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讓人安心的…溫馨馨香…

  

  他的確聞到了。

  

  

  

  ※※※

  

  連絲(下)

  

  ※※※

  

  

  

  「可以…再讓我聞一次嗎?」臨走前,楊戩遲疑的提出要求:「我想先回去實
驗室試試看…能不能配出這種香味。」

  

  「啊?喔…」呂望看一下房子裡面:邑姜,他的外甥女正在收捨客廳。

  雖然楊先生只是想聞他的味道…不過再怎麼說,就是兩個男人抱在一塊的畫面
呀…這種畫面怎麼樣都不想讓外甥女看到。

  

  「可以啊…」應該沒關係吧…可是怎麼感覺自已像是背著小孩在親熱的人?

  

  「嗯…」在男人湊進自已時,他也聞到了楊戩身上的香味:

  

  淺淺的、有點像酒精的香味。

  

  可是很吸引人。

  

  『香水通常都是用來魅惑的…』想起剛才楊戩的話…

  

  嗯…這名年青人果然很適合魅惑的香味。

  

  

  

  ※※※

  

  

  

  「舅舅從以前開始呀…就是個散漫的單身漢。」

  

  午休時間,由於邑姜剛好來公司附近辦事,所以楊戩就約邑姜一塊用餐。

  

  聽著邑姜的舅舅經,楊戩慢慢發現:為什麼邑姜還不結婚的理由。

  

  雖然邑姜不是什麼漂亮大美人,但是嬌小白皙的身材、細緻溫婉的五管對想要
一個妻子的男人來說已經很足夠。而且又善於理家…個性雖有點逞強的成份,
但大體上是個理性沈靜的好女孩。

  

  這樣的女孩,應該可以吸引到一些有眼光的男人追求吧?

  

  可是邑姜到現在都還沒男朋友,甚至到了好友為她心急、安排相親的年齡?

  

  邑姜不會戀愛結婚的理由,應該是呂望。

  

  不…好像不是所謂的「戀父情結」。

  

  該怎麼說呢,由於邑姜在小學父母雙亡時,就與生活白痴般的舅舅住在一塊,
很早就成為主婦了。

  加上呂望並未娶妻、也沒興趣和女人交往,更把日常瑣事全部交由伶俐的外甥
女打理的依賴地步。

  

  如果舅舅呂望是扮演『父親』的角色的話,那麼外甥女邑姜就算扮演著『母親
』的角色了。

  

  簡直就像玩著家庭遊戲的兩個孩子。

  

  邑姜很滿足於扮演這個『媽媽』角色,這個定位讓她體驗到了一般家庭氣氛,
舅舅呂望既是她的父親、她的兄長、同時也是她的孩子。

  

  一般女子想結婚的理由不外乎是「寂寞」,但是由於和舅舅過於親暱的關係,
使得她獲得滿足,並不感到寂寞了。

  

  楊戩看著邑姜少女般纖細的側面,想著:

  

  雖然邑姜對這種家庭關係感到滿足…但是呂望呢?

  

  他是不是察覺到了與外甥女過於密切的關係,會阻礙外甥女的終身大事了呢?

  

  ※※※

  

  好像感覺到了。

  

  「邑姜為什麼不交男朋友呢…」在車上聽到呂望的嘆息。

  

  他載呂望回到學校。

  

  算是心情複雜的抱怨吧…楊戩邊開車邊想道:

  

  雖然捨不得已經生活了十幾年,如同掌上明珠般寶貝的外甥女。也覺得會對邑
姜的對象百般挑剔,表現出岳父般的吃醋心態。但是也明確知道外甥女必須得
離開他、和一名男子共組家庭、過著正常的家庭生活才是--……

  

  但是邑姜本人的意願不高也是事實。

  

  「所以我才找蟬玉幫忙介紹…」呂望嘆息一聲,看向楊戩。

  

  眼中有種模糊、麻煩的期盼。

  

  嗯,真的是很麻煩。

  

  不過說這些未免太早。

  

  轉了個彎,到達呂望研究室所在的木造教室。

  

  嗯--果然是文學院--用得都是大學中最有『古意』的教室。

  

  古意=破舊。

  

  呂望領著他進入陰暗的大廳、踏上搖搖欲墜的木造階梯。

  

  看著男子瘦小的背影,楊戩突然感到不可思議:

  

  呂望簡直是活在二、三十年時空前的人。

  工作地點是日據時代所造的教室、連住所也是位在市中心、老舊但潔淨的老國
宅…

  他的一切、他的世界好像還保有著舊日時光的單純純樸、他緩緩的在時光激流
中、在變遷快速都市中停住了他的時間。

  

  一個…時間停止的男子。

  

  他所要的香味形象…也許是這個…?

