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那是在一個奇妙的異世界所發生的故事(換言之,請勿過於考究背景時代是否合乎邏輯)……


在某個王國的北邊森林中,住有一個力量強大的謎之魔物,被認為是所有魔物之王,恐懼其力量會帶來災禍的王室因而詔告全國,若有人可以打倒魔王,將可以獲得大筆財富與崇高地位,為此前往森林的冒險家、勇者與魔法師們多不勝數,但卻一個又一個地失去了蹤影,加上不斷在王國內發生的天災人禍,導致全國百姓人心惶惶,認為這一切都是魔王發怒詛咒的緣故……

不安害怕的感覺充斥人心,各種荒謬謠言滿天飛,幾乎讓整個王國陷入分崩離析局面的同時,出現了一位被後世尊崇為"神聖勇者" (汗)的紅髮少年……


※ ※ ※ ※ ※ ※ 

異界傳說  第一話

※ ※ ※ ※ ※ ※ 


「於是,手持聖物"太極圖"的勇者打倒了魔王……」
停止了繼續念著手中厚重的歷史書,有著一頭蔚藍色長髮的少年看著眼前床上雙眸閉上的小女孩,端麗的臉龐上出現了明顯放鬆下來的表情。

「邑姜?邑姜?嗯……看樣子總算是睡著了……我念了快要三個小時的書……」
紫色美眸中映著小女孩天真無邪的可愛睡容,坐在床邊椅子上的少年嘆了口氣喃喃自語道:
「睡著後的樣子還真像個孩子……雖然醒著的時候是……普通八、九歲年齡的孩子會希望人念"東方大陸王國歷史傳說相關之考據深究"這種書來當睡前故事嗎?還聽的十分認真……」

將手中的書輕輕闔上擱置在女孩的床頭櫃上,深怕驚醒她的俊美少年臉上泛著苦笑輕聲語道:
「實在有些難以想像她會和那人有血緣關係……雖然長相相似……」

腦海中浮現了某人的身影,少年絕美的臉龐上不自覺地綻放了溫柔的笑顏喃喃道:
「剛剛念到的那一段……是巧合嗎?勇者與魔王……記載在這個國家正式歷史上的傳說之章……」

沒有繼續將心中的想法轉化為言語說出,少年把蓋在小女孩身上的被子拉好後,就將床邊照明的水晶球光芒熄滅,轉身走到房門口時,又像是想起了些什麼,回過頭望著小女孩的紫眸中閃著難以言喻的奇異光輝喃喃語道:
「晚安……等妳醒來之後,我再告訴妳一個和"真實"不同的傳說故事吧……願妳有個好夢……」


「碰!」


突如其來響起的巨大聲響不但使少年的低語為之中斷,更使原本已熟睡的邑姜驚醒起來,小手揉著惺忪雙眼,滿臉不解的表情嘟囔著聽不清楚的言語。


「我好不容易才哄睡著的說﹋﹋﹋﹋」
哀嘆了一聲,反身走出房門外的俊美少年看著巨大聲響的來源,臉色的表情有著"果然如此"的無奈。

出現在少年視線中的是被敞開破壞的大門,一隻世間少見的白色靈獸正帶著抱歉的表情望著他,其腳下則攤著一個爛醉如泥的紅髮少年……

「四不像……」
口中念著白色靈獸的名字,少年表情微怒道:
「這次我再也不心軟了,把你腳下的醉鬼給我扔出去,在他酒醒之前我絕對不再放他進來!這已經是他近百年來第一千二百二十七次把大門弄壞了……」

「嗚哇!楊戩先生,您這次就原諒主人吧!」
忠心的白色靈獸連忙為自己的主人解釋道:
「主人今次是為了幫助人而施展泥醉拳才喝了那麼多酒的,絕對不是故意惹您生氣的……」

「他那一次喝醉酒不是為了幫人……我不會為這種事生氣的,我也知道他不想對普通人使用法術來解決事端,可是……」
被稱為楊戩的少年走近四不像的身邊,在紅髮少年身旁蹲下道:
「我一想到之後會收到的昂貴酒費、要求賠償被他喝醉後破壞物品的帳單,還有……哇!」

躺在地上望著剛剛突然從地上躍起壓倒自己的身影,楊戩皺著眉頭補完先前的話語道:
「接下來發酒瘋的情況就頭痛……」


「什麼嘛!我才沒有發酒瘋呢……呃嗝!」
喝得醉醺醺的紅髮少年將臉湊近楊戩的肩窩中磨蹭道:
「不論何時我都很清醒的喔……戩……呃嗝!」

「一點說服力都沒有的話,渾身酒臭味……呃……我可以問一下你現在在做什麼嗎?」

「看也知道,在脫你的衣服呀!」
簡單明瞭的回答,紅髮少年將掛在楊戩身上的披肩扯下往後扔去,剛好蓋住了他們身後四不像的頭,引來了四不像驚慌失措的聲音道:
「主人!我看不見了!呃!手太短了,拉不下來!幫我一下……」

