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落櫻之魂 第三章

※ ※ ※ ※ ※ ※ ※ ※ ※ ※


  接著,太公望就開始了在桃源鄉裡牧羊的日子。

  牧羊本身並沒有太大的困難。武吉原就出身鄉下,對山林鳥獸一事非常熟悉。四不在教導之下,不久之後也就對編羊毛線一事駕輕就熟。至於太公望……

  「主人……你又在偷懶了……」四不對著躲在樹叢裡的太公望道,無可奈何地。

  「嗯嗯……」太公望揉揉眼,繼續躺在樹上:「四不你好吵!」

  「找主人才累呢……唉,要是普賢先生在就好了,每次主人躲在哪裡他一定馬上找到。而且住在這兒已經七天了,除了姬發先生,這裡的人也都不和我們說話,好無聊呀!」

  「普賢呀……我也很想念他呢。不過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去……」太公望喃喃道,倏地像看到了什麼,跳了起來:「糟了!四不快帶我到牧場那兒!」 

  「怎……怎麼了?」四不嚇了一跳,卻也立即讓太公望坐上去。

  「有一隻小羊走出了圍欄,走太遠會被狼吃掉的!」

  「了解!」

  在四不和太公望飛去的同時,綁著朝天辮的少女從更高的樹叢裡探出頭來,繼續記錄:「嗯……原來太公望一面在偷懶的同時,一面還注意著小羊呀……」她閤上本子,迅速從樹上跳下來:「得快點追上去!」

*  *  *  *  *

「咩∼∼」走出牧場的小羊站在樹根旁,發出害怕的喚聲,烏潤的眸子左顧右盼,散發著求饒的訊息。而離小羊不遠、站在大石上的黑狼,以獵取的眼光貪婪地注視著羊兒,卻又在同時精確地算準時間和角度,以得到最低的抵抗和最快的結果。

彷彿已看出小羊已被嚇得無力逃跑,牠略微伏低身子,齜了齜牙,打算撲身過去的同時,「咻──!!」的一聲,一樣東西以怪力般的力量打中了狼的身子,一片鮮紅濺出,連著狼身一起跌在三尺遠的泥地上。

「你這隻可惡的狼!怎麼可以欺負可愛的小羊呢!」少女般(?)柔媚(?)的聲音揚起,一個身材高大、五官清晰明顯的美麗(←?)女子抱起仍然瑟瑟發抖的小羊,她穿著深藍色無袖襯衫,和雪白紗質的裙子,勻淨的肌膚(?)襯著金黃色如絲般的長髮,在明亮的陽光下煞是耀眼。

那隻狼晃了晃頭,很快就恢復了清醒,望著眼前高大的少女略微畏懼了一下,預備攻擊少女並迅速撲了過來;少女直瞪著黑狼,抖顫著,手握住蕃茄預備扔過去──

就在那一瞬間,一堆石頭從天向狼兜頭砸了下來,太公望坐在四不的背上,拿著兩手的石頭,手指著手忙腳亂的狼:「你這隻狼竟然敢動我家小羊的主意!要吃,也該來吃更好吃的才對嘛!」

「更好吃的?主人,你要給狼吃什麼啊?」四不忍不住好奇地問。

「嘻嘻嘻……」太公望賊笑著,忽然手指著四不:「這隻靈獸不是更好吃嗎?來啊來啊,來吃難得珍奇的白靈獸呦!你抓到就是你的了!」

那狼不知是聽懂了太公望說的話,還是看出了四不更好吃(笑),身子一躍,半天高欲把四不連太公望抓下來,還是四不被太公望的話一嚇,連忙往更高的地方飛去。

「你這笨主人!那有人用自己的靈獸當誘餌的……嗚嗚,我怎麼這麼命苦……」四不哭泣著,在同時,黑狼逮到機會,再度向上一躍,這次差一點就抓到;牠嗥叫著,追著四不後面跑。

「四不!不要飛這麼高,否則牠就會回去抓小羊了!來!tan180度,東北西(←請不要問我這兩個角度有什麼意義……^^b)……聽我的就沒錯啦!哇哈哈哈哈∼∼∼」

「主人……」哀嘆自己命苦的四不,只得聽從太公望的命令,以誘餌的姿態飛行,同時也成功與方才的地方漸行漸遠。

原地,美麗(?)的少女呆站著,為方才白靈獸王子(?)的英勇(?)行為怔住。就在靈獸和王子(←???)要消失的前一秒,太公望回頭大喊:「小姐!麻煩妳把小羊送回去!」