  

  「到了。」呂望掏出大把鑰匙(又是『古意』的讓人訝異的鎖與鑰匙。)玎開
他的研究室:「這是我的研究室。」

  

  一打開,原本沈靜的室內因為主人到來而騷動了起來(其實是因為空氣對流)
,各式書頁翻動,啪啪啪的。

  

  同時,楊戩也聞到了那時的香味--

  

  「果然--……」他打開漆著銅綠油漆的木造窗戶,一棵枝椏茂盛、快要伸進
呂望研究室的大樹正搖擺著它的細小的米白色花串。

  「是這棵樹的香味!」

  

  沒錯…不是濃烈的香味,而是淡淡、若有似無,只是讓人感覺空氣與平時不同


  

  一種…與空氣相融的味道。

  

  「呃…你說是光臘樹…?」呂望靠近:「那有什麼香味呀…沒什麼味道呀…」

  

  「不…有一種…醇厚的香味…」楊戩像品酒師般,折了一串花枝,閉眼嗅聞著


  

  呂望凝視著楊戩俊秀認真的表情:這個年青人真是認真呀…

  而且…他這樣子好優雅,像是一個貴族公子般…

  

  雖說呂望的感性一向都很遲鈍,但是接觸到一個超乎想像的美麗、聖潔、而且
魅惑的表情時,也不禁呆住了……

  

  真是難以想像:這樣的人、這樣的表情是出現在他的研究室中。

  

  「……可是還不夠。」楊戩緩緩睜開眼睛:「還不是…我要的香味。」

  

  …缺少了一種動人心弦的感覺…

  

  「啊?」

  

  「呂先生…可以讓我再聞一次嗎?」

  

  「啊…可、可是,我已經洗過澡了…」語無輪次的回答。

  

  「沒關係…我相信…」楊戩靠近呂望身邊:「那個香味…一定還存在於呂先生
身上…」

  

  存在於…這個男子身上。

  

  魅惑的低音…呂望不禁暈眩了:「等一等……把門關上…」

  

  再這麼說,都是引人誤會的姿勢啊!

  

  「嗯…」楊戩熱中於在呂望脖頸間尋找香味,並不理會。

  

  不習慣這樣的接觸,呂望發出一個急促喘息。

  

  楊戩聽見了。

  

  ……--感覺很不錯。如果能舔他一下,不知是怎樣的反應?

  

  --舔呂望!?

  

  這個念頭像一桶冷水打上楊戩的頭,淋得他渾身狼狽。

  

  他為什麼會對一個將近四十的男人起了情欲!?

  

  楊戩快速拉開呂望。

  

  「…?」

  

  「對不起…」不知為何,他道歉了。

  

  「啊?嗯、嗯…沒關係。」呂望也不知所云的回答。

  

  楊戩喘息著…

  真的,在那一剎那,楊戩感覺自已好像跨越了某個禁忌。

  

  採集光臘樹花朵,打算拿回公司研究。

  

  雖然…還沒解開讓他迷惑的味道究竟是何……

  

  但今天就到此為止吧!

  

  讓他迷惑的…只有香味嗎?

  

  楊戩不確定的望向正慢慢吞打開書頁的呂望,迷惑了。

  

  ※※※

  

  「該吃晚飯了吧?」

  這天傍晚,又來呂望研究室採集花朵的楊戩催促著。


  
「啊…?可是我工作還沒做完…」呂望低吟一聲,又低頭埋首於文件中了。

  

  沒法子,楊戩只好看看研究室中有無可吃的東西。

  

  翻了翻,他找到了一包紫菜禮盒(啊,學生送的…)。

  

  就先吃這個來婺“a!

