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不自量力又來送死的笨蛋勇者。』
輕描淡寫的口吻。

『……你對我的第一印象是這樣呀?』
伴隨著嘆息的聲音。

『是你要我誠實回答的呀!不然再加上一句有點能耐能讓我親自出馬對付的傻子如何?那個時候……能引起我興趣解決的人可不多喔,你該感到高興才是……』

『……我可不覺得這樣的話語像稱讚……虧我對你的第一印象還很不錯呢!』


『喔……難得一見的美女當然會印象不錯囉,不過你也知道那時的型態祇是我的假象而已,為了降低你的戒心才變化成女性的外貌。』

『是降低戒心嗎?我還以為你有扮女裝的癖好或是人妖呢……喂!別把菜刀當飛鏢射,很危險耶!差點射中我!』

『下一把就不會是"差點"了!』
怒火蔓延的語調。

『冷靜下來聽我把剛才的話說完嘛!當時的假象可沒包括你的雙眼對吧?一個人的化身術就算再高明也難以完全隱藏眼神……』

『即使不用化身術這句話也不適用於你身上吧……就算是那又如何?』

『所以說囉∼讓我的印象很不錯的就是你那雙清澈的紫眸喲……既美麗又哀傷……牽動人心的不可思議雙瞳……』

『……又在胡扯,說得再好聽中餐也不會加菜。』

『我說的每一句可都是發自內心深處的實話喔∼你看我真誠的眼神有像說謊的樣子嗎?』

『……我才覺得你的雙眸不可思議,說起謊來一點動搖的樣子也沒有,讓我被你騙了好幾次。』

『有嗎?要欺騙你上當可不是件容易簡單的事情那……打從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起就是……不是嗎?戩……』

『我……可不這樣認為喔……太公望……』


※ ※ ※ ※ ※ ※

異界傳說  第五話

※ ※ ※ ※ ※ ※


深邃的紫色美眸打量著眼前愕然望著自己的太公望和靈獸四不像好一會兒後,少女清麗絕俗的臉上浮現了淡淡的笑容,輕移腳步就直直往被關了在魔法陣中白色大狗的方向走去,在與回神過來而擺出戒備姿態的太公望擦身而過時才再度開口道:
「您是為了獵取這個森林裡的妖魔之王而來的吧?勇者大人?在這樣惡劣的天候下,還真是辛苦您了。」

「……妳是……」
將目光落在少女拿在手中明顯施法用的長型武器般法器,太公望揚了揚眉道:
「似乎不是"勇者"的樣子……妳是魔法師吧?還是……?」

「我只不過向人學過一些魔法,是個連魔法師資格都談不上的術士而已……」
在魔法陣外停下腳步的少女回過頭露出了足以令鐵石心腸者都為之心動的嫣然笑容道:
「而且為了施術現正被您關在魔法陣內的哮天身上費了不少靈力,如今可以說是一點力量也沒有的普通女孩……我想您也應該察覺得到我身上的靈氣有多弱吧……勇者大人。」

「確實……」
含糊地應了一聲後,太公望把視線轉向少女身後的白色大狗問道:
「這隻狗……名字是哮天嗎?很不錯的名字……樣子也很可愛……」

「謝謝稱讚……」
撩了撩被雨弄濕的蔚藍長髮,少女的目光直直地盯著太公望道:
「那麼能請您把牠立刻放出來嗎?如您所見,牠只是被我施了黑魔法才會引起魔法陣的反應,並不是您所要對付的……妖魔之王喔……」

「……妳也是為了妖魔之王而來的嗎?這個時候會踏入森林的人幾乎只有這個目的,可是為何妳在法力未復的情況下會來到這裡……」
沒有回答少女的要求,太公望反而丟出了一個問題給她。


「……就算我的力量回復,大概也不足於應付魔王吧,勇者大人。我只是為了採取這森林邊緣才有的一種珍貴藥草而冒險接近這座魔王棲息的森林,沒想到碰到這場突來的大雨,匆忙收拾東西離開下與哮天走散,等發現找來時就看到牠被困在這個奇異的魔法陣裡了……」
沉默了一會兒後,少女看著太公望的紫眸中浮現盈盈淚光,表情十分惹人憐愛地懇求道:
「哮天對我而言是很重要的夥伴,也是因為有牠的保護我才能放心出入這座森林……如果沒有牠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所以……請您立刻解開這個魔法陣好嗎?勇者大人?」


