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落櫻之魂 第十五章

※ ※ ※ ※ ※ ※ ※ ※ ※ ※


  第二天,桃源鄉就沸沸揚揚地,傳播著今早發生的新聞──一個月前新來的居民太公望,因為偵辦龍吉小姐和碧雲被殺的案子,遭到疑似兇手的下毒,幾乎形成第三件謀殺。不過,原本該是人心惶惶的新聞,但在楊戩的手下變成了茶餘飯後的閒聊話題──是了,因為兇手已被找到,遭到收押──正是村裡的獸醫劉環。

  就楊戩的說法是「荊花毒只須把花葉放進湯水中便能致死,而且時效很快;雖然荊花位於赤雲龍吉小姐家的附近,但蛋糕裡有細微的PAM反應,而那是獸醫專屬的藥物,不易淨除,是判斷為劉環的證據。」在到住所偵問時,因為劉環回答不出可能犯案時間的不在場證明,且狡詐地想抵賴逃走,而仍被楊戩輕而易舉地制服──沒有人看見楊戩是怎麼做到的,因為那時劉環如同一頭發了瘋的野獸;只知道當劉環被帶回去暫時監禁時,幾乎是面目全非。(作者亂入:荊花確實有毒,不過什麼PAM反應是我扯的,請不要相信……^^bb)

  接著在楊戩的拷問,以及不明帳務的證據確鑿,劉環終於坦承犯案:因為害怕勒索的事會被拆穿,故而殺了龍吉小姐;那一天碧雲說「小姐可能是被謀殺的」一句話讓他心驚膽跳,便又殺了碧雲,以絕後患。

  事情就這樣解決了。一夜之間,楊戩忽成桃源鄉家喻戶曉的人物。

  「唷喔!你實在是太強了!這麼複雜的案子你竟然能夠輕易偵破,連我們特地請來的偵探現在都躺在床上快掛了(翎:小哥你想死嗎? #),根∼本∼就比不上你這天才嘛!」姬發毫不在意楊戩的表情,快樂地以臂圈掛在楊戩的肩上道,一副「我們是哥兒們」的模樣。

  「這是當然的了。」楊戩一點都不覺得受之有愧地道。(作:…………bb)

  「總之,很感激你。這樣子赤雲就能安心地到法國去了。」邑姜把不正經的老公拉下來,依舊淡淡地說。

  「對呀,幸好你把劉環抓了起來……以後再也不用擔心他會來纏我了。」蟬玉也是高興的一方,對劉環的渾身傷痕毫無憐惜之意,仍然緊緊地抱著土行孫:「honey,以後就不會有人來阻撓我們相愛啦!」

  「誰……誰要和妳相愛啦!」土行孫在知道進行勒索、殺人的人是劉環後,雖然氣勢短了半截,但對楊戩的懷疑卻未見減輕;打從被蟬玉拉來後,他甚至未曾正眼看過楊戩一眼。

  「…………」燃燈在看望過劉環之後,卻不說話,只是淡淡地對楊戩說:「辛苦你了。」

  至於趙公明,則用非常遺憾的表情說:「唉∼∼楊戩君,這案子由你偵破雖然增色不少,但兇手實在不夠華麗啊!破壞了殺人的淒絕美感……」接著持續了一大篇『鮮血與華麗』的演說,還差點把事務所變成新品百合展覽區(||||||||)。

  總之,案子偵破了之後,人心各異,反應亦皆不同……不過這都是正常現象。重要的是,赤雲明天就要到法國去了。因為太忙,她只請人送了一張短箋表示感謝,楊戩亦回覆將會去送別。

  就在該天晚上,土行孫好不容易掙開了蟬玉,打算回到家裡睡覺;卻在街頭轉角處,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人。

  「你來幹什麼?大偵探!」土行孫毫不客氣地表達了厭惡之意,楊戩渾不在意地笑了笑,那種自信的表情莫名地令前者瑟縮了一下。

  「我們…來打個賭如何?」
  
*  *  *  *  *

  在龍吉小姐的房子外,赤雲提著行李,跟著燃燈,與桃源鄉的居民一一道別。

  「赤雲,如果妳在法國待不下了,就回來吧!大家仍然很歡迎妳的。」姬發少數不發作『大布丁雷達』的時候,表現了最佳的親善之意;邑姜在旁也輕輕點頭。

  「謝謝,一直受你們照顧了。還有趙公明公爵,醫師還有醫師夫人……你們對我的好,我永遠也不會忘記。」赤雲道,眸中有淚水流轉。醫師夫人一直握著她的手,不停地叮嚀著:「到了國外,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呀。只要有空就要回來看看大家,知道嗎?」