  

  扭開小型瓦斯爐,將洗乾淨的鍋子裝水放到爐子上,拆開紫菜包倒入。再用竹
筷子拌開,很克難的完成一鍋紫菜湯。

  

  「來,吃吧。」將紫菜湯倒了一些在茶杯中,遞給他。

  

  「唔。」還是沈迷於工作中。

  

  沒法子…楊戩用湯匙舀湯,遞到呂望面前,而呂望也本能性的張嘴喝下。

  像個被餵食的五歲孩子。

  

  楊戩微微吃驚…突然感覺到為何呂望給人完全不像三十來歲男子印象的原因了


  

  呂望在很多地方都很稚氣:

  認識了幾天,楊戩就察覺到呂望對性欲的淡泊不渴求:

  

  「不知為什麼…我從青少年時就對交女朋友沒興趣,後來是有交往幾個…不過
都是無疾而終;然後姐姐姐夫車禍…更是沒心情想這些事了。」

  

  沒錯,在呂望的人生中,沒有任何感情生活。

  就像個永遠長不大、不知人間情事、永遠的少年彼得潘。

而,雖然不知人間情事,但是彼得潘也有叮鈴這個小妖精長伴身旁。

  就像是玩了十幾年家庭遊戲的呂望與邑姜。

  

  邑姜離不開舅舅,而呂望也離不開外甥女吧!

  

  『就這樣,一輩子和女兒般的外甥女生活也是不錯…』

  

  楊戩好像可以聽見呂望心中的這樣低語著。

  

  一輩子…就這樣守著至親生活…

  

  真是,對他而言真是太遙遠的生活方式了。

  

  ※※※

  

  工作到夜晚。

  

  「…啊?」抬頭,看見了半躺在沙發上假寐的楊戩,呂望吃驚的:「楊先生你
還沒走?」

  

  楊戩睜開眼睛:「……不是要載你回家嗎?這裡晚上不是沒公車?」

  

  「對喔…」呂望迷糊點頭,然後覺得很歉疚:「對不起,讓你等那麼久。」

  

  「沒關係…要走了嗎?」楊戩起身,用手稍微整了整凌亂的藍絲。

  

  這個房間很舒服…充滿著光臘樹花的微甜味和沈靜的空氣…

  雖然被呂望忽略了是有點不高興,但是他不討厭待在這研究室內。

  

  「啊…帶你去看一樣東西好嗎?楊先生?當做賠禮的…」

  

  於是,他們並肩走在校園慘白水銀路燈下。

  

  慘白燈光映著呂望太過稚氣的臉龐:又顯得更加纖細了。

  楊戩別過頭,不想再思考這男子的面孔與年齡間的差異了。

  

  「其實,應該是你要帶邑姜過來的。」呂望抬頭,像個長輩般的笑容。

  

  楊戩沒答話:同樣的,他也不想思考呂望是怎麼看他與邑姜的。

  

  他與呂望一塊並肩行走…走到了大學校園後頭的後山。

  

  「…我把手電筒關掉吧!」到了後山就沒路燈了…呂望將用來照路的手電筒關
掉。

  

  一片黑暗襲來。

  

  不一會,沼澤草叢升起點點螢光。

  

像是星星一樣的光輝。

  

  「是螢火蟲…」嘆息般的聲音。

  

  「很少見到了吧?以前還蠻多的,不過現在…」

  

  其實他從未見過。

  

  點點星光離他好像很近,楊戩不自覺的伸手去捉--

  

  散掉了。

  

  一片涼暗中,聽到了呂望的輕笑聲:「給你。」毫不費吹灰之力,他捉了一隻
放到楊戩手上。

  

  楊戩趕緊閤上手。

  

  又笑了:「不用那麼緊張的…」

  

  「啊,是…」

  

  緩緩打開手,讓螢光回歸自由。

  

  好像是…打開了某一部分…他的心…

  

  突然、也許不是突然。

  

  他發覺自已愛上了呂望。

  

  ※※※

  

  可是,那是幾近荒唐的感情。

  

  楊戩苦笑了。

  

  呂望,在某種意義上,他是另一個世界中的人。

  不受任何人擺佈,他自得的生活在他的世界中。

  在時間停擺的木造研究室中、在泛黃的古冊中、在有著外甥女主婦守著的老舊
公寓中。

  他可以悠遊自得的依著窗檯、任光臘樹在染上馨香、閱讀古籍到了忽略客人的
地步…

  他不需要什麼了。所以,他的世界中,並沒有愛情佇足的地方。

  

  一個即將年近不惑、生活在古老時光中的男人…怎麼想也不可能成為他楊戩的
戀愛對象。

  

  認真一想,就感到心痛和絕望了…

  

  可是…或許這就是人的劣根性吧!

