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那是在遙遠的過去,某個不知名的朝代所發生的故事……


※ ※ ※ ※ ※ ※ ※

約束ソ花(改編版) 卷一

※ ※ ※ ※ ※ ※ ※


凝視著眼前搖曳著的燭火,有著一頭赤色短髮,碧綠雙眸的少年(其實已經一大把年紀了)忍不住濃濃的睡意,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舅舅,專心工作,手中的筆不要停下來!」
面無表情的女孩放下手中的書簡,抬起頭來看著身旁和自己雖然容貌相似,但給人感覺完全不同的親人,口氣嚴肅地道。

「邑姜,讓我休息一下嘛!」
丟下手中根本沒看過幾個字的竹簡,一臉困倦的少年拿起桌上的桃子邊啃邊說道:
「嗚咕咿哇啦嗚嗚……」

「不行!」
簡單的兩個字堵住了男子想說的話(反正也沒人聽得懂),雖然個子嬌小,但眼神認真的少女有讓人無法反駁的氣勢,只不過,遇上了她那以摸魚為己任,研發偷懶技巧為興趣的舅舅,效果多少打了些折扣。

只聽得少年口中嘀咕了一會兒,雖然老老實實地再度提起筆,拿起書簡,然而過沒有多久……

「zzzzzz」

「不準睡!」
毫不客氣地給將臉埋在竹簡後打盹的少年一棒,手持棍子的邑姜依舊面無表情,然而口中所說的話卻表達了她的怒意正在上升中。

「太公望!身為國家大臣卻老是偷懶不工作,我只不過不在數日,你就累積了這麼多公文。」手指著少年身後由文件堆成的高山,邑姜皺著眉頭道:
「你今天不把這些全部解決的話,就休想回家休息!」

「嗚……好歹我是妳長輩,就算妳是我的職務輔佐官,也別這麼不近人情嘛!」
知道每當邑姜真的生氣時就會只叫自己名字的太公望,頭上血流如注地從地上(?)爬起來求情道:
「這些文件我認真起來不用一會兒就能看完的,何必限制我不弄完不准回去……」

瞥見邑姜手中的棍子再度舉起,太公望頗識時務地將還說完的話硬生生停住,哀聲嘆氣地坐回自己的位子上處理公文。

然而就像太公望所說的,一旦認真起來的他,處理事情起來可是迅速確實,只見他手中的筆飛快地運轉著,一批批的文件也隨之解決,只是公文的份量實在太多,當太公望終於擱下手中的毛筆時,已過了午夜時刻。

「嗚∼∼不行了,我要死了∼」
倒在桌上呈現頻死狀態的太公望抽蓄道:
「邑姜,讓四不像把我抬回去吧!我走不動了∼」

「現在已經是四不像的休息時間了,舅舅,今夜你就歇在這裡吧!我去向武王報告一下,或者……」
把手邊文件做最後整理的少女抬起頭來望著窗外道:
「今天是滿月,外面的路亮的很,不過幾步之遙,你就稍微運動一下,走路回去吧!」

「什麼幾步之遙,我從這裡回去宅邸,少說也要一個時辰以上……」
停下了抱怨的話語,像是想到了什麼事情,太公望跳下桌子,走到窗邊望著天空中的銀月,口中喃喃自語道:
「滿月嗎?這個季節……這個時候……和初次見到他的時候十分相似……」

