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想找到一個令人安心的味道。

  

  ※※※

  

  連絲(上)

  

  ※※※

  

  「喂∼∼我要結婚了∼∼」營業部的同期同事送來一箋喜帖。

  

  「我沒空。」直接了當的回絕。

  

  「喂∼∼楊同事∼∼你太過份了吧!我們好歹有一塊喝過酒吧!」

  

  「少來煩我。」就是因為是算是還不錯的朋友,所以才這樣直直說話。

  

  快步走著,一刻也不想浪費。

  

  「喂喂∼∼!你不能這樣吧!新香水的開發固然很重要,不過你不能這樣整天
鎖在研究室裡吧!」於是,新郎倌把他拖進了喜宴會場。

  

  心情惡劣…冷凍一張臉…臉色發青的站在喜宴會場中的角落。

  

  各種味道…煙味、酒味、歐式自助餐的食物味道…都混雜在一起,混合成一種
討厭的味道,壓迫著他的神經。

  有時,覺得有著高人一等的嗅覺也不是一件好事。

  就算這是他的吃飯工具。

  

  再如上女人男人們的目光…他真覺得快被看得要得胃潰瘍了…

  唉…令人疲憊的感覺…

  

  不管了,先走吧…回公司換上實驗袍…繼續試驗吧…

  他還沒找到夢想中的…這個企畫所需求的香味。

  

  「喂∼∼楊戩∼∼」不料,新郎倌又叫住了他。

  

  沒法子,新人最大…今天總不能掃了朋友興緻,他轉回身:「什麼?」

  

  「真是∼∼就不帶點笑容啊?今天是我的大日子啊…」嘰嘰咕咕…同事顯出粗
神經外表下的纖細:「算啦∼∼你老是這付死臉…來,我向你介紹,這位是呂
小姐,雙口呂。」

  

  「你好。楊先生。」一名嬌小瘦削的女孩向自已點頭。

  

  一陣清風拂過--這名小姐是有著好香味的人。

  怎麼說?是柑橘系的香味吧…第一印象是甘甜…不過青澀微酸中又帶點辛辣…

  

  「啊,妳好。」他也回點。

  

  「這名呂小姐是內人的大學同學…手帕之交。」新郎倌開始介紹--看得出來
這是一場即興相親,不想掃友人興緻,逐百無聊賴的聽著:啊?她已經大學畢
業了?

  

  怎麼說…安靜聽著新郎倌介紹自已的女孩…嬌小如高中生的嬌容上還是一派沈
靜…明明是張娃娃臉,內裡卻是比今天的主角火辣新娘來得成熟吧?

  

  類型完全相反的兩個人,能成為好友的情況也不算少見…

  

  「那麼,就讓你們好好聊聊吧!」新郎倌終於好像將他們兩人「送入洞房」似
的宣布。

  

  「啊…」

  

  「楊先生不想待在這吧?」呂小姐的聲音意外的清澈。

  

  「是、是的,沒錯…我想早點完成工作。」

  

  「假日還要工作,真是辛苦了。」

  

  「還好…對了,呂小姐的工作是?」難得的順口好奇心。

  

  「家管。在家吃自已。」呂小姐笑了,微微的、沈靜的、又是有點幽默的。

  

  「啊…看起來不像啊。」他覺得,那種長期在家當主婦的人,好像都會失了緊
張感,不會梳整儀容的。

  不過呂小姐儀容態度是不見散漫的。

  

  「是嗎?」又笑了,這次的有點不同,是真的有點柑橘辛味的笑容。

  

  「應該是在家工作的職業吧?」聊著,突然覺得和她做個朋友也不錯。

  

  「嗯…有點像,我是幫舅舅工作的。」

  

  「哦…」

  

  「……煮咖哩雞時我會加起士,這樣能增加香味。」

  

  「是嗎?舅舅很喜歡吃水果,所以我會加蘋果來增加甜味…」

  

  不知不覺間,他們竟然在談論料理了。

  