「主人,你就答應這位小姐的要求嘛!」
原本在一旁保持沉默的四不像見太公望遲遲不作任何回覆而著急地開口道:
「她看起來好難過呢!而且這隻大狗根本就不是我們要對付的妖魔之王或是魔物,你就快點解開魔法陣把牠還給牠的主人吧!萬一這個魔法陣對狗狗造成什麼傷害的話……」

「這個魔法陣可是我費了不少功夫才從老師元始天尊那邊打賭贏來(?)的特殊陣法,四不,只會封印魔力而不會造成任何傷害……而且根據佈陣時定下的契約與法則是應該只會對強大的暗黑魔性起反應……」
把手中的法器打神鞭指著少女的方向,太公望表情很認真地說道:
「不好意思讓妳失望,但在我弄清妳施加於哮天身上的黑魔法之前,我不會解開這個陣法……也請妳這段時間內別離開,可以嗎?」

「……看來勇者大人也對我有些懷疑……為了證明哮天和我與魔物沒有關係,按照道理說我應該配合,可是……」
少女絕麗的臉龐上露出擔憂的神情道:
「我想現在這個狀況下可能沒有時間這樣做……」

「……為什麼說沒有時間?」
「……為什麼說沒有時間?」
太公望和四不像異口同聲地問道。


「……因為你們後面的"那個"。」
像是呼應解釋少女的話語,她溫潤的嗓音方止,在太公望和四不像的身後突然爆出了───
猶如雷般巨響的咆哮聲!





「什麼!?」

頭上的角,尖銳的牙,如利刃般的爪───
碧綠的眼眸眨也不眨地望著出現在身後的黑影,太公望的聲音中盡是訝異:
「這是?!怎麼可能?記載中早已滅絕的謎之魔獸…………嗚哇!」

險之又險地及時閃開了從身後襲來的利爪,太公望反應迅速地立刻使出自己最為擅長的風魔法應付眼前再度朝自己撲來的身影:
「風喲!聽我祈願展開雙翼!尊我號令……打風刃!」
(申公豹解說教室:這個世界的魔法有屬性之分,大體而言分為風、火、水、地、光、暗六大屬性,還有一些難以歸類的特殊法術,修練或施展能配合己身適當屬性的魔法時,不論成功率或效果都會比較高,如同現在施展風系魔法的太公望一樣……附帶一提我的屬性是火,特別擅長雷系……<以下因過於繁長而刪除  BY冒著生命危險打斷解說的作者>)


「主人!」
在四不像驚慌的叫喊聲中還伴隨著往旁一躍避過風刃攻擊的魔獸嘶喊聲。

沒有再繼續攻擊的行為,低鳴不已的魔獸只是死盯著太公望手中的打神鞭不放,然而雙方對峙不動的情況很快地被林中傳出的窸窣聲打破……

一個、二個、三個……從林中陸續地走出了魔獸的同伴們團團們將太公望一行人給包圍了起來───


※ ※ ※ ※ ※ ※


「嗚哇!主人!這下該怎麼辦呀!」
「勇者大人!」
四不像與少女著急擔心的聲音同時在雨中響起。


「四不像!快點過來這邊!」
退到了少女身前的太公望張口呼喚自己的靈獸後,瞄了旁邊神情擔憂的少女一眼後輕聲語道:
「我知道妳現在的力量不足,但能請妳能幫忙設下結界擋住牠們一會兒嗎?只要幾分鐘就行!我要趁這時候佈陣封住牠們的力量……哮天的事等封印住牠們後再說……可以嗎?」

「……我知道了,再說現在的情況下我也不能置身事外,但……不打算殺牠們嗎?您剛剛的風刃……手下留情了吧!為什麼?」
看著雖然忌諱太公望手中的法器卻仍逐步逼近的魔獸們,少女對太公望提出了這樣的疑惑:
「您不是勇者嗎?那麼殺掉魔物不就是您的職責……」

