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落櫻之魂 第六章

※ ※ ※ ※ ※ ※ ※ ※ ※ ※


  「慢點慢點……現在跟我說嫌犯和不在場證明還太早了,別忘了我是一個月前才來桃源鄉的人。」太公望搖搖手道:「我先問你幾個問題:龍吉小姐死後,有所謂的遺產嗎?」

  「有的。」

  「她的遺產是從哪裡來的?她來到這裡時,應該是身無分文,而且依她的出身和身體狀況,不可能有辦法做什麼工作,那她是怎麼在桃源鄉活了幾十年的?」

  楊戩停了一下。

  「我也不是很清楚。不過據我所知,是由於她弟弟燃燈先生的緣故。燃燈先生在外面的世界繼承了家族的事業,在找到龍吉小姐後,把財產分給她。」

  「我知道燃燈,他應該並不是桃源鄉的人吧?這裡的人不是出去了就再也進不來嗎?」

  「那只是傳言。我們用『言咒』的方式確定出去桃源鄉的人們不會洩漏桃源鄉的祕密。畢竟有些人無法放棄在外面的親人。」

  「好,那現在告訴我龍吉小姐和碧雲的遺囑。」太公望不客氣地道。

  「龍吉小姐的遺囑,就把財產分成三份,絕大部分還給了燃燈先生,其餘的就平分給兩個姐妹,並要求燃燈先生在她死後把兩位小姐帶到外面的世界去,照顧她們──那是兩位小姐的願望。而如果有人在此之前比她還早去世,那麼他所屬的財產就捐出去──這件事是大部分人都知道的。而碧雲小姐沒有遺囑,只是依法把她私人的東西全給姐姐赤雲……不過除了龍吉小姐的遺產外,碧雲小姐並沒有多餘的財物。」

  「嗯……」太公望再度問道:「那對姐妹是打算龍吉小姐去世之後,到外面去生活,不再留在桃源鄉嗎?」

  「是的。她們還年輕,據說對外面的世界嚮往很久了。本來龍吉小姐要更早放她們出去,是她們姐妹要求陪龍吉小姐到她去世為止。」

  太公望思索了一陣子。「龍吉小姐和碧雲的死亡現場……有留存相片嗎?」

  「只有碧雲小姐的。」楊戩打開資料夾,拿出一小疊的照片來。

  太公望接過一張張看下去。照片中的碧雲仰天倒在樹林裡,太陽穴的周圍有化開的、凝固的血,臉上並沒有什麼特殊的表情,顯然是事出意料,來不及做反應就立即死亡。她渾身的衣服盡濕,頭髮零亂地貼在額上。那時是初春,偶有大雨,地上的草地一片濕潤,但碧雲的旁邊卻沒有打開的傘。

  「凶器是什麼?」

  「凶器是一把小手槍,大約是零點二二口徑,一槍斃命,槍緊貼她的額頭,而且有皮膚被燒焦的痕跡──顯然是槍口平貼著射的,但凶器現在還找不到。」

  「嗯……」太公望思索著:「都已經一個多月,線索可能已經沒了……」他抬頭對楊戩道:「當時沒有人負責紀錄這整件事情,也沒有人保存證物嗎?」

  楊戩道:「證物是有,在裁判長那兒,不過只是碧雲小姐身邊的零碎小東西而已……照片裡也有留存。紀錄也是裁判長負責的,要現在從電腦調出來看嗎?」

  「唔……」太公望沒有回答,只是接過了證物的照片:手帕、便條紙、掌上型錄音機、筆、和一把沒有打開的小傘。他隨便地瞟了一眼,隨即丟在一邊,隨口道:

  「死者身上有明顯的掙扎痕跡嗎?」

  「有的。死者身上的衣服有些破損,而且凌亂。我們猜測……」

  「不……現在不要和我說猜測,這會混亂我的判斷。等我聽完再來討論吧。」太公望再度打斷了楊戩的話:「在那天下午一點到三點之間,有下過一場大雨對吧?」

  「沒錯。」楊戩也不囉嗦,淡淡地據實以告:「是在一點三十分左右,足足下了一個小時……所以沒有留下腳印的樣子。」他曾試著找過腳印,所以對這件事記得很清楚。

  「找那種東西做什麼?」太公望仰靠在沙發背上,輕描淡寫的:「如果是有預謀的嫌犯,是不會在犯案的時候留下清晰腳印的。」

  「但總是一條線索吧?」楊戩有些不服氣地說,力持平靜的臉終於有一點不滿的表情。

  「要那麼麻煩去找的線索,我懶得用。」太公望倒進了沙發椅:「算了,那我也不去看現場,把紀錄調出來給我看吧。你安排時間,把這個案件的相關人士帶來,我要問話……唔,龍吉小姐的醫生也不能漏掉哦。」
  懶得用?不去看命案現場?楊戩還沒從這兩句話裡的驚愕回神,後來的句子更加令他皺起了眉頭。
  「你覺得問話可以問出凶手是誰嗎?難道他們會自動招供?」

