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落櫻之魂 第十八章

※ ※ ※ ※ ※ ※ ※ ※ ※ ※



  而一切的起始卻是不經心的
  就像天地初開 原來也沒有
  什麼一定要遵照的形象 就
  如平漠上千株白楊 原來也
  只是一次不經心的插枝 如
  果不是那偶然的遇合 我們
  原來可以終生終生永不相識

                  席慕蓉 夏夜的傳說

*  *  *  *  *

  入秋。天長雁影稀,日暖山容瘦。

  郁青的草原邊,白芒雪葦,在水畔清映綿柔,俯仰生姿。和煦的風拂過樹梢,輕輕撥弄在蔭下搖曳的影子。像是個頑皮的遊戲般,把光,有時篩落,有時遮擋,意欲樹下的人兒不得安眠。

  似乎是成功了。彷彿不堪其擾,原本在樹下酣眠的悠閒人揉了揉眼,翻了個身打算再進一次黑甜鄉,卻久久不如平常的,立即發出鼾聲。那人的身材,看似是個十二、三歲的少年,棗紅色的短髮,襯著一張顯得太過稚氣白皙的娃娃臉,此時的模樣顯得十分無害而可愛;極少有人能夠從這樣的面貌判斷,這人其實精靈詐詭地可怕,是個無人可及的超級詐騙師。

  放棄了般,少年懶洋洋地坐起身子,懶洋洋地伸了個懶腰,懶洋洋地打了個大呵欠,無意識地坐在草地上扭身子,像是睡不飽的模樣。好不容易,他張開了眼,費力地眨了幾下,又用力地甩了甩頭,最後,他把全身放軟,向後靠上大大的樹幹。

  「好餓喔……」

  有氣無力地發出這樣宛如瀕死的抱怨,少年伸手撫了撫空空的肚子,嘰嘰咕咕地碎碎念:

  「早知道早上就留下幾個桃子了……可是早上才偷了三十來個,根本不夠多(還不夠多?)……都是四不啦!明明就是村裡的人自願送我的,還阻止我去拿……工作拿報酬有什麼不對?哪有人對自己的薪水客氣的……早知道就不帶他來了……」

  連碎碎念都沒了力氣,少年乾脆放任身體呈大字狀仰躺著。草地有坡度,他也就任由自己滾啊滾,滾到停止了為止。草根特有的清香逗誘著嗅覺,正午的陽光也覆著他可謂乾瘦的身材,這副模樣不但沒有與大自然融合的美感,反而像隻即將要晒死的某家庭害蟲。

  哪個人……快點過來吧……他大仇未報,上有老母,下有幼兒(天音:是嗎?|||||||||),不想冤死在這。誰快點帶食物來救他吧!咕嚕∼∼咕嚕咕嚕∼∼∼∼

  嘀咕了半晌,只聞微風輕巧滑過,送來了四周無人的訊息,也翦斷了原本就無力的雜念。就在少年再度昏昏欲睡,以為自己就要壽終正寢的時候(作:有那麼快嗎?bb),一陣輕快的腳步聲在極遠處,踏踏踏踏的,往這個方向而來。像救贖的福音般,少年數著腳步聲,身體仍舊不動一下,只在心裡祈禱著:來吧來吧!食物快來快來,別跑到別的地方去了,這裡有難民等待妳去救哪!快快快,別把方向走偏了,快來快來……(作:師叔,你真的是餓昏了……bbb)

  沙沙沙,過了好一會後,來人撥開芒草,停在那兒。隨即響起了驚呼聲:

  「哎呀!太公望,你在這裡做什麼?大家在找你耶!」

  只考慮了一秒,名喚太公望的少年決定不費力氣抬起頭,只道:

  「蟬玉,是妳呀……有吃的嗎?我快餓死了……」

  「食物?人家剛吃過午飯,現在怎麼可能有帶這種東西。」像是不以為這有什麼重要般,蟬玉皺起眉,焦躁地提起腳跟四下張望:「太公望,你有看到honey嗎?我一直在找他……」

  「沒看到。」照樣是有氣無力的回答。

  「嘖。」蟬玉似乎很不滿意地輕啐了一聲,仍舊四下張望:「honey到底到那裡去了嘛!明明就有事對他說的說,早上就不見影子,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對了,」彷彿想到了什麼,她轉過頭來道:「喂,太公望,我想起來了,裁判長在找你,有事要宣布哦!你還是快點回去……」

