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約定的花已經開了……
按照那時定下的契約,把你最重要的東西給我吧!


※ ※ ※ ※ ※ ※ ※

約束ソ花(改編版) 卷五

※ ※ ※ ※ ※ ※ ※


『嘰∼』


緩緩地推開眼前的房門,走入屋內的太公望動作極為小心地將手中的湯藥端入房中,深怕一不小心就驚擾了此刻正在睡夢中的麗人,然而在他放下手中盤子的同時,熟悉的輕麗嗓音亦隨之響起。

「嗯……太公望……表哥……」
躺在床上說話的藍髮少女不知何時已睜開一雙美麗的紫眸凝望著出現在自己視線中的紅髮少年。

「還是把妳吵醒了嗎……身體怎麼樣了呢?還是覺得全身無力嗎?」
看著眼前因不明疾病而日漸清瘦的容顏,太公望擔憂地道:
「我讓人抓了新藥方……對補身很有幫助喔!楊戩。」

「……那些藥對我來說是沒有效的。」
勉力半撐起身子的楊戩對太公望扯開一個笑容道:
「我說過不用再為我費心尋找名醫或處方的,我自己身子的情況我很清楚……大概過不了這個冬天吧……」

「什麼話!」
出聲打斷楊戩說話的太公望如此說著:
「妳一定會沒事的……然後,今年的冬天我們再一起去賞雪吧!」

「……表哥……」
苦笑著的楊戩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卻因為太公望從懷中掏出的東西而訝異地說不出話來。

「看妳的表情……妳大概知道這不是普通的桃子吧!」
拋弄著手中從外表看來與一般桃子無異的果子,太公望對楊戩露出笑容道:
「這可是我費了不少功夫才從宮中敲詐……不,得到的珍品"豐滿"喔!聽姬發說吃了這個就能延年益壽……是連妖魔也會想得到的貴重仙桃喔!這個也給妳吃吧!」

反射性地接下太公望丟來的桃子,楊戩表情凝重地道:
「我聽說過這是從前仙人贈給皇室的禮物,為宮中的珍貴寶物……我不認為你可以輕易弄到手,發生了什麼事嗎?」

「如果我說什麼事都沒有,只是因為我表現太好所以賜給我當獎勵的話,妳會相信嗎?」

「太.公.望.表.哥」
一字一字唸著的少女臉上表情充滿著懷疑和淡淡地擔憂。

「好啦!是有發生一些事情……我想妳應該也知道,我國和鄰國一向不合,且照目前緊張的情勢來看,大概明年初就會開戰……我已接獲皇命要赴戰場最前線,自然要趁機會多撈一些賞賜報酬才行。」
輕描淡寫地說著,太公望臉上的笑容沒有絲毫變化。

「!」
原本就因病而蒼白的容顏此刻幾乎毫無血色,楊戩驚訝地道:
「為什麼?你不是文官嗎?用不著親身上陣吧!而且還是最前線……是因為我的緣故嗎?為了得到仙桃"豐滿" ……」

「……如果我說是的話,妳要怎麼報答我的恩惠呢?以身相許嗎?」
走到楊戩跟前,太公望笑著看著她略為慌亂的表情一會兒後才道:
「開玩笑的啦!妳呀!平時不也總愛跟我開這種玩笑嗎?」

「可是,你剛剛的表情好認真……」
抬起頭來望著眼前的深綠色眸子,楊戩將仙桃緊緊握在懷中沉默了些許時候才繼續說道:
「那麼你又是為了什麼原因而被派往前線呢?身為世家貴族之後,又是和朝中關係良好的重臣,皇上照理是絕不會強迫你上戰場的……和武成王黃飛虎大人有關嗎?還是你自願前往戰場?」

「……看來病成這樣嚴重依然沒有減低妳半分對事物的敏銳判斷力嘛!」
太公望微笑道:
「當初強烈贊成收留叛離鄰國的武成王並給予高位時,我就知道自己已無法置身和鄰國隨時都有可能開戰的情況之外,這樣的話還不如自願投效軍旅,讓感動萬分的皇上多賞賜我一些好處,事實也如此證明。」

「可是……你不是很厭惡爭鬥嗎?我不認為你會僅為這樣的原因就投身戰場。」
凝視著太公望只是微笑的表情,楊戩像是想到了什麼而緩緩說道:
「你是有什麼計策吧!所以你才答應上前線……可是要阻止這場戰爭發生的時機已經過了……憑你一己之力又能如何呢?」

