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應天命而生的紅髮勇者自北方而來
高貴善良的心腸悲憐人民苦難
於是手持法器"打神鞭"
與勇猛強大的靈獸為伴
踏上征討白銀的魔物之旅

和魔物之王的戰爭持續著
直到獲得賢者賜予聖物"太極圖"之力
終將魔物之王永遠的封印
和平重歸東方大陸
勇者卻自大地上失去了蹤影



        摘自"東方大陸史說"傳說之章第五卷



※ ※ ※ ※ ※ ※ 

異界傳說  第三話

※ ※ ※ ※ ※ ※


「看來要下雨了呀……」
紫色無暇的美眸望著窗外烏雲密佈的天空,喃喃自語的少年臉上也像是籠罩了重重烏雲一般,眉頭深鎖著……
「還沒回來……」

「你在擔心太公望嗎?楊戩先生……」
稚嫩的嗓音響起,說話的小女孩放下了手中厚重的書籍,看著倚在窗旁人影的漆黑雙瞳中有著和年齡不相稱的穩重與成熟。臉上的表情亦然,平靜無波的神情以致如果不是很熟悉她的人無法察覺,短短語句中所包含的好奇……

來到這裡有多久了呢,卻還是第一次看見楊戩先生對太公望表現出擔心的神情……
平常不管他多晚回來都不會露出這樣的表情……
雖然說太公望很少錯過晚餐的時間……

「擔心嗎……我想那個人不管遇到什麼危險都不會出事的吧!這時間還沒回來,可能又是跑去喝酒了,那樣一來遭殃的只會是旁人……我只是因為這雨……」
回眸給了身旁的小女孩一個淡淡的微笑,欲言又止的少年好半晌後才在女孩渴求後續言語的目光中喃喃回答:
「照這情形來看會是一場持續很久的大雨,我有點擔心也許他會渾身溼透地回來而弄髒家裡……」

「……是這樣嗎?」
眨了眨眼,直覺眼前的少年還隱瞞了什麼的小女孩並沒有說些什麼,只是站起身來看著窗外陰沉的天色喃喃道:
「在我生長的北方很少下雨,書中提過的傾盆大雨是怎樣的情況,我一直有點好奇,今天應該看得到吧……」

「邑姜……」
看著對自己露出笑容後轉頭望著窗外的小女孩,輕聲喊著她名字的楊戩伸出手輕輕摸了摸她的頭,像是無言的道謝一般……為她不再追問而轉移話題的溫柔道謝……

「等雨勢大起來還有一段時間……不如我們一邊喝茶一邊等待好嗎?」
俊美的臉上泛起了叫人無法拒絕任何伴隨要求的笑顏。

「嗯……不過這一次請讓我試試一個人泡茶好嗎?」
邑姜對楊戩的提議如此回答著:
「我想看看最近向你學習泡茶的功夫有哪邊需要改進,可以嗎?楊戩……師匠。」

「……好呀!那麼這次就看妳的表現囉!邑姜……」
沉默了一會兒才對邑姜的要求回應的楊戩如此說著,臉上溫柔的笑靨在邑姜燦爛一笑轉進廚房後消失……

「……師匠嗎?」
唇瓣輕吐著幾近無聲的話語,轉身倚在窗前看著雨滴落下的楊戩眉頭深鎖著,望著窗外的神情與其說是欣賞如水墨渲染般的雅致雨景,不如說是等待著某人的歸來……


※ ※ ※ ※ ※ ※


世界第一的詐騙師,那個人是不需要擔心的,我相信他……可是……
在很久以前的過去,在自己還沒遇見他之前,在自己還像邑姜一樣是個孩子時……
也曾經在這樣的雨中等待著相信一定會平安歸來的人……

玉鼎師匠……


紫色的眼眸凝視著窗外漸大的雨勢,唇邊泛起了一絲苦笑。
原本以為早已塵封的記憶原來還這麼的清晰……
清晰的就像是昨日發生的事……

雨的聲音,火的顏色,血的味道……
還有師匠最後的溫柔笑容……


『楊戩!楊戩!』
伴隨著急促敲門聲的呼喊……

『師匠?怎麼了……這麼晚……師匠!您受傷了!發生了什麼事!』
打開門後出現在眼前的熟悉身影,臉上的神情是從未曾見過的,焦急、擔憂……伴隨著被雨打濕的衣物上另人怵目驚心的鮮紅,血的顏色……