  「…楊先生真的懂很多呢,」呂小姐在不知不覺間,已拿出萬用手冊在記筆記
了。(由此可知,她在學生時代一定是認真的好學生。)

  

  「哦?那下次我們可以一塊開個料理研究會啊。」原先的憂煩已被少女的身上
的柑橘清香吹得一乾二淨,現在是用著和悅的態度在和少女說話。

  還開心的約定了一個晚間料理研究會,壓根底都沒想到他在新人眼中是「相親
成功」的狀態…

  

  總之,他的時間表裡有了個跟工作無關的約會了。

  

  

  

  ※※※

  

  

  

  「請進,請不用客氣。」

  

  一進門,楊戩就嗅到了這幢六、七十年代老公寓中特有氣味:由於長期採光不
佳,所以累積起來的清冷霉味。

  不過,雖說是霉味的一種,但是大概由於是軍公教人員宿舍的關係吧!住的人
習慣大都不錯,反而突顯出一種潔淨感、一種很懷舊的味道。

  

  一種…存在於六○年代中的家庭味道。

  

  「打擾了。」從栽滿植物而顯得有些陰涼的陽台玄關外,拉開落地窗進入,踏
上大概是近幾年來重新裝潢過、而舖上的薄木地板,瞄一眼內鞋架:不是便宜
的紅色塑膠拖鞋,掛放的是稍貴一點的藤草鞋。

  

  果然是六十年代的台北老家庭。

  

  而眼前這名已經二十出頭、卻嬌小青稚如高中生的少女就是這種健全家庭出身
的好女孩。

  

  「楊先生想做的菜是?」呂小姐將費工夫的鹵蹄膀端上桌。

  

  「鳳梨炒飯與糖醋排骨。」楊戩揚了揚手上的鳳梨。

  「飯後水果就是鳳梨吧!」

  

  在約二坪半大、寬敞的廚房內,楊戩開始殺鳳梨。

  

  「嗯…可是舅舅不喜歡鳳梨…他以前被剌到嘴巴過。」呂小姐斜倚廚房門口,
觀賞著楊戩細緻、在工作時磨練出的沈穩刀技。

  

  低笑:「看來是頗孩子氣的人呀!」

  

  「舅舅比我還任性呢!」呂小姐也笑了:「不過…甜死人的鳳梨罐頭他倒是不
討厭。」

  

  做鳳梨炒飯與糖醋排骨所用的鳳梨是鳳梨加工罐頭

  

  再笑:「因為呂小姐妳說令舅喜歡水果…所以才想到這道菜的。」

  

  「啊…」呂小姐又微笑了…大概是因為他想迎合她舅舅的口味而開心吧。她對
楊戩揚起朵感謝般的微笑。

  

  兩人繼續料理…由於只有三人,所以搬上桌的餐點,也只是低於合菜標準的四
菜一湯外加楊戩炒的鳳梨炒飯。

  

  「邑姜∼∼我回來了∼∼」門外玄關傳來鐵門開門聲:一陣吵雜後,踏上薄木
地板的咚咚聲傳來…然後--

  

  --藤草鞋踏上外甥女主婦每天盡心清掃外加打蠟的光滑地板,腳一滑做出體
操選手般的劈腿動作,眼看就要跌倒--

  

  同樣穿著藤草鞋的楊戩跨出三大步,穩穩的接住了將要摔到鼻青臉腫的呂舅舅


  

  「啊…」

  

  在廚房收捨的外甥女踱步出來,皺眉看著倒在相親對象懷中的舅舅:「不是買
了雙比較不滑的毛拖鞋了嗎?怎麼舅舅你又忘記穿了?」

  

  楊戩看向內鞋架上唯一的、而且是十分可愛的粉紅免子絨毛拖鞋。

  楊戩覺得發現了呂小姐少女趣味的一面。

  

  「我…那、那麼熱的天氣,怎麼穿得下那種拖鞋啊!要不然妳就不要打蠟不就
好了?」在楊戩懷中奮力站起的舅舅,完全無視於自已倒在一個男人懷中的曖
味姿勢,跟外甥女回嘴。

