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落櫻之魂 第二章

※ ※ ※ ※ ※ ※ ※ ※ ※ ※


接下來,太公望和武吉、四不就暫時在韋護的房子裡,平平安安地住了兩天。雖然在之間太公望一直想問韋護問題,但韋護始終保持莫諱如深的態度,只是專心地在睡覺(←這需要專心嗎?bbb),剩下的時間就算錢──每次他們從屋子裡拿了什麼東西來吃喝的時候,韋護就會清清楚楚地,當著他們的面算帳。雖然第二天有武吉砍柴來償債,但在韋護一整天老頭子式的「勸告」下來,幾乎令太公望和四不疲勞轟炸。

「第一百二十六個桃子……和九十六個蕃茄……」如同鬼魅纏身,韋護在注意到太公望手裡的食物時,再度正確無誤地說出累計數目來,根本不在乎太公望幾乎抓狂的表情,就轉身預備繼續睡覺。

但受不了的太公望可不打算放過他。「喂……你給我起來!我們是客人耶,客人吃什麼照理說應該是不能算錢的!」(←是這樣嗎?^^b)

「這裡是桃源鄉,想吃東西就只能工作;就是看在你們現在是客人才讓你們先欠的,否則我才不想請白吃白喝的人住進來呢!」

「說白吃白喝……你不也是一樣嗎?我看你似乎也沒有在工作嘛?」太公望斜睨著韋護。

「嘻嘻嘻……只要同居人(←?)能負責一家的用度,也不用所有人都得工作啊!你們有三個人,卻只有一個人在工作,這樣是不夠的啦!」

「同居人?那這裡真的有另外一個人住囉?」太公望不甚在意地問:「怎麼我們從來沒見過他?」

「喔……那傢伙不喜歡見人,你最好不要去打擾他,否則後果我可不負責。」韋護說完就拉下帽子打算睡覺了,末了還加上一句:「明天就要見裁判長了,在那之前想好你能做什麼吧!」

*  *  *  *  *   

「你們就是那幾天前闖入的新人嗎?叫什麼名字,打算要待多久?」

「……呃……這是我師父太公望,靈獸四不象,我是武吉……我們來這裡是來……」武吉結結巴巴地說,但像想到了什麼,看了太公望一眼,不再言語。

「怎麼不說話了?」原本在低頭記錄的年輕少女抬起頭來,眉目間的神態卻是有別於相貌的嚴肅和老成,和『臨之不驚、加之不怒』的成熟氣質。

坐在白色香菇型的房子裡,四不和武吉都驚訝地看著面前相貌秀麗的女孩,打從進來就說不出話。太公望啃著桃子(←哪裡來的?),閒閒地說:「妳就是桃源鄉的『裁判長』?」

「是啊,有什麼不對嗎?」少女一揚眉注視著太公望,淡淡地道。

「桃源鄉竟然叫妳這樣的小娘們當裁判長?這裡該不會是沒有人了吧?」

少女揚了揚嘴角,卻不理會太公望,只繼續說道:「桃源鄉一向自給自足,所以你們若要待久一點,就必須找工作。否則的話,我就把你們送出去。」

「我們是來找人的,不打算久住,更不會去工作。」太公望理所當然地說。

「找人?你們要找誰?」少女眼神裡閃過一絲疑惑。

「嗯……主人要找一個二十幾歲的女子,不過我們沒有線索,只知道她的母親姓朱。」四不代替太公望回答。

「母親姓朱的女子?我沒聽說過。」少女淡道:「來到這裡的人大多拋棄了過去,如果你要找,大概得一個一個問。」

「啊??這樣要花多少時間呀,主人!」四不驚呼道,擔心地看向太公望。

「呵……既然這樣的話,反正也不急著回去,就在這裡待上一陣子吧。」太公望無視四不的擔心,仍舊毫不在乎的模樣:「喂,這裡有什麼工作,是輕鬆免經驗、月入高薪的?」(←咦?這怎麼好像某種行業啊?)