  「是。」赤雲甜甜一笑,緊緊抱了抱胖胖的、溫和的老太太。

  楊戩不知何時出現在現場,在一段距離外看著這一切。沒有多久,就被姬發發現到了:「喲!楊戩!你躲在那裡做什麼?赤雲從剛剛就在找你呢!」

  「不,照理說應該由我過去才是。」赤雲輕聲道,放下行李,一步步地走向楊戩。後者噙著淡笑,以一種看不出真切的神情,看著赤雲走來。赤雲靠近之後,仰首,以一種十分溫柔、十分誠摯的神色開口道:「雖然這是一件悲傷的事情,但我還是感謝你,把殺了小姐和妹妹的兇手找了出來,讓她們能夠瞑目,也讓我出去後不再牽掛……還有很抱歉的是,我誤會了你,竟然以為你是兇手……對這一點,我在知道真相後,一直感到很對不起你。但你在回覆我的便條上,卻要我別在意,讓我覺得十分愧疚。但是終究,事情還是圓滿解決了……總之,真的很謝謝你。」

  彷彿這樣一篇令人動容的謝辭,令在場的人都靜默了下來。想到逝去者的音容,甚至有人默默垂淚。楊戩伸出手,與赤雲的握住了……然後,他露出一個微笑,冷冷地說:

  「我很想說不必客氣,這是我該做的事……但是對象錯了,赤雲。對妳而言,確實是圓滿解決,因為身為真正兇手的妳,不但能夠逍遙法外,而且得到妳想得到的東西……怎麼不圓滿呢?對不對?」

  赤雲聞言圓睜著眼,抽出了手(楊戩也立即放開了她),狠狠地倒退了三步。極度地靜默之後,彷彿才意識到楊戩剛剛話裡的意義,剎時,舉眾嘩然。

*  *  *  *  *

  「可是,兇手不是劉環嗎?」在一團混亂之後,蟬玉搶先問出所有人心中的疑惑:「否則你為什麼要抓他?」

  「劉環的罪名是勒索和毒殺未遂,並沒有謀殺這一條。」楊戩淡淡地說:「我之所以在之前欺騙大家,是為了把真正的兇手誘出來……只有得到絕對的安全,兇手才會放鬆戒心。」

  「所以,你才把劉環弄得神智不清,是吧?」燃燈道,雙手交抱著:「請你給我們一個解釋……為什麼赤雲要殺了我姊姊?你該知道,留在姊姊身邊是她們姊妹的意思,可從來沒有人強迫她們;何況殺了我姊姊,她根本得不到什麼好處,遺產是早就公開好而且確定的,不會有任何改變……赤雲有什麼動機殺人?」

  「是的,她沒有動機殺龍吉小姐──那是因為龍吉小姐並不是被謀殺的。赤雲一開始的目標,就是她自己的妹妹。太公望請人調查過了,也仔細盤問過,確定龍吉小姐,的確是氣喘病而死。」楊戩看著赤雲漸次蒼白的臉色,神情不改地敘道:「請大家回想一下,為什麼大家會覺得龍吉小姐是被謀殺的?其實……只是因為碧雲的一句話,對不對?大家都相信碧雲不會無中生有,亂造是非,加上龍吉小姐雖是病死,但死得太過突然,也太早了一點;再者,氣喘能夠用人為的方式加劇病情,並非全然的自然死亡……所以就被碧雲的話影響到。接著過了不久,碧雲也被殺掉,就更能夠讓人以為,是碧雲說溜了嘴,才會被殺──就像趙公明公爵說過的,碧雲只是一個小姑娘,沒有什麼錢,也沒有太過牽扯的關係,而這裡又是相當單純的地方──她的情況太過簡單,是屬於不可能被謀殺的那種人。所以碧雲的死,反而混淆了大家的視線,誤導了真正的事實。」

  「赤雲的計畫也許是這樣的:她大概約略知道龍吉小姐和我的關係,也知道碧雲有喜歡的人……碧雲在龍吉小姐身邊,可能也知道我來找過她。所以在龍吉小姐死後,赤雲就在有意無意之間,對碧雲暗示了『楊戩可能是兇手』。就像靈寶醫師說的,赤雲和碧雲都是值得讓人信賴的人,碧雲因為龍吉小姐突然死亡,心裡難過,也許還不太敢相信龍吉小姐突然病死的事實……而且,說實話,雖然我和龍吉小姐沒有任何曖昧關係,但私下見面,要不被懷疑是很難的……也許就是這樣,碧雲在心裡逐漸相信了『龍吉小姐也許是被楊戩殺掉』的想法。她在下葬那天說出那句話雖是赤雲引導授意的,但在碧雲的用意,是想讓也在場的我聽到,希望如果我是清白的話,就和她解釋……但那時候我並沒有明白她的意思。接著她大約等了七天,都沒有等到我,就決定自己來找我,勸我自首──那時候,她幾乎有九成相信兇手是我了。」

