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勇者"是什麼呢?

是很強的人嗎?
還是很厲害的人呢?

是稱呼打倒邪惡魔王的人嗎?
還是作了很多好事的人呢?

意思是很勇敢嗎?
還是說不害怕任何事情呢?

是大家尊敬的對象嗎?
還是世界的救世主呢?

吶……"勇者"究竟是什麼呢?


※ ※ ※ ※ ※ ※ 

異界傳說  第四話

※ ※ ※ ※ ※ ※


「……遵循古老的盟約,與您訂下晨曦之初的契約,在此刻聽從吾之召喚……現身吧!光之精靈!好!這次終於成功了!」
隨著歡呼聲的響起,一道刺眼的光芒自唸咒者的少年手中迸射而出,將原本黑暗無光的洞穴照得明亮有如白晝,可以清楚地看見洞穴內的景象,包括施術者的模樣。
棗紅色的短髮上沾著雨水、碧綠色的眼眸滿意地看著他召喚出來的精靈減弱了身上的光芒在自己四周圍飛繞著,是個外表樣子看來不過十幾二十歲的普通少年,然而帶笑的臉龐卻給人印象十分深刻的感受,只要看了一眼就很難忘記。

「看吧!四不!」
出聲喚著身旁模樣看來很像河馬,不,模樣看來很可愛的白色靈獸,紅髮少年滿面笑容地道:
「只要我認真起來的話,區區一個精靈召喚咒怎麼可能難得了我呢!哈!哈!」

「我覺得這句話不太適合主人你在失敗二十三次後終於成功唸對咒語時說……」
注意到太公望瞪了自己一眼的四不像連忙改口說著:
「早知道會遇上這場大雨,主人你為什麼要婉拒姬昌大人提議住下一晚的好意呢?現在就不需要躲在這裡避雨……」

還必須聽你不斷念著熱茶、桃子、溫泉、火爐、美酒……

這樣想著的四不像並沒有把這句話說出口,只是臉上藏不住的表情早已說明了他此刻無奈的心境。


「……現在這個時候並不適合留在豐邑城堡內喲……四不像……」
少年語氣非常認真嚴肅地說著:
「在王室調查到我們躲藏於霧海森林中的現在,一定也會注意負責治理這一帶領地的領主姬昌大人吧……他的長子正在王宮作客,或者說被當作人質……如果不是為了邑姜告知的消息要通知他,又臨時找不到韋護那傢伙幫忙的話,原本這個時候我是不應該去見他的,可以說把帶給了對我們有恩的姬昌大人不少麻煩事那……不希望再看到有任何人因為我而出事了……」

「主人……」
看著紅髮少年的四不像眼眶微微濕潤,正欲說出心中對主人善良情懷的佩嘆時───

「……再說楊戩和我約好今天晚上要作大餐,我怎麼可以錯過呢!」
握緊拳頭的少年悲憤地說著:
「如果雨勢可以再小一點的話,我就能放心施展比較不引人注意的魔法阻隔風雨回去吃大餐了……現在卻必須躲在這裡避雨……呀呀∼我想喝熱茶∼想吃桃子∼想泡溫泉呀!」

「主人……嗚嗚……」


無視於身旁四不像哀怨的模樣,少年的口中持續喋喋不休,直到身旁飛舞的光之精靈劃過自己眼前才像是想起了什麼而停止了重複不斷的自言自語道:
「現在的情況和那個時候很像呢……四不,你還記得嗎?」

「記得什麼呀?主人?」
偏著頭望著少年的四不像滿臉疑惑地問道。

「我上一次召喚光之精靈的時候不是和現在的情況很相似嗎?」
少年伸出手輕觸身旁的精靈如此說著: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情呢……誤打誤撞當上勇者後沒多久,被王室那群傢伙拐騙而接受"打倒魔王"的委託進入北方森林的時候……」


「呀∼我想起來了!那個時候也下著很大的雨嘛,主人也花了很多時間才召喚出精靈,然後同樣念著想要喝熱茶、吃桃子、泡溫泉……」
四不像說話的聲音越來越細微,最後一句幾乎聽不見的言語則伴隨著一聲嘆息:
「近百年下來好像沒有什麼進步……」

「最後一句話是多餘的……」
少年的聲音響起,伴隨著臉上泛起的懷念笑容:
「不過真的很相似呢……和他第一次碰面的時候……」

※ ※ ※ ※ ※ ※



雨下了多久了呢?