滿月的銀光,紫色的藤花,還有在那之下的……

「見到誰?」
耳尖的邑姜隨口問道,但心思依舊放在眼前的文件之中,對太公望的自言自語並沒有在意。

「妖魔……」
沉默了一會兒的太公望吐出了這樣的回答,讓邑姜停下了手邊的工作,訝異地看著眼前的人,極為少見的認真表情。

「不過那時候的我還不知道他是妖魔……」
露出了可以稱之為"懷念"的笑容,太公望如此說著:
「只是覺得不可思議……真的很不可思議……」

將手中的文件擺放到桌上,邑姜表情嚴肅地走到陷入沉思的太公望身邊,伸出手觸碰他的額頭。

「看樣子沒有發燒,還是正在夢遊之中呢?」
這樣說著的邑姜將手移到太公望的臉頰旁……

「好痛喔!做什麼呀!邑姜!」
因為疼痛而從回憶中回到現實的太公望,摸著被捏痛的臉頰抱怨著。

「這下稍微清醒了吧!不要站著睡著了!」
皺著眉頭,邑姜看著眼前的人如此說著:
「如果見到妖魔的話,你還能活到現在嗎?真是的,別開這種不高明的玩笑。」

「可不是在開玩笑哪!邑姜。」
看著自己疼愛的姪女,太公望浮現笑容道:
「我也的確差點被那個妖魔殺死……不,用殺死這種說法似乎不大正確……」


真的嗎?
你現在所說的願望是真實的嗎?

深紫色的眼眸……
蔚藍色的長髮……
嬌豔的微笑……
在紫藤花搖曳下的美麗魔物這麼說著……

如果我替你實現這個願望,你願意給我任何東西嗎?
對你而言最重要的東西……


「因為他是為了要我履行那時所訂下的契約,才想要取我的性命,可是……」
撫摸著自己因為戰爭受傷而裝上的義手,太公望碧綠色的眼眸中閃著難以形容的光輝。


約定的時候已經到了!
履行那時的契約吧!太公望……
反正受了重傷的你離死期也不遠了,倒不如……


「看來他是沒有成功吧!因為你到現在還活蹦亂跳的。」
看著似乎又開始神遊太虛的太公望,邑姜平靜地道。

「想知道嗎?我和他之間的事……」
在窗外灑入的月光映照下,太公望的臉上浮現莫測高深的笑容。

「……如果你想說的話,我就洗耳恭聽吧!舅舅。」
垂下眼簾,邑姜的臉上找不出任何變化。

「我和他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妳還沒有出生,那時的我也還只是一個孩子。」
抓了抓頭髮,像是在思考該如何說明似的太公望道:
「一個還不懂妖魔為何物的孩子。」

只是覺得不可思議,竟然有這樣的人存在……

「距離那時已經有好年了,我至今依然無法忘記,第一次看到他的景象。」
停頓了一下,太公望接著道:
「那是一個和今天相似的夜晚,滿月的日子。
我因為母親嚴重的病情而跟著父親到處去寺廟祈禱,留在某間廟裡過夜,那天晚上我根本無法成眠,於是一個人偷溜到庭院裡……」


※ ※ ※ ※ ※ ※ ※


「嗚……嗚……」
低聲啜泣的聲音在寂靜的夜晚裡顯得特別響亮。
在銀白色的月光照耀下,可以看見在藤架下哭泣的小男孩,赤髮、碧眸。

「母親……」
想起了被大夫宣告病情已無藥可救的親人,男孩哀傷地哭泣著。

蒼白的臉孔,無聲的喘息,母親顯得那麼痛苦,
但自己卻什麼忙也幫不上,只能祈禱,可是……

「什麼嘛!祈禱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男孩氣憤地吼道:
「如果真有神明的話!為什麼不救救母親!」

夾帶著沮喪的怒意……

「我才不要母親死掉!為此我什麼都願意做!」

悲哀的心不顧一切……

「那一個神明都好,我什麼都願意做,只要能救母親……」

像是在回應著男孩的話語,不知從何處吹來的一陣夜風,把藤架吹得嘎吱作響,藤之花隨之晃動著,落下的紫色花瓣猶如雨一般,灑落少年滿身。

好香的味道。
這樣的念頭一瞬間劃過少年腦海,然後……

「真的嗎?你現在所說的願望是真實的嗎?」
輕柔的聲音響起。

回過頭望著出聲者的男孩看見了一個站在紫藤花下的高挑身影。
不知何時出現的陌生少年,對男孩露出了微笑。

不可思議的人……他是人嗎?
這是男孩對出現在面前的少年,第一眼印象……

藍色的長髮隨夜風飄動著,
在月光的映照下顯得有些蒼白沒有血色的肌膚,
較女子容姿更勝數倍的俊美少年帶著足以媚惑人心的笑容,
目不轉睛地看著眼前的男孩,深紫色的眸子裡閃著異樣的光芒。

