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落櫻之魂 第十章

※ ※ ※ ※ ※ ※ ※ ※ ※ ※

  「換句話說,你也是因為碧雲的死,而不敢確定龍吉小姐真正的死因是嗎?如果不是碧雲說了那句話後被殺,你會認定龍吉小姐是氣喘病發死的?」太公望問道。

  「嗯。如果換作別的女人說了和碧雲一樣的話,我會相信自己原先的專業判斷,把那句話斥為無稽之談,認為是女人的過份幻想作祟……可是既然是碧雲說的話……」靈寶醫師捋了捋鬍鬚,不由得嘆道。

  「碧雲說的話,這樣可信嗎?就你對她的認識來說,你認為她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碧雲嗎?她是個很活潑的女孩子,雖然個性虛榮了點(她畢竟還年輕嘛),不過對於照顧龍吉小姐這件事,她是很用心的。尤其難得的是,她不像一般的女孩子一樣,喜歡人云亦云,說人是非,而且是個誠實、極明事理的人。她和赤雲兩人輪流幫村裡的人工作,都很受大家讚揚呢。大家都說,不愧是龍吉小姐,能將她們姊妹教得這麼好……沒想到,那個家才不過兩個禮拜之間,赤雲就失去了恩人和妹妹……唉!」靈寶醫師再度嘆氣。

  「恩人?」四不好奇地問:「赤雲和碧雲小姐,不是燃燈先生請來為照顧龍吉小姐的嗎?」

  「那是後來的事哪。那兩姊妹是孤兒,剛來這裡的時候才不過五、六歲而已,身上有病,還被孤兒院的人打得渾身是傷,逃出來的。那時候差點活不成了呢。如果不是龍吉小姐決定收養照顧她們,她們早就已經死了。」靈寶醫師的眼光轉向楊戩,道:「說起來,楊戩這孩子剛來的時候,也和她們姊妹差不多哪。桃源鄉有不少人都是來到這裡『重生』的。」

  「哦。」太公望瞥了一眼楊戩略微不自在的表情,也沒追問下去,繼續道:「所以龍吉小姐,就等於是她們姊妹的恩人兼父母了,是嗎?」

  「可以這麼說。也就是這樣,原本龍吉小姐在她們十多歲的時候,就要燃燈先生送她們出去念書的,但是她們姊妹堅持,才決定留下來照顧身體已經逐漸衰弱的龍吉小姐。」

  「那,你是否知道如果龍吉小姐死了,這對姊妹出去要打算做什麼?」

  「這,就是我們桃源鄉半公開的祕密了。赤雲的話,如果你問過趙公明,就知道她正在學做蛋糕,想開咖啡廳;至於碧雲嘛……」靈寶醫師摸了摸鬍子,嘴邊露出一絲笑意:「她在這裡有喜歡的人……就是你身後的楊戩。其實,她在楊戩來到這裡後,就逐漸打算不離開桃源鄉了。在感情上來說,她是個很固執而且癡情的女孩。」

  「哦?楊戩嗎?」太公望再度看向低著頭、渾身不自在的楊戩,笑謔道:「你還真是作了不少孽嘛。所以那個土行孫才會屢追碧雲不成是嗎?」

  「是呀。不管怎麼說,對女孩子而言,外貌總是重要的因素。」靈寶醫師接口道。

  太公望聞言轉了轉眼珠子,不知是想起了什麼,安靜了一下。沒一會才又開口道:

  「照大家所言,那兩姊妹的價值觀似乎不太一樣,感情卻很好是嗎?」

  「是呀。她們的性格有差,赤雲比碧雲還文靜一些,也比較保守,難免有一點小鬥嘴,女孩子嘛!不過,感情還是很好就是了。那赤雲也是個好女孩,兩個姊妹的教養都不錯,不偷懶,不愛多嘴長舌呢。」靈寶醫師似乎對喜歡吱吱喳喳的女人非常感冒。

