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為什麼你不把這株藤木砍掉呢?
只要它不開花,你就可以保住最重要的東西不是嗎?
還是你害怕……那個魔物的報復呢?


※ ※ ※ ※ ※ ※ ※

約束ソ花(改編版) 卷四

※ ※ ※ ※ ※ ※ ※


「最重要的理由是……」
緊張地秉住氣息,邑姜忍不住重複著太公望所說的話,等待他說出為何會讓一個來歷大有問題的陌生女孩留下的重要理由。

可是看著太公望的表情突然由認真轉變成垂涎三尺的饞嘴表情,邑姜立刻明白自己是白焦急了,果不其然,將手上的茶一飲而盡後再度開口的少年如此說著:
「她的廚藝實在是好到沒話說,不管哪一種料理都難不倒她,餃子、包子、麵食、甜點等,特別是她做的桃子派∼唉唉∼讓我回想起來就忍不住肚子餓得要命,邑姜,這裡還有桃子嗎?我桌上那盤已經吃完了……嗚哇!」

險之又險地閃過邑姜揮過來的棍子,太公望連忙安撫盛怒的邑姜道:
「剛剛有一半是開玩笑的啦!(另一半是認真的嗎?)如果真要說的話,是因為自從那一夜被人誤會後,不管我怎麼解釋,也沒人肯相信我和她之間是清白的,特別是我奶娘,根本把她當成我妻子看待,甚至還因為我和楊戩表現不符合她希望的親密而設計……唔,那種事未婚少女不宜知道。總之,在那種全家人都和她混熟的狀況下,我對讓她留下來的事還能說些什麼呢?」

「但最後她之所以能留下來也是因為你無心想要她走吧……」
嘆了一口氣,邑姜坐到太公望對面的椅子上道:
「不論你抱持的理由為何,總而言之,那個叫楊戩的少女是留下了,你也該把話說明白些了吧!舅舅。對於那位叫楊戩的少女和那個妖魔之間的關係……」

「這個嘛……」
太公望保持微笑道:
「妳只要繼續聽下去不就知道了嗎?」

「舅舅!」

「也許最初我只是對楊戩酷似那魔物的容顏感到……興趣,才會讓她留下,即使她不是玉鼎表舅的女兒也不要緊,可是,時間會改變很多事,包括人的心情……」
太公望露出難得正經的表情說著,那樣的神情讓邑姜把原本想說的話吞入口中,只是靜靜地凝視著眼前的人,聽著他所說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

「對付強盜、觀賞雪景、閱讀尋找有趣的書籍、月下小酌相談、爭論對事物的不同觀點,還有新年遊戲和春季賞櫻等等……邑姜,在我無法一一詳述的過去中,與她共度的時光一點一滴累積起來改變了我對她的觀感……」
臉上帶著懷念的神情,太公望溫柔的笑著道。

「我可以打岔一下嗎?」
邑姜見太公望點頭後提出問題道:
「那是怎樣的改變?你發現自己……喜歡上她了嗎?」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起初只為了那份熟悉感而一直注視著她的自己,是在什麼時候發現發現撼動自己的不再僅是那絕美容貌呢?
每一次的碰面,每一次的相談……
漸漸地成了自己最期待的事,想要聽到她的聲音,想要待在她的身邊,更想看到她只為自己綻放的燦爛笑顏……
一切都是在不知不覺間改變,卻又變得那麼自然到自己難以察覺……直到有可能失去時,才去正視的心情……不管她的身分為何都無法改變的真實心情……

這樣想著的太公望聳聳肩笑著道。
「可以這樣說……雖然我認為那是比"喜歡"還要複雜很多的感覺……如果只是普通的喜歡,應該很容易說出口吧!但是我一次也沒對她說過關於喜歡的話語……明明是那麼喜歡的人,卻什麼也不說出口……邑姜,妳有過那樣矛盾的心情嗎?」

聽聞此言的邑姜腦海之中不禁浮現出一個黑髮男子爽朗不羈的笑容而微微失神,直到太公望繼續說話的聲音將她拉回現實當中。

「當我察覺到對楊戩心情逐漸改變的同時,也到了我和魔物定下約定的第十年,紫藤花開的季節……」

※ ※ ※ ※ ※ ※ ※


還沒有開花嗎……

抬起頭來,沐浴在月光下的紅髮少年動也不動,只是凝視著前方的藤樹發楞著,直到身後突然響起的悅耳聲音轉移了他的注意力。

「這種時間還獨自待在外頭,妲己夫人會擔心的喔……太公望表哥……」
隨著聲音出現在太公望背後的少女有著一頭蔚藍色長髮,紫色的眸子,絕美的臉龐上此刻正泛著淡淡的笑容。

