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最初的吻───
如果雙唇相接的動作就算得上是吻的話。
那麼自己的第一個吻是他為了封鎖我的力量而下的咒縛───
感覺有點像是被原本認為無害,不,危險性不大的動物咬了一口般……
有些驚訝,有點憤怒,卻也有少許佩嘆眼前這個能識破我法術的"勇者" ……
為了想知道他和其他闖入者有何不同,我選擇了保持沉默,否則以那樣的靈力根本制不住我太久,可是……


第二個吻……
混合著雨水味道的唇,侵入的舌……這真的只是為了封鎖我的力量而有的舉動嗎?
在他的氣息中迷惑,不曾有過的奇異感如漣漪在心底擴散,警告著我……
危險……這個人……非常危險!
不安的感覺和他玩笑般輕視自己力量的話語引發了殺意,卻在要付諸實行時……遲疑了……

和魔王合作的提議!?

這個人……這個勇者……究竟在想些什麼呢?
我只是想要知道這個答案而已……反正要解決他是很容易的事情………
就先等看看吧!看他究竟打什麼主意?
卻沒想到會因為這麼一等……

等出了日後數不清的吻與……
和他糾纏不清的命運……


※ ※ ※ ※ ※ ※

異界傳說  第六話

※ ※ ※ ※ ※ ※


「……合作?」
確認自己的耳朵沒有任何問題,白色靈獸在一陣長長的靜默後開口道:
「主人……你是不是搞錯了合作的意思呀……還是又在和我開玩笑……」

「彼此幫助、互蒙其利是合作的意思吧!」
臉上帶著狡黠的笑,赤髮碧眸的年輕勇者打斷了眼前靈獸四不像的話語道:
「為了雙方彼此都能獲得的大量好處,我可是相當認真的喔……特別在進入這個森林……」
撩起了懷中麗人的一縷長髮,太公望瞄了她薄怒的臉龐一眼後如此對四不像說著:
「和見到"她"以後……」

「……主人?」
四不像的臉上寫滿了一堆尋求答案的問號。

「……雖然我和其他人一樣認為目前王國內到處發生的天災異變並非自然,一定有某種力量造成,但我不認為這樣的亂象是魔物所為……至少不會是這個森林裡的妖魔之王所下的詛咒,而且……」
深沉的綠眸直視著眼前的靈獸,太公望的語氣很是認真地說著:
「四不,你還記得嗎?在王都時遇見的那傢伙……他叫什麼來著?穿著相當沒格調,簡直土斃了的怪人……對了,應該是叫做申公豹的名字……」

「主人!你怎麼能這樣說申公豹先生呢!他可是相當相當……相當厲害的人物呢!具有不可思議的強大魔力,活了不知多久的大魔導士,據說他手中操縱的神聖法器"雷公鞭"輕輕一擊就能毀掉一個城鎮,而且……」

「我知道那傢伙很厲害啦!不過他的裝扮實在……嘖!」
打斷了四不像滔滔不絕的話語,太公望想起了和申公豹碰面時的情景而微微皺眉道:
「好心提醒他的穿著有問題還被修理了一頓……咳!總之,我在意的是那時他所說的話……」

「呃?是指那一句魔王詛咒的背後有內幕存在嗎……」
偏著頭回想當時情景的四不像冒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不過那句不是玩笑嗎?」

「我並不這麼想……原本就認為所謂魔王的詛咒有問題……」
手指無意識地撥弄著懷中麗人的蔚藍長髮,太公望如此說著:
「聽了那傢伙的話以後更懷疑是不是王宮方面隱瞞了一些事情,想要製造出現今一切混亂的來源都是這林中魔物所為的假象。」

「可是……可是王宮為什麼要這樣做呢?」
四不像的聲音中充滿了不解。

聳了聳肩,太公望如此回答:
「我也不知道……正如同我不明白為什麼他們會找上我來打倒魔王一樣……所以……我一開始就沒打算照他們的話去做,本來是想要到森林裡來晃一圈就回首都報告的,捏造和魔王間的激烈互鬥對來我說是很簡單的事情。」


「主人!這種事∼∼這種事是∼∼∼」

「是欺騙的行為對吧!」
代替激動到無法順利言語的四不像說出了下面的話,太公望的臉上泛起了淺淺的笑容道:
「你之前就說過啦!四不……不過在進入森林後我就改變主意囉!所以才會在這裡待了那麼多天,花了那麼多時間和精力佈置陷阱可是很累人的一件事呢!還必須忍受糟糕的天氣和沒有東西可吃的慘況……也算有在進行委託吧!為了抓到被人稱為妖魔之王的魔物……」

「然後和他合作嗎?」
四不像略帶哽咽的聲音響起:
「這和王宮委託的打倒魔王相差太遠了吧!主人!你到底是想做些什麼呢?就算魔王詛咒真的不存在……這森林中的魔物之王還是很危險的!你忘了嗎?那些在這森林中死去的冒險家、魔法師以及"勇者"們……」

