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落櫻之魂 第十四章


※ ※ ※ ※ ※ ※ ※ ※ ※ ※


  「咯……呃……」一路上頻打飽嗝的太公望,忍不住在嘴裡嘰咕著:「吃得太多了……咯……」

  「你也知道自己吃得太多啦?」楊戩沒好氣地道,看見太公望坐得東倒西歪的模樣,只得伸手扶住太公望的手臂,讓他靠近自己:「小心一點,別從哮天犬上摔下去,因為吃太飽而摔死可是很丟臉的。」

  「楊戩……你能不能有點同情心啊?嘴那麼毒。」太公望瞪了他一眼:「這怎麼能怪我?在甜蓮子湯、水果戚風蛋糕、芒果布丁、酥皮蛋塔、綠茶蜂蜜蛋糕、薰衣草和玫瑰餅乾、烤地瓜的環繞下,自我節制不是太笨了嗎?」

  楊戩一臉的黑線:「不只吃的吧,你還喝了不少酒……本來我還擔心你會喝醉了,在煩惱要怎麼把你帶回去呢。」這人實在亂來透了,害他整晚都坐立不安,擔心的事才不只喝醉這一件而已咧!

  「嘿……那你就白擔心了,我可是千杯不醉的好酒量哦!」太公望得意地說。

  「是是是。」楊戩略微無奈地聳聳肩:「你還記得你的正事吧?確定兇手是誰了是嗎?」後來他怎麼誘引,太公望都不肯露半點口風,只說回去再說……他也就忍耐到了現在。

  「我確定。」太公望肯定地點頭道,口氣很鄭重:「而且有能夠把兇手揪出來俯首認罪的證據。只是,必須要在赤雲出去之前完成。」

  「我明白。那,兇手到底是誰?」

  「你不是猜到了一個人嗎?先告訴我吧。」

  「那只是莫名其妙的直覺而已,根本沒根據而且不可能……說了也沒用。」楊戩搖搖頭:「你還是直接告訴我吧,我明天好去抓他,赤雲小姐要走也能放得下心。」

  「哼哼……說得那麼好聽……你是為了赤雲嗎?」太公望哼笑著:「是為了要擺脫你的嫌疑吧!如果我沒推錯的話,最後一個見到碧雲的人,不是赤雲也不是土行孫……而是你。」

  柳梢淡淡,飛花輕舞,風過黃煙的拂擦清楚可聞。好半天之後,楊戩才開了口,聲音低沉而幽冷:「……你是怎麼知道的?」

  「我說過是我推出來的……換句話說,是有人告訴我的;甚至,你也有洩漏出來喲。」太公望將背靠著楊戩的背,聲音蠻不在乎,絲毫沒有害怕擔心的質素:「你別那麼快就殺氣騰騰的,我知道你不是兇手,只是被利用來做代罪羔羊的啦。」

  「我洩漏出來的?」

  「是呀。就在那個池裡,我問你那天有沒有見到碧雲,你還記得你的回答是什麼嗎?」感覺到對方的沉默和等待,太公望接了下去:「『我也有猜到這點,不過,我並沒有碰到她。我那天一個人待在房間裡──但也沒有人能為我證實,韋護那天不在家。』一個人待在房間裡,用『碰到』這個字眼是很矛盾的,一般是說『她沒有來找我』才對。所以我就推測那天你不但不是待在房間裡,相反地是在外面;而且,你在半途中就碰到了碧雲,談了一會兒才分手離開的……對不對?」

  再度沉默了許久,楊戩放鬆身子,竟然仰頭笑了出來:「我這次真是對你甘拜下風了……這是我第一次有這麼重挫敗的感覺。」

  「就算你是天才,也不可能消滅時間的痕跡……做過的事情和存在的事實一定會留下經過的氣味的。」太公望淡淡道。

  楊戩的心頭一跳,有股莫名的緊窒感。「你在怪我隱瞞你嗎?」

  「保護自己是當然的,我怪你幹嘛?傾聽的資格要用共同渡過的時間來交換,何況我們認識不長……你會無法完全信任我也很自然呀。」哮天降落了,太公望從背上跳下來,一臉不正經的模樣:「這就是當偵探該做的事情,把不經意流露出來的口風找到,成為拼圖的部分……然後找出事件的事實。」