  「會呀,所以用不著去看事隔一個月的命案現場,那太麻煩了,你現在就去吧。」太公望說完,便不再理會楊戩,轉頭對在旁擔心不迭的四不道:「去拿個桃子給我吃,在那之前我想睡一下。」

  四不緊張地看了楊戩一眼,也不敢說話,就直接依命出去。楊戩則連氣都忘了生,由於完全出乎意料,只能呆呆地看著已經閉上眼的太公望好一會,才默默地關上門出去。

  唔……很有教養的孩子(←你才大他幾歲啊?^^;;),也很沉得住氣嘛,很好很好。太公望瞄了眼楊戩的背影,嘴角露出不懷好意的笑來,隨即安然進入夢鄉。

  而在外面的楊戩,則在心裡努力地說服自己:暫時聽你的。如果你不給我個滿意答案,那結果可就沒有現在那麼容易了!

*  *  *  *  *

  「赤雲小姐,雖然妳很難過,但為了早日破案,需要妳來協助我們。」四不對著憔悴的赤雲勸慰道。此時太公望仍坐在沙發上(←那是給客人坐的吧!bb),楊戩則面無表情地在一旁開了錄音機,並坐在太公望後面的椅子上打開了筆記型電腦待命。

  「不要緊,我會把我知道的說出來的。」赤雲聞言對著太公望和四不羞赧一笑:「太公望先生,你想問什麼就問吧,不必顧慮我的。」

  「嗯。」太公望無意識地哼了一聲,開口道:「妳認為龍吉小姐是被殺的嗎?」

  赤雲一怔,露出了迷惑的表情:「我認為?」

  楊戩在一旁揚起眉來,顯然也不了解為什麼第一句會冒出這樣奇怪的問題。只有四不已經習慣太公望辦案的不合理模式,只是依命把茶端了出來。

  「是的,不要管別人的想法……告訴我妳認為龍吉小姐是被殺的嗎?」

  在太公望的鼓勵下,赤雲囁嚅地說:「我不…知道,坦白說,我本來是不這麼想的,因為龍吉小姐那時的身體已經只是在拖日子了,隨時可能去世……可是,可是碧雲那麼說,我忍不住心裡也覺得……有一點懷疑……雖然我不相信會有人想殺小姐……但是,碧雲第二天就被殺死了,我……我……」她抽噎了起來,但手忙腳亂地想拭淚,四不連忙把紙巾遞了過去。

  「這麼說,妳心裡也是有一點相信的了?妳覺得妳妹妹的話,有幾分可靠?」

  「碧雲不是沒有把握就亂說的女孩子……否則大家也不會覺得驚訝。那時候大家都嚇了一跳,我也是,只得叫碧雲不要再說下去,因為那……太可怕了……」

  「妳那時應該有問過她,為什麼這麼說的理由吧?」

  「嗯,她說她猜到有可能是某一個人,但她不肯告訴我,她說她要去問『他』……然後……她就……」赤雲抽了口氣,努力不讓自己再度落淚。

  「妳不知道她可能會去見誰嗎?或者……妳也許有猜過誰?」太公望試探地問。

  赤雲的眼光投向太公望的方向,臉上閃過猶疑的表情,但立即就消失了。

  「我……我猜不到。碧雲很保密,而且小姐剛死的時候,她也沒有想過小姐是被殺的……我無法猜測是誰。」

  「嗯。」太公望好奇地看了她一眼,轉移了話題:「龍吉小姐死之前,有人拜訪過她嗎?」

  「有不少人,自從靈寶醫師宣佈她活不過半年後,有很多人來看過小姐,像燃燈先生、土行孫先生、蟬玉小姐、劉環先生、趙公明先生、邑姜小姐和姬發先生……」她又看向太公望的方向,停了一下:「相當多。」