「如果我替你實現這個願望,
你願意給我任何東西嗎當作交換嗎?」
對男孩提出了這樣一個奇怪的突兀要求,但少年的神色絲毫不像是在開玩笑。

「……當然!什麼都可以,如果你能夠救我的母親!」
只是遲疑了一下,男孩很快地衝口而出道。

「那麼,我就要一個對你而言最重要的東西吧!」
穿著像是異族的長袍,肩上披著白色披肩的少年低下頭靠近男孩道。

「最重要的東西?」
雖然對突然冒出的少年感到疑惑與好奇,但一心只想要救母親的男孩沒有多餘的心思去考慮少年的出現,只是提出了這樣的問題。

「對,對你而言最重要的東西。這樣的話,我就能將你的母親自現在的危機中救回來。」
少年充滿自信地笑說著。

「……我現在最重要的是母親,我不能把母親給你!」
緊緊握住雙拳,男孩認真地道。

「呵呵!」
似乎是因為覺得有趣,少年的臉上漾出燦爛的笑容,和方才帶著邪氣的微笑不同,彷彿發自內心的開心笑顏,讓男孩一時間看傻了眼。

「你是一個很有趣的人,和其他人不一樣,因為還是個孩子的緣故嗎?」
像是在思考什麼事情一般,少年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將手舉起觸碰身旁的藤花道:
「這樣好了,等這些花第十次綻放時,我再回來見你。」

少年的口氣極為溫柔:
「到時候你應該會有其他最重要的……總之,請你好好記住,紫藤第十次綻放時,我會來拿走對你而言最重要的東西,你的願望就以此作交換。可以嗎?小少爺。」

「我知道了……」

如果就樣就能救活母親的話,要我用生命交換也無所謂!
這樣想著的男孩和少年定下了約定。


※ ※ ※ ※ ※ ※ ※


「……那就是我和那個妖魔第一次的見面。」
微笑著的太公望對眼前皺眉的少女如此說著。

「……後來呢?」
邑姜問道。

「後來?和他定下約定之後,我被父親尋找我的呼喚聲轉移注意力,當我再回頭時就失去了他的蹤影。」
太公望這樣說著:
「我並沒有把這件事告訴父親……在那之後不久,母親的病奇蹟似地痊癒了,雖然幾年之後和父親因為意外亡故,但那個不可思議的魔物確實履行了和我的約定。」

「……我所指的後來是你和那個魔物的再次見面,舅舅。」
明眸定定地看著太公望,邑姜說道:
「你剛剛確實說了那是和他的第一次見面,後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如果你沒有阻止紫藤的第十次開花……那個妖魔真有如約定所言,出現取走你最重要的東西嗎?」

即使了解太公望的智謀(雖然常因懶惰罷工),邑姜依然有些擔心。
對手是常人無法估量的魔物,就算是詭計多端的舅舅,怕也很難是魔物的對手。
但這二、三年相處下來,邑姜實在不覺得他像是失去了最重要東西的人,是他把傷心隱藏的太好,還是魔物沒有出現,或者……
到底約束之刻來臨時,曾發生了什麼事?

「在那約定過後的第九年,也是那株藤木開花過第九回後……」
轉過身子凝視著窗外的明月,太公望的聲音聽在邑姜耳裡,彷彿十分遙遠,明明是那麼接近的距離。

「我遇見了某人,一個讓我印象十分深刻的少女。她的名字叫做……」
短暫地沉默後,太公望輕輕地道:

「楊戩。」

_________________

(後話)

這部作品改編自日本漫畫家喜多尚江老師的作品:"鋼琴戀人"(зヤвソ戀人)的附錄約定之花(約束ソ花),一看到裡面美麗的藤花精,不知為何就浮現楊戩的模樣,然後就冒出了這篇故事(汗)……

by竹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