  

  他想追逐著他身影。

  

  想聞著他身上的暗香…

  

  就算這些舉動都是無意義的也好。

  

  就算他的邏輯與世界壓根柢就無法接受--

  

  那就不用說…就抱著微小的希望,一直看著他也無所謂…

  

  直到自已能死心為止。

  

  ※※※

  

  楊戩更常出現在呂家了。

  

  「楊先生,你和邑姜交往順利嗎?」

  

  某天,帶著禮物,楊戩到剛新婚的同事做客。

  同事那身材窈窕、漂亮得像芭比娃娃的新娘子問。

  

  「啊、嗯…」

  

  楊戩一時之間無法應答…他當然知道在同事眼中,他常去呂家的原因當然是-


  

  邑姜。

  

  現在他當然也不能反駁說:不是,其實我是喜歡上了呂小姐那位大了我十歲的
舅舅…|||b(怎麼可能說呀…)

  

  「楊先生可要好照顧邑姜啊!」

  「邑姜啊…是個很適合當新娘子的女孩子喲!」別有意味的深長語音。

  

  呃……?

  

  「天化,你老婆剛才說的事是--」臨走前,楊戩問了同事。

  

  同事聳聳肩:「先告訴你也無妨…讓你有個心理準備:」同事悄聲在耳邊說:

  「其實,呂小姐先前是人家家庭的第三者--」

  

  「呃--」

  

  「而且對方還是個某公司的少東……」同事說了個公司名稱。

  

  楊戩立刻想到:那不是街角的那棟大廈?

  

  --『楊先生嗎?對,我是呂邑姜,嗯,我剛好有事要來你附近一趟,一塊吃
個飯吧!』

  

  邑姜在手機中的輕快女聲。

  

  --『楊先生是不是平時不用上班?』

  

  呂望的疑問。

  

  『因為你和邑姜的約會都是約在非假日…』

  

  不是的,那幾天我只和邑姜吃過午飯而已。

  

  『啊?你工作太忙了嗎?忙到只有中午可以約會?』

  

  不是的…

  

  記得他那時苦笑著,也沒心情去解開呂望的誤會:他和邑姜不是在約會。只是
吃個飯而已。

  

  可是,邑姜的確說是要約會。

  

  和一位有婦之夫約會!

  

  ※※※

  

  「楊先生,我有事先走了。」

  

  又是一樣的午餐之約。

  

  「是去當人家的午妻嗎?」楊戩瞪視著邑姜。

  

  邑姜臉上的微笑頓時消失。

  

  ※※※

  

  「他是我高中同學…幾年不見,他說從以前就喜歡我……」

  

  「……可是無名指上戴著戒指吧?這種騙小學生的謊言--」

  

  「……沒關係…他是否真心我也不介意…」

  

  「這是不正常、一點結果都沒有的戀情啊!」

  說著,他情緒也要失控了…簡直、就是、罵到自已似的。

  他何嘗不是抱著對呂望的感情在過活的?

  

  「……楊先生所說的『結果』是:結婚吧?」

  「我並不想要。」

  

  「什麼?」相對於邑姜細小聲音,楊戩聲音神經質的提高:

  「妳說妳--」

  看著低垂著頭的邑姜,楊戩突然的、再意識到了呂望與邑姜的牽絆--「妳不
想離開舅舅,所以不想結婚…」他失神呢喃:「只想做第三者?」

  

  邑姜的沈默就是默認。

  

  「邑姜妳--這樣是傷害呂望啊!他會希望妳這樣嗎!?」

  

  「只要舅舅不知道就不是傷害。」邑姜低下頭:

  「或許很貪心…但是想留在舅舅身邊…或是跟男人上床…都是我想要的。」

  

  楊戩沈默半晌:「不行。」他堅定搖頭:「請和那個男人分手吧!」

  「雖然捨不得,但是--」

  

  一向默靜的邑姜動了,她抬起頭:「楊先生憑什麼干涉我呢?」話中帶有意想
不到的辛辣:「這是我的生活方式!」

  

  「可是妳會傷害到呂望啊!」楊戩忍不住大吼!

