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我在等待著什麼?
約定之日的到來?
紫藤花的第十度綻放?
還是那個有著和紫藤同色眼眸的魔物……


※ ※ ※ ※ ※ ※ ※

約束ソ花(改編版) 卷二

※ ※ ※ ※ ※ ※ ※


「楊戩?」
邑姜重複著眼前的親人所說的名字,雙眉微蹙道:
「我似乎在哪裡聽過這名字,可是……她是誰?」

注視著眼前只是微笑的紅髮少年(?),邑姜沒有問出口的話是───
她和你口中的魔物有何關係?

為了拯救母親而和魔物訂下契約,以取走最重要的東西為代價,
姑且不論這樣的行為是否明智?是否感人?

邑姜所疑惑地只是,當約定之日到來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看著眼前似乎想吊人胃口而沉默不語的太公望,邑姜實在有點想一棍敲下去的衝動,雖然他是自己的舅舅兼上司。

像是注意到隱藏在邑姜平靜表情下的暗潮洶湧,為了自身安全著想的太公望緩緩道:
「她嘛……是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人,說話很有趣,性格也很可愛,雖然,那只是一部份的她。」

「你可以用我比較聽得懂的話語說明嗎?」
邑姜如此說著:
「什麼叫做一部份的她?」

「……我還是從初次遇到她的時候說起吧!」
太公望嘻皮笑臉地道:
「那時我已經繼承了父親的職位,時常出入宮廷,和當時還是太子殿下的武王姬發成了好友,兩人時常到民間視察民情……」

「我看是兩人一起丟下公事溜出去遊玩吧!」
邑姜有十足把握地道。

「咳!咳!」
太公望清了清喉嚨道:
「總之,在我和武王某次到城外去時……」


※ ※ ※ ※ ※ ※ ※


偏僻的小道上,有個策馬疾馳的身影,像是在趕赴什麼約定似的,騎馬的紅髮少年一刻也不喘息,催促著馬兒往前急衝,直到看見遠處站在大樹下的人影,才策動韁繩,讓馬放慢腳步前進。

「看你這副狼狽的樣子,怎麼?偷溜出來的時候被人抓到啦!太公望!」
遠遠地就對接近自己的紅髮少年大聲呼喊的男子,年紀看來比少年還大一些,笑起來時給人十分爽朗的感覺,一點兒也沒有貴族的架子,叫人難以相信他是當今的太子殿下。

「嗨!姬發,讓你久等了!」
策馬到黑髮男子身邊,太公望露出苦笑道:
「出門前被我奶娘抓到,囉哩囉唆了半天,要我寫信給王宮貴族的小姐們!好好追求她們……我好不容易才找到機會逃跑。」

「那是你的偷溜技術太不高明了,像我,就算宮內外佈下天羅地網,依然有辦法突破重圍溜出來。」
跳上身邊的白馬,姬發自豪地笑道:
「不過你也真是的,寫幾封信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寫給可愛的大布丁小姐更是再簡單不過的事情,該不會是你對女孩子沒興趣吧!都這個年齡了還完全不和貴族小姐交往……」

