒的人是我又不是你』?你中毒我很擔心你知不知道!你這人怎麼這方面這麼沒神經啊?」

  「你擔心我?」太公望一時忘記要改捏楊戩耳朵的打算,直視著對方因激動而脹紅的臉,露出一個狡猾的笑。

  「當然擔心呀!你不是說我們是夥伴嗎?」看到那種表情,楊戩更為自己的勞碌命生氣,手勁也更加用力了:「哪有人作夥伴是這樣子,這種大事自己一個人承擔的!假如你不喜歡直接偵辦殺人案,跟我說不就好了?實在是……我都搞不清楚你是厚臉皮還是老實耶!」

  「你還不是一樣!你這超級自大狂!這麼會碎碎念,你到底是男人還是歐巴桑啊!」被念得接近不悅的太公望立即回嘴反擊,直指要害(汗)。

  「什麼自大狂?你才是超級大騙子咧!」楊戩也被惹火了。

  兩人就這樣吵起架來,到後來簡直搞不清楚自己或對方到底在說什麼,卻又不肯放鬆。罵到後來,兩人都精疲力盡了,這才很有共識地放開拉著對方面頰的手。太公望撫著臉喘氣,不經意抬頭看到楊戩俊秀的臉頰被自己捏得紅通通的,腫得像隻蘋果,不由得咕噗一聲笑了出來:「呼呼……你的臉這樣……還真可愛呀。」說著想伸手去摸,卻被楊戩機伶地避開了。「我雖然年紀比你小,可也別把我當作玩具。」楊戩一臉正經的聲明著,但配合著撫面的手掌,和因為被捏,而臉紅到耳根的模樣,卻讓太公望捧著肚子,更加狂笑了出來:「呼呼∼∼啊哈哈哈∼∼∼你真的好…可愛……逗你真的是太好玩了……」

  「太∼∼公∼∼望∼∼」臉色剎時泛青的楊戩不知何時已經掏出三尖刀來,一副再笑下去他就把對方劈成四片的架勢。太公望記起之前楊戩在他面前表演三尖刀的威力,非常辛苦地止住笑後,用一種滑稽而扭曲的表情道:

  「好啦……我不笑了……總之呢,很抱歉讓你擔心了,因為對方是你嘛,我知道你一定能代替我把兇手找出來,所以我才敢使這種計策啊,可不是不信任你喲。^^」

  「現在說這些都沒有用了,太公望。」楊戩的神情看來餘怒未消:「你若真的覺得對不起我,就把這碗藥乖乖地喝下去!否則我可不管你是病人,用灌的話,可不會像現在這麼好過了。」

  「什麼呀,我可是不接受威脅的……」太公望賴皮的話還沒說完,就見那三尖刀的刀鋒已指向自己的喉嚨,連同楊戩詭笑的表情——跟自己平常的模樣竟然有幾分相似。「……好啦好啦,我喝就是了,你別擺出這麼恐怖的臉嚇人……」嘖,玩得太過火了,下次要拿捏得更準一點才行。太公望在心裡嘰咕著,拿起仍然微溫的藥碗,苦著臉,一小口一小口地要把藥給喝下去。

  還沒喝到幾口,太公望頭一偏,眼看著就要把藥汁嘔出來,還是楊戩眼明手快,即時摀住了太公望的嘴:「別吐出來啊,吐出來就再也喝不下去了。」一面小心地讓太公望仰著臉,幫他順利地把藥吞下去。「咳!咳咳!咳……嗚……」咳了半晌,太公望的臉再度發紅,眼角也泛出淚水,看起來似乎非常難過的樣子。「你還好吧?還能喝下去嗎?」順手輕輕地摟住,另一手輕拍著太公望的背,楊戩很擔心地問著:「也許藥苦了一點,可是良藥苦口,你一定要喝下去才會好……」