  

  邑姜一愣,她用著不敢置信的神情瞧著楊戩:「你…很怕舅舅受到傷害…你…
楊先生你…」

  

  楊戩別開邑姜的目光。

  

  「不會吧…你…喜歡上了舅舅!?」邑姜想到楊戩近來常來拜訪家中的情景。

  

  楊戩沈默。

  

  當他默認的邑姜一個踉蹌:「不會吧…」

  

  「…很奇怪嗎!?別用看怪物的眼神看我了!」楊戩生氣了。

  邑姜的視線他覺得是一種污辱。

  

  「……楊先生…這樣是不行的!」邑姜也表現出堅定的態度:「楊先生的感情
也會對舅舅造成傷害!你…不要來我家了!」

  

  從未接觸過同性戀的邑姜感到慌亂、而且毫不在乎的攻擊、拒絕楊戩。

  

  楊戩也感到受傷了…自尊心的傷害!

  不可原諒…他不需要對邑姜和言和氣了。

  他俊美的臉扭曲,顯出本心上的殘酷:「那麼,我就要將妳的事告訴呂望。」

  

  邑姜的臉刷白了。

  

  「然後再侵犯呂望…讓他一輩子都忘不了我。」再勾出一個魅魂微笑。

  

  但只是讓在場唯一的女性臉色發白兼顫抖。

  

  「你…絕不可以…」邑姜困難的吐出字句……她該怎麼讓這男人、讓舅舅脫離
他的魔掌呢…?

  

  嗶--嗶嗶--天空之城的手機鈴聲響起,打破了緊繃的氣氛。

  

  「喂…」邑姜只好拿起來接:「呃--舅舅--嗎?」

  

  是呂望!?

  

  --『喂,邑姜嗎?呃,楊先生有沒有在妳身邊呀?你們不是在吃午飯嗎?在
嗎?』

  

  「呃…」邑姜露出遲疑的神色。

  

  楊戩搶過邑姜手機:「喂,是呂舅舅嗎?喔,是這樣…好,我下班時過去。」

  

  楊戩將手機丟回給邑姜:「妳舅舅要我去接他。」

  

  「……我們不能再互相爭吵下去。」楊戩垂下眼:

  「妳和我,都是為呂望著想吧!所以…」

  

  「所以?」

  

  「互不干涉吧!」既然相互有把柄被握著,就退一步海闊天空吧!

  「如何?」

  

  「……我考慮看看。」

  

  「我先走一步了。」

  

  於是,他和邑姜分手了。

  

  ※※※

  

  「啊∼∼有司機的感覺真好∼∼」呂望在後座滾來滾去。

  

  猶不知自已家中差點家變。

  

  楊戩微笑開車。

  

  駛向呂家。

  

  ※※※

  

  回家時,邑姜已經把晚餐準備好了。

  

  邑姜看都不看他一眼,但還是准許他進門了。

  

  算是停戰?

  

  楊戩微笑了…


  
每個人都有秘密…就像香味一樣,隱藏不住而透露出的香味。

  

  希望永遠和舅舅生活、而選擇了不正常男女關係的外甥女邑姜。

  

  發覺愛上了邑姜的舅舅,那年近四十、毫無生活能力、活在自已世界中、猶如
永遠的彼得潘般呂望的自已。

  

  還有…冀望著邑姜和自己能順利交往的傻舅舅呂望…

  

  完全不同的方向。

  

  或許,總有一天,他的心情、邑姜的事都會被呂望知道吧!

  

  那時,這名時間猶如是停止不動於少年時代、但已經年近不惑的娃娃臉中年身
上的時間會不會飛快動起來呢?

  

  他雖然祈禱這時刻晚點到,但又忍不住期待……

  

  唔,還是別想太多吧!

  

  聞著呂望神秘溫馨的暗香和邑姜身上清婉又辛辣的柑橘香。

  

  在這錯綜複雜的香味間愉快的用餐吧!