  「那就你所認知來說,如果龍吉小姐的死真是他殺的話,有人有殺龍吉小姐的動機嗎?」

  靈寶醫師聞言,皺了皺眉,滿臉的猶疑和欲言又止的表情。太公望見狀立即說道:「你就放心說吧,我們是不會說出去的。每個人我都這麼問,而且……這是推理的重要線索。」

  放下了心後,靈寶醫師捋了捋鬍鬚,這才沉思考慮了起來。「唔……這個嘛……如果就動機來說,我覺得劉環是很有可能的,他因為追求鄧蟬玉的關係,和龍吉小姐有點過節,你知道吧?」在確定了太公望點頭後,靈寶醫生繼續道:「趙公明先生也有點可能,他很傾慕龍吉小姐。龍吉小姐來到這裡之前我就在這兒了,就我所知,趙公明有好幾次在小姐年輕時對她求婚,不過都被拒絕了。那個人的性格……呃,很難判定他是否可能會因為他的『華麗』哲學而殺人,因為最近幾個月我曾聽他說過,看一位絕代佳人年華老去是一件教人難以忍受的事。至於其他人……我就不知道了。」靈寶醫師嘆息道:「但這只是我的猜測罷了,以行動來說不太容易。」

  「為什麼?這是從何說起呢?」

  「因為龍吉小姐千真萬確是病發死的。龍吉小姐的氣喘病,從死前幾個星期就逐漸到了難以控制的地步;平常她都是用擴張劑去控制病情,如果過於嚴重了,再讓她們姊妹把小姐送到診所來治療;而她死的那一天,就是擴張劑不能控制了,讓她來不及來治療而過世的。坦白說,雖然早了一點,但若不是因為碧雲被殺,我還真是深信龍吉小姐是病死的呢。如果是謀殺,就只有刺激她發病,和偷換龍吉小姐的擴張劑這兩種可能了。但是不管是那一項,都不是劉環和趙公明這樣不能近身的外人所能做到的。」

  「嗯……」太公望聞言深思著:「那有毒殺的可能性嗎?比如說有那種吃下之後,過了幾天或幾個月後才忽然死亡的慢性毒藥……」

  「這就要問楊戩了。我對毒藥的事情,可沒有像這孩子這麼精熟呢。碧雲被殺後,他特地為了查出真相,曾去驗過龍吉小姐的遺體。」靈寶醫生回答道。

  太公望轉向楊戩,以詢問的眼神示意。只見楊戩搖了搖頭,淡淡道:「那是不可能的。目前為止,還沒有那種毒殺了人卻驗不出來的毒藥──我不敢說每種毒藥我都能知道,不過,懂毒就要會解,這是必要的學習。有些毒藥確實很難驗,不過只要細心去查,就一定能發現到細胞有過不正常的變化,不可能沒有一點痕跡的。而龍吉小姐身上,並沒有任何刻意去下毒的痕跡,這一點我是絕對能夠確定。」

  「嗯。」太公望哼了一聲,表示聽到,隨即轉向靈寶醫師:「謝謝你,就這樣吧。如果你想到什麼可能和案子有關的,請記得過來告訴我。」

  「好。那這件案子就麻煩你了。」靈寶醫師站起身子離開,四不亦起身送到門口去。

  太公望則呆怔了一會,再度轉頭看向楊戩,神色十分嚴肅。後者看到那樣的神情,不知怎的,心裡就明白太公望想問些什麼。「現在不方便說……」趁著四不背對著他們,楊戩動著口唇,無聲地傳達著。

  太公望會意,微微地點一下頭。「那就晚上吧。」以同樣的方式傳遞回答,太公望就轉過頭,大聲地和四不要茶和點心,接著如同往常,和四不鬥嘴了起來,完全看不出渾然不同的神情,竟然能在幾秒內在同一人的臉上置換。

  楊戩看向方才打出來的紀錄,深思地想著:這一切總覺得有一點不對勁,而且似乎有些頭緒了……為了要查出真相,自己該吐露多少自己所知道的呢?