  

  的確,這種拖鞋他在冬天裡也不想穿…連他都不想穿、又怎能叫一個步入中年
的男人穿上?楊戩抱著腳上拖鞋不斷打滑而無法維持平衡的呂舅舅,心道。

  

  外甥女不悅的皺起眉:「我已經沒有天天打了,今天是有朋友要來才打的。」

  

  「啊?朋友?」

  

  「你看是誰扶著你,讓你不摔個四腳朝天的?」外甥女說完,又轉身進廚房了


  

  「啊?」這時,這名長輩才抬頭正眼看他:「你是?」

  

  雖然是距離那麼近、那麼有違禮俗的姿勢,楊戩究竟還是露出了有禮的微笑:
「呂伯父好,我是楊戩,木易楊,晉戈戩,我與呂小姐是在她同學的婚禮上認
識的。」

  

  「啊…喔、你好、請多指教,楊先生。」鼻樑幾乎是快碰在一塊的客套話。

  

  --咦--?

  

  掠過他鼻翼的香味究竟是--?

  

  不,那也不算是什麼香味…

  很淡很淡,幾無可聞的一絲味道…

  

  「我看別穿了…」好不容易維持住平衡的呂舅舅脫下藤草鞋,只穿著襪子步入
餐廳。

  

  --卻是一瞬間捉住了他的注意力--!?

  

  

  

  ※※※

  

  

  

  這到底是什麼味道…?

  

  楊戩悶悶咀嚼著自已炒的鳳梨炒飯,思考。

  

  不是香味…應該說,不是市售古龍水中的任一品牌。

  而且…他看向同樣也是吃著自已炒飯的呂小姐舅舅:呂望,他看起來沒纖細、
或是時髦到用男性古龍水。

  

  可是…像是一閃而逝的流星般,聞到他的身上的味道時,腦中有個念頭也是一
閃:『他就是自已一直在尋找的味道…』


  
他抬眼看向男子:呂望。

  

  他和呂小姐不愧是舅甥…兩人都是長得一張娃娃臉。

  根據呂小姐的介紹:他是大學副教授,教職升等需要不短的時間,他再怎麼年
輕該逼進四十大關了吧?

  可是偏偏容姿竟還像個大學生、或是菜鳥上班族般,異樣的年輕。

  

  應該很困擾吧…像呂小姐般的女性娃娃臉還可算是青春永駐、令人羨慕。但是
男子的話,想必是會遭到嘲弄吧!

  

  他太年輕,簡直跟楊戩一樣、或是更加年輕似的。

  

  「邑姜,再來一碗。」不過看得出來…是個讓外甥女侍候得十分良好的大男人


  

  「不行,舅舅要把鳳梨吃掉。」哦,不太對…因為呂小姐是用對待偏食孩子般
的口氣告知舅舅。

  

  呂望也孩子氣的扁嘴:「我不想吃…」

  

  「這是鳳梨罐頭,不會剌嘴巴的。」楊戩意外的解說。

  

  大概是看身為客人的楊戩也來勸誘了吧?呂望只好兩三口解決,仰頭吞服。

  

  看到呂望白晢喉結滑動…楊戩忽然想到:

  

  假如他能抱緊呂望,好好嗅聞他身上的味道的話--……

  呂望會因為他的氣息而發癢吃吃低笑吧?那時,呂望的喉結也一定是--他在
想什麼啊!

  

  等、等一等……他竟然會對一個中年男人(儘管他長得像大學生)產生這種性
妄想…!?

  

  他瘋了…

  

  就算他想聞他的味道…想扯開他的領帶…襯衫好好嗅聞辨識--

  

  那,究竟是什麼香味?

