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既定的規律……
絕對的法則……
破壞者唯有消失……
這個世界不需要汝等的改變……

         

※ ※ ※ ※ ※ ※ 

異界傳說  第二話

※ ※ ※ ※ ※ ※ 


遼闊的草原上飄蕩著燒焦的味道……
來自被大火肆虐後的殘跡……原本這裡該是由一個個帳幕搭建起來的小聚落,來來往往的人們穿梭其間……


「那些人果然還是做了呀……」
比夜色還深沉的黑色眼眸凝望著眼前的焦土餘燼,看不出隱藏其中的波動,一個奇裝異服打扮(誰的服飾奇異了……by手持雷公鞭的某人)的男子面無表情地道:
「這樣一來的話……那小子一族的血脈就此斷絕了……不知道他知道後會有怎樣的反應呢……」

「不過我不懂呢!申公豹,王宮的人為什麼要這種沒有什麼好處的事呢?」
男子座下看似大貓的靈獸(我不是貓……by黑點虎)如此問著:
「把太公望一族的血緣消滅殆盡……」

被稱作申公豹的男子聳了聳肩回答道:
「……無法掌控的東西就毀滅,違背自己意思的就不該存在,那是他們的一貫做法和執著,這個世界不需要汝等的改變……對那位銀髮金瞳的妖魔之王如此,對被稱作勇者的那小子太公望也是一樣……」

「是這樣嗎?但是他們不怕太公望的報復嗎?而且失去了勇者對他們而言也是個損失吧!」
偏著頭,動了動耳朵的白色靈獸好奇地問道。

「……黑點虎呀……"勇者"這種東西在現今世界上隨便一抓就是一堆,只要殺了幾個魔物就成,不然向王宮的人諂媚一下或賄賂,勇者這種稱號要多少就有多少……」
露出了諷刺的微笑,申公豹辛辣地回答著:
「至於太公望嘛……他那副弔兒郎當的打混模樣,讓那群王宮的術士們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裡,一些幾十歲的毛頭小子還認為他之所以能"封印"魔王,根本是碰巧撿到的……」

「不過和現實也差不多吧,太公望從頭到尾都沒和魔王打上一場,最後還把他用那種形式封印……」
想起了百年前的封魔之戰,黑點虎若有所思地道。

「別忘了他為了蒙混眾人的眼光而使出的那一招呀……那小子其實很強……」
申公豹唇邊泛起一絲笑意,揮了揮手中閃著微微雷電的雷公鞭道﹔
「真想跟認真的那小子比上一場……」

「為了和他對戰的原因而在那時放過受重傷的他嗎……」
眨了眨眼的黑點虎淡淡地道:
「這樣的話也會被王宮那群人視為背叛者喔!」

「……我從不屬於任何一方,祇是接受王室自千年來的招待而偶爾幫他們做一些事而已。」
對四周混合了屍臭與焦味的氣息彷彿無所覺,申公豹要黑點虎繞此處一圈道。

「……不是想看熱鬧,就是因為閒著沒事作才出手吧!」
黑點虎低聲道。

「你說什麼!」
微微張大了雙眼說話的申公豹略為舉高了手中的雷公鞭。

「沒什麼……呀……」
像是發現了什麼,也像是想轉移話題的黑點虎停下了腳步,望著餘燼的一角遲疑了一會兒才道:
「……看來這一族還有一個倖存者喔!申公豹。」

「哎呀!那些人做事也真不夠俐落……」
口中唸動無言咒語把黑點虎口中所說的倖存者召喚到眼前的申公豹喃喃道:
「嗯……放著不管的話到明天就會成了禿鷹的美食吧!」

「還只是一個小嬰兒而已……」
視線往上看著氣若游絲的小嬰兒,黑點虎提出問題道:
「你打算怎麼做呢?申公豹……真打算放著不管?」

「……我對慈善事業沒興趣。」
這樣說著的申公豹臉上掛著使人無法捉摸的笑容道:
「不過王宮那些人的做法實在有傷我的美學呀!我心目中的美學是……」

「總之,你打算怎麼做呢?」
出聲打斷申公豹美學論的黑點虎問道:
「不把他帶回王宮的話,要把他帶去太公望那邊嗎?」

「……太公望那邊他正自顧不暇吧!就算小看他,王宮這次也可說是菁英出盡地圍攻他呢!甚至還打算使出對付魔王時所用的法寶……讓我根本不想再摻一腳……」
伸出手把包在魔法光圈中的小嬰兒拎起,看著她驀然睜開雙眼與自己相望的深黑色雙瞳,申公豹沉思了一會兒道:
「對了,我想到一個安置這小傢伙的地方了,黑點虎呦!到太上老君的地方去!」

「大賢者的地方?為什麼?」
黑點虎好奇地道:

「這女娃的身上隱藏著和太公望相近的力量,說不定和他有濃厚的血緣關係……寄放在老子那邊的話比較不容易引起王宮的耳目注意,況且……」
晃了晃手中的小嬰兒,讓座下的黑點虎擔心會把她甩出去的申公豹如此說著:
「老子那傢伙不管發生什麼事都一直在睡,連這一次的情況也是……不幫他找一點事做可不成,就把這個麻煩當作禮物去找他喝茶吧!」