  「有三點不合格。」

  像是沒有力氣再耗般,太公望打斷了蟬玉說到一半的話,比出三個手指:

  「第一,你的腳步聲比蟬玉輕了一點,氣息方面也似是而非;第二,蟬玉說『honey』的時候,尾音上揚,你學得不夠甜膩,而且她找不到土行孫的時候就絕對不會再理我;第三,也就是最關鍵的一點……」

  一反方才半死不活的模樣,太公望忽地直接坐了起來,臉上掛著諂媚的笑:「就是從你的袖子裡,發出『楊戩獨門特製豆沙鍋餅』(有這麼長的名字嗎?bb)的香味喔!楊戩,別變了,快點出來吧!」

  『蟬玉』聞言輕笑了下,沒一會,原本紅髮朝天辮的可愛少女,變成了青絲依肩,紫眸薄唇的俊秀少年。從袖中拿出一籃飄香的鍋餅,名喚楊戩的少年也跟著坐了下來:

  「望果然很厲害,我還以為你現在肯定餓昏了,會被騙過去呢!虧我努力想出來可能會跑到這裡來的人,幾十公尺外都不敢鬆懈,沒想到還是被你發現了。」

  「偶涮了怡古賽,葛比以欸寺還賈得。(我大了你五歲,可別以為是活假的)」早已塞滿了鍋餅、看不出有大了對方五歲、也看不出有此自覺的紅髮少年,口齒不清地說著,到後來更因為哽住了喉嚨,努力嚥下後開始大咳特咳,讓另一個「據說」小了他五歲的藍髮少年忙著遞茶過去,加上拍背等動作,而暫時停止了對話。在確定了太公望沒事後,楊戩略微沉下臉,似乎不太愉快地說:

  「沒有小你五歲,我已經十六了。」

  「噢,我忘了夏天的時候,你的生日就過了。」好不容易順了氣,太公望不甚在意地繼續咬了一口甜美的鍋餅,嘖嘖有聲地,一臉幸福的表情。「才不過半年,你就長高了那麼多,害我現在抬頭都有點不習慣。別人要是看了,還以為小四歲的人是我咧,真是不公平。」

  確實,現下看來,楊戩比太公望高了整整一個頭,而且看起來不只相差四歲,而是有六、七歲。不過就心境來說,楊戩知道自己在這方面是絕對比不上眼前這個人的。

  努力壓下心頭莫名湧起的、不愉快的感覺,楊戩續道:

  「你看起來也沒有成年人的樣子。」

  「我這模樣如果裝出成年人的樣子,也沒有人會相信。」轉眼間鍋餅就掃了一半,太公望大大喝了一口茶,噓了口氣後,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

  「每次吃都覺得好吃。楊戩哪,你該不會在餅裡加了什麼毒品或是巫蠱吧?我被你餵得別人做的菜都不習慣了耶。^^」

  「我才不需要毒品或巫蠱這種東西。」

  輕輕一撩髮絲,秀緻的相貌一反平常溫和禮貌的模樣,自信滿滿的神情從紫色的眼眸中欠揍地流露出來:

  「既然是從我手上做出來的點心,那麼會好吃也是理所當然的。」

  「真有自信。」

  有些受不了的吐吐舌頭,太公望臉上露出了一抹不懷好意的笑:

  「難怪……會被咱們村裡的貴族世家看上。欸,楊戩,你真的確定不接受嗎?這是飛上枝頭當鳳凰的好機會噢。^^」

  「別開玩笑了。我是男人,什麼飛上枝頭當鳳凰。」不由自主收起了自信的表情,楊戩皺起眉頭,不勝懊惱的模樣。

  「別這樣說咩。有人喜歡總是好事啊,這就是青春嘛!」

  「被那種審美觀有問題的人愛慕,還成天被追著跑,我可不覺得這有什麼幸運的。」

  前一陣子,趙公明不知是吃錯了什麼藥,竟對楊戩發出求愛宣言,大詠「楊家有男初長成」(汗),還發表了一本詩集「耽美與疼痛」(汗),以及以趙公明原著,維納斯作畫的「無瑕美少年」畫集(BL同人誌——趙x楊?bbbbbb)。前者有對楊戩「宛如跌落沙塵的一顆明珠」的讚嘆,後者則是以趙公明、楊戩為主角的彩色漫畫。在夏天的時候,因為某種不知名的原因,在村裡喧囂一時(汗)。