「看你的樣子也不像有一技之長。」少女不客氣地說道:「那你們去牧羊好了。一百多頭綿羊,沒有問題吧?」

「牧羊?」太公望的臉微微變色,不一會又談笑自若了:「那有什麼問題!」

「好。那就這樣了,明天就開始工作吧,你們可以走了。房子在韋護家附近,今天下午會有人來告訴你。」少女一面低頭寫字一面說,擺明了下逐客令。

「喂,我們講了這麼久的話,妳卻還沒告訴我們妳的名字哪。」

「……邑姜。」簡單明瞭的回答,連頭都不抬一下。

「那……主人,我們走吧。」四不自覺沒趣,催促著太公望離開。

「羊呀……」太公望嘀咕道,站起身子也預備離開了。在走出門之際,他忽然回頭來問道:「妳的…母親,姓朱嗎?」

「這是我個人的隱私。」邑姜淡漠道,臉色未變。

「那麼……打擾了。」四不和武吉有禮貌地道別。

待他們離去後,邑姜抬起頭來注視了他們好一會,復又低下頭來工作。

「主人……這裡的人似乎不太歡迎我們耶!」走在街上,四不注意著四周好奇而又防備的眼神。

「嗯,這是當然的嘛,我們是身份不明、而且有意要進來的外來者啊。」太公望瞟著四周,不甚在意地說。

「如果事實照邑姜小姐所說,主人要怎麼找到她呢?」

「就像我們找到桃源鄉一樣,碰得到的話,總有一天……會找到的。」太公望抬頭望向天際,不再嘻皮笑臉:「希望在那之前,『他』不會有事。」

*  *  *  *  *
「奇怪,太陽都快下山了,怎麼要帶我們去的那個人還沒來呀?」四不趴在地上,看著武吉站在門外觀看著是否有人到臨。

「邑姜該不會叫『他』來吧?」剛睡醒的韋護看到他們三人還沒離開,露出頭痛的表情。

「『他』是誰?」太公望隨口問道。

「他是……」韋護還來不及回答……

「大∼∼美∼∼人∼∼!!我們去喝杯茶吧∼∼∼」下流的搭訕聲(小哥對不起……^^b)響遍了整條街道,一名男子張大手臂追著一個少女,臉上的表情唯有「垂涎三尺」(^^b)能形容。

那少女約莫被追得不耐煩了,轉過身子迅捷地提起腳。「嗚哇∼∼∼!!」一聲叫喊後,男子被踢飛至三尺外,倒在地上。

「好強……」太公望咋舌道,四不和武吉則看呆了。

「姬發!!你是被我踢不夠是啊?我對你這類型的一點興趣都沒有!」少女臨走前道,裝兇的語氣裡卻有幾分莫可奈何。

「好幸福∼∼∼」根本沒聽到的姬發一臉陶醉,也不管街道上的人們看好戲又好笑的表情。

「姬發這小子的老毛病又犯了……」

「呃?老毛病?」四不聞言愣住。

「他最大的興趣就是去騷擾女孩子。不過也就這樣而已,大家都已經習慣了。」韋護道,走上前去無奈道:「發,你不是奉邑姜之命,來帶新人去他們的房子那裡去嗎?」

「我知道啊……但看到可愛的妹妹,『大布丁雷達』一發動,我就忍不住去追了。」姬發恢復力強盛地跳起來道:「喂,韋護,新人裡有可愛的妹妹嗎?」(作者:你真是死性不改啊……^^b)