  「如果我不是兇手,那真正的兇手是誰?」楊戩也跳了下來,聲音有些急切。

  「你還沒告訴我你的想法哪。欸,小心隔牆有耳,你靠近我的耳朵邊說。」

  明白了太公望的堅持,楊戩只有依言靠近了去,小聲地直覺裡的名字說出,然後才苦笑道:「很沒有根據的直覺吧?」

  「不。」太公望搖頭,做出個『bingbong』的手勢:「你猜對了,就是『他』。」

  「咦────!!?」楊戩聞言瞪大了眼睛,還來不及說話……

  「主人!你們怎麼現在才回來啊?」門忽然打開了,睡眼惺忪的四不象從門口飛了出來:「我等了你們好久耶……」

  「你已經回來啦?我交代你辦的事呢?」

  「是普賢先生要我早回來的。他說大概今天晚上或明天早上會把結果傳真給你。」四不回答說,隨即又一臉的奇怪:「外面那麼冷,你們要說話幹嘛不進屋子裡呢?」

  「對喔。四不去泡紅茶來……對了,楊戩那麼晚不回去沒有關係嗎?」

  「沒關係。」頂多被韋護碎碎念罷了……現在被好奇心和驚訝虛懸著,怎麼可能安然回去睡覺!

  地點轉到了客廳。待兩人坐定了後,途中思索了半天的楊戩,再也忍不住地續問道:「你說是『他』……可是動機、證據和事實全部都模糊不清啊!這未免太教人難以相信了!」

  「這是因為你一開始就沒有往正確的方向想。不過要揪出『他』……一定要當場才行。你仔細想想,一定能找出不對勁的地方的。」紅茶泡來了,太公望的注意力隨即被蛋糕吸引去了:「喔!四不,你什麼時候變得那麼聰明啦?還會知道帶蛋糕回來!」

  「咦?那不是主人買回來的嗎?我是在廚房看到的啊……」四不愕然地回答。

  「什麼……」強烈地直覺令楊戩立即回頭阻止:「你先別吃……啊!」

  阻止已經來不及了,只見太公望頹軟了下去。待楊戩把他的臉往上抬時,只見他臉色發青,半塊蛋糕還卡在嘴裡,一條白涎掛在嘴邊……整個人已經失去了意識。

  「主人!主人你怎麼了……」看到這樣的景況,四不不由得嚇得大叫起來,整個人亂了方寸。

  楊戩見狀,心中亦狠狠一跳,迅速把太公望放在四不象的背上。「四不,把你的主人背好,先回到我家裡再說!」

*  *  *  *  *

  長夜漫漫。待楊戩從房間裡出來時,天已經濛濛亮了。四不看到楊戩出來時,立即追上前去:「楊戩先生!我家主人現在……」

  「四不放心,他現在沒事了……只是恐怕要躺上幾天。」楊戩的聲音疲倦,簡單地說著。

  「嗚……」聽到太公望沒事,四不象立即流下了眼淚:「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我把蛋糕拿給主人吃的話……」

  「那不是你的錯啊。是有人把蛋糕放在廚房裡的,依你主人的個性,就算你不拿給他,他看到了也照樣會吃掉的。」楊戩安慰著四不:「你去陪陪他吧。不過別吵醒他喔,他現在身體很虛。」