「……還沒有確定他們是不是死了吧?之前我不是說過想從被陷阱逮到的魔物口中問清楚一些我弄不明白的地方嗎?」
太公望打斷四不像的話語道:
「其中之一就是那些人的下落。」

「呃?」

「在這森林中的魔法陣設計確實高明,難以避開……但與其說是為了消滅所有入侵者而設下的佈陣,不如說是為了阻止人接近,像是要保護什麼東西才設下的陣法。」
看了一看四周的高大樹林,太公望如此說著:
「迷惑人心、擾亂魔力,藉著這座森林本身的"靈場"使人迷失在這座森林之中,造成如同西方霧海森林一般的迷宮狀態………但應該不至於會厲害到讓所有進入森林裡的人都一去不回……一點消息也沒有……」

「主人……」

「我覺得這之中有太多地方有問題,魔王的出現,王宮的行動……我的能力是不足以解決這件麻煩事的,四不。」

「可是……」

「我的能力頂多只能做到把這事情弄清楚一些而已,雖然不太想淌這趟渾水……咳!總之要解開這些問題的答案,我認為從魔王這邊下手比較容易……而且由陣法的佈置和……」
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太公望執起握在手中的一抹蔚藍至唇邊道:
「這位突然出現的女孩行動看來,我想所謂的妖魔之王應該不是不能談話的對象,否則應該會派出更厲害的角色對付我,而不是讓她來試探我。」

「是……是這樣嗎?」
四不像仍然一副搞不太懂的模樣道:
「那……那麼主人你為什麼要說和魔王合作呢?和魔王談談不就好了嗎?」

「……雖然我推測他是可以談話的對象,可沒認為他會對人類抱有善意,在我拜訪時端出茶水點心招待,然後雙方坐下來好好談一談喔!四不。」
太公望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道:
「不過若是合作夥伴則又另當別論了……我想我的提議應該能引起他的興趣,但前提是要能確保我們人身安全下讓他聽進去,這是我計劃中最傷腦筋的一環。」


「………所以用了什麼特殊手法干擾森林中魔法陣的法則,想要把魔王從森林深處引誘出來嗎?」


「沒錯!雖然不算成功……呃?這聲音是……」
點頭的動作半途煞車,太公望看了身旁正拚命搖頭表示不是他說話的四不像一眼後把視線繞了空無一人的四周一圈,在魔法陣中不知何時安靜下來的魔獸哮天身上暫停時,方才聽見的悅耳聲音再度響起────
從他的懷中。

「你是在看哪裡呢……勇者大人。」

飛快低下頭後映入太公望眼中的情景是少女清麗臉孔上瞬也不瞬的紫眸與她手中隱然出現的點點藍光───

不妙!

沒有時間細想為何懷中魔物能掙脫咒力的封鎖───
立刻鬆開手往旁一滾的太公望總算即時避過少女的攻擊,沒被她手中射出的水箭所傷,並且立刻揮起了打神鞭,可是……


「勸你不要輕舉妄動……紅髮的勇者。」
呼喚回被拋在地上的法器,藍髮少女用它指著一旁不知何時被水鎖鏈制住行動的四不像道:
「除非你希望我使用這法器"三尖刀"將你的靈獸作成生魚片……」

「主……主人……」
動彈不得的四不像臉上浮現了斗大的汗珠,雙眸眨也不眨地注視著眼前長柄武器狀的法器。

「……如果我不施術的話又怎能解開關著哮天的魔法陣呢?」
如此說著的太公望在少女面無表情的沉默注視中,不慌不忙地舉起了打神鞭,而後扯開了一個爽朗中帶著暖意的笑容道:
「我並不是為了與你們為敵而來。」


沒有再說些什麼,太公望開始聚精會神地唸出一長串的咒語,打神鞭在漸弱的雨勢中不斷地閃爍著七彩光芒,而像是呼應著它一般的魔法陣也在同時閃出了耀目的白光。

一旁的少女只是靜靜地看著一切,除了凝視著太公望的紫眸中一閃而過的異樣眸光外沒有任何反應。
直到重獲自由的哮天興高采烈地飛奔到她的面前時,那平靜無波的清麗臉龐上才露出了令人無法轉移目光的溫柔笑靨,而後───
緩緩地放下了手中法器的她直視著因花了大量靈力解咒而疲累坐倒在地的太公望道:
「……既然哮天已經自由,那麼似乎也沒留著你們的必要了。」


「等……等一下!」
立刻從地上跳了起來的太公望衝到正捏起咒文手訣的少女身邊道:
「沒留著的必要是什麼意思?我不是解釋了我不是你們的敵人嗎?而是為了和魔王商討合作……」