看著好友懷疑的目光,太公望只是笑著說:
「我只是不想寫信給連看都沒看過的人,而且我對像是人偶娃娃一樣的貴族千金沒有興趣,就算遇到了我感興趣的女孩……」

一雙紫色的眼眸劃過太公望的腦海,短暫的沉默後,太公望像是喃喃自語地說著:
「不管是和誰談戀愛都沒有意義。」

「什麼?」

「因為約定之花很快就要開了!」
太公望臉上浮現神秘的微笑道。

「約定之花?那是什麼?」
和太公望並騎的姬發疑惑地道。

「沒什麼,只是現在的我,沒有談戀愛的心情。」
眼神注視著前方,但心思已回到過去的太公望不再說些什麼,只是催促馬兒加快腳步,把姬發遠遠地拋在後面。

「喂!走那麼快做什麼呀!」
急忙追趕太公望的姬發喊道。

「不快些的話,就錯過井村屋剛出爐的包子啦!」
太公望頭也不回地道:
「我可是為了這原因才千辛萬苦地逃出來咧!」

「貪吃鬼一個,連差人買來的時間都不願意等待。」
姬發笑著緊追在太公望身後道:
「不過快些也好,街上的大布丁小姐正等著我,可不能讓她們久等了!」


※ ※ ※ ※ ※ ※ ※


「這就是你所謂的民間視察?」
邑姜的聲音中帶著怒氣,引起了太公望的注意。

「順便而已嘛!我和武王的喜好妳也不是不知道,何必那麼生氣……」
像是想到什麼,太公望壓低聲音對邑姜道:
「難不成妳是在吃武王的醋,我聽說他和妳之間……」

「砰!」

擲出的棍子落在太公望腳邊,把地板弄破了一個洞出來,邑姜臉色平靜地道:
「不好意思,手滑了一下……」

「是……是嗎?」
太公望臉上浮現數條黑線道。

不知從何處又拿出一根棍子的邑姜眼睛眨也不眨地看著太公望道:
「是呀……對了,繼續剛剛的話題吧!你和武王出去城外視察,後來呢?」

「……後來我和他因為目標不同而暫時分手。」
看著邑姜手中的棍子,太公望只能苦笑道:
「當我處理好事情,來到和武王約好的地方等待他出現時……」

「那個叫做楊戩的女子出現了?」

「……是的,不過有一剎那之間……」
閉上雙眸,腦海之中浮現當時情景的太公望淡淡笑道:
「我還以為是見到了那個幼時所遇到的少年……」


※ ※ ※ ※ ※ ※ ※


「姬發那小子,太陽都下山了還不出現!」
看著遠方只殘留一抹夕照餘暉的山頭,太公望忍不住抱怨道:
「約好要躲到他那邊住幾天的,這時候回宅邸的話,十之八九還會被奶娘叫去囉唆,尤其妹妹嫁人後她對我的婚事特別在意……」

將馬兒綁在小路旁的大樹上,自己則獨自坐在岩石上等待友人的太公望,口中嘀咕道:
「啊∼我乾脆對奶娘說我對女人沒興趣算了!反正結婚只求利益之間的結合,對我這個根本不想往上爬的人來說一點用處也沒有……」

「既然如此,你何不乾脆出家呢?」
突如其來的清麗嗓音在太公望的身後響起,嚇了他一跳,連忙轉身看著來人的太公望,一個麗人的容姿映入他的碧瞳之中。

暮色下出現在太公望眼前的少女,穿著的服飾雖然樸素,甚至可稱得上是寒酸,然而依然遮掩不了,她美若天仙的容顏與身上出眾的高雅氣質。
可是讓太公望因此呆愣住一段時間的原因不是因為少女少見的美貌,而是她帶給自己的熟悉感。

蔚藍色的長髮,紫色的雙眸,不可思議的笑顏……
和那時所遇到的魔物……
好像……

可是不是他!
眼前的人是女子……
纖細的骨架,紅潤的雙唇,雖然給人同樣感覺不可思議的笑容……

「如果你對成親和飛黃騰達都不感興趣,還有必要留在這個世界嗎?」
無視於太公望眼中的驚訝,少女只是笑道:
「何不乾脆出家呢?捨棄這個世界……」

雖然動搖於眼前少女帶給自己的感覺和回憶中的魔物有所重疊,但情緒很快即鎮定下來的太公望,對少女所說的話提出了這樣的回應:
「……妳似乎誤會了什麼,不知名的小姐……」

「……」

注視著眼前的紫眸少女,太公望一邊猜測著她的來歷,一邊對她道:
「就算不結婚,就算不出人頭地,我依然喜歡這個世界……而且也很喜歡目前的自己,目前的地位……」

「是這樣嗎?」
女孩對太公望如此的回答露出些許無法明瞭的神色。

「……像妳這樣的年輕女孩,只有一個人走夜路實在很危險,妳究竟是……」
疑惑少女為何會出現此處,而想進一步打探少女身分的太公望,在眼前的神秘女子彷彿陷入思索而沉默時吐出了這樣的話語。

「嘻!」
像是太公望說了什麼很有趣的話語,少女突然笑了出聲,綻放在她臉上的笑容再度吸引了太公望的目光……

真的好像……那時見到的笑容……

太公望這麼想著,就算隨著長大而明瞭幼時所遇到的俊美少年極有可能不是人類,
依然不覺得恐懼、害怕,反而感覺不可思議的魔物,成了至今依然無法忘懷的存在。
特別是那時少年所露出的燦爛笑容,在自己的腦海裡烙下了難以磨滅的記憶……為什麼?因為他是眾人所懼怕的魔物?因為他會在約定之刻來取走自己最重要的東西?還是……

「不要緊的!」
少女悅耳的聲音打斷了太公望的思緒,臉上充滿自信笑容的她如此說著:
「沒有任何人能對我出手,因為……」


「嗚哇!救命呀!」

太公望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在身後響起,他回頭一看,只見血流滿面的友人正朝此處狂奔過來,在距離他數步之遙處緊急煞車,喘著氣道:
「……不好……我……總之……快逃……」

「什麼跟什麼?你等氣喘過來後再說話比較好吧!姬發。」
太公望皺眉道:
「這次又是被誰修理了,看樣子這次的姑娘比以前的下手狠多了,讓你狼狽到連馬都弄丟了,早跟你說過不要一看到女孩就撲上去……咦!?不見了……」