「申公豹……你又在打什麼古怪主意了吧?」
瞇著雙眼的黑點虎問道。

「如果太公望和在他身邊的那個人……可以平安度過這次襲擊的話,大概會先找個地方隱身思考今後該走的路……這個女娃說不定會讓他更早下定決心……呵……」
臉上帶著笑容的申公豹語氣興奮地說著:
「你不覺得那種情況很使人期待嗎?說不定還可以讓許久未用的雷公鞭好好大展身手呢!黑點虎。」

「……我只覺得你果然是太閒了。」
嘆了一口氣,黑點虎帶著坐著背上的主人與小嬰兒往更北方的草原而去。
在那個時候,他其實還不是清楚申公豹所說的情況是代表著什麼意思。
也不知道自己主人抓在手中的小女娃,在幾年後的未來與某人相遇後,
也將如同和她有血緣關係的勇者一般……
影響改變這個世界……


※ ※ ※ ※ ※ ※ 



勇者在自己的印象中是個遙遠的存在,
就如同自己早逝而毫無記憶的父母一樣,
雖然總是在睡眠狀態中的義父在難得的清醒時偶爾會說些關於他的事,
但從沒想過自己會和他有任何關係,直到那一群人出現……


昏暗詭譎的天空,自己一如往常打算出門牧羊時,
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的黑衣人們……

『妳就是賢者大人收養的女孩嗎?』

帶著觀察評估的算計目光……
在義父深眠時來訪的人們……
即使臉上帶著笑容,依然讓自己感覺不寒而慄的人們……

『我們希望妳為國家做一件小事,就是前往西方的霧海森林一趟……』
『當然妳可以拒絕,但這樣一來的話妳的義父與妳都有可能……』

連趁機叫醒義父尋求援助的空檔都找不到……
在他們的重重監視與軟硬兼施的威脅下……
毫無選擇機會的要求……
只能答應合作……

『這只是一個小小的法術,對妳不會有任何影響……』

謊言……
明明是會侵蝕意識的攝心術。
如果沒有義父施予的防身咒在身,
說不定自己已經成了他們的傀儡……


『怎麼樣?還沒成功嗎?』

『檢測的結果很奇怪,無法判斷……但我想成功的機會很高,小孩的自我意志沒有那麼強,應該很容易施術成功才對……』

『……不過這小鬼給我的感覺實在很討厭,說話的樣子一點也不像個孩子……喂!把咒力加強,我們可沒那麼多時間浪費在這小鬼身上!』

『這樣好嗎?咒力太強的話可能會引起太公望的警覺,而且弄不好,這個孩子不只肉體無法承受,連心智都可能會被破壞……』

『沒關係,只要有這小鬼的血肉,我就可以弄出個暫時的人偶出來,我們的主要目的是藉由這小鬼抓住太公望那異端者的氣息!那傢伙實在太會跑了,花了這麼久的時間才得到他的一點消息,這小鬼應該能在那迷宮一般的霧海森林中找到他,其他的我也不指望……像這種一點魔力都沒有的小鬼,留著也沒用!』

『別忘了她可是和太公望同一族的人,說不定有什麼我們不知道的力量存在,而且賢者大人會收養她一定有什麼涵義在……』

『太上老君會不會是站在太公望那一邊呢?我們幾次請求他協助行動都被他用要睡覺所以不會插手的理由拒絕,而且還瞞著我們收養了這個女孩,本來想詢問他關於這孩子的事,可是又擔心他反對這個計劃……』

『再怎麼說他也是大賢者,應該不會做出違反最高法則的傻事。而且等他醒來,這件事應該已經解決,如果看到他被太公望拐去的聖物太極圖,他應該會原諒我們這樣做……』

『不管怎樣先找出太公望再說……不論花多少代價……對了,施咒還沒結束嗎?』

『哎呀!糟糕!時間超過了……該不會真把她弄死了吧……』

『……快點去把申公豹大人請來,告訴他發生了一點實驗意外需要他的協助。』

『叫那個小丑?這樣他不就知道這個計劃了……我一點也不信任他!封魔之戰和狙擊太公望時他一點忙也沒幫上,還虧他擁有那麼強的寶物……』

『話不能這樣說,如果不是他,王室的損失可能更高,雖然他這個人很難捉摸……至少,目前他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


以為自己昏迷中而什麼都不聽不見的人們,說話的聲音不斷地湧入耳中,
刺耳的聲音有如針扎般難受……

好痛……
好痛……

非得要忍耐才行……
不可以屈服……否則心智會被奪去……
可是……

好痛苦……
好難受……

好幾次把就要喊出口的疼痛嚥下……
為什麼他們要做麼做呢?
為了對付被稱為勇者的太公望嗎?
他究竟做了什麼?
我又做了什麼?

