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落櫻之魂 第十三章

※ ※ ※ ※ ※ ※ ※ ※ ※ ※


  靈寶醫師的住所位於一片草坪上,榕樹環繞。說是住所,毋寧說是醫院。診療所和開刀房各一間,其餘都是病房。後頭院落的小屋,才是醫師的私人住所。也許是因為桃源鄉的人極少生病,所以醫院並不大,一邊,中午的陽光照射,在透明的玻璃上反折,顯得燦亮明淨;另一邊被榕影遮住了,篩落的光痕映在乳白色的屋瓦上,更流露出一份幽然的、雅潔的氣息。

  醫院的門上掛著暫時休業的牌子;而聲音傳自後面的屋宅。

  「唉呀……難得有這麼可愛的年輕人造訪,怎麼能夠不好好招待呢?你們不用客氣啊,想吃什麼就儘管吃,不如……今天晚上就住在這裡吧。」

  「謝謝夫人。」楊戩很有禮貌地道著謝,一面還推著太公望,要他稍微抬頭一下;太公望剛嚥下一口綿糖豆沙包子,又喝了一大口果汁後,才有說話的空隙,露出可愛的笑容道:「謝謝夫人,不過,等一下我們還有事呢。下次我們再一起來吃妳做的包子,還有其他點心。^^」一面說,一面饞涎欲滴的樣子,把對面的老太太逗得笑呵呵的。

  「等到這件事情結束了,我再在村裡辦一次野餐吧。大家一直為這件連續謀殺案人心惶惶,也該輕鬆一下比較好。不過,這件事就要麻煩你們了,希望兇手能夠快點找出來,好慰龍吉小姐和碧雲在天之靈。」老太太和靈寶醫師一般,有著良好的氣色,圓圓的身材,整張臉一直笑瞇瞇的,顯得和藹可親極了。她一手拉著楊戩,一手拉著太公望,左看右看,讚嘆地說:「啊……你們這兩個孩子都長得好漂亮,可惜瘦了一點;以前龍吉小姐來看診的時候,我都會請她們吃飯;碧雲那小丫頭不擅廚藝,赤雲又比較會做甜點,雖然她們是女孩子,不過還是會不客氣地把飯吃光光喔!太公望這孩子還好,倒是楊戩你啊,吃那麼一點點,我做的可不是減肥食譜呀!」

  「呃呵呵……」楊戩撕著包子,聞言只有傻笑的份兒,太公望則用力一拍楊戩的手臂,附和地說:「對呀對呀!像他這種人根本就不知道沒飯吃是什麼滋味,還敢在那裡計較食物的份量……暴殄天物是會遭天譴的!」(翎:師叔……你可不可以不要用老頭子的口氣講話啊?^^;;)

  「呵呵……說起來碧雲和楊戩也一樣喔!她很挑食呢,說不吃的食物就怎樣都不吃;龍吉小姐不太管這種事,不過赤雲每次都幫忙想辦法吃掉了……就像你們兩個現在這樣。」老太太嘆了口氣:「唉,真希望這件事從來沒有發生過啊,到底是誰那麼狠心,竟然連殺了兩個人;只要想到那個兇手可能還待在桃源鄉,我就擔心得睡不著覺……最可憐的是赤雲哪,龍吉小姐死了,又失去了妹妹;我前幾天去看她,變得好憔悴,吃東西也不像以前那樣了,雖然她努力想笑著說,她會慢慢吃完,可是那樣子看起來,就像是已經沒有胃口……唉,今天晚上也不知道能吃下多少……」說著,用手絹拭了拭眼角的淚水。

  「老伴……太公望和楊戩是來辦案的,這種事妳就不要再提了吧!」靈寶醫師換下了白色的衣服,剛剛才吃完飯,捧著茶道,聲音裡不無有嘆息的意味。

  「不不……沒關係。我們只是順道來拜訪的,不是要問案。只是沒想到,能夠有這麼好吃的東西吃就是了!」太公望又拿了一個柔軟香郁的粉絲湯包,大大地咬了一口,一面嘴裡咂得滋滋有聲,一面對著楊戩做鬼臉:「有人竟然不知道美食的好處,吃東西慢吞吞的,真是白活在這世上了!」

  「起碼不像你,活似個餓死鬼。」楊戩把一口包子吞下去後,才不甘示弱地回嘴道:「像你這種沒衛生又狼吞虎嚥的吃法,會曉得哪裡好吃才怪!」

  「有什麼關係,反正我只負責吃。」太公望大言不慚地說:「負責做的人會做,知道哪裡好吃就好啦!喂,我聽說有人能夠吃一次,就知道這道料理點心怎麼做……你會不會呀?」言下之意,還是把楊戩當作『廚娘』。