聽著洞穴外傳入的雨聲,為了避雨而待在山洞內動彈不得的紅髮少年不由得嘆了一口氣喃喃道:
「早知道這個委託比想像中更麻煩的話,王宮的人找上門時就應該想盡辦法拒絕或逃跑的,管他是不是中央的委託……唉!我想喝熱茶∼想吃桃子∼想泡溫泉呀∼∼」

「太公望主人!現在不是說這些話的時候吧!」
在光之精靈的照耀下,清晰可見少年身旁世上少有的白色靈獸開口道:
「國家委託任務可是一件很光榮的事情呢!在眾多勇者中挑中才剛獲得勇者稱號的你委託這麼重要的任務,還送給你貴重的法器打神鞭……」

「就是這樣我才越想越覺得這個委託很有問題嘛……四不像……」
出聲打斷了四不像的話語,少年懶懶地靠在石壁上道:
「為什麼會挑上我這個沒有絲毫名氣的人呢?根據我在王都時得到的消息,已經有很多相當厲害的冒險家、勇者與魔法師們在這個森林裡失蹤了,還不包括那些想要獲得金錢地位而貿然闖入森林的人……沒有一個平安返回,為什麼這個時候他們要把這個任務交給我呢?王宮裡應該還有不少厲害角色才對……」

「這個……雖然主人你沒有什麼名氣,實力也不怎麼樣,劍術根本不行,連簡單的咒語都常因記錯誤而失敗……可是耍起賤招來十分厲害,也因此才能收拾那群為非作歹的妖魔們而被賜予勇者稱號呀!我相信主人有這份能力能打倒魔王的!」
四不像激勵(?)著眼前的主人道。

「……謝謝你相信我呀!四不……雖然理由有點……」
太公望微微皺眉道:
「不過王宮裡的人並不像你一樣瞭解我(不反駁四不像對你的看法嗎?)……為什麼會在我為了調查蒐集一些資料進入王城時找上門來呢……幾乎可以說是半強迫性地要我答應這件委託……當上勇者時我本來只打算接事情輕鬆、報酬豐富的工作說……」


「會委託勇者的事情不會輕鬆酬優吧!主人(淚)……王室會委託主人這麼重要的事情,會不會是因為主人血族的緣故呢?主人一族裡曾出過不少很厲害的勇者、魔法師不是嗎?像你的哥哥就是……」
猛然摀住了自己的嘴巴,像是說錯了什麼話似地,四不像對眼前的太公望露出了抱歉和慌亂的表情。

「……不要緊的,四不,這裡既不是嚴禁提到他的族中,也沒有其他人在,所以……提到哥哥也沒有關係的,再說……」
太公望的聲音頓了頓才道:
「我會收下勇者稱號的獎賞有很大因素就是為了想知道更多關於哥哥的事情,擁有勇者的身分對於調查事情確實方便多了……不然誰要宣誓一大堆莫名其妙的規章招攬麻煩上身,還有那些無聊冗長的儀式,我睡了好久醒來時竟然還沒結束……」

「主人,你把神聖的勇者儀式當作什麼呀∼嗚嗚∼∼」
四不像流淚道:
「在這世上能成為勇者的寥寥可數(在這個時候當上勇者是很困難的,與百年後勇者氾濫的情況不同 BY充當解說人員的申公豹),打倒作惡的魔物、幫助受難的人們,勇者在人們的心目中甚至是比魔導士還崇高偉大的人呢!」

「……崇高偉大的人嗎?」
抓了抓仍滴著水珠的頭髮,掏出了懷中閃著銀光的勇者證,太公望苦笑道:
「我倒不覺得"勇者"這個拿去賣也值不了多少錢的稱號(……你拿去估價過嗎?)有多麼重要……不然的話,哥哥也不會那麼輕易捨棄它吧!」

「主人……」

「……不僅捨棄甚至被視為背叛了勇者誓約的罪人而遭人追緝,連一族的長老也將其視為污點而禁止提到原本認為是一族榮耀的哥哥……」
碧綠的眸子深沉地望著手中勇者證明的銀色圓牌,聲音嘶啞地不似平時爽朗的語調:
「我想要知道真相,究竟失蹤多年的哥哥那個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那樣重視誓約和承諾的一個人,我不認為他會輕易違背自己許下的諾言……包庇凶惡的魔物、竊取國家的寶物、殺害曾是同伴的勇者們……這不是哥哥會作的事情!」

「主人……」
四不像看著太公望的眼神充滿著擔憂與關心,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能安慰眼前的人,只能靜靜地陪在他的身邊……

「我相信哥哥的為人……而且為了調查他的下落在王城查閱相關紀錄時也發現了不少值得仔細玩味的地方……四不!」
太公望抬起頭來望著身邊的白色靈獸微笑道:
「等這場雨一停,我們就立刻再上王都一趟,這次我一定要弄清楚那個時候感覺不對勁的地方究竟是哪裡有問題,也許能因此釐清哥哥所謂背叛事件的始末和查到他目前的行蹤……如果他還活著的話……」


「好的!主人!等這場雨一停立刻……呃?」
說話的聲音頓了頓,四不像的聲音急速揚起道:
「等一下!主人!那麼魔王呢?你不是答應了王宮的委託嗎?」

「我是答應了打倒魔王的委託,還收了一大筆錢。」
點了點頭,太公望的表情一副四不像問得很多餘地道:
「所以我才會離開王都,大老遠地和你跑來這北方森林裡這麼多天呀!還落到現在只能又餓又凍地待在這鬼山洞不能動彈的地步∼唉∼如果當初有學到召喚食物的魔法就好了……」