「啊……是…是的!!」少女(?)慌忙回答,但一人一獸已經遠去。好半晌,她的臉上浮現紅暈,接著腿一軟,跌坐在地。

另一邊,綁著朝天辮的女孩注意著美麗少女(?)的模樣,一面喃喃地做著筆記:「嗯嗯……太公望救了小羊,和趙公明公爵的妹妹維納斯……」

*  *  *  *  *

「LOVELY BOY!感謝你救了舍妹,這一餐下午茶是聊表謝意,希望你能笑納。」華麗的貴族手持著玫瑰,以優雅的手勢道。身上絲綢的衣裳閃閃發亮,捲得恰到好處的鬈髮光潤地披垂著,加以整座豪華的大廳散發著濃郁的百合花香;這人身上、周圍無一不華麗。

太公望聞言正想說話,此時女侍端來了甜食:「這是『巴黎落霧』,夾層藍莓的巧克力蛋糕!」「喔喔!!太棒了!!!」看到那敷有粉紅色奶油和巧克力醬,以及白色糖霜花的蛋糕時,也不管吃相的太公望,就大嚼了起來。

「噢……你喜歡蛋糕嗎?」

「只要是甜的都行!喔喔!!茶也好好喝!!」太公望揮著叉子邊吃邊說道,又端起乳白色細磁茶杯大口喝了下去。

「這是用中國江西寧紅的茶葉,和俄羅斯Samonwar茶具,混合佛手柑煮的『皇家紅茶』,怕你喝不慣,所以你那杯加的是鮮奶;要嚐嚐加萊姆酒的嗎?」

「那我就不客氣了!」(←你還真不客氣啊……^^b)

趙公明拍拍手:「再送一份茶點給太公望先生!」侍女應了聲後,轉向太公望道:「雖然我是法國的百合花公爵(笑),不過在桃源鄉,我也是蛋糕店的老闆;只要你喜歡的話,想吃什麼都可以拿!你也不用客氣,若不是你的話,舍妹八成早成了狼的食物了!」(……牠敢吃嗎?^^bb)

「不不……假如不是令妹救了我的小羊,也不至於讓自己身陷危險,說起來我該感激她才是!」太公望難得(?)正經道:「不知她現在身在何處?我想要當面向她道謝!」(心裡在想:騙上了他妹妹,以後這蛋糕店我就可以為所欲為,想吃什麼都沒問題啦!哇哈哈哈哈∼∼∼)

「啊……那你和我妹妹還真有默契。雲霄也很想見你,當面向你道謝呢!」趙公明道:「去把大小姐叫來!」

第二份茶點也送了過來。「這叫『香榭』,是香草蛋糕和檸檬慕斯!」「哇啊,太棒了!」太公望舉叉就吃。就在吃到一半的時候……

「雲霄,我可愛的妹妹,這位就是妳的救命恩人太公望!想說些什麼,就用妳誠摰的聲音來告訴他吧!」

「討厭……哥哥,就說了好幾次了,人家叫做維納斯,不要在太公望大人面前用這麼遜的本名叫人家嘛!」維納斯『害羞』地說。

太公望聞言抬頭,與『雲霄』的眼光碰個正著,剎時滿口的蛋糕和茶都噴了出來──

「太公望大人……謝謝你救了我一命。///////」維納斯紅著泛著光的棕色臉龐,不敢正視的嬌羞卻又忍不住飛拋媚眼。

太公望則差點昏厥。天……天啊,原來這就是趙公明的『妹妹』。隨手拿起還沒吃完的蛋糕,他連連後退,一面努力把剩的蛋糕掃光,一面擠出笑說道:「噢,不……我才該謝謝妳出手救了我家的小羊。」

「那是……那是應該的。////////」維納斯走近太公望,依舊害羞地說:「太公望大人,我知道我長得很美,但您也不用退到那麼後面去嘛。」

為什麼會有人能這樣找理由欺騙自己啊?太公望哭笑不得地想著,一面又動腦筋想著要怎麼全身而退。「嗯……維納斯小姐,為了不破壞妳閨秀的名譽,還是不要靠太近比較好吧。」

「沒關係的,太公望大人。我雖出自名門,但受到近代教育的熏陶,我的思想是很開放的。而且當我第一眼見到你時,就知道你是我這輩子註定的良人了!」維納斯喚出心中的愛意,同時也向太公望急步奔來:「請不要害羞,就讓我們順應天意,在此時此刻締結婚約吧!」

太公望此時再也受不了了。「不不不……妳不要過來啊∼∼∼!!」大喊著,就在維納斯撲上來的瞬間跳開:「不,我是說……婚姻大事太重要了,像維納斯小姐這樣的人,還是多看看比較好吧!我只是區區一個平民,配不上妳這樣的名門閨女啊!」

「NoNoNo∼∼此言差矣,愛情是不分門第的,只要喜歡,就沒有任何的障礙,這才是愛情的精髓啊∼∼!!」趙公明彈著玫瑰花瓣,陶醉地說。

「我……我沒說過我喜歡你妹妹啊……哇啊啊,妳不要過來!!」已經沒有辦法的太公望,只得使出家居害蟲的速度和滑溜,從窗口跳了出去。

「太公望大人,您不要走啊!!」維納斯追了出去,迴聲傳繞了整座百合和玫瑰花園,在風中強韌地顫動著。

「我看似乎也不怎麼樣嘛,真不曉得維納斯在想什麼?」樓上,瘦小、有著長尖鼻的少女端詳著眼前的一切,冷冷地說:「才看到維納斯就把蛋糕給噴了出來,那同時看到我們三姐妹要怎麼辦?何況憑我們的美貌,可以找到更好的對象呀。」