「我可從不知道勇者一見到魔物就非要殺死不可。再說我是為了解決所謂魔王的詛咒而來……不是來殺為了自保而戰的魔物!」
太公望打斷了少女的話語,同時再度揮出一記示警作用遠大於攻擊效果的風刃道:
「不過如果遭受攻擊,我也不想自動奉上生命,因為我還有非做不可的事情……妳呢?」


「……有人說過您很奇怪嗎?」

「不少……打風刃!」
望著眼前的紫色眸子,再度使出風刃的太公望對著少女露出了淺淺的笑容道:
「只是妳的動作再不快些的話,我以後就再也聽不見別人這樣說我了。」

微微點了點頭回應太公望的話語,不再說些什麼的少女把視線轉向週遭的魔獸,舉起了手中法器發動咒語的同時,太公望亦臉色凝重地手持打神鞭開始念誦著聽起來相當複雜難解的咒語……


※ ※ ※ ※ ※ ※


……主人念的咒語好像有些古怪?

聽著傳入耳中的咒語,這樣的念頭出現在因為四周出現保護結界而略為安心下來的四不像腦海中時───
一道毫無事前徵兆的強烈光芒也同時從太公望的懷中暴射開來───


「嗚哇!這光芒是怎麼一回事……光之精靈嗎?!」
雖然反射性地遮住了雙眼,但仍被光刺激地一時間睜不開眼睛的白色靈獸叫道:
「主人你在做什麼呀!為什麼突然……光之精靈的光雖然有鎮魔的作用,但你之前喚出的精靈等級還不足以封印任何魔物呀!甚至持久性上……主人?呃?主……主人?咦?人呢?連那位小姐也不見了……」


四不象訝異地睜大已能視物的雙眼尋找著兩人的蹤影,正疑惑為何剛剛還在眼前的兩人卻像突然消失不見時,由他身子底下飛出且逐漸消失回歸的光之精靈無言地告知了他兩人的去處,可是───

低下頭注視著原本以為消失的兩人,四不像的第一個反應是揉了揉雙眼,懷疑自己的眼睛在剛剛的光芒刺眼下出了問題,但不論他揉了多少次,除了眼睛變得很痛以外,視線中倒在濕草地上的兩人情形依然沒有任何改變,而且不管怎麼看,兩人此刻的姿勢都像極了───

太公望正在侵犯,不,強吻被他壓在身子底下的美麗少女。


「主……主人!!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吧!」
看著全然不理會自己的主人專心一意掠奪著少女雙唇的情景,完全陷入混亂狀態的四不像在一陣驚慌失措後泣道:
「就算是時候你也不能對才剛認識的小姐出手呀∼∼嗚∼嗚嗚∼而且還下咒讓她無法動彈對吧∼∼我就知道剛剛的咒語有問題∼∼∼嗚嗚∼∼我一直相信主人雖然有時候會做蠢事,但還是很偉大的人物,沒想到……嗯?這個氣的感覺是……!!魔獸們?!」


眨了眨仍泛著淚光的雙眼,稍微恢復鎮靜下來的四不像這時才察覺週遭魔獸們的異樣……

原本阻住魔物們前進的結界在施術者被人壓倒時就已經消失,然而大可以趁這個機會攻擊過來的魔獸們卻動也不動,樣子奇怪極了,簡直就像是……
沒有生命一般的傀儡失去操作者的模樣……


※ ※ ※ ※ ※ ※

「……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樣。」

轉頭望著不知何時已抬起頭來說話的太公望,四不像的眼中滿是疑惑道:
「主人?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呀?!」


「嗯……解釋起來很複雜呢!簡單來說……」
小心翼翼地把地上的少女抱進懷內,太公望輕撫梳理著她被泥水草屑弄髒的長髮道:
「這位小姐才是我要找的目標……一位能夠好好談一談的魔物……唉∼看來是一定會延遲回首都的時間了!真是一件麻煩到極點的工作……」

「主人!」
打斷了太公望未完的話語,仍是一頭霧水的四不像慌亂地道:
「我還是弄不懂呀!首先,為什麼這群魔獸們不動了?然後……然後……為什麼你要說這位小姐是你要找的目標呢?她身上一點魔物的氣息也沒有呀……」

