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落櫻之魂 第七章

※ ※ ※ ※ ※ ※ ※ ※ ※ ※


  時間彷彿靜止了一瞬。楊戩和四不聞言,訝然地抬起頭看向二人,只見太公望面無表情地看著對面。而燃燈聞言則愣了一下,沒一會就捲開嘴角,微笑了出來。

「是的,我的公司在一個月前,有過財政危機;如果不是姊姊的遺產,它早就倒閉了。」姿勢略微挪動了一下,身上主導的氣勢依舊,絲毫不減半分:「你是不是要告訴我,若就動機來說,我也有謀殺我姊姊的嫌疑,是嗎?」

太公望點了點頭,心中忍不住贊佩對方的冷靜和臨危不亂。

「如果要說嫌疑,就我所知,有好幾個人都有動機。我姊姊是個溫柔善良的女子,」說到這時,燃燈的眼神柔和了起來:「但並不代表所有人都喜歡她……即使是這麼純樸的地方,也不能例外的。」

「所以即使是像你與龍吉小姐感情這麼好的姊弟,你仍然有可能殺了她,對吧?」太公望以不太正經的模樣道。

「沒錯。」

「好,就這樣。你可以回去了。」太公望拿起茶杯啜了一口,慢吞吞地說。

「咦?你不打算問我,我所知道的『動機』嗎?」燃燈很有興味地看著太公望。

「你又不打算說,我幹嘛浪費時間和體力和老狐狸鬥?」太公望不客氣地瞪了燃燈一眼,擺擺手道。

「從你的口中說我是老狐狸……那可真是抬舉。」燃燈站了起來:「我這才明白邑姜為什麼會決定讓你辦這件案子,那就看你的了。」

「有事會再來找你的。」太公望不予回答,只這樣說出了一句頗具暗示的話。

燃燈只笑了笑,便開門走了出去。

「嘖……真是個老奸商。」燃燈出去後,太公望抱怨道,不高興的語氣。

「主人……你幹嘛不問下去啊?」四不不明白地問:「這不是你最擅長的嗎?燃燈先生應該是很正直的人啊,而且他看來的確很在乎他姊姊……」

「正不正直不一定,不過沒有問的必要。」太公望道。

「……???什麼意思啊??」四不聽了只覺得頭腦一片混亂。

「唉,跟你說你又不懂,很麻煩欸……」太公望嘀咕著。

「啊……主人是在看不起我嘛!」四不嚶嚶地哭著嚷。

「如果我沒猜錯……燃燈先生其實什麼都不知道。」楊戩突然出聲,低沉說明的音波溫和柔煦:「大部分都是試探,不過也有幾句應該是真的。綜合起來只有幾條,就是『他大概知道誰有嫌疑』、『龍吉小姐曾收到封奇怪的信』、『就動機來說,他也有殺龍吉小姐的嫌疑』……」眼睛從電腦前抬起來,眸光澄靜:「頂多就是這樣。重點是,燃燈先生並不是桃源鄉的居民,來的時候也少,所知有限,否則依他想為姊姊報仇的心情,早全說出來了。會這樣說話,是為了試探你的主人。」

「噢……」四不了解地點點頭,隨即瞪了太公望一眼,告訴他『男主角乾脆換人算了』。後者聳聳肩,根本不在乎四不無聲的抗議,反而轉向楊戩,笑嘻嘻道:

「你學得挺快的。」

楊戩不動聲色,只微微頷了頷首,表示接受。

「那……就這些人而已嗎?」四不好奇地問道。

「今天還有一位。土行孫先生、劉環先生和靈寶醫師各自有事,明天才能抽空前來。」

「真是的,辦案講究的是時效耶……」四不略微不滿地說。

「這樣也好,我偷懶的時間也能增多。」太公望的話令四不再度瞪了他一眼:「那一位是誰?叫他進來吧。」

楊戩冷靜地看了看表。「還有一分鐘。請等一下吧。」

「一分鐘?為什麼……」太公望的疑惑還沒說完,一股撲鼻的香味傳來,與天生的警覺同時撩起了他全身的雞皮疙瘩……

「Oh∼∼∼我們可愛的小偵探要傳訊我嗎?華麗的我這就登場了。」趙公明手握金絲繩,站在水晶做成的透明踏台上,從高處以一副陶醉的神情,優雅而閃亮地滑了下來。璀璨而多彩的舞臺照明隨聲發光,恰到好處地襯托出趙公明身上絲質衣裳和鑲著寶石的光華。百合花的背景也不忘地綻放,新鮮的香氣近乎刺鼻。全部過程無一不華麗。(作者:天啊!寫這個好累……T_T)