  「這時候土行孫有來找她……我想,也許這也是赤雲的計謀,好多一個證人能夠證明『碧雲那天是要去找楊戩』。碧雲來找我的那段時間,大部分的村民都在午休,也是最容易所有人都沒有不在場證明的時候,那麼她沒有不在場證明,也就不會太奇怪──在碧雲出去後,土行孫也回去了。赤雲就偷偷跟了上來,想要找個適當的時機殺了她;而恰巧,我那天剛好在外面,所以碧雲比她計算的時間還早遇到我。碧雲碰到我的時候,沒頭沒腦地和我說了一堆;好不容易我搞清楚了她的意思以後,這才和她解釋,我和龍吉小姐的關係並非她想的那樣子,我更沒有殺了她。說了半天,碧雲大概是相信了我,就和我道別回去了。我後來才想到,她那時說了一句話『唉呀,原來是我們想太多了』……。總之,等到我和她分別後,赤雲裝作是來接她回去,而且知道她和我見過面──也許還聽完了我們的對話。接著,她就當機立斷,一槍殺掉了她的親生妹妹。」

  說到這裡,只聽得女眷中發出了一聲驚呼。

  「接下來,她只要什麼都不做,就能夠把案情導向錯誤的方向──如果大家都相信龍吉小姐是被謀殺的話,那偵察的方向就會往龍吉小姐身邊的人為重點。至於赤雲本身,因為龍吉小姐的死對她沒有好處,自然也沒有殺人的動機,被懷疑的機會較小;如果是碧雲被殺,做為碧雲小姐的親生姊姊,一定立刻就被懷疑。太公望因為原先並非桃源鄉的人,不受對碧雲、赤雲的話影響,所以能夠往正確的方向偵察……因為原本,我也是中了她的計謀:如果說出那天有見到碧雲的話,那我首當其衝就會成為第一嫌疑犯,但正是因為我的沉默,反而讓我處於危機之中……劉環的毒殺大概是她始料未及的,不過,也讓她更加脫離被當作嫌疑犯的可能性。」

  「可是……這一切都是你揣想的,你沒有證據說確實是赤雲殺的啊!」姬發看著臉色慘白的赤雲,仍然不敢相信這樣怯弱的女子竟然安排了這整個計謀,還殺了自己的妹妹。

  「這就是我選擇這時候說出來的原因。」楊戩說完,便揚聲叫道:「土行孫麻煩你,現在可以出來了!」

  彷彿應聲而出般,土行孫臉色嚴肅地,抱著赤雲的行李從土裡鑽了出來──大家這時候才發現,赤雲的行李不知何時已經不見了。土行孫逕自打開行李袋,翻找半天後,掏出了一隻黑色的手槍。他吞了吞口水,低著頭,非常痛苦地模樣道:「從剛剛,我就一直注意著赤雲小姐的袋子。打從赤雲小姐出來之後,除了她本人之外,只有我碰過……所以,這把手槍必定是赤雲小姐的。」

  這時候,所有人才幡然醒悟。但因太過驚愕,一時竟說不出話來。土行孫發著抖,低著頭問:「最後我想知道……為什麼赤雲……要殺了碧雲小姐?」

  「我想,是為了錢。」楊戩嘆口氣道:「碧雲有收集首飾的習慣,而太公望剛好能夠辨視寶石……有一條項鍊,是用真正的、最高等的鑽石做成的。當時赤雲為了表示那些首飾確實是假的,刻意讓它們亂放;但那首飾雖是假貨,畢竟是死去妹妹的遺物,這種放法反而引人懷疑。這類東西因為不值錢,一向留給親屬做紀念,所以由她帶走是最自然不過的事了。」

  「犯案的過程,你大致都說對了。只有動機是錯的。」赤雲終於開口了。她蒼白的臉上露出一抹淒絕的、哀傷的笑:「我殺了碧雲,不是全為了錢;正確理由是因為……我恨她。」

  「為什麼!」土行孫立即崩潰,他衝上前抓住赤雲的手臂用力搖晃:「妳們的感情不是很好嗎?而且……而且她不是別人,她是妳的親生妹妹欸!到底為什麼…讓妳要做到這樣!」

  「妹妹?」她自言自語地說:「我寧可沒有她這個妹妹,甚至,我恨我們之間的關係……如果我們從來不曾相識那有多好!」再度笑了一下,這一笑比哭更加難看:「我乾脆說清楚吧……哼!就算成了殺人兇手,我還是擺脫不了她,她可真是厲害啊。」

(待續)

後記
  
  這整個案子的靈感,是來自於阿嘉莎.克莉絲蒂的某一本小說(這種詭計我是根本不可能自己一個人想出來bb為了避免大家看到這本小說時立即猜出兇手是誰,而破壞了看偵探小說的樂趣,請原諒我將這本書的書名保密^^;;),和法國短篇小說家莫泊桑的小說「項鍊」,及毛姆的短篇小說「珠鍊」所結合的。在第五章開始後,就有人把赤雲列入嫌疑犯名單內(是誰?就是我那直覺強烈的女兒秋水,後來還有緋心殿……^^),害我被嚇了一跳,還考慮過換兇手,但一切行進已經擬定,要換的話全部都要重來,所以只好算了……不過看樣子,不是很成功罷,我要好好反省……(畫圈圈)

                                 by 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