「沒有那種魔法吧∼主人!而且我們到目前為止連魔王的影子都沒看見哩!這些天以來只看到你在森林邊緣到處亂晃,一點也沒有要對付魔王的悠閒樣子……現在還說等雨停了就要立刻走一趟王都,這到底是……呀!我知道了!」
四不像恍然大悟的神情道:
「主人是打算利用下雨時打倒魔王吧!所以之前才會什麼事情都不做而等待這場暴雨的到來……不過,下雨和打倒魔王有什麼關係嗎?」

「當然沒有關係。」
聳了聳肩,太公望微笑道:
「只是雨停的話你才比較順利飛行離開這裡不是嗎?我是答應了打倒魔王的委託,可沒保證一定成功呀!而且根據我的觀察……如果真要對付這森林裡被稱為魔王的傢伙,我就算有一百條命也不夠用,與其白白送死,還不如回去向王宮的人說明我奮勇作戰(?)後依然不敵魔王的情況,看在我那麼努力的份上,他們應該不至於收回先前付給我的酬勞吧……」


「主人∼你這是詐欺的行為呀∼∼嗚嗚∼」
四不像再次哭泣道:
「還沒有打怎麼可以認輸呢……而且看著因為魔王的詛咒而受苦的人們,主人你難道不會想為他們盡一份心力嗎?就像你之前旅途上所作的一樣……」

「魔王的詛咒真的存在嗎?」
太公望的聲音打斷了四不像的話語道:
「最近世界上所發生的一連串天災異象真的是這森林中的傢伙所為嗎?我甚至懷疑有打倒這傢伙的必要性,因為……嗯?抓到了!?」

太公望還未說完的話語猛然中斷,在四不像訝異的目光注視下幾乎可以說是從地上跳起來的他,臉上浮現得意的笑容喃喃道:
「本來都要放棄了,最後還是落入了我的陷阱當中呀……」

「主人?什麼陷阱呀?」

「我這幾天來的亂晃可不是什麼事情都沒有作喔!四不……為了引出藏在森林裡的傢伙,我可費了不少心思破壞他精心設計的魔法陣來引誘他出面然後掉入我的陷阱中喔……」
收起了勇者證並示意光之精靈隱住大半光芒躲入衣袖中的太公望一邊向四不像解釋一邊掏出法器打神鞭往外走去道:
「走吧!四不!去看看所謂魔王的真面目,我很有興趣想知道他究竟是怎樣的一個魔物呢!」

「等一下呀∼主人∼∼我還是聽不懂呀!什麼魔法陣?什麼陷阱?你抓到魔王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呀?」
拋出了一連串的問題,四不像緊緊地跟在跑入大雨中的主人身旁。

「怎麼?你到現在沒發現嗎?嗯……也難怪,這座森林本身就是一座巨大的靈力聚集場,魔法陣隱藏在其中就像大海中的暗礁漩渦一樣不容易發現,而且越深入森林的陣法愈高明,就算高手也會不小心翻船,所以我說這傢伙不好對付……也不確定自己反過來利用這些魔法陣的設計能不能誘他出來上當……」
雖然用打神鞭的力量造出了風壁,但在大雨中顯然沒有多少遮雨作用的太公望邊掙扎前進邊如此說著:
「不過從剛剛傳來的波動看來應該是成功了,就算沒逮到魔王,應該也逮到了一個厲害角色,可以向他問清楚我弄不明白的地方吧……」

「不愧是主人呢!可是你想向魔物問些什麼呢?」
四不像疑惑著,跟在太公望身邊多年,他很清楚主人即使是眾人恐懼的魔物也不會輕易出手的個性,甚至還和一些個性溫和,隱藏在人群中生活的魔物成了朋友,不過這次的魔物可是把整個王國弄得紛擾不堪的魔物之王呀!


「這個嘛∼等一下就知道囉!看!就在那裡!我動過手腳的魔法陣……呃?」
雙眼注視著面前魔法陣中的黑影瞬也不瞬,在雨中停下腳步的太公望臉上表情正解釋了何謂驚訝到下巴掉下的情形……

「……主人……我怎麼看……努力地看……用力地看……被關在魔法陣裡的……」
四不像的聲音響起道:
「都像是一隻普通的大狗呀?」

「怎麼可能……我的咒術應該只會對力量強大的魔物起反應呀」

「會不會又弄錯咒語了?主人?」
看著魔法陣中表情無辜,乖巧安靜地望著自己的可愛大狗狗,四不像的臉上冒出無數黑線道。

「不可能!一定有問題,這樣的森林裡怎麼會突然跑出一隻不像無人飼養的大狗出來,而且還具有讓我的陣法起反應的魔力……」

「因為我在牠的身上施了黑魔法的緣故吧……」
突然在太公望和四不像身後響起的悅耳鈴音般聲音如此說著。

「誰……!!」
太公望握緊了手中的打神鞭轉身欲作出防禦動作,卻在看清楚來人推下斗篷帽子的樣貌後楞住。


那是一個身材高挑,年紀看來絕不超過二十歲的年輕少女,及腰的長髮深藍如海,絕麗的臉龐上帶著淺淺的笑容,儀態高雅動人。
然而吸引了太公望所有注意力的,是少女那一雙深邃無比的紫色眸子……


哀傷的眼神……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難產的一話(淚)
完全不知道為什麼會發展成這樣(泣)……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