  「嗯。」四不模糊地應了聲,才止住哭泣進到房間裡去了。

  撫慰完了四不,楊戩看到後頭的韋護,和唯一被通知而來的邑姜亦走了過來。「裁判長。」楊戩依禮貌喚了一聲。

  「太公望他沒事吧?」邑姜關心地問道。

  「他中的是荊花毒……如果晚一點就必死無疑了。」

  「荊花?那不是種在赤雲家旁邊的那片樹林嗎?」

  「是的。」

  「那,顯然兇手是想要嫁禍給赤雲……這已經是第三個人了。」邑姜嘆息地說:「連我們找來的偵探都差點被殺掉,這兇手真的是兇殘無比。」

  「請把它交給我。」

  「咦?」

  「我會把兇手揪出來的,絕對不會讓他那麼簡單就置身事外。」楊戩說得鄭重。

  「嗯……我一直沒問,你們查得怎麼樣了?」邑姜實際地問道。

  「事實上,太公望已經查出了兇手是誰……我也……」咦……楊戩說到這裡不由得愣了愣……他彷彿想起了什麼跟這案子有關的脈絡,說到一半的話也停了下來。

  思緒快速地掃過了一回。推出結論後,楊戩不由得瞪大了眼。

  難道……就如太公望才說過的,他一開始就想錯了方向,所以……

  「楊戩?」邑姜等了半晌不見接下來的話,提醒般地喚了一聲。楊戩亦聞聲驚醒。

  「啊……對不起。」暫時調整了注意力,楊戩續道:「總之,請裁判長相信我,我一定能夠把兇手找出來的。」

  「好,那麼……就麻煩你了。」一時也別無他法,邑姜只得這樣回答。「既然太公望沒事了,我就先回去……有什麼需要再通知我吧。」

  邑姜叫醒了跟著過來的姬發。兩人出去後,一直在後面的韋護這才上前來,拍了拍一直站立著楊戩的肩:「這不是你的錯,不要太自責。」

  「我……的責任就是要保護、輔助他,卻還是讓他被人下毒……而且用下毒的方式殺人……呵……」楊戩抬起頭來,微微笑著,紫色的眼眸卻是一片澈骨的冰冷:「無論如何,我都不會放過兇手……絕對不會。」

  「戩……!?」韋護看到那眼光微微一驚──這不如他所以為,單純的『自尊受傷』……他是真的想要保護太公望!「你別這麼想……太公望又不是柔弱的人,我想他並不是真正需要有人保護他,只是需要一個很好的助手而已。」

  「是啊……」太公望可是遠比他的外表還要堅強許多……是屬於『柔而極剛』的性格,完全不好對付……卻又是讓人佩服得不得了的傢伙。也就因為如此,他在好勝心和服氣之間,輕易地找到了一個平衡點。「他曾跟我說,這件案子最大的證據,需要在赤雲出去前找到……但他現在恐怕有三天是不能起床的……所以我現在要代替他,把這個案子完成。」

  「…………」太公望真是厲害,能讓楊戩這麼心高氣傲的人服氣可是一件超級困難的事哪。「你自己也要小心,不要太躁進啊。」

  「我知道。」楊戩坦然地對韋護笑了笑:「你不用擔心我。只是這幾天……太公望就麻煩你照顧了。」

  「客氣什麼呀。」用力捶了捶楊戩的肩,韋護知道那個兇手是……絕對死定了;惹火楊戩的結果就是讓他不到目的,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他不擔心楊戩,倒還比較擔心兇手哩……想到這,韋護向楊戩的房間看了一眼,無奈地扯了扯嘴角,苦笑了起來。

*  *  *  *  *

  距離天亮還有一個多時辰。楊戩回到事務所,徹夜不眠地看過一遍資料後,就坐在沙發上回想著問過所有人的對話關鍵。

  龍吉小姐死的時候不清楚,但可以確定的是,碧雲被殺的時候,所有相關的人都沒有不在場證明。

  除了他之外,碧雲最後見到的人是土行孫和赤雲……而這兩人都能夠從碧雲的態度猜到她是來找自己的。也所以,他們都把他當作頭號嫌疑犯……當然,自己沒有殺人。從種種跡象看來,兇手似乎打算不落痕跡地,把罪行推到自己身上。

  赤雲若說有殺人的可能,該是因為龍吉小姐的久病,使她不能去追逐自己的夢想;不過龍吉小姐不只一次要把她們送出去接受教育、獨立生活,是她們姊妹一再拒絕……這個唯一可能的動機實在很難成立;何況若是她殺了龍吉小姐,卻又被碧雲發現到的話,那碧雲來找自己問龍吉小姐和自己的關係和金錢問題,就變成矛盾的舉動;何況赤雲是龍吉小姐所收養,又是碧雲的親生姊姊,三人的感情一向很好。雖不無可能,但坦白說機率顯然不大。

  趙公明是有著奇怪美學的傢伙,行事難定。若說嫌疑,他可能因某種原因把龍吉小姐殺掉之後,因為碧雲的一句話,以為她察覺到了什麼,所以殺她滅口。

  接下來是燃燈。以動機來說,他的公司前一陣子面臨財政危機,如果殺了姊姊,提早得到那筆龍吉小姐永遠沒有機會也不會動用的財產的話,就能夠得到解決……為了錢而殺了手足的事是很常見的,即使感情再好也一樣……沒有什麼不可能。