  「其中就妳所知,是否有人在拜訪的時候,和龍吉小姐起過爭執?」

  赤雲垂下眼,露出了思索的表情:「我沒有印象。小姐的脾氣很好,很少有人能激怒她。」

  「那麼,她去世的時候,也沒有讓妳覺得有異狀是嗎?」

  「唔嗯,那時候小姐氣喘病發,擴張劑來不及救她……碧雲跑去找靈寶醫師過來,可是來不及……小姐沒有掙扎太久就往生了。」

  「妳妹妹出門之後一點到三點間,妳在做什麼?」

  「我那天很累,碧雲出門後不久,土行孫先生也就回去了,然後我回房間睡覺,一直到……一直到有人來告訴我,她被謀殺了為止。」她又想掉淚了,努力地抽起鼻子來。

  「土行孫?」

  「噢……那天他到我們家來找碧雲,說要躲蟬玉小姐。」

  「好,可以了。」太公望驀然止住了對話:「妳可以回去了,有問題我會再請妳來。請節哀。」

  「嗯。殺小姐和我妹妹的凶手……就拜託你了。」赤雲鞠了個躬,很有禮貌地道別。

  赤雲走出去後,太公望敲著桌子,表情深思。楊戩關了錄音機,看了他好一會,然後問道:「要叫下一個進來嗎?」

  「你覺得那女孩說的有幾分可信?」太公望忽然抬頭看向楊戩問道。

  「我不知道。」楊戩淡淡地說:「我和她並不熟,不過據說龍吉小姐對她們姐妹都很贊賞。」

  「唔,你叫下一個進來吧。」太公望再度突兀地打斷了對話,沒有再問下去。

  接下來進來的是一個紅髮衝冠的男子,眉目粗獷,神情精明幹練,年約五十左右,臉上有幾條清晰的皺紋,雙鬢微星。他不等招呼,就直接坐了下來,直視著太公望:「你就是邑姜選中的偵探?」

  「是的,我叫太公望,請多指教,燃燈先生。」太公望懶懶地道,與燃燈對望著,絲毫不在乎燃燈打量的神情。好半天,燃燈才伸展四肢,以習慣性主導者的神態開口道:

  「你要問什麼便問吧。我也想搞清楚我姐姐的死因。」

  「那我便不廢話了。你覺得你姐姐是有仇人的嗎?」

  「她……?」燃燈皺起眉:「姐姐一向待人很好,不太可能有仇人。」

  「你在最近和她見面時,是不是有什麼奇怪的地方?比如一句話或是什麼的。」

  「噢,這我有點印象……好像是有一封信,不過姐姐沒有告訴我那是什麼,就把它收進去了。但姐姐的表情有點奇怪。」

  「信嗎……?」太公望無意識地重覆了一遍:「你還記得龍吉小姐收到信時,有說過些什麼?比較類似自言自語那樣的……」

  「不,姐姐沒有那種習慣。而且就算她有說些什麼,我也沒有注意到。」燃燈皺起眉,有點懊惱的神情。
  「噢。」太公望直視著燃燈:「那碧雲死的時候,你在做什麼?」

  「我出去辦事了。但那段時間我在開車,期間沒有人打電話給我……所以沒有人能證明我的清白。」燃燈無所謂地回答,彷彿不在乎自己可能被懷疑,相反地,有股情緒在他的眸子裡燃燒,那是不符合他年紀的、血氣的、明亮清晰的憤怒:「無論怎麼樣,如果被我知道誰把我姐姐殺了……我絕對會讓他好看。」

  「哦。」燃燈的表情沒有嚇到太公望。他略微瞇起眼,以一副不經心的樣子說:「如果我沒有記錯,你的『水龍』證券公司,在一個月前正面臨財政危機不是嗎?」

(待續)

後記
  查案的部分開始了……不過連我自己看,都覺得無聊……(蹲在牆角畫圈圈)

  很想讓大家看完問案,一直到謎底揭曉前,來猜猜看兇手是誰(猜對沒有獎品的……我身上也沒有什麼是值得覬覦的吧……^^;;)。不過這對大家而言,大概是一種困難吧……(天音:妳知道就好!這麼混亂的敘述,有人還看得下去才有鬼! 翎:…………bbbb)  

  有點鬱卒……我想我可以了解華生的心情了……(||||||) 
                               by 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