「沒有那個需要!」
打斷了太公望話語的少女單手一揮,原本捆著四不像的鎖鏈頓時一放一收將太公望也綁在了一道。
臉上露出了若有似無的笑容,眸中神情卻是複雜到難以言喻的少女直盯著眼前大皺眉頭的紅髮少年輕語:
「人類……都是不可以信任的……所以……沒有合作的必要!」


「我想決定這點的應該是你的主子吧!我想合作的對象……不過……你是被人類欺騙過嗎……」
沉默了一會兒後,太公望神色很是認真地望著眼前麗人道:
「該不會是愛上哪個男人,結果被人玩弄感情後拋棄……呃!好痛!這水鍊會割人呀!」

「誰叫主人又在亂說話了!惹得魔物小姐又生氣了啦!嗚嗚∼好痛喔∼∼」
和太公望綁在一起而遭連累的四不像對自己主人哭泣埋怨道。

「我只是想幫她解開心結才探問一下原因嘛!又不是所有的人都不可以信任,說不定下一個遇到的人才是懂得珍惜她,值得她去愛的人……」

「這樣說也是……可是你又不能確定魔物小姐是不是真的被人……唔!總之不能胡亂說話呀!」

「所以我才要確定……嗯!」
還未說完的話語霎然消失,不是出於自己的本意而是來自外力封鎖言語能力的緣故,看了看身旁嘴巴一閉一合卻也同樣發不出聲音的靈獸一會兒後,太公望再度把視線轉向了一旁施出封鎖言咒的紫眸少女……

……怎麼?


緊握著手中的打神鞭,太公望碧綠的雙眸直直地望著眼前正輕撫哮天犬的長髮少女,不,已經不能稱"她"為少女了……
雖然仍是一樣的蔚藍長髮垂肩,一樣絕俗的容貌,甚至一樣……深邃美麗的紫眸……
可出現在自己視線中的身形無疑是個年紀看來相當輕的少年……帶著強大魔性的俊美少年……

這是……特殊咒法中最高段等級之一的變身術嗎……

「……在重申一次沒有合作必要以前,我先澄清一些事情。第一,我並不是女子……」
少年的聲音響起,不同於方才變化為女子時的溫婉清脆,卻同樣悅耳動人的低沉嗓音柔柔地道:
「第二,我就是你所要找的合作對象,也就是你們人類口中稱呼的……妖魔之王………」


夾雜了泥水的蔚藍長髮泛著點點銀光,不知何時由紫轉化成了金色的美眸冷峻地望著神色怔忡的太公望,少年俊美的臉龐上雖仍帶著笑意,卻透著叫人打從心底發寒的詭異……

「接下來……我應該要怎麼處置你才好呢?紅髮的勇者……」



雨,漸漸止歇……


※ ※ ※ ※ ※ ※




這樣的雨夜容易回想到過去……




眨了眨眼看了床上睡著的小女孩一眼,紫眸藍髮少年俊美的臉龐上漾著溫柔的笑,闔上手中的書後如同平常道了句無聲的晚安後才放輕腳步走出房間,卻在關上房門轉身的瞬間因突然出現在眼前的"泥人"而差點驚叫出聲────


「唔!」
被動作迅速的唇堵住了張開的口,少年未出口的叫喊在熟悉的吻中轉化成了無意識的誘人嚶嚀,刺激得抱住他的人不禁更為放肆了起來……


「唔嗯……等……等等……太公望!」
在熟悉的身影扯下自己身上最後一件衣物前恢復了"清醒",滿面通紅的少年壓低了聲音制止眼前的太公望繼續"不軌"的舉動道:
「先別……你怎麼會弄成這個樣子?好像掉到泥巴池中一樣……」

「嗯……這個解釋起來相當麻煩……」
全身污泥的太公望對眼前微微皺眉的少年露出了一個充滿邪氣的笑容道:
「所以還是先來一個歸來之吻後再慢慢談吧……戩……」

「你剛剛已經要了不只一個的吻了吧!唔……手別伸進去啦!」
半靠著牆坐著的楊戩慌亂地拍開了太公望伸進自己衣衫內的手道: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剛回來嗎?四不像呢?」

「剛回來而已,本來想等雨停後再離開躲雨的地方,不過……時間愈來愈晚卻還不見雨停,最後冒雨回來路上發生一些飛行意外後就變成這幅樣子了……」
太公望搔了搔頭道髮道:
「到家時才碰上雨停,四不已經先跑到外頭溫泉裡享受了……我是回來和你說一聲……順便拉你一起去泡溫泉喔^^」

「為什麼我要和你一起……」
未完的話語因為太公望指著自己身上方才和他廝摩時沾染上的泥水草屑而消失,楊戩只能惱怒地瞪了太公望一眼,然後在他「反正也要弄乾淨,乾脆一起洗比較有效率」「待在這裡聊會吵醒邑姜」等雜七雜八的言語中───
被拉往戶外溫泉而去……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最後完結時會變成幾話呢……嗚嗚……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