「第一個問題的解答,因為這群魔獸們並不是真正的魔獸,你沒察覺嗎?四不?牠們並沒有心,只是用魔力造出來的"傀儡",一但失去了操控者……也就是她的指示就會無法動作了。」
臉上浮現了淡淡的笑容,太公望看著懷中表情雖然漠然,但一雙美眸氣勢迫人地凝望著他的少女道:
「而第二個問題……好歹你也跟了我這麼久,應該知道對等級很高的魔物而言隱藏自己的魔性是多麼簡單的一件事情,不然……你看一看哮天現在的樣子就應該能明白了……」

「哮天?牠不是乖乖在……呃?」
聽了太公望的話而回頭看望魔法陣的四不像,在看到魔法陣中體型暴增了一倍有餘且咆哮著想衝出魔法陣的白色大狗後不禁為之愕然,好半晌後才掙扎說出了這樣的話:
「這是……哮天?怎麼可能!?」

「……為了保護主人而產生的力量吧!連這特殊的魔法陣也難以壓抑的暗黑魔力……」
太公望的聲音在四不像身後響起道:
「四不,你去和牠解釋一下我們無意傷害牠的主人,只是借她討論溝通一些事情而已吧!」


「我怎麼和牠解釋呀!主───」
還未說完的話語在回頭看見太公望再度吻住少女不放時消失,四不像無奈地搖著頭嘆氣道:
「主人……就算要封印這位魔物小姐的力量也沒必要不斷施展吧!而且還用親吻的方法施展魔法……從前都沒看你用過這種法子,害我剛剛還誤會你是在欺負她,雖然現在這個樣子看起來還是很像在欺負她……唔,我都快弄不清楚哪邊才是魔物了……」

「嗯…唔嗯……」
放開了少女的唇,抬起頭來瞪了四不像一眼的太公望表情很是認真地說著:
「既然知道了我是在封鎖她的力量就不要一直在旁邊嘰嘰喳喳干擾我施術,四不!我只是選擇一個最快速而且確定有效的方法來確保溝通時的安全而已……別看她外表很嬌弱的樣子……我認為她的魔力應該非常強大才對,甚至……有可能就是魔王本人……」

「咦!魔王!真的嗎?主人!」


「當然是騙你的!」
懷抱著因為魔法制約的因素而動彈不得的美麗魔物,太公望的臉上露出邪惡的笑容道:
「你這麼容易被騙的性格實在很讓人擔心那,四不,真正的魔王怎麼可能這麼簡單被我制住,還讓我很輕鬆地壓倒在地上&*%#@*(不是只有親吻嗎?)……」

「主人!請稍微注意一下身為勇者的形象好嗎∼∼」
四不像連忙打斷太公望的話語道:
「而且我實在懷疑主人你這樣做能保證什麼安全,你瞧魔物小姐好像很生氣的樣子……我看連主人想要問她什麼事情都會有問題吧!」

「嗯……好像真的很生氣的樣子……」
低下頭來看著懷中雖然無法以動作和言語表達情緒,但臉上表情和眼神已經清楚傳達怒不可遏訊息的麗人,太公望露出很煩惱的表情道:
「這樣一來就不知道她肯不肯幫忙我釐清一些疑惑,甚至幫我傳達給魔王知道……」
頓了一頓,太公望臉上露出淺淺的笑容直視著少女紫色的眼眸續道:
「我想和他合作的提議。」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下一回小戩應該就能恢復原貌了……原本一開始時只打算三篇完結的作品(如果按原計劃真的是三話就能完結的∼淚),所以在世界架構、魔法系統、國家組織方面幾乎可以說等於沒有設定(汗),因此隨著內容超出控制的恐怖膨脹後就發生了一些當初沒想到的問題……精靈的存在如何定義?法術有分怎樣的類別?國家所賦予勇者稱號的規章架構等……所以讀者如果在閱覽的同時覺得有架構或用語怪異的地方還請多包涵,因為這是混合了印象中看過的RPG遊戲、小說、漫畫等加上作者亂掰而成的異世界……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