  

  

  

  ※※※

  

  

  

  「請讓我抱你好嗎?」

  

  拉住了超乎想像年少的中年人手臂,楊戩鼓起勇氣提出要求。

  

  「啊?」娃娃臉中年遲鈍了應了聲,或許他壓根柢就無法聽得懂外甥女帶回家
的相親對象在說什麼。

  

  「我想聞你身上的味道…」見對方一臉呆樣,楊戩愈來愈焦躁。

  

  拍拍,呂望拍了拍楊戩肩膀:「楊先生,你是個各方面都條件很好的青年…」
呂小姐的舅舅以一付慈藹的口吻說道:「所以…不用使用這種方式來搏得我的
注意啊!」

  

  什麼?

  

  楊戩也聽不懂呂望在說什麼了。

  

  「我要先去洗澡了。你和邑姜慢慢聊吧!」

  

  洗澡!?

  不行呀,這樣就會把味道給洗掉了--

  

  「請、請等一等!」楊戩追上呂望,拉住他:「請讓我--」

  

算了,就直接--

  

  「呃…?」呂望抵不過一個高他十來公分的大男人的臂力--掙扎--

  

  「請你別動…」低沈略有點神經質的男聲傳入他耳內,讓他渾身一顫--

  

  動不了(事實上,力氣比不過人家也是事實。)

  

  呃…外甥女的相親對象好像真的在聞…聞他的味道?

  

  呂望抬眼,不料,男子像貓一般滑順的鑽入他懷中,再繼續--

  

  還差一點…他想像中的香味…

  

  「你在做什麼?」失了平時沈靜的神經質女聲:邑姜不敢置信看著緊抱著舅舅
,她請來的客人:楊戩

  

  「啊…請等一等--哇啊!」

  

  

  

  ※※※

  

  

  

  「沒事吧?」呂望抬手換掉覆在楊戩臉上青紫的冰毛巾:「雖然看不出來,不
過邑姜是劍道二段的高手喔!她一認真起來,連我這個舅舅都會被撂倒呢!哈
哈…」說著說著,呂望不禁自傲了起來。

  

  從小就送外甥女去劍道教室的舅舅到底算是存著什麼心呀…楊戩敷著冰毛巾時
,不禁有些埋怨的想。

  

  「這麼說…楊先生抱住舅舅,只因為想聞舅舅身上的味道?」邑姜重新用著在
劍道教室裡練來的刀技切好水果端來。

  

  「……是的。」

  

  雖然臉上青紫有點破壞形像,但楊戩還是開始解說了:「香水一般而言都是女
性使用…用來魅惑男人的武器。而我們公司最近最近想研發一種古龍水,跟著
名的『毒藥』相反,我們想研發一種『令人安心』的香味。」

  

  「令人安心…」

  

  「的香味?」

  

  「舅舅?」邑姜明顯露骨的疑惑:很明顯表示:楊先生你有沒有搞錯?舅舅那
裡是令人安心的人呀?

  

  「喂喂!」呂望發出抗議聲。

  

  「總之…我的研究室裡嘗試了很久…可是都毫無進展。」楊戩繼續進行解說:
「可是,今天我聞到了夢想中的香味。」

  

  抬起紫眸,直直盯著呂望。異樣的認真。

  

  那時一樣,呂望又是一顫……

  

  令人心慌。

  

  在呂望避開楊戩眼神的時候,跟堅定的眼神相反,楊戩在邑姜面前用辯稱的口
吻說:「我…很想好好聞一次,但是又不知道怎麼開口,再怎麼說,都很詭異
…」

  

  的確,沒有男人會想聞另一個男人的味道…算是職業病吧!邑姜體諒似的點點
頭:「是這樣啊…可是,楊先生,舅舅平常並沒有擦古龍水的習慣呀…」

  

  「所以,我想詢問…那種香味…一種…很溫厚的甘香味…」

  「是什麼?」

  

  「嗯…這樣問我們也不知道…」邑姜困擾的聲音:「只有舅舅的身上有嗎?這
個家…沒有吧?」

  

  「是的,所以會不會是…」

  

  「學校?」呂望問。

  

  「可能喲…」

  

  「可以去觀察呂先生工作的地方嗎?」楊戩問。

  

  「這…我沒所謂啦…」呂望有點遲疑的…

  

  於是訂下一個跟工作有關的約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