『幸好他們還沒找到你……沒有時間解釋了,我們必須快點離開這裡……唔!不行,已經追來了……楊戩!拿著三尖刀躲到森林裡……待會不論看到或聽到了什麼都不能出聲或移動!否則會被那些人識破隱身咒的……』
輕輕撫了撫自己的頭,恢復了平常語氣的低沉嗓音溫柔地響起:
『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楊戩……我希望你知道,你是我值得驕傲的弟子……』


真的是這樣嗎?師匠?
我是您值得驕傲的弟子嗎?
……那個時候的您真的這麼想嗎?

在滂沱雨勢中仍然可見的火光,那是自然之力無法熄滅的魔法之焰……
對您的擔憂與心中的不安,在見到那樣的火焰後再也按捺不下……
違背了您的吩咐往火光的來源方向而去……
看見了熊熊火焰旁被黑衣人群包圍住的您……


『愚蠢!到這個時候還想保護魔王之子嗎?玉鼎!』

保護誰?魔王之子是誰?

『看在過去的情分上,把他交出來的話就原諒你犯下的錯,畢竟你也曾是我們的夥伴。』

夥伴?那是什麼意思?
把師匠傷得那麼重的你們,曾是師匠的夥伴?

『是呀!雖然你背叛了我們帶走了魔王之子,將他視為人類一般撫養長大,但魔物畢竟是魔物,玉鼎,難不成你到現在還被魔王之妻的話語迷惑嗎?』

撫養魔王之子的意思是什麼?

『還來得及挽回你一時迷惑而造成的錯誤,玉鼎,只要在他的力量覺醒以前殺掉他就成了……為了那樣的魔物而背叛成為勇者時立下的誓約值得嗎?如果你現在親自殺掉他的話,說不定還可以恢復勇者的稱號與過去的榮耀呢!』


『我……的錯誤是相信了魔物不應該存在的……無論如何……我不會讓你們傷害……不管他是不是魔物……現在的他……保護楊戩……這是我對他的母親許下的誓約,被我殺死的美麗妖魔……即使……』

雨越下越大……

聽不清楚師匠的回答,只能從那群人勃然大怒的神情中知道師匠的回答並不是他們想要的答案……
也是自己所不能理解的……
為什麼提到我的名字……為什麼說要保護我……
魔王之子是指誰……我早逝的父母是您的好友……您不是一直這樣告訴我嗎?師匠?
和我的母親約定……和被您所殺了的妖魔約定……那樣的言語究竟是什麼意思!師匠!


『發現魔王之子了!』
突然響起的叫喊拉回了自己彷彿掉入深淵中的意識……
應該立刻逃開的……逼近的惡念與殺意……黑衣人手中出現的光芒……
可是……腳步無法移動……無法動彈……
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朝自己射來的光芒發楞著,為了除去魔物而創的光之箭,為了除去我而造的破魔之箭……