「不不……瓊霄,話不是這麼說,只要成為愛情的俘虜,就沒有什麼相不相配的問題了。既然太公望已經深深愛上(←???)我們的雲霄,雲霄也中意他的話,那我們只有祝福的份了。」趙公明露出無限遺憾的模樣,閉上眼:「啊……沒想到這麼早(?)就要嫁出我的第一個妹妹,我這做哥哥的真是覺得寂寞啊!」

窗外,綁朝天辮的少女繼續紀錄著:「嗯嗯……原來太公望被維納斯看中,將要成為趙公明的妹婿……」(←沒有這件事啊……^^b)

*  *  *  *  *

  「啊啊……想到就覺得嚇死人了。」太公望拿著浴巾走在草地上,樹枝在腳底發出嘎嘎響,伴隨著太公望的嘰咕聲:「早知道這樣就不要去了,不過那蛋糕和紅茶真好吃啊……」

  當時趙公明派人來請他去的時候,剛好姬發在旁邊,一直饒舌地說『華麗公明蛋糕屋』(笑)的點心非常好吃,也不管四不的擔心,他就跟了過去……現在想來,姬發當時一定算好陰謀要陷害他了!「這裡的怪人還真多……」繼續嘰咕著,眼角瞄了瞄身後,在走入森林之際,忽的一跳,一團沙石向上飛揚,隨即失去了蹤影。

  「咦?人怎麼不見了?」少女驚奇地輕聲叫著,在太公望消失的地方抬頭逡巡了一圈:「難道被發現了?糟糕……我得快點找到才行,還得向審判長覆命呢……」

  在少女走遠之後,太公望才從草叢探出頭來:「真是的……連洗澡也要監視呀……」跳出來繼續往目標地走去,腳步聲輕若捷兔,幾與大自然的呼息融和:「弄得我身上更髒了。桃源鄉怎麼盡住了一群怪人!」

  從另一個方向轉入林子,漫走了幾步,深處隱有流水淙淙。行到盡處,有一個凹下去的洞穴,山壁上垂掛著一叢牽牛花藤,一直垂在草地上。那洞穴延展著又被限制,從裡頭湧出一道活水,像是一面天然的、蜿蜒的明鏡,平鋪至林中隙地的中央。

這天然的水池從隱藏在樹葉下的一條小溪帶到遠地的溪流。因為如此,即使在深夜裡藉著葉隙篩落的光痕,也能清澈地看到深水底,那細緻的沙石與沉睡的魚群;白天或月光明亮的時候,甚至能夠細數倒映在水面的、花葉的紋絡,和天上粲笑的星星。

池畔生長著一株山櫻花。正值花期三月,紅色的櫻瓣正如它的別名『緋寒櫻』般,飄落至鏡面,周圍的水漪彷彿也微染上緋痕,漾浮著一層柔和的、溫暖的色澤。

當然太公望是不會注意到眼前的美景的。「哈!被我找到了吧?去追小羊的時候注意到附近有水聲,就猜到一定有溪流或水池!太好啦∼∼∼」

快樂的太公望很快地脫下衣服,並從懷裡拿出浴巾來,就坐在岸邊,小心地用腳尖觸碰水面。在確定了水溫後,才從腳開始,慢慢地,把身子都泡進了水裡。

「哇──果然是有點冷──!!要是普賢在就好了,有個現成的暖爐比較方便……否則像那隻白色的大狗也不錯,四不就從來不肯給我抱……」(←你是在說什麼呀?^^b)

嘴裡繼續碎碎念的太公望忽然停止,雙眼直瞪著岸邊的白色大狗,正以一對無辜的、烏亮的黑眸與他對望……不對不對,這不是重點……重點是……

那隻狗嘴裡叨著的,看起來怎麼似乎很熟悉……好像就是,就是剛剛才脫下來的……

(待續)

後記
怎麼寫到第三章了,還似乎是漫無邊際、沒有重點啊?(bbbb)就怕到時候又超出預定,拖拖拉拉地寫到沒有盡頭……(不會吧?^^b)

在寫這一回的時候,慶幸平時有剪貼的習慣,以及還留著蛋糕店的廣告,否則要無中生有對我貧瘠的腦袋可是非人的折磨……(^^;;)而且想想,寫雲太(←為什麼師叔又被擺到後面去了?bb)或普太好像也蠻好玩的……(lake、秋水、夏(異口同聲):妳說什麼? 翎:我…我什麼都沒說……^^;;)

      by 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