  

  ※※※

  

  後記:

  

  這是4444hit得主晴殿所點的hit文

  

  以下是晴殿的要求:

  

  7/18

  

  晴殿:

  配對,太楊太。\^o^/

  關於香水的內容…譬如說,某主角是聞香師之類的。

  

  蟲:

  蟲不是香水專家…

  所以…這次這部分大概是一語帶過算了…(喂)

  試寫了一回…(約初段左右的部分)大概就是這樣的氣氛吧!

  十分平淡無聊的氣氛。

  嗯…結局是?

  

  7/22

  

  晴殿:

  啊?結局…當然是喜劇好囉∼

  

  蟲:

  寫好了…

  因為感覺過於平淡…所以加了些詭異的情節下去了…

  所以變成伏筆一回不能消化的狀態…

  但是還是決定不要寫太多了…

  21kb…拆成二回放吧!

  

  而結局…也難說是喜劇還是悲劇…

  

  晴殿:

  看到最後,只能說,和剛開始的氣氛不太一樣…

  很微妙的關係啊…﹝這句話沒什麼意思…只是感想。看完之後的感想…﹞

  

  斷在這裡,感覺很有意思。

  就這樣吧,辛苦蟲殿了^^

  

  名字啊…那不然,連絲?

  感覺互相牽制的…﹝不過是牽制什麼?﹞

  

  蟲:

  喔…好吧…是兩個字的篇名啊…(突然發覺,hit都是兩字名)

  牽制啊?的確是奇妙的三角關係沒錯……

  

  

  就是這樣∼∼

  

  

  這次的靈感來自於那裡啊…

  嗯,蟲學校的光臘樹開花了,

  由於換宿舍,所以上課路線開始走平常不會走的,光臘樹路線。

  道路兩旁都種著樹形纖細、開著細碎白花的光臘樹。

  每次經過總覺得有一種特殊味道。

  其實很淡、也稱不上是什麼香味。

  比平常稍微好聞一點的味道。

  至少蟲對那種味道有好感。

  

  光臘樹與桂花同屬木犀科,或許可以想像那種味道是很淡很淡的桂花香。

  淡到不是香味、只剩木犀科植物特有、有著溫厚感的味道。

  

  蟲想,或許師叔很適合這種味道吧!

  

  還有…

  

  其實這篇文中出現了「螢火蟲&海草(紫菜)」

  那其實是預備用來寫聞普的:

  

  6/17

  

  海草:

  人家要聞普啦∼∼∼背景是「螢火蟲&海草」吧∼∼∼

  

  蟲:

  唔…賞螢、喝紫菜湯(!?吃海草|||b)嗎…?

  

  海草:

  好啊∼∼很甜蜜呀∼∼∼

  

  蟲:

  ^^b…蟲再想想…

  

  

  可是終究沒寫|||b

  被偷懶的蟲用來寫楊太了…

  

  對不起∼∼∼草∼∼∼

  

  

  其實蟲很喜歡家庭劇:呂望和邑姜的家庭家庭事件簿。

  自從看了竹里殿的「約束之花」後的不良影響…

  

  空耳之森時就寫過了…花憶時也表現過了一次…

  (蟲還真樂此不疲啊!)

  而這次的呂望和邑姜,蟲是邊想著赤川次郎的三毛貓系列中的

  片山刑警與其妹晴美而寫的。

  

  溫厚偶爾有點迷糊、而且有恐女怕血症的刑警哥哥、

  和年紀輕輕卻意外的有偵探頭腦與刑警膽識的妹妹。

  

  由於父母早亡,所以在家中的定位就是哥哥是父親的角色、

  而妹妹擔任了母親的角色。

  然後兩人又老是想著:

  「等哥哥(妹妹)找到好對象了以後,再來考慮自已吧…」

  所以不知不覺間的變成相互牽制的狀態(?)

  

  真是有趣又滑稽的關係。

  

  所以蟲寫了這篇文:呂望完全被排除在外,而主角是邑姜和楊戩的家庭劇…

  

  天真不知世事的舅舅…

  和認真護衛舅舅免受同性戀魔掌的外甥女…

  以及邊在困惑自已性向、卻又老是往呂家跑的楊戩…

  

  也許以後是很熱鬧的故事吧!

  

  也許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