「就算不能阻止,我想我也能讓這場戰爭造成的流血減少,再說……我可一點也沒有會輸的感覺喔!」
伸出手指在楊戩面前晃了晃的太公望無畏地笑著道。

「可是戰場上實在太危險了,你很有可能因此……呃!」
在楊戩雙瞳瞬間失去焦距並往前倒下的同時伸出手扶住她的太公望皺著眉頭道:
「妳還是趕快把身體養好再來想這些還很久的事情吧!就是因為妳成天只會想些有的沒的,又不肯好好吃藥身體才好不起來……」

「不是的,我是……」
倒在太公望懷中低喃的少女抬起頭來,臉上的神情似有千言萬語想說,卻幾度欲言又止,最後仍舊什麼話有沒有說出口。

「怎麼了嗎?楊戩?妳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嗎?」
看著楊戩彷彿不知該如何是好的徬徨眼神,太公望只是這樣問著。

搖了搖頭,輕輕地掙脫太公望溫暖懷抱後倒回床上的楊戩語氣幽幽地道:
「沒什麼……一旦你已經下定決心的事,我不認為自己有辦法說服你改變……而且若是你的話,一定能平安從戰場上歸來的。」

「……我也希望如此,而且……如果能在明年紫藤花開前回來就好了。」
雙瞳直直望進楊戩的紫色眸子,太公望臉上帶著笑意道。

「表哥……」

「妳看來很累的樣子,還是多休息一會兒比較好……」
將擱置在床旁小桌上的碗拿起,太公望微笑著對楊戩道:
「我看妳把這碗湯藥喝完後就不打擾妳了,讓妳安靜休息,不盯著妳喝完的話,妳又會自動把它遺忘掉。」

躺在床上的楊戩輕輕地搖了搖頭道:
「我實在不想喝……既然只是補身的藥,不如你幫我喝掉……」

「不行!不行!」
打斷了楊戩略顯有氣無力的聲音,太公望抓起楊戩散開的一縷藍髮道:
「第一,我討厭藥的苦味,第二,萬一被奶娘發現的話,一定會拼命數落我這個作"丈夫"的沒有盡到照顧妳的責任,我光想像那畫面就受不了。」

「妲己夫人……」
看著眼前少年傷腦筋的有趣表情,楊戩忍不住露出太公望許久未見到的笑容道:
「說不定她還會要你用口餵我吃藥當作沒盡到責任的處罰喔!以前聽妲己夫人提過她一直很想看那樣的畫面……唔!」

還未說完的話語因為被人用唇封住而無法繼續,看著落在眼前的紅髮,感受著口中藥汁的苦澀,愕然中的楊戩好一會兒才意識到太公望正實踐著自己方才說出口的玩笑話。

即使口中的藥汁已經全數送進楊戩唇舌之間,仍過了好一會兒才抬起頭來的太公望,看著滿臉通紅的楊戩笑著道:
「就算是處罰,先做的話還可免去被人嘮叨之苦,那,楊戩,我們繼續把剩下的藥解決吧!」

「等一下!我……唔嗯……」

※ ※ ※ ※ ※ ※ ※

「那個時候楊戩的表情和聲音真的是十分可愛。」
無視眼前大皺眉頭的邑姜,太公望神情很是懷念地道:
「如果不是奶娘突然進來的話,說不定我會因為她太可愛了而不小心把她吃掉呢。」

「舅舅!你呀∼還真不愧是武王的好友,一模一樣的劣根性!」
邑姜皺著眉頭道。

「喂!喂!別把我和武王混為一談呀!而且,我會想要去碰觸,想要去擁有的只有"楊戩"喔!」
太公望臉不紅氣不喘地說著,就像是在說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情。

「唉……」
嘆了口氣,已經放棄再為吃藥事件說些什麼的邑姜臉上表情平靜地問道:
「那麼之後呢?楊戩病情有好轉嗎?還是……」

「在我和武成王與天化前往戰場的那年春天,她的身子雖然還很虛弱,卻也已經康復到能起身為我們送行,只是……」

「只是?」


「……邑姜,妳知道那一場和鄰國間發生的戰事嗎?」
太公望突然轉換話題,對邑姜提出了純粹想獲得她親口證實的問題道。

點了點頭的邑姜回答:
「雖然是十年前的戰爭,但我從書中記載與其他人口中聽說過很多關於那場重要戰役的事……雖然不是很想稱讚你,但身為當時我軍的軍師,你的表現相當出色,才能維持我軍優勢,逼迫鄰國在短短數月後就提出了和解……達成了你參戰的期望,不是嗎?」