「呃嗝!忍耐一下,四不,等我辦完事以後就幫你……呃嗝!」

「辦什麼事情呀!」
伸出手抓住欲拉下自己衣服拉鍊的手,楊戩臉上掛著勉強擠出的笑容道:
「你果然是喝太多了……太公望……現在不是做這種事情的時候啦……」

「唔……你說的沒錯,現在確實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呃嗝!」
被稱做太公望的紅髮少年睜著一雙醉濛濛的深碧眸子凝望著底下臉色微紅的楊戩,伸出沒被制住的另一隻手輕撫他清麗的臉龐道:
「我應該先給你一個例行的歸來之吻後再做才對!」

「我不是那個意思,家裡目前有……唔∼嗯∼」
還未說完的話語因為眼前少年纏綿的吻而消失,不一會兒功夫就遺忘了應該掙扎的蔚藍身影只是沉浸於對方熱切的需索羅網之中,甚至於回應,直到一個細微的腳步聲響起……

這個聲音……糟了!邑姜在家裡!

猛然推開壓在身上的身影,慌忙睜開雙眼坐起來的楊戩剛好和邑姜的視線相對。


剛認識不久的大哥哥被一個怎麼看都像是醉漢的人壓在地上親吻,還有一隻沒見過的奇妙生物不停地在屋內打轉,似乎是因拿不下頭上的白布而不知所措中。

面對這種奇異情況下的小女孩,漂亮的黑眸中卻找不出一絲普通人會有的驚慌或疑惑,反而表情淡然地以不符這年紀會有的成熟口吻道:
「我只是想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情……可是……我看我還是回去睡覺好了……」

「等一下!邑姜!現在這情況只是他喝醉了才……太公望,別脫我衣服啦!」
衣衫不整的麗人一邊解釋,一邊制止仍黏在自己身上的"八爪章魚"動作而忙的不可開交。 

「他……就是太公望嗎?」
好奇的眼光打量著眼前的紅髮少年,邑姜的眉頭微皺道。

曾在義父口中聽過的名字,還有那時候……

聽見了自己的名字而停止對某人放肆的太公望抬起頭來看著小小的邑姜,臉上出現了訝異的表情,沉默了好一會兒後才遲疑地道:
「楊戩……她是?」

「嚇一跳嗎?你們可說是第一次見面,她和你長的很像吧!血緣關係真是不可思議……」
還未說完的話語被太公望急切的聲音打斷道:
「你為什麼不早點告訴我呢!楊戩!」

「告訴你……?」
看著緊握住自己雙手的太公望臉上複雜的表情,楊戩一頭霧水地道:
「我正打算對你說邑姜是……」

「是我們的孩子對吧!」
太公望自顧自地接下去道:
「你也真是的,為什麼要瞞著我已經當爸爸的事情呢!孩子都長這麼大了才說出這件秘密,為了給孩子一個溫暖正常的家庭環境,明天我們就去教堂補行婚禮吧……」

一掌劈出阻止了太公望劈哩拍拉不斷又亂七八糟的言語,楊戩臉上帶著殺氣地道:
「誰跟誰的孩子呀!我可是男的!怎麼可能生的出小孩!又為何要生你的小孩……清醒一點!她是邑姜。你對這名字應該還有印象吧!申公豹提過的……」

「邑姜?」
晃了晃疼痛的腦袋,看樣子總算找回一絲清醒意識的太公望語道:
「她不是應該在老子那邊嗎?」

自己妹妹的直系後裔,承襲已滅亡一族血緣的女孩……

「義父為了照顧我而開發使用的立體影像不小心被人弄壞了,在立體影像修理的期間,義父要我來這裡借住……他說你是我母親那一方的親戚……」
口吻清晰流暢地說明著,邑姜凝視著太公望的雙眼眨也不眨地道:
「初次見面,你好,太公望舅……」

「……叫我太公望就好了!別用那些麻煩的稱呼……呃嗝!(還在醉……)歡迎妳來,邑姜,我早就想見見妳了。」
打斷邑姜的話,太公望對眼前與亡妹容貌相似的小女孩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道。

「我也是……那麼……太公望……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手指著房間角落的四不像,邑姜的臉上浮現疑惑道:
「從剛才一直在那邊哭個不停的是什麼動物呢?我本來還以為是河馬,不過好像又不太像……」