除了已經習慣的楊戩,只把頭偏向一邊外,初次見面的四不差點就被香氣薰昏;而太公望一臉驚愕的神情,彷彿根本沒有料想到這樣華麗的到臨(笑)。

「你……你在幹嘛呀……」可憐的四不已經嚇呆了,說話也禁不住結巴起來。

  「啊啊……鮮血和死亡真是華麗的盛宴啊──而有華麗的我作證,你不覺得真是非常地合適嗎?你們說,怎麼能用平凡的方式出場呢?」趙公明張開雙手,陶醉地說:「尤其眼前有位一臉呆相的小偵探,同時也是我未來的妹婿(←就說了沒這回事啦……^^bb)、醜陋的靈獸,以及配上如此美麗的助手……」一面說一面走向楊戩,後者靈巧地退開了,一臉的無奈。趙公明見狀只笑,也不在乎:「這樣歷史性的不協調畫面(這什麼意思啊……^^|||||||),可是僅次於戰爭殺戮的落差藝術啊──我把它稱之為『雲泥』,你們覺得如何?」

  「醜……醜陋!!??」大受打擊的四不臉幾乎變形,而太公望聞言也一臉的黑線。他清了清喉嚨,努力拉回被趙公明攪亂的步調:「嗯……趙公明先生,我知道你很想『華麗』的作證,那麼我們現在就開始如何?」

  「當然好啊!不過楊戩君,只錄音和記錄夠嗎?應該要添增攝影機和鎂光燈,這樣才不至於破壞我出場時苦心孤詣的華麗造境……」

  「對不起,這裡沒有這樣的東西。」楊戩冷靜地回答。

  「唉……所有的藝術都是這樣失去的。」趙公明痛惜地嘆著氣:「好吧,可愛的小偵探,你要問什麼就開始吧。對美麗高貴的龍吉小姐的去世,我也十分傷心,找出真相對她而言也許是最華麗的棺槨……」

  「唔。」太公望哼了一聲,心裡想著:好一個變態的傢伙。「你知道這裡有誰可能和龍吉小姐有仇,殺了她?」

  「噢……誰知道呢?殺機是何人何時何地都可能產生的,這是人性的弱點,也是上帝由於嫉妒完美而創作的平衡與對稱……」趙公明續道:「比如說龍吉小姐的弟弟燃燈先生吧……他們姊弟的感情是我們公認的好;但若你查一下的話,就可以知道燃燈先生的公司正面臨著財政危機,如果沒有龍吉小姐的遺產,有可能早就倒閉了。」

  太公望揚揚眉,與在紀錄的楊戩交換了一個眼神:原來趙公明也知道這件事。

  「再說龍吉小姐的看護赤雲吧……那是個可愛年輕的小姐,與她妹妹和龍吉小姐的感情看起來也似乎很好……但是誰知道呢?龍吉小姐不死,她就無法到外面的世界去;青春是女人最曼妙的衣裳,怎麼可能會心甘情願地耗在一個長年臥病卻拖著不死的老女人身上?」

  「你……你這樣說,太過份了!」四不才從剛剛的打擊中恢復過來(笑),聞言忍不住出聲抗議:「赤雲小姐才不會是那種人呢!」

  「唉……像你這樣的傢伙怎麼可能懂得藝術的精髓?」趙公明不以為忤地搖搖手指頭,百合花再度擔任了背景的功能,薰得四不差點又嗆咳起來:「還有就是土行孫吧,那個傢伙對年輕時的龍吉小姐迷戀至極,視她為夢中情人,而且同時又追求碧雲。也許他曾經對碧雲做了什麼不符合紳士風度的事,被龍吉小姐發現了斥責,且反對他追求碧雲,因而起了殺念……」趙公明略停了一下,才繼續道:「還有劉環,他糾纏鄧蟬玉那位可愛的姑娘很久了,有一次做得太過火被龍吉小姐阻止,讓他丟了很大的臉;那個人是極端的代表藝術,也許會想殺了龍吉小姐以剷除阻礙也不一定。」再度換了一個姿勢,優雅地端起茶杯輕啜了一口才續道:「再來就是小姑娘鄧蟬玉了,那女孩子成天追著土行孫跑,個性又衝動;為了追求愛情的完美而毀滅情敵……你們不覺得這是華麗與荒涼的殺戮辨證嗎?」

  太公望忍耐著百合香氣,循問般地看向楊戩,後者以點頭告訴他:這幾位都是證人兼嫌犯之一。

  「那,你是否親眼目睹過這些人和龍吉小姐起爭執?」

  「說起這點就很可惜啊!我只看過那對姊妹吵架而已。」趙公明不勝遺憾地搖搖頭。

  「你說的是碧雲和赤雲嗎?」

  「是啊。赤雲那小姑娘一年前就到我的店裡拜師做蛋糕,想要出去的時候開個咖啡店;有一次我就剛好碰到碧雲來找她的時候,兩個姊妹吵嘴……我那時聽到碧雲說:『只有妳這傻瓜,才會想要開咖啡店這種費力又少賺的行業。』赤雲聽了就反擊說:『總比妳只想著要嫁人好!』大概是互相嘲弄吧。不過她們看到我進來,就不說話了。」