  好溫暖……太公望順勢賴進去,主動找一個舒服位置……嗯,真好,有點不想離開了。^^「我也很想喝下去啊,可是真的好苦嘛……」伸著舌,太公望低著頭發出類似呻吟的聲音,不敢說出剛剛的嘔吐是裝的,其實他根本沒喝……本來想要用這方法耍賴下去,這種拉鋸戰他可不曉得已經成功了多少次,自從他小時候第一口開始討厭吃藥後,從此除了有包糖衣的藥之外,其他藥丸、藥水、藥粉、湯藥……就再也不肯、也沒有人能逼他吃下去,就算是普賢,也都是對他妥協……而現在,雖然排拒的成份仍多,他卻是第一次有那麼一點主動想要把藥好好地喝完,一方面是因為欺騙而產生的、薄薄的愧疚,更多一點的,是因為一種奇異的情感,因為對方的溫柔而出的,彷彿和心疼很相似的抽動……

  「那怎麼辦……再放甜汁的話,藥性就會改變,這樣對你的身體也不太好……」楊戩壓根沒注意到太公望的神情有異,只是逕自苦惱著:「嗯……我也想不出什麼辦法耶……那,你喝完一碗藥,我就做一份甜食給你吃,要吃什麼給你點,這樣行嗎?」

  聞言,太公望立即忘掉了方才複雜的情緒(汗),不由得眼睛發光了起來:「你說的是真的嗎?」

  「我說話算話的。」楊戩笑道,心想:雖然二十歲了,又超級奸詐狡猾……可是這種討厭吃藥、一碰到甜食就高興成這樣……還真像小孩子呀。「不過,要喝完一碗才能點一項喲。」

  「好!」太公望大聲地說,隨即端起碗來,這一次才老老實實地、彷彿和它硬拼似的,惡狠狠地把藥一口氣喝下去。在接下來的嗆咳、齜牙咧嘴、以及大大吃下三個桃子後,才咋著舌,很快樂地說:「嗯……那等一下要吃啥呢?這個也想吃那個也想吃……一下子沒有辦法下決定耶。」

  「沒關係,你想到了再告訴我,這個諾言永遠有效。」楊戩笑道,隨手把碗放好,坐上了床對面的椅子。「我還有一件事問你,希望你老實回答我。」

  「啥?」太公望塞了滿嘴的桃肉(這裡到底有多少個桃子啊……bb),有點可惜地看著剛剛占據的基地(汗),不太在意地說:「你要問就問呀,我知道就告訴你。」

  「好。」楊戩的表情立即轉成嚴肅:「你知道我的父母和師父是被誰殺的嗎?」

  太公望停下吃桃子的動作,突然覺得不對勁了。「我又不認識你父母和師父,怎麼會知道……」

  「我知道。」楊戩簡單俐落地打斷了太公望的話,雖然有所隱藏,但後者仍感覺出一股非常濃烈的、憎恨的力量:「是呂氏企業的人下手的;我父母死在呂氏企業的董事龍頭──女媧手中;而我的師父則是一個十幾歲的少年用強酸腐蝕而死,他的名字叫……」眼眸深處冷然若凝,平常的星紫淡似結凍的水藍:

  「王奕。」

  方才的熱鬧倏然止息。太公望凝視著楊戩,一語不發。後者抬頭,兩人的眼光「恰」的一聲碰上了。沒有預料中的憤怒,雖然蓄勢待發的分子在室內充斥,楊戩的表情卻很安靜,並非山雨欲來的模樣,而是純粹地、在等待解釋的神色:「你沒有話要對我說明嗎?」

  「我一定要說嗎?」微啟雙唇,太公望的表情也非言語裡絕對的拒絕。

  「你……可以不說。桃源鄉是保護的地方,但若不是因為,你和呂氏企業關係匪淺,我也不會去查你的真實身份,因為這對我而言很重要……我把你視為朋友,但呂氏企業是我的仇敵……我無法懷著這種情緒和你交往,這樣到最後我會恨你也會恨我自己……你了解我的意思嗎?」

  見太公望沉默不語,楊戩續道:「我進來之前,一直想著要不要不管事實真相,就直接把你殺了;在你的藥裡下毒是很容易的事,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毒藥我多的是……但我下不了手。這陣子跟你相處過後,已經不是用連坐的仇恨就能隨便掩蓋的了了;而且你在我蒙上最大的嫌疑時,仍然信任我,毫無防備地聽我申辯;何況剛剛,老實說我幾乎忘了我進來的目的……不能否認的,我想我應該很喜歡你吧!所以……」