「沒有,都是男的。」韋護聳肩道。

「什麼,都是男的啊……那就沒搞頭了。」姬發看了太公望等人一眼,一臉失望。

「喂,別忘了你有老婆了。」

「問題是我那老婆不像老婆啊。」姬發哀嘆道。

「嘿,邑姜可是我們大家公認的好女孩,你鬧鬧可以,可沒有人會答應跟你搞外遇哦。」

「什……什麼?邑姜小姐是你的老婆?」四不和武吉驚訝地叫出聲來,無法把眼前輕浮開朗的男子和穩重嚴肅的邑姜聯想在一起。

「是呀。」姬發定睛打量了眼前三人,最後眼光停駐在太公望身上:「你們就是太公望、武吉、和四不象嗎?你們哪一位是二十歲?」

「我。」太公望乾乾脆脆地回答。

「咦咦咦────!!??」姬發瞪大了眼:「你不會謊報年齡吧?說你十二歲看起來還差不多!!」

「不好意思,我就是這副長不大的樣子。」太公望聳聳肩:「走吧,你不是要帶我們去我們三人要住的房子嗎?」

「喔,我幾乎忘了。」姬發敲了一下頭:「先等我一下。」說罷,便伸手拉住韋護,在他耳邊問道:「『那傢伙』在嗎?」

「他呀?他和以前一樣,待在裡面啊。」韋護露出要他放心的表情:「放心吧,你訂的東西一定會如期給你的,只要……」手掌伸了伸:「這個別忘了就行。」

「當然啦,我為了『那個』,忍了好久不敢去小賭一把的耶。那我下次再來拿囉。」姬發率先走出院子:「來吧,我來帶你們去!」

*  *  *  *  *
  「哇啊,好乾淨的房子喔!!」四不在房子內部四處晃著,對裡頭質樸而簡單整潔的擺設感到很滿意。

「當然啦,邑姜有派人固定來打掃的。」姬發很得意地說。

「嗯。」太公望繞了一圈回來,開口道:「武吉!我剛看到羊圈破了,你趁太陽還沒下山前找木材把它修理好!」

「是!!」武吉一面回答一面聽命地往外面衝。

「不要太晚回來啊!!」太公望閒閒地喊道:「晚餐還要靠你呢!!」(←師叔你真是……^^b)

「我知道!我會順便把晚餐帶回來的!」

武吉離開後,姬發好奇地問:「喂……太公望,你說你是來找一個……母親姓朱的女孩子是嗎?」

「你有線索?」太公望突然跳起來抓住姬發,把姬發嚇了一跳。

「呃……我認識很多女孩子,也許裡面有一個是你要找的,你不要這麼激動嘛。」

「……抱歉。」太公望把手放開,坐回椅子上:「我從來也沒見過她,也不知道她的名字;有人告訴我她可能在桃源鄉,我就想在這兒找找看。」

「線索太少了……母親姓朱的姑娘……我好像沒有聽過。」姬發搔搔頭:「不過你也別灰心,桃源鄉多的是不願示真實身分的、奇怪的人。他們啊……唉,大多都是對外面的人很失望的人,會對新人比較冷淡也是沒辦法的,像和韋護住在一起的那位,你一定也吃過他的苦頭吧?入口桃園的毒就是他研發出來的,平常惜言如金,只有韋護能和他說話呢。」

「噢,原來就是那傢伙呀……」太公望自語道,忽然身子向姬發靠近,:「我知道你的意思,但現今最重要的事是……喂,你知道桃源鄉哪裡有賭場嗎?雖然你老婆說要工作才有飯吃,可是工作對我而言太困難了……」

「嘻嘻……這你就問對人了。」姬發賊忒兮兮道:「怎樣?要參加地下賭場嗎?這可是桃源鄉絕無僅有的喔!」

「我加入你以後可會後悔的,以前我可是賭國第一把交椅(?)呢!」

「是不是來了就知道啦!」

「主人……」就在氣味相投(←?)的二人正談論地興奮時,四不在一旁對主人的墮落啜泣(笑)。

窗外,一抹長影隱入暗處,少女的嘀咕隨著細微的、筆寫時的沙沙聲混雜:「原來……太公望對『賭』很有一手呀……這一定要記下來……」聲音從細不可聞中淡去。

「…………」太公望分神向窗外瞄了一眼,淺不可聞地揚了揚嘴角,便繼續向渾然無覺的姬發討論起偷懶密招。

*  *  *  *  *

  春夜,馥郁的花香滿溢著空氣,謐靜裡微聞子規聲斷。

  「普賢?」小心翼翼地對著懷裡的項鍊問了一句,太公望坐在沒有開燈的房間裡,臉色難得地極為嚴肅。

  「小望,放心吧。我現在在很安全的地方。你現在還好嗎?^_^」項鍊裡傳出幽柔的聲音,親暱裡帶著尊重的語氣。

  「嗯。你也還好嗎?老傢伙沒有找你麻煩吧?」

  「他明白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在哪裡,所以就沒有為難我了。你找到『她』了嗎?^_^」

  「還沒,我還沒有線索。為了謹慎起見,我們就說到這裡吧。有事的話,就用平常的方式聯絡我。」

  「嗯。小望再見,自己要保重喔。」另一頭依依不捨地說。

  「你也要保重。」

  斷線之後,太公望靠上窗櫺,眼光游移,嘴角噙著淡笑,冷漠的神情與稚氣的容貌全然不符。

(待續)

後記
雖然很不愉快,不過還是讓「那個人」『暫時』(?)出來了……(|||||||)就某一點來說,這種「鬥爭」似乎是不可避免……(妳到底在說什麼……bb)

                   
by 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