  太公望沉思了半晌,開口道:「那,她們接下來是冷戰了很久嗎?」

  「沒有啊。第二天我就看到她們一起親熱地出來買牛奶,看樣子已經和好了。」趙公明遺憾地回答道。

  四不聞言,好奇地開口道:「聽起來只像是姊妹之間普通的吵嘴而已嘛。」

  「唉呀∼∼那是你不知道啊。這對姊妹在我們桃源鄉是有名感情好的,幾乎沒有人看過她們對對方紅過臉。所以這次吵嘴是格外珍貴的!」趙公明誇張地說。

  「你既然只目睹一樁,又怎麼會知道這麼多,其他的有什麼證據嗎?」太公望問道。

  「唉……探究得太徹底,就破壞美的完整了。」趙公明嘆息著:「好吧,我就告訴你。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啊,就和打仗一樣,也講戰術和戰略的(戰術和戰略可是大大地不同啊∼∼∼)。現在沒有戰爭,我就只好將就,以此來滿足我的好戰本性罷了。」

  楊戩聽到這,不禁流露出「這算是什麼答案」的神情來。太公望卻是一臉的興味。

  「照你這麼說,也有可能是你為了掀起『戰爭』,而攪亂這一池春水的囉?」

  趙公明略微疑惑地側了側頭,正視著太公望,然後是恍然大悟的表情。

  「唉呀……這我倒沒想到過呢,那我也可能有殺人動機了。」他用一種期待的表情看向太公望;後者莫名苦笑了起來。

  「你這人真是好戰的過份。」他不客氣道,轉而繼續問下去:「依你的想法,碧雲是因為目睹了龍吉小姐的他殺,而受到了牽連嗎?」

  「當然。」趙公明很篤定地說:「她的一切太單純,不夠成為華麗的謀殺主因。」

  「那碧雲死的時候,你在做什麼?」

  「唉……那天我可愛的妹妹們不在,我吃完午膳後就在花園裡享受陽光和大雨的洗禮,一直到三點下午茶開始為止。所以很遺憾,我沒有不在場證明。」趙公明的臉上根本沒有遺憾的表情。

  「好,就這樣。你可以回去了,有事我會再請你過來。」確定了楊戩已經紀錄完畢後,太公望道。

  「唔……我了解,適可而止對於絕倫的藝術感是重要的。」趙公明以自己的語言說,走至門外拉著垂地的金繩,倏地升上了天空:「啊啊……可愛的小偵探,我期待你和美麗的助手楊戩君破案的日子!有空請記得來看看你的未婚妻吧,雲霄很想念你呢!」

  七彩的大氣球冉冉地浮在空中,令屋內的三人發了好一陣呆。好半晌,太公望才聳聳肩,拋出一句:「呆子……」

  「希望以後不會再要他來作證了。」四不真心道,隨即皺起了眉頭:「可是主人,你覺得他的話可信嗎?」

  「什麼意思?」太公望賴回沙發上,懶懶地說。

  「因為……如果他的話屬實,那就……那就……」四不至今仍不願相信一向受人尊敬、人人稱讚的龍吉小姐竟然有這麼多人想殺她。

  「四不啊,你也跟了我好一段時間,老是這麼直線思考很容易傷心的。」太公望搖搖頭,轉向楊戩:「喂,你覺得那變態的話有幾分可信?」 

  「雖然乍聽之下有些誇張,不過,大多都很合理。」楊戩認真思考著說:「但不能不把他過份幻想、極欲表現重要性的可能加進去。」

  「唔,沒錯。」太公望贊同地點點頭。

  「嗯,今天要見面的人已經見完了,紀錄我copy了一份在磁片裡,你硬碟裡頭也有。此外整件事情的完整過程和證物種種,我也存了一份在電腦裡頭;明天之前有什麼事的話,就傳e-mail到我的信箱裡(已經加入了通訊錄)。」楊戩一面說,一面收拾東西站了起來:「那麼我要先走了,明天見。」

  「等一下。」太公望驀然出聲,使得楊戩不由自主地停了下來。他看向前者,露出疑惑的表情:「還有什麼事嗎?」

(待續)

後記
  一切……一切都脫軌了……(||||||||)當初預定初之章的部分,最多只打算要寫十回,不過現在最新進度來看,不到十五回不會結束……而後面還有中之章和完之章……(自爆中)

  為什麼……為什麼我每次一寫長篇都會這樣沒完沒了啊?(T_T)公明大人,我認同你的美學了,適可而止對絕倫的藝術感是必要的;我要向您學習這點啊……(>____<)

  說到公明大人,為了他的華麗出場,也死了我的不少腦細胞……(汗)回頭去看,仍然很驚奇我竟然寫得出這種句子……(那時我一定被附身了……||||||||)
                               by 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