「楊戩!妳怎麼會這裡?」
回頭望著少女的綠色雙瞳中帶著訝異。

「當然是跟在你身後來的呀!最近你常在大家都熟睡後的深夜時分獨自出門對吧!一兩次還不打緊,但幾乎成了每天的例行公事後,要不引人注意也很困難那!」
臉上漾著笑容,楊戩如此說著。

「……妳跟蹤我?不,八成是奶娘的主意吧!」
微微蹙眉的太公望嘆氣道。

「沒錯,發現你溜出門的妲己夫人因為擔心所以要我跟蹤你……她說跟蹤有在外偷腥嫌疑的丈夫是做妻子的權利之一,就把我從被窩中挖了出來,還囑咐我說千萬別跟丟了,如果發現你真的腳踏兩條船的話,她一定會為我做主,好好修理你一番。」

「奶娘究竟是在想些什麼,那樣也算擔心我嗎……不過妳就這樣順著她的意思跟蹤我了呀?」
太公望苦笑著問道。

「因為我也很好奇呀!讓你幾乎夜夜出門的理由……加上我很喜歡在夜晚散步的感覺。」
轉了一個圈,楊戩露出開心地彷若孩子般的笑容道。

看著飛揚在夜空中的蔚藍髮絲,太公望壓下心中想要攫取的想法道:
「獨自在夜晚散步太危險了吧!萬一碰到壞人的話……」

「那個壞人的下場一定會很淒慘。」
楊戩淺笑道:
「經過前陣子抓盜賊的事件之後,你還會懷疑我的身手嗎?那個時候打倒追上來盜賊的人可是我喔。」

「如果不是我的計策,要從那裡逃出也沒那麼容易吧!雖然說是故意被抓進去的……」
苦笑著搖了搖頭,太公望轉回話題道:
「再說馬有失蹄,人也有失手的時候,就算妳再怎麼厲害,一個人還是很危險的……」

「我並不是一個人喔!」
撫摸安靜坐在自己腳邊的白色大狗,楊戩看著太公望道:
「我的身邊有哮天在……還有你,不是嗎?」

「楊戩……」

夜風拂來,吹動樹梢的聲音遮掩了突然降臨在兩人之間的沉默。

「對了,這株藤木就是你最近夜遊的主因嗎?」
突然說出和方才話題完全不搭的言語,楊戩的問話一時間讓太公望無法接上。

「如果想要欣賞藤樹的話,宅中的院子裡不就有很多了嗎?為什麼要特地跑到這半荒廢的寺廟內呢?」
注視著太公望身旁的樹影,楊戩紫色的眸子中閃著奇異的光輝說著。

「因為……這株紫藤對我的意義非凡……」
沉吟了半晌才開口的太公望如此說著。

「特別是當它開花的時候?」
楊戩露出和方才感覺完全不同的詭譎微笑說著。

「楊戩?」

「……和魔物定下的約定之刻即將到來,所以你才會那麼勤快地往這裡跑吧!最近的心神不寧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嗎?」
注視著太公望的紫色眸子不若平常溫柔,深沉地彷若帶有魔性一般。

「妳怎麼會知道約定的……」
還未說完的話語被少女輕快的笑聲打斷:
「嘻!當然是妲己夫人告訴我的呀!不然你以為呢?她說身為好妻子就要多了解丈夫的事,一直拉著我從你小時後的事說到現在呢!」

「是這樣嗎?我本來還以為……不,沒什麼,沒想到奶娘會把這件事告訴妳,我還以為她應該已經忘了,都那麼久的事情……」
太公望皺著眉頭道:
「話說回來,妳好歹也反駁一下奶娘把妳當我妻子看待的誤會吧!妳不怕她再那樣宣傳亂搞下去,誤會永遠洗刷不了。」

「誰敢反駁妲己夫人的意思呢?你到後來不也是配合著和我在她面前"演戲"嗎?再說這樣子……」
走近太公望身旁,恢復平常表情的楊戩露出頑皮的笑容道:
「對不想結婚的你來說,我是最好的擋箭牌不是嗎?親愛的表哥。」

「我只覺得妳是喜歡和奶娘聯手耍我的感覺。」

抿起唇輕笑的麗人道:
「誰耍得過"朝中第一詐騙師"呢?話說回來,你不想結婚的原因中有包含那個和你在藤樹下訂約的魔物嗎?」

沒有回答楊戩的問題,太公望只是笑著道:
「妳似乎對那個魔物有很大的興趣……一般人不是不相信這種事,就是對之有如蛇蠍,避之唯恐不及,妳卻一點也不懼怕的樣子。」

「……你不也是嗎?」
楊戩突然放低聲音輕道:
「對只能在黑暗中生存,食人性命的妖魔一點也不驚懼,反而與之訂下契約……不後悔嗎?付出最重要的東西為代價……」

「……我也得到了想要的東西呀!雖然只延續了母親幾年的生命,但我擁有了更多珍貴的回憶,所以我不後悔,可是說我一點也不害怕約定之刻的到來是不正確的……」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為什麼你不把這株藤木砍掉呢?」