沒有回答邑姜的反問,太公望只是撫著左邊的義手淡然道:
「……我的期望嗎?」

注意到太公望的動作,邑姜開口道:
「在那場戰爭中,你除了差點丟掉性命與失去左手之外,還有發生什麼事情吧?我記得藤花盛開的季節正是那場戰爭結束末期……那個妖魔有出現嗎?如果我的猜測沒有錯誤……」

停頓了一會兒後,看著沒有任何反應的太公望,邑姜緩緩地道:
「那位楊戩就是那個妖魔的化身吧!」


舅舅口中兩者之間重疊的感覺,還有提到他們的時候,所露出的相同笑容……

「……」
沒有反駁也沒有同意邑姜所說的話,太公望只是在短暫的沉默後開口道:
「那場戰爭最後一次正式交戰後,我因為勝負已分的緣故而過於大意,在分批離開戰場的時候,被埋伏在林中的殘兵襲擊而受了重傷……」

張開了緊握著的左拳,太公望對邑姜露出微笑道:
「我的左手就是在那時失去的,後來雖然略施小計擺脫了敵兵的追殺,卻也只剩下獨自一人,無法支撐到找出友軍就因失血過多而倒在山林中……那個時候,我真的有可能會就此死去的感覺……」

※ ※ ※ ※ ※ ※ ※


無法動彈……
好痛……我大概真的不行了……
如果就這樣死去的話還真糟糕……還有很多事還沒做……
約定的藤花……還有想要告訴妳的話……楊戩……對不起……我……


倒在草地上的沉重身軀所流出的鮮血將碧綠染成了一片不祥的殷紅……

連疼痛的感覺都漸漸失去,覺得意識離自己愈來愈遠的太公望閉上雙眼,彷彿一切都放棄般的表情等待著死神的到來,可是……


咦?這個香氣是……藤之花……

不知由哪裡生出來的力量,太公望緩緩地睜開雙眼,眨也不眨地望著香味的來源……
蔚藍色的長髮,與紫藤同色的雙眸……
在太公望瞳中映出的是一個神情冰冷的俊美少年。

「……約定的紫藤花已經開了,履行那時的契約吧!太公望……」
說話的少年,不,魔物的眼神中不帶任何感情。

「……你終於出現了呀!為了那個約定還特定跑到這裡來嗎?」
掙扎著吐出言語的太公望說著:
「可是你的要求……我辦不到。」

「……你想要違背契約嗎?」
紫色的眼眸中閃過一絲訝異,然而冷酷的語氣沒有絲毫變化道:
「反正受了重傷的你離死期也不遠了,倒不如……」

傾下身子伸出手輕輕掐住太公望的脖子,有著紫色眼瞳的美麗魔物停頓了一會兒後才繼續道:
「為了早該實踐的約定,太公望,付出你的生命吧!即使是快要消逝的生命之焰……」

「……如果我說無法把最重要的東西給你的理由是因為……」
對著眼前的妖魔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太公望的眼睛再度閉上道:
「我最重要的東西就是你自己時,你會怎麼做呢?」
停頓了一會兒的聲音對眼前的身影喚道。
「楊戩。」

因為太公望的話語而臉色全變的魔物好半晌後才輕聲道:
「……你什麼時候知道的?我的真實……」

「……也許一開始就知道了吧!你的偽裝技巧很不高明那……」
喘了一會的太公望氣若遊絲地道:
「如果你還是想要我這條命的話,就給你吧!反正我從沒想過會活到現在……只是……你還記得嗎?去年藤花盛開季節的某個夜晚……我曾在藤花樹對你說過的疑問,我真的很想知道答案……」


為什麼你想要的是我最重要的東西呢?
是因為想知道那種感覺嗎?珍惜的心情,獨占的念頭,守護的願望……"最重要"所代表的意義……


「那個答案你早就已經幫我回答了……你真的是一個很不可思議的人,也不愧是朝中第一詐騙師,說出了那種不能履行約定的理由,叫我怎麼還能取走你的生命呢?太公望……」

在僅存意識消失的瞬間,太公望彷彿聽見楊戩熟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如同往常一般的溫柔,卻還多了點悲傷的感覺在內……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應該可以在下一篇結束……希望可以(冷汗)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