邑姜……
是不應該存在的人嗎?
誰能幫我……
誰來回答我這個問題……

義父……
爸爸……
媽媽……

伸出雙手想要找到什麼……
但是在那無邊的黑暗之際……
什麼也抓不到……

呃?抓到了?

※ ※ ※ ※ ※ ※ 


反射性地眨了眨眼,在雙瞳習慣了四周的明亮後,邑姜仍睜著茫茫然的雙眼望著自己雙手緊緊抓住的人影愕然……

左手抓著有著一張和己相彷容貌的少年,赤紅的短髮、碧綠的雙眼中帶著審思的目光。
右手握著有著一張清麗絕俗容顏的麗人,蔚藍的長髮、紫色的眼眸中有著憂慮的神色。


溫暖又安心的感覺……
他們是誰……

停擺的思緒一時間無法轉動,從夢中回到現實的邑姜仍有部分意識被惡夢所困,只能睜大雙眼,小手緊緊地握著眼前兩人的手,直到那有著一雙紫色美眸的麗人開口擔憂地問道:
「邑姜?妳怎麼了嗎?哪裡不舒服嗎?」

叫著我名字的這個人……
呀!對了,這裡是霧海森林中……
他是我走進森林後第一個遇到的人,名字是……

「楊戩先生……」
低聲叫著眼前藍髮紫眸少年的姓名,邑姜臉上浮現淡淡的笑容,手不自覺地收緊道:
「沒事的……我只不過做了一個惡夢而已……」

是呀!只是一個惡夢而已……
沒事的,都過去了!自己已經藉由不知道為何會幫忙自己的申公豹協助,偽造施術成功的樣子瞞過王宮的人,離開了那個地方……所以,已經沒事了……

額頭上傳來了溫暖渾厚的感覺……仍在腦海中鼓譟的不適感在剎那間消失……
偏過頭的邑姜望著正輕撫著自己額頭的紅髮少年,雙瞳中映出了他彷彿什麼都知道的眼神,令人安心的氣息……

「我就說她一定是做惡夢了才會呻吟個不停,小孩子來到陌生的地方會不習慣是常有的現象,你想太多了,楊戩。」
臉上泛著笑容,太公望對眼前沉思中的楊戩如此說著。

「可是……她的樣子感覺起來像是受到什麼法術而……」
還未說完的話語因為邑姜拉扯自己袖子而中止的楊戩對她如此說著:
「嗯?怎麼了嗎?邑姜。」

「我沒事的,倒是楊戩先生你不要緊嗎?」
視線落在楊戩敞開的衣襟內,邑姜露出一副"擔心"的表情問道:
「渾身大汗,很累的樣子,而且胸口到處都是紅色的斑點和奇怪的痕跡……生病了嗎?」

「呃!」
連忙抓緊自己的衣襟,滿面通紅的楊戩正欲找個理由解釋時,一旁的太公望出聲道:
「那可不是生病喔!邑姜,瞧!我不也滿身大汗嗎?我們兩個剛剛做完一種很激烈的運動,所以楊戩才會變成那樣……痛!」

「太公望,你又在亂說什麼呀!」
伸手敲了太公望一記的楊戩提高聲音,正打算好好說他一番時,邑姜溫潤的嗓音使得他再度啞口無言。

「如果不是運動,那是什麼呢?」

「呃……」
支支吾吾了好一會兒,楊戩在邑姜好奇的眼神與太公望憋笑不語的情況下,以很不願意的表情呢喃道:
「是運動沒有錯。」

「那,是什麼運動呢?」
眨了眨眼,邑姜追問。

「是一種消耗體力來幫助安眠的普通運動……」
代替了無言以對的楊戩回答,太公望摸了摸邑姜的頭,打了個哈欠道:
「所以說呢!我們兩個正累的打算好好睡一覺時,卻被妳的惡夢喊叫給嚇得跑來這裡……打擾別人睡眠的損失妳要負起賠償責任喔!邑姜。」

看著邑姜與楊戩與楊戩兩人同時露出的不解神色,太公望笑著跳上邑姜偌大的床舖,還伸出另一隻沒被握住的手把出現恍然大悟神情的楊戩也扯上來道:
「就把床位讓一些給我們當作賠償吧!晚安囉!」

「可是……」
想要說些什麼的邑姜看著頭一沾上枕頭,不到五秒就睡死的太公望,只好把接下來的話語作罷,轉過頭來聽著正對自己露出淺笑的楊戩溫柔嗓音道:
「今天就大家一起睡吧!邑姜。」

點了點頭,對兩人擔心自己而想陪伴在旁的好意感到一陣溫暖,邑姜對楊戩露出了難得和年齡相稱的可愛笑容,緩緩地閉上了雙眼,緊握著兩人的雙手自始自終都未放開。


好暖和……
這樣就不會再做惡夢了……
對吧?

義父……

爸……媽……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這一話……應該是描寫邑姜來見太公望與楊戩的原因與過去吧!
本來不在計劃中的……這下已經確定無法在預計的三回內結束了(泣)……
下一回……開始解釋傳說……終於要進入預定的主題了……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