「咦?」
訝異地凝視著眼前提出問題的楊戩。

「只要它不開花,你就可以保住最重要的東西不是嗎?」
輕撫著腳邊哮天犬溫暖的皮毛,楊戩好奇地道。

「最重要的東西嗎……妳說的建議和奶娘提過的一樣,可是我並不想這樣做……」

「為什麼?我還聽妲己夫人說你甚至阻止她去請能力高強的術士來做法除魔……莫非是害怕魔物認為這違反了契約而報復嗎?」

「不……這……或許正如妳所說的,但……說不定是因我希望能再見到那個妖魔一面……」

孩提時候所遇見的美麗魔物……
藍髮紫眸……和眼前的人兒極為相似的魔物……

「見面?為什麼?你不是害怕嗎?」

凝視著楊戩不解的困惑面容,太公望只是露出理所當然的表情道:
「因為比起害怕,我想見他的希望更為強烈,此外我有一個問題一直希望能從他口中得到答案……」

「問題?」

「每個人最重要的東西不一定相同,也會隨著時空轉換而變化,既然如此,為什麼那個魔物要提出這樣的要求為代價呢?對我而言最重要的事物,不一定對他有任何意義,妳不這樣認為嗎?楊戩。」

「太公望……表哥。」

「直接要求我的生命或是他想要的東西不是更合理嗎?」
太公望笑著道:
「我想知道,非常的想知道,為什麼他想要的是我最重要的東西?」

「說不定……只是為了好玩,或者是想看人類失去最重要的東西時會有什麼反應……」

「是嗎?」
太公望注視著楊戩的雙眼眨也不眨地道:
「我本來還在猜想,他不是因為沒有對他而言最重要的事物,所以很想知道那種感覺,珍惜的心情,獨占的念頭,守護的願望……"最重要"所代表的意義……」

「很有趣的想法……每每你所說的話總讓我感到驚訝……」
楊戩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道:
「你真的認為沒有人心的魔物會有這樣的想法嗎?」

「這個嘛!我又不是他,怎麼可能會知道呢?所以才想問他呀!」
太公望露出平時嘻嘻哈哈打混用的笑臉道:
「現在時候也不早了,我們還是快點回宅邸吧!不然的話,奶娘又會拿我們出去這麼久的事情來大作文章了!上一次的可怕教訓我記憶猶新呀!」

「說的也是……」
舉步欲走的腳步突然間又停了下來,楊戩出聲喚住太公望道:
「表哥,我也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你,可以誠實地回答我嗎?」

「……什麼問題?」

「對你而言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
月夜下的美人臉上不帶一絲笑意,表情嚴肅地問道:
「是你的生命嗎?我想對大多數的人來說,這應該是最重要的東西……你為了想從妖魔口中得到那個問題的答案,連命都可以不要嗎?」

「我很珍惜自己的性命,但既然是我自己承諾的約定……」
太公望只是露出意味深長的淺淺笑容道:
「我不該去履行它嗎?想知道那個問題的答案只是我額外的渴望而已……如果能得到回應的話,也算是很划算的交易,妳不這麼想嗎?楊戩。」

「……一點也不。」
楊戩低語著跟在太公望的身後離去,月光下,兩人交互重疊的影子彷彿緊緊相依偎般。

※ ※ ※ ※ ※ ※ ※

「我和楊戩有同樣的想法,真想知道那時的你究竟在想些什麼?」
搖曳的昏暗燭光下,邑姜臉色凝重地問道:
「普通人如果遇到這樣的事,一定會想辦法阻止魔物的出現,你卻很配合地去履行和妖魔間的承諾,還認為能得到那種問題的答案是很不錯的附加價值?你真的珍惜你的生命嗎?我懷疑。」

「我可沒說那時的我最重要的東西是生命喔!雖然那時的我的確有只要能再見那魔物一面,能得到我疑惑的解答,連命都可以不要的想法,特別在我察覺那個妖魔是……」
話說到一半就停頓下來的太公望,沉默了一會兒後並沒有說出原本想說的話語,而是表情略帶憂傷地對邑姜道:
「雖然我抱持著那樣的想法而什麼也不做,只是靜待著約定之刻到來,但那一年,約定的藤木並沒有開花……而且,那一夜我和楊戩一起回去之後沒幾日,她就突然原因不明地病倒了……」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
(想不到該說些什麼)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