一剎那間───
真的以為自己就會這樣被光箭貫穿,可是……

突然在眼前閃出的熟悉身影……
溫柔的笑容……


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楊戩……我希望你知道,你是我值得驕傲的弟子……


在自己面前倒下的人……
將地上的雨水渲染成一片艷紅的人……


『……師匠?』


為什麼要殺掉我的母親?
為什麼要答應她保護我?
這些疑問已經不重要了……
我只知道……

您是我的師匠……
是重要的人……


對不起……
沒有聽您的話離開了藏身之處……
對不起……
讓您遭遇了這樣的危險……
對不起……
我沒有能保護您的力量…………

聽得見嗎?
師匠……我的聲音……



對不起………………




『嘖!失敗了!可惡的玉鼎!竟然用自己的生命交換為盾之力擋住所有的魔法箭!』

好吵……

『別慌了手腳!魔王之子的力量就算還不成氣候也不能大意!為了制服玉鼎我們已經消耗太多力量了!』

好吵……好吵……

『我倒是感覺不出這小鬼有這麼厲害……算了,快點把他解決好回去享福,為了這一隻漏網小魚害我這些年浪費不少時間和金錢在調查他們的行蹤上……』

不停在耳邊嗡嗡作響的聲音好吵……

『喂……這小鬼的樣子不對勁,頭髮的顏色變了,還有……』

吵死人了……這樣師匠會不聽見我說話的聲音……

『不妙!他要覺醒了!快點一起攻擊……嗚哇!』




火焰消失了……

之後發生了什麼事情已經沒有了印象,只知道周圍終於安靜了下來……
可是……師匠還是沒有聽見自己的呼喊……
任憑自己怎樣的叫喚……回應的只有……
雨的聲音……



※ ※ ※ ※ ※ 

和那個時候一樣的大雨……

「楊戩先生?你還好吧!」

突然在耳畔響起的擔心呼喚和在眼前出現的小手將沉思中的紫眸少年由過去帶回了現在。

「邑姜?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茫然的紫眸望著在自己眼前拚命揮舞著小手的女孩,楊戩疑惑地問著。

「……看來是沒事了……」
跳下了用來墊高的小板凳,邑姜走到一旁的桌子前才偏過頭對楊戩道:
「茶已經好了喔……剛剛叫了你好幾聲都沒有反應,所以才……你真的不要緊嗎?」

「……呀∼我不要緊的,剛剛只是在想一些事情過於入迷才沒有聽到你的聲音……」
離開窗邊走到了桌旁看著邑姜慎重其事地倒茶,楊戩在她的對面坐下道:
「抱歉讓你擔心了……」


搖了搖頭表示不要緊,同時小心翼翼地將手中的茶杯遞給了楊戩,邑姜猶豫了一會兒後才開口道:
「楊戩先生……討厭雨嗎?」


原本是不想問的,每個人都有不想對他人說的事情吧……
可是楊戩先生剛剛的表情好痛苦的樣子,連只是看著的自己都會覺得很難過……
加上……那是自己眼睛的錯覺嗎?走出廚房的一瞬間楊戩先生的髮色看起來彷彿月一般的銀白……


看著邑姜眨也不眨地望著自己的深邃黑眸,楊戩輕輟了一口茶後才若有所思地說著:
「……你是因為我剛才想事情時的表情才這樣問的嗎?邑姜?」

點了點頭,邑姜道:
「雖然可能不是因為雨的原因……但……如果不方便回答的話我……」

「……我並不討厭雨喔……只是……曾經在這樣的雨中失去過很重要的親人,雖然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打斷了邑姜的話,清麗的嗓音低喃著。

「楊戩先生……」

「不過……也是在這樣的雨天……」
又輕輟了一口茶,楊戩將視線投往窗外道:
「我遇到了他……」

「他?」

「……某個現在不知道在哪躲雨而錯過喝到這壺好茶的人。」
露出了淺淺的笑容,楊戩如此說著:
「你的茶很好喝喔!邑姜……」



※ ※ ※ ※ ※ 


「想喝熱茶……」

在楊戩與邑姜喝茶的同時,某個陰暗地伸手不見五指的洞穴中,也可以聽見有提到茶的話語響著。

「想喝熱茶∼想吃桃子∼想泡溫泉∼呀∼呀∼為什麼我必須待在這個什麼都沒有的鬼地方躲雨呢!四不!不管了!我們還是冒雨回去吧!」

「不行的呀∼主人,剛剛就說了好多遍了,雨勢太大了我很難平安飛行,加上還有打雷……」
聽著外頭傳進洞穴內的雷鳴,說話者似乎很害怕的樣子道:
「這種氣候飛行實在太危險了……」

「這樣說是沒錯,可是……」
聲音沉默了下來,但隔了沒有多久又響起:
「想喝熱茶∼想吃桃子∼想泡溫泉∼呀∼呀∼∼∼」

「主人∼∼你就不能換一些其他的話說嗎∼∼嗚嗚嗚∼∼∼∼」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這一篇主要是描寫白銀的魔王”誕生”的篇章……雖然看起來不大像……
估算了一下之後發現這篇故事要結束絕對會超過六篇……
也就是原本預計的兩倍以上……嗚嗚嗚……
為什麼只是想解釋清楚傳說的前因後果竟然會暴漲這麼多呢……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