  幸好,詩集因為沒有人看得懂趙公明的「藝術詩文」而終告結束;至於畫集,則限於維納斯的畫技和「害羞」的少女情懷(bb),封面看起來只像一堆抽象的線條交錯,而猜不出畫的意思;至於「原著」據說則是一篇「純愛」故事——據說的意思是,那些畫集還來不及推銷出去,就被「抓狂」的楊戩全部銷毀了。

  為了「害羞」(?)的愛慕對象,趙公明同意不再出二版。但無論楊戩怎麼暗示明示,仍然像完全不了解一般,繼續他的追求行動。

  想到不堪回首的往事,楊戩不由得臉又黑了起來。

  「我還以為這種痛苦只有你能了解,畢竟你也天天被維納斯追著跑不是嗎?結果你居然趁這機會,拿我當籌碼詐賭蛋糕。」愈想愈生氣,楊戩斜睨著旁邊的正把茶喝光光的無賴臉。

  「不賭白不賭嘛,何況……」太公望突然把臉靠近楊戩,笑嘻嘻道:「我可是很有把握才會拿你去賭的喲!就像是你說的,我們是『難友』呀,我怎麼可以把『羊』送給百合花吃掉呢!」

  「……一點說服的力量都沒有。」輕輕地嘆了口氣,像是無奈或是習慣了般,楊戩續道:「好啦,你現在吃飽了,可以談正事了吧?剛剛普賢送來了一張傳真,指明要你一個人看的。哪。」說著遞上一疊紙。

  「普賢的傳真?」太公望心不由得一沉,接過了紙疊。略微急促的動作勾帶了紙上的皺痕——楊戩默默地注意著太公望的動作,只是在一旁不發一語。

  渾然未覺自己的失態,太公望覺得心頭緊緊一窒——打從把楊戩和燃燈拉到他們這一方後,事情也就順勢進行地非常順利。雖然楊戩之前尚不懂商,但他學習能力遠比他人靈敏一倍,所以逐漸也就上了軌道,並且把他想出許多暗中破壞呂氏企業各支線的計策,更得收益地執行成功。

  在研究過各個公司的行事方式和弱點後,決定以暗渡陳倉的方式,逐步吸乾基礎,加以動搖;但這亦是不得不的計策,因為企業內也有以研究之名,在地下進行株拔干涉的工作。所以他和普賢聯絡,總是小心翼翼,生怕露出一點蛛絲馬跡,以致全盤崩毀。

  他一向是信任人的,在某種基礎上。而楊戩,因為默契或者一些較私人的不知名原因,讓他對他逐步依賴,幾乎內部極機密的事他都知道,甚至他也在楊戩面前和普賢通話,絲毫不避諱。唯一一件除了普賢之外,甚至對他、四不、武吉都加以隱瞞的事情,只有一件;會『指明要他一個人看』的,那麼……

  打開紙疊,他看到普賢凌亂近乎潦草的字跡:

  「小望:『他』、四不、Buenos Aires、桃源鄉;A-R、三、完成、1521、監視;一年半、來不及、務必找到。」

  以下是目前的狀況報告。他雖然看得懂普賢寫的是什麼,但那四個『務必找到』寫得格外用力的字,和刻意縮短字句之中隱藏的擔心,卻令他微微一笑。

  他都已經看開了,普賢還不放棄嗎……即使希望那麼渺茫……

  「怎麼樣?」

  楊戩的聲音令他從冥想中驚醒。糟糕,他太過忘神了。「沒什麼。哪,這是現在的狀況報告,上次的計畫很成功喔。不過,似乎有些行跡被找到了,有一陣子恐怕要收斂點。」

  「…………」沒有追問下去,楊戩忍住了開口的衝動,接口道:「嗯。等一會兒再到房間裡討論吧。裁判長現在正在找你,要你跟我一塊兒過去。」

  「邑姜?會有什麼事啊?」疑惑地抓抓頭,太公望很快就恢復平常不正經的樣子。「既然這樣,那就現在去吧,太晚了她是會生氣的。」說著就跳起來,笑吟吟地拉住他的手。「走吧。四不不在這,要麻煩你的哮天了噢。^^」

  「你真是太懶了。」無奈地揉揉太公望亂亂的頭髮,後者賴皮地笑了笑,率先跑到前面去,等待他把哮天叫出來。看著背影,楊戩輕輕闔上眼眸又睜開,也隱藏住了眼中一閃而逝的、莫名的落寞。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