  也許該考慮的,是他能相信太公望這個人有幾分吧……但相處至今下來,他倒覺得這個人或許是可靠的……

  「……主人,那個桃子是我自己要吃的耶……」

  「先給我吃有什麼關係嘛……等到我有桃子的時候再還你就好啦!」

  「每次都這麼說,可是主人從來沒有一次做到!」四不無奈地說。

  「既然知道就不要囉嗦了嘛……嗯,好吃!」太公望咬了一大口,快樂陶醉地說:「啊啊,有桃子吃真是幸福…… ̄ε ̄」

  「啊……主人竟然真的吃下去了!不要不要,還我一個啦∼∼∼」

  「真是的,沒聽過有河馬這麼喜歡吃桃子的……」

  「人家不是河馬!」

  「…………」這人真是可靠的吧……楊戩聽著他們無意義的爭執,心裡想著認識太公望之後的種種情景,不由得苦笑了起來。

*  *  *  *  *
  
  「你有什麼事情嗎?」太公望從另一條巷道走出來,淡淡地對著躲避不及的人影道。此時是夜晚,月色銀澄如泉漿,雖不能看清對方的相貌,但從矮而短的身形和長髮來看,很容易辨認出對方就是土行孫。

  「…………」土行孫因為突然被發現,而略微狼狽地看著太公望,卻是一臉欲言又止的神情。太公望見狀,直明地說:「你白天想要說卻沒說出來的……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四周沒人。」擺出了手勢,太公望靠上牆,等待土行孫開口。

  晚風襲來,一片纖醉而熟透的花香,土行孫的臉色卻極其嚴肅。好半天,才像是下定了決心般開口道:「我……其實我猜得到碧雲小姐那天要見的是誰。」

  「是誰?」太公望明知故問。

  「就是楊戩。碧雲那天是要去找楊戩的!殺死龍吉小姐和碧雲小姐的兇手一定就是他!」土行孫突然激動地說。

  「這怎麼說呢?還有,白天問你的時候,為什麼不說出來?」太公望不動聲色地問。

  「兇手就在旁邊……我在他面前說了,他一定會想辦法把它應付掉……說不定還會殺人滅口……當然我不能說了!」土行孫的表情突的有些懊喪:「只要看到碧雲小姐那天出門的神情,誰都猜得到她是去和她喜歡的人見面……」

  「可是……楊戩殺龍吉小姐,有什麼動機和理由嗎?」

  「當然有動機了……我……我曾經偷聽到楊戩和龍吉小姐在同一個房間裡,說著定情物什麼的,要還給楊戩……」土行孫咬牙道:「一定是楊戩用什麼去誘騙了龍吉小姐……說不定楊戩還用什麼方式,在謀奪龍吉小姐的財產,或是其他的什麼……我知道龍吉小姐身邊有不少很值錢的東西,可是後來都不見了……否則其實小姐的財產是不只這些的!」

  「你的意思是說……楊戩曾有心機地接近龍吉小姐,謀奪她的財產,而且還殺了她是嗎?」

  「沒錯!就是這樣!他作賊心虛,才會自願要幫忙查這個案子……否則憑他那種冷淡的個性,怎麼可能突然變得這麼熱心!碧雲小姐一定是目睹或猜到了什麼,才去找那傢伙,想要私底下勸他去自首……結果就被殺掉了!」土行孫愈說愈激動,到此時已經幾近憤怒:「像楊戩那樣無恥花心的衣冠禽獸,沒有資格繼續住在我們桃源鄉!」

(待續)

後記

  咦?謎底揭曉了,原來楊戩是兇手……(^-^)而且和龍吉公主是情侶,由愛生恨所以殺了對方……各位覺得如何?這個設定不錯吧?

  天音:(bb)妳不怕小秋蘭煙泣露、梨花帶雨,用冤魂纏身的眼神對妳說:「我要寫悲劇……」嗎?而且這樣子下去,妳要怎麼把它變成楊太?

  翎:嘻嘻……偵探和殺人兇手的組合不是很不錯嗎?\^O^/
 
  天音:…………(||||||||||)

                      by 翎(^^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