  「你把我當作什麼了?」楊戩的頭上隱隱冒出青筋。

  「咦?楊戩的工作是負責做飯嗎?」老太太已被引出了興趣,在旁邊聽得很有興味:「你們感情很好嘛,年輕人還是這樣比較好!」

  「呃?我不是……」楊戩想要分辯,卻被太公望搶先說道:「唉呀,不只啦!打掃啦、整理資料啦、處理錄音啦、打字啦、負責坐騎啦……」扳著手指頭數著,無視楊戩幾乎抓狂的表情:「雜七雜八的事全都是他的工作!只是我最鍾意他的做飯技術就是了!^^還有什麼感情好呀!這傢伙妳知道嗎?剛開始根本就不說話耶!要不是我的話,八成妳現在根本聽不到他的聲音!」

  「哦!換句話說,他是在你身邊當男傭就是了?」老太太很快樂地接口。

  「唉呀……這種事不要說得那麼明嘛,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了……(翎:我把楊戩交給師叔,是不是錯了?bbbbb 天音:妳說反了啦……||||||||)楊戩,你不要一個人生悶氣,臉會變形哦!」太公望瞥了呆住了的楊戩一眼,閒閒地道,彷彿根本和他無關。

  「嗯……看不出來楊戩這孩子這麼小,竟然會做飯……我還以為他只會研究藥理呢!」靈寶醫師正眼端詳楊戩,一副訝異的表情。

  「是呀,很不可思議吧!要不是親眼所見,我也不敢相信哪!」

  「…………」這是什麼對話啊?楊戩忽然覺得自己陷入了老年人的世界裡,而且成了他們談話的『材料』。

  他完全錯了。太公望不是大他五歲,而是起碼老了他五十歲!

*  *  *  *  *

  從靈寶醫師那兒出來,已經是下午四點。從向那對夫妻道別之後,楊戩就不說話,也不把哮天叫出來,一個人自顧自地走著。太公望步子小,只得拼命趕在後面,大聲叫道:

  「喂∼∼楊戩你走得那麼快幹嘛?這樣我追不上你啦!欸!你不會還在生氣吧?這麼容易動氣會早衰的哦!」(翎:師叔,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bb)

  像是才記起了太公望還在旁邊,楊戩像大夢初醒般停下來回頭:「哦!我忘了你個子小走不快了。」

  「怎麼,個子小不行嗎?」太公望氣喘噓噓地趕上來,覷了楊戩一眼,不太高興的模樣:「你在想什麼?這麼入神,連你旁邊有人都忘了?」

  「想什麼?當然是這個案子呀!」楊戩煩惱地托著下巴:「我完全被搞亂了,你難道不覺得嗎?老夫人和醫師的『話家常』,不知怎麼回事,給我一種奇怪的聯想……可是,那是不可能的呀……這樣根本不合情理……」搖了搖頭,像要把這個聯想搖掉一樣。

  「就犯罪來講,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太公望嘆息地說:「你先別告訴我你的想法,等到我們回去再討論吧。今天要去的地方還有一個,咱們先辦完了再說!」說著,就拉著楊戩往前走。

  「咦?還有一個地方?已經要黃昏了耶,這次你打算拖多久呀?」楊戩因為不知道目的地,只得被太公望拉著走。

  「應該會很久……老太太剛剛也說了,今天晚上會有很多人拜訪『她』……這樣也好呀,說不定可以省下晚餐,省得你老是抱怨我把你當作廚娘。」太公望愉快地說,和楊戩經過一片荊花林,停在坐落至半郊野的小房子前。

  「找赤雲小姐?這樣子好嗎?這樣不會勾起她傷心的記憶嗎?」楊戩有些猶豫地停下腳步。

  「呵呵……你還真溫柔呀。」太公望伸手敲了敲楊戩的手臂:「不過,這可不是溫柔的時候;被害人身邊的人,通常掌握著最多線索的!有些連她自己本人也不知道……這時候就要靠我們了!」

  「不過我還是看不出你做了些什麼……」楊戩嘀咕著說。

  「你說什麼?」太公望賞了楊戩額頭一個爆栗後,這才敲了敲門。

  好一會兒,門打開了;赤雲手裡拿著膠帶,衣服頭髮上都沾著灰塵。她看到楊戩和太公望後,一臉的訝異。「不好意思,我們來拜訪一下……」楊戩把撫著額頭的手放下來,有禮貌地說。太公望則像賊一般地探頭探腦:「咦?妳屋子裡怎麼這麼亂呀?」

  因為始料未及,赤雲呆了好一會,在聽到太公望的話後,這才回過神來:「哦……我在整理行李。後天……我就要離開桃源鄉,到法國去了。」她有些落寞地說著,接著才想到一般,把身子側開一邊:「唉呀,怎麼讓你們站在外面呢?對不起,我沒想到你們會這麼早來……先進來坐吧!只是屋子很亂……希望你們不要介意。」

  「是我們貿然拜訪,該說對不起的是我們才對。」楊戩聽到赤雲這麼說,心裡覺得有一點過意不去。但看到太公望似乎沒什麼感應般的四處張望,卻又有些無奈:「我們……想為龍吉小姐和碧雲上炷香。」

  「哦……小姐和碧雲一定會很高興的。」赤雲空泛地說著,向楊戩投了個奇怪的一瞥,便率先走到廳堂。

  「…………」赤雲小姐還在懷疑他吧……注意到太公望投來的挖苦表情,楊戩略微苦笑著,至於剛才從靈寶醫師那兒出來時冒出來的奇怪想法,此時已經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  *  *  *  *