  就殺人的動機來說,土行孫沒有什麼可疑的地方,但他一再地堅持和懷疑自己卻很值得商榷,因為知道碧雲有見到他的人,只有碧雲本人,他,也許還有兇手……即使他誤會自己和龍吉小姐有什麼曖昧關係,但土行孫加諸在他身上的推論,似乎也太過武斷了一些。

  就某方面來說,龍吉小姐和碧雲可說是蟬玉的情敵,情殺不無可能……不過蟬玉太過單純,不像是謀畫這件奇怪案子的主謀……總之也是需要列入考慮便是。

  至於劉環,和龍吉小姐就因為追求蟬玉,原本就有宿怨;又根據蟬玉的說詞,再加上自己侵入銀行系統得到的結果,劉環在之前的確莫名其妙得到一筆不該是他會得到的鉅款;何況燃燈先生曾說過,龍吉小姐收到過奇怪的信;倘若對龍吉小姐的勒索屬實的話,害怕被揭穿的他殺了龍吉小姐又殺了碧雲……坦白說這是最直接最簡單的想法了。

  原本他是這樣子考慮的,故而覺得萬分複雜,每個人都有嫌疑,卻又沒有絕對的證據;然後在和太公望看靈寶醫師後,起了一個奇怪的聯想,太公望卻說他的『直覺』是正確的……這未免太莫名其妙了呀,因為根本就是不合理……

  再回想太公望對這個案子說過的話:

  『這個案子其實很簡單。』

  『已經有把兇手揪出來俯首認罪的證據,而且必須要在赤雲出去前完成。』

  『做過的事情和存在的事實一定會留下經過的氣味。』

  『那是你一開始就沒有往正確的方向去想。』

  尤其是最後一句話……到底開始是哪裡不對?

  然後就是這個下毒事件……這動作和之前的撲朔迷離比起來,很清楚是有些草率的,等於是打草驚蛇的舉動;尤其自己還對毒有所研究……這麼看不起人(或者是狗急跳牆?)的作法,實有矛盾之感……

  對了!就是這個……這整個案件實在太過矛盾了!若以拼圖為喻,就好像拼了半天,卻到一半才發現不只不成圖形,而且再也無法持續下去;但是積念已深,即使要重頭開始,也教人無從下手。

  重頭……?開始??!

  突然想到在方才和邑姜說話時,驀然冒出的念頭……開始……開始……

  楊戩突的坐起身子。對了,他怎麼一直沒發現到!太公望在問案時,『那個』是每次必問的;而且只有『那個』,大家的說法幾乎是完全一致……如果,如果……

  如果大家眾口一致的『那個』不是真實,而是兇手所控制的話……

  仔細再想大家的說詞;自己的,土行孫的,赤雲的,劉環的,蟬玉的,燃燈的,趙公明的,靈寶醫師的,甚至是醫師夫人的……

  還有『證據』和『動機』……

  「喳……喳……」

  暗夜裡,一個奇怪的、微小的、規律的聲音在輕響,引起了楊戩的注意;待到找到了聲音的根源後,才發現是一架傳真機,一張紙滑落至地上。楊戩順手拾了起來想放好,上面的字跡卻讓他改變了原本的決定。

  原來……如此。太公望要四不去調查的,就是這個。

  他完全懂了。

  現在只要把下毒的證據找出來,一切就能夠解決。

  握緊了拳頭,楊戩望著窗外的微曦,紫色的眼眸對應著外面的霞彩,熒熒發光。彷彿是野獸欲出動時,狩獵的、灼亮的瞳色。

(待續)

後記

  好長的一回呀……(汗)不過,下一回(應該bb)就結束這個案子了。但因為後面有需要交代的地方,所以很確定初之章不會在十五回結束……(||||||||)
  
  看到這一回,大家大概會很奇怪為什麼最後解說的人變成了楊戩……因為友人跟我反應,楊戩的戲份太少……(bbb)再者想到,讓師叔做這麼大費周章的解說似乎不符合他的個性,所以才又加了這一段。反正楊戩是一點就通的,應該不會太突兀才對。(^^;;)

  後面做了整理和脈絡……有沒有人已經確定兇手是誰了呢?(^^)

                                 by 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