  「我明白。」太公望抬起頭,表情卻是放鬆的,甚至有點……高興的神色。「不過,你是從哪裡猜到……我的身份的?」

  楊戩嘆口氣。不過看到太公望沒有太大的改變,他也覺得莫名的安心。「首先是因為,你知道燃燈先生的公司有財政危機,這件事是被嚴格保密的,你會知道這件事,只有可能是和證券、商業有關,而且比燃燈先生更上頭的企業;再者是傳真,那上面除了證明龍吉小姐的死因外,還有署名『太乙真人』,那人是拿了物理、化學、醫學、和機械的四料博士,目前行蹤隱密,資料不詳;他能被你所用,你的身份定然不凡;最後是你和四不常常提起的『普賢』,如果我沒有查錯,他是呂氏企業裡的一位厲害人物,但只聽一個人的話,那人就是他從小到大的青梅竹馬,也就是呂氏企業第四代的長子繼承人──呂望。」非常肯定的語氣。「那是你吧?」

  「真可怕……竟然用我的推理方式查出我的身份。你的模仿能力真不能忽視。」太公望吐吐舌。「你都說對了。還有呢?」

  「還有就是……你在四個月前,和普賢、四不、武吉從家裡逃脫出去,現在正是呂氏企業『緝捕』的對象。」楊戩緊緊地凝視著太公望:「為什麼?」

  「呵……你想聽到什麼答案?」太公望微笑道,那是很難得的安靜微笑,是種超乎年齡的成熟表情。

  「其實,我不想管你是什麼人,只希望你不會是我的敵人。如果你是呂氏企業那一邊,那麼……」楊戩的眼眸倏然發亮,長髮飄揚了起來,渾身散發著驚人的殺氣。「雖然遺憾,但我只好親手殺了你了。」

  「你不用遺憾,也不用殺了我,因為……我希望你能成為我們的同伴。」太公望收住了微笑的表情,轉成嚴肅,絲毫沒有因為楊戩的殺氣而變色。

  「同伴?」楊戩一愣。

  「沒錯。我來桃源鄉的目的很多,其中一項就是……」太公望加重了語氣,緩緩地說:「我要找到足夠的同伴,把呂氏企業──毀掉。」

  再度陷入沉默。「我不明白……」楊戩想要開口,卻被太公望打斷了:「我知道這很奇怪,身為呂氏企業的……第四代長子,我卻想毀了它……但我有不能說的……苦衷。所以如果你覺得不可信任,我也不勉強你。」

  是的,這一切很奇怪,但就他所調查的結果,雖然所得不多,但確實隱隱有這樣的跡象。何況就「太公望」這個人來說,楊戩不覺得沒有什麼不能信任的地方,只是……

  忽然想到才不久之前,太公望對自己說過的話:

  『保護自己是當然的……傾聽的資格要用共同渡過的時間來交換……』

  就這點來說的話,他和太公望……其實很像,不是嗎?這種苦衷他應該最了解的……

  「好。如果你的目的和我一樣,是與呂氏企業為敵……那我願意助你。」楊戩主動伸出手來。太公望看著那隻手,露出一抹粲笑,也伸出手去,一瞬間,緊緊握住。

  「那,我們的同伴契約,從此開始。」兩人再度相視,不由得露出笑容,一股互相了解和體諒的默契漫延開來,像一汪初夏清澈而溫暖的碧水,悠悠的流動中有溪河的潺湲,即將開始另一段新的旅程。

  「對啦,還記得你剛剛答應我的吧,我想到要吃什麼了。」太公望收回手,很快樂地躺在床上,彷彿剛剛的一切不曾發生過。「我要吃巧克力太妃夾心蛋糕 ^^。」 

  「巧克力太妃夾心蛋糕?這我不會做啦……||||||||」楊戩聞言一臉黑線。

  「那是你的事。你只說要我點,又沒說只能點你會的。^^ 快點做吧,我相信依你的天才一定能夠完成的。^^」

  「…………」楊戩看著太公望一臉奸計得逞和坐享其成的模樣,想著他不會在算剛剛逼他喝藥的仇吧,而且……

  他方才……是不是把自己給賣了?

  (翎:你現在才發現到啊,來不及了楊戩……^-^)

(初之章 完)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