  「原來妳已經決定,要到法國去念書了呀。」坐在剛整理過的一間小房子裡,太公望和楊戩喝著清茶,聽赤雲娓娓道訴。

  「是燃燈先生為我安排的。他說,讓我一直待在這個傷心地不好,所以……」赤雲黯然道,隨即抬起頭來:「你們……這個案件調查得怎麼樣了?有了頭緒了嗎?」

  「頭緒是有……只是沒有實際證據。」太公望搔搔頭道:「對不起,我想,也許無法在妳出去前破案了。」

  「這不是你的錯呀,為什麼道歉呢?」赤雲善體人意地說,但眼中卻瞞不了略微失望的神色,再度偷偷地投了楊戩一眼。

  「妳……懷疑楊戩是兇手嗎?」太公望直言說著,看到赤雲臉上的愕然,又接口道:「土行孫曾有來向我提供線索。如果我沒有感覺錯的話……妳似乎也是這麼以為的。」

  「…………是的。」赤雲猶疑了半晌,才低著頭承認了:「我……猜到碧雲那天去找楊戩先生問話,所以第一個懷疑他……但是我沒有證據,所以不敢說……對不起。」

  「會這樣想也是理所當然的,妳不用道歉。」太公望道:「用不著擔心,我也把楊戩列入了嫌疑犯名單內,沒有遺漏的。」

  「那……那天……」赤雲吞吞吐吐地。

  「如果她那天真是來找楊戩的,那就楊戩所言,他並沒有見到她……她大概是在途中被殺掉的。」太公望再度四處環看,說完便站了起來:「能不能讓我四處看看呢?我想,也許能夠找到一些線索。」

  「哦。你們隨便看吧。容我失陪一下,我現在在準備晚飯……」赤雲安靜地微笑道,也站了起來:「已經傍晚了,我想大家等一下就會過來……待會兒請留下來用飯吧。」

  「好,那就麻煩妳了。^^」

  赤雲出去後,楊戩略微責怪地瞪了太公望一眼:「你這樣不會不好意思嗎?」

  「我是真的要找線索嘛。」太公望不在乎地說,遂就不管楊戩,開始四處晃晃,東摸西摸。楊戩無奈,只得跟了上去。

  過了好一會,一股甜湯的香味傳遍了屋子。太公望原就不是很專心地找尋,這下子更是大大地分了心,在空氣中就用力地吸了起來:「啊……好香耶!」

  「太公望先生喜歡銀耳蓮子湯嗎?那就多喝幾碗。等一下還有法式的水果戚風蛋糕哦。」赤雲走了過來,似乎已經調整好心情,聞言笑吟吟地說。

  「那等一下我就不客氣了!」太公望笑道:「對了,妳好像沒有什麼警戒心嘛,讓我們就這樣隨便在屋子裡晃……不怕有什麼值錢的東西被偷走嗎?」

  「這裡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啊。」赤雲像是被感染到了情緒般,雖然仍有幾分落寞,但已顯得比剛剛輕鬆許多:「龍吉小姐留給我的遺產,燃燈先生已經幫我匯到法國去交學費了;我和碧雲身上,都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就是被偷了也無所謂。」

  「那……這些首飾呢?」太公望好奇地隨手從桌上拉了一條項鍊出來:「這是假的?」

  「當然是假的啊……否則我怎麼會把它隨便地丟在桌上呢?」赤雲失笑道,顯得又難過了起來:「這是碧雲的遺物。她很喜歡在外面從舊貨攤買這些假的東西,村裡的人都知道……現在也只能留做紀念了。」

  「嗯……項鍊啊……」太公望東摸西摸地翻著放在桌上的首飾盒,喃喃自語道:「項鍊和法國……讓我想到好像有個法國小說家寫過一個關於項鍊的故事……」以前在混偵探,沒事可做的時候,普賢說給他聽過。

  「呃?」楊戩聞言微微一愕,赤雲也一臉的疑惑:「太公望先生……你在說些什麼?什麼小說家?」

  「沒有,我只是在自言自語。」太公望對楊戩交換了一個眼神,隨即向空氣用力地嗅了幾下:「赤雲小姐,湯好像滾了哦!」

  「啊?糟了!」赤雲大吃一驚,也顧不得他們就往廚房衝去。

  「太公望?」看到赤雲離開,楊戩循問般地、小聲地向太公望喚道。後者放下手或上晶亮過分、或黯淡無光的首飾,淡淡地笑了笑,臉上自信的表情俱現:

  「回去再說吧。我……已經知道兇手是誰了。」

(待續)

後記
  呵呵……這個部分終於要結束了……(||||||||||)以後再也不寫了,再也不寫了……(三團鬼火在背後燃燒)以後我還是乖乖當讀者就好,我現在才明白,一個腦子常常打結的女人寫偵探小說,最後只會變成一場大災難……(幽魂化)

  有人看得懂我在寫什麼嗎?嘿嘿嘿∼∼∼(天音:這女人發瘋了……||||||||bb)

                                   by 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