轉身望著方才少女佇立的地方,太公望什麼也沒有瞧見,天色已失去夕陽殘照,完全地黯淡下來,漆黑的四周也完全失去了她的氣息,彷彿她一開始就未曾出現過。

「怎麼可能?才轉開視線一下子……」
一把扯住仍兀自喘息不已的姬發領子,太公望著急地道:
「姬發!你有看到站在我身後的人嗎?」

「什……什麼人呀?」
一心只想趕快離開這裡的姬發對太公望所說的話完全摸不著頭緒道:
「這裡除了你沒別人了吧!我們必須快點離開,不然……」

「剛剛在那裡應該站著一個少女的!」
太公望的聲音打斷了姬發的話道:
「藍髮,紫眸……而且不可思議的女孩。」

「女孩?」
姬發完全忘了要快點離開這裡的想法,反手抓住太公望的肩膀追問道:
「在哪裡?是你在街上釣到的嗎?我本來還以為你對女人沒興趣呢!我一定要看看那位能吸引你目光的小姐是何方神聖。」

「不是啦!」
太公望好氣又好笑地道:
「她是突然出現的,我連她的名字也不知道,因為她非常像我九年以前遇到的某人……某個令我難以忘懷的人,所以我才……剛剛明明還在這裡的……」

太公望的語氣之中有著些許的惆悵,察覺這一點的姬發打量著空無一人的四周道:
「我跑來這裡的時候祇有看到你一個人而已……這麼失望的樣子?跟那位我無緣見面的女孩很像的某人,該不會是你的初戀情人吧!」

「啥?」

「嗯……難怪你會對女孩不感興趣,原來是早就心有所屬了,你還可真早熟呀!太公望!」
自說自話的姬發笑道:

「我說的某人並不是我的初戀情人!」
太公望嘗試訂正姬發的說辭,對方可是少年,而且非常有可能是非人的魔物耶!不過他的努力顯然沒有對姬發產生任何作用。

「不過你還真是純情,隔那麼了還對一個女孩念念不忘。」
依然顧著自說自話的姬發道:
「只可惜你所說的那位剛剛還在這裡的女孩,應該只是和你的初戀情人偶然長得很像的兩人吧!沒有人會經過九年歲月而沒有任何變化的。」

「我說過那人不是我的初戀情人,而且九年的時光對那人來說也許沒有任何意義,因為……」

因為那個人並不是人類……
原本該接下去的話,因為某個連自己也不甚明瞭的理由,太公望將之鎖在口中,沉默了下來。

「因為什麼……」
原本想追問下去的姬發卻忽然失去了言語的能力,像是想起了什麼可怕的事,臉色突然變得蒼白。

察覺到姬發突發的異樣,原本想詢問他是否不舒服的太公望在感覺到地面傳來的規律震動後,臉色亦發白了起來。

「該死的!姬發,你不會是惹到我連名字都不想提的那個人吧!」
極端不想面對現實的太公望口氣很差地道。

「所以我剛才才說要快點離開呀……」
姬發語氣虛弱地道:
「我怎麼知道旦那傢伙早就在城外的街上下了埋伏,難怪今天這麼容易從宮裡溜出來。」

提起自己一向嚴肅,公事公辦,自家人做錯事更是嚴辦的弟弟周公旦,姬發臉色慘澹地像是生了重病一般。

「我想大概已經來不及逃開了……」
看著出現在姬發身後有著一張撲克牌臉的男子,再看看四周圍黑暗中眾多閃爍的光點,來自某些巨型動物們雙眼的光芒……太公望認命似地閉上眼睛。

「旦∼放過我這次吧!」
姬發慘叫道:
「我保證下次不會再犯了!」

「小哥,這是你第二百七十一次保證了……在宣判你們兩人的罪狀之前……」
周公旦表情嚴肅地揮出一個手勢道:
「先執行處罰吧!」

「嗚哇∼」
「嗚哇∼」

黑暗之中傳出夾雜著象群咆哮的慘叫聲音……


※ ※ ※ ※ ※ ※ ※


「然後呢?」
給自己和眼前的赤髮男子泡了一壺茶,端著茶具的邑姜如此問道。

「然後我和武王被周公旦那傢伙訓了大半夜,他的囉唆程度比起我奶娘毫不遜色,真是一個可惡的混蛋!」
想起那時的情形就火氣上升的太公望憤恨地道。

「那是你自作自受!周公旦大人的處置並沒有錯……」
將一杯茶端給自己的舅舅,邑姜口氣悠然地道:
「我想知道的然後也不是指這個,而是那個女孩……你之後有再遇到她吧!所以才知道她的名字。」

「沒錯,我之後很快就和她再度見面了。」
輕啜了一口茶滋潤喉嚨的太公望如此說著。

「很快?有多快?」
邑姜問道。

「數個時辰之後。」
太公望露出笑容,像是很想看到邑姜接下來的反應,所以停頓了一下,引起邑姜的注目後才盯著她道:
「武王被周公旦拖回宮裡,我則另外被處罰減薪以及閉門思過,只好"乖乖"回家,然後,我在我的床上發現了她。」

「咦!」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突然有種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的感覺(汗)
好像越寫就越難掌握故事的發展……希望下一話能夠拉的回來(泣)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