「人家不是河馬啦!」
雖然正忙著取下頭上的白布,但一聽見自己又被人誤認為河馬的白色靈獸連忙提出抗議道。

「對了,我還沒向妳介紹……呃嗝!那隻很像河馬的是我的靈獸四不像……呃嗝!」
仍然黏在楊戩身上的太公望開口道:
「我抱著的這個則是我的情人……」

「誰是你的情人呀!」
敲了太公望一記的楊戩回話道,臉上浮現淡淡紅潮。

「那麼……妻子?」

「太公望∼∼」
憤怒指數急速上升中。

「那麼……我最愛的人如何呢?楊戩……」
突然變認真的眼神與言語……


看著太公望直直凝視著自己的深沉眸子,楊戩一瞬間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好半晌才道:
「看來你的酒還是沒醒……我去廚房泡一壺能醒酒的茶吧……邑姜,千萬別相信他的醉言瘋語喔!我馬上回來……」

視線隨著楊戩起身衝往廚房的方向而行,一瞬間中清楚見到他臉色由淡紅轉為深紅一片的邑姜什麼話也沒說,只是在回頭瞧見拼命憋住笑意,滿臉得逞表情時的太公望後開口道:
「剛剛的話……雖然很像是在逗楊戩先生,但……不是醉話吧!太公望……」

「……這個嘛!妳說呢?」
沒有回答女孩的問題,看著臉上表情漠然的邑姜,太公望突然收起笑容認真地道:
「打個商量,如果我告訴妳答案的話……妳肯告訴我來這裡的真意嗎?」

「主人?」
好不容易弄下了頭上的白布,一旁的四不像滿臉問號地道:
「為什麼這麼說呢?邑姜小姐只是來借住……」

「四不,讓邑姜回答……」
制止了身旁四不像的言語,太公望的表情十分認真地道:
「那麼我這樣問好了,真的是老子要妳來我這裡的嗎?邑姜……」

「……義父不知道我來這裡的事,他目前正在睡眠期當中,下次醒來大概是一年後吧!」
邑姜直視太公望的雙眼道:
「我是接受王宮命令而來的……觀察傳說中勇者的現況,還有調查過去封印魔王的真實……」

「調查……我可以問一下妳今年幾歲嗎?」

「再一個月滿十歲。」
邑姜淡淡地笑道:
「如果是孩子的話應該能不引起你的警覺心,何況我又是你的親族……這是王宮方面的想法。」

「……那些可惡的傢伙!到現在還糾纏不清……都已經過了那麼久的時間……居然還敢利用小孩……」
太公望皺著眉頭喃喃道。

「……如果我現在回去的話,反而會帶給你們更多麻煩,至少在義父醒來以前我不能離開……」
眸中閃過一絲憂愁,但旋即恢復平靜無波的邑姜低語道:
「詳細的情形我會再和你說明,總之,我無意執行這個任務,而你也想知道關於王宮的情報吧!以此為代價,讓我暫時待在這裡如何?」

「……成交。」
太公望露出笑容摸了摸邑姜的頭道:
「不過別讓楊戩知道這件事喔!他知道的話一定……」

「楊戩先生……」
邑姜突然開口打斷太公望的話語道:
「他剛剛對我說了過去的歷史故事喔!不過我沒聽完就睡著了,太公望,你知道後來去討伐魔王的神聖勇者發生了什麼事情嗎?他應該有勝利吧?」

「這個嘛……應該算勝利吧!因為勇者最後把魔王給吃掉了喔!」
聽見身後傳來的細微聲響,表情閃過一絲了然的太公望接著邑姜的話語道。

「……吃掉?」
邑姜表情疑惑地問道:
「我只聽過魔物會吃人……勇者會吃魔物嗎?」

「因為那個魔王是特別的,吃起來十分美味呀!」
太公望詭異地笑著道:
「而且不管品嚐幾次,味道都十分棒……痛!」

「你是在對小孩說什麼話呀!我一出來就聽到你在胡扯……」
又敲了太公望一記的楊戩站在他的身後道:
「還在酒醉中嗎?真是的……快點把茶喝了清醒一點吧……四不像?你怎麼了嗎?臉上表情怪怪的……」
放下了另一隻手上端著的盤子,看著一旁呈僵硬狀態的四不像,楊戩如此問著。

「這個……」
望著楊戩身後兩人臉上的表情,四不像支支吾吾了半天後才道:
「我只是突然覺得邑姜小姐確實和主人很像……」

「他們的外表確實很像,不過兩人的性格完全不像呢……」
楊戩笑著道:
「你別為這種事驚訝了,一起來喝茶吧!我也有泡你喜歡喝的口味喔!」

「楊戩先生……」
帶著歉意看著轉身與太公望和邑姜談話並泡茶中的楊戩,四不像心中的疑惑逐漸擴大。

主人和邑姜小姐瞞著楊戩先生究竟是有什麼打算呢?
對在王宮的那些人……
對那些什麼也不懂……
只知道一直憎恨與恐懼著"魔王"的人……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莫名其妙開始的故事,大概也會莫名其妙的結束吧……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