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花葬-2

※ ※ ※ ※ ※ ※ ※ ※ ※ ※ ※



現在,鏡頭轉到太公望跟姬發以及普賢所位於的一家餐廳。

此時已接近正午時分,位於市區及醫院隔壁的這家餐館理所當然的人潮增進了一
倍有餘。洶湧的人群和吵雜的聲音行成正比,使得這裡雖吸音效果好,仍然讓有
些喜歡安靜的客人皺了皺眉頭。

但還是有些人對週遭的一切不聞不問,全然的事不關己───


「………」

「……………」

「……………………」

「 …對不起,請問“姬發少爺”,我的臉上是不是有什麼?不然你幹麻一直盯著
我看?」太公望皮笑肉不笑,一臉“你是變態啊?”的表情望著坐在正對面,且
從點餐以後一直盯著他的臉不放的姬發問到。「我可不想聽你回答因為最近女人
太少進而轉到我這種男人身上若真是這樣我一定馬上立刻且堅決的跟你斷絕任何
關係從今以後別跟人說我是你朋友。」

厲害!講完這段話的太公望依舊是臉不紅氣不喘的喝著他點的桃子汁。

「小望,你這樣講太傷人了喔∼」坐在姬發旁邊拍手鼓掌←佩服太公望的肺活量
的普賢笑道,幫著姬發說話──大概吧。

「姬發只不過是欲求不滿,在加上找不到人發洩,因而改轉到像你這種“俊秀可
愛”的男人身上啊,這就表示你挺有魅力的,真該感到高興不是嗎?但可惜他有
色無膽,只能眼巴巴的望著你,來滿足自己嘛。」



沉默無言。



滿頭的黑線,某人心想:你自己講話比我狠,說著如此惡毒之言還面不改色,還
說我傷人?真是沒天理了。



「…啊?你們在說啥?」

沉浸在自己思緒內的姬發,根本沒注意太公望和普賢在說什麼,傻傻的反問。

「我說,你為什麼一直盯著我看?」

很有耐心的將重點重複一遍,吃下了踏進餐廳以來的第23個桃子。──真的是
不有耐心不行了……輕嘆了一口氣,太公望心想:對姬發這種總是少了一根筋的
人,不有點耐心,遲早會崩潰。

「也沒什麼啦……」姬發搔搔頭,笑了笑。「反正吃都吃飽了,你們要回去了嗎
?」

「我想想…待會兒我有病人,所以我現在就回去好了。」普賢起身,招手將店內
的服務生叫來準備結帳。

「那麼普賢,我跟你一起回去吧!」姬發也站起,順便付了錢。「太公望你呢?


「我下午沒事,想到這附近走走。」懶懶的將錢丟到服務生手上,太公望給了那
位女服務生一個笑容,看的對方險些失手把東西打翻,結了帳後臉紅的衝回櫃檯


「太公望,拜託你也收斂點吧!沒事幹麻到處裝清純、留情亂放電…」姬發低咕
著,有著不滿。

「好了好了,該走了。」普賢一把拉走姬發,朝著太公望揮了揮手,「下次見。


他也擺手,表示回應。俐落的轉過身去,開始打發這無聊的時光。

*****

本來嘛,像他這種超級大懶人(還是蟲?)照理說是待在椅子上悠閒的度過,連
動都懶的動,怎麼會想要到附近逛逛呢?

直覺吧。

自己這麼告訴自己,也點自我安慰的味道在裡面。

不可否認的,今天自己真的很奇怪,放著好好的休息時間不睡覺偷懶打混(雖然
在平時上班時間做的就夠多了,但他仍樂此不疲),竟跑到外面來?
這下可好,自己真的有問題了。不過既然來了,就看看吧。

無聊的走動著,逕自欣賞著過往的人群────

瞬間,一抹青藍映入眼簾。緊接著,是一個美到讓人窒息的絕色面孔。

細柔的頭髮撩過臉上,感覺好到讓他忍不住伸手想抓住,然而卻撲了個空,那個
顏色已消失在人海群眾間。身邊彷彿還有那種細微的清香環繞著,使他難得的有
想將這味道佔為己有的念頭出現。

於是……



他開始追。

*****

味道……城市污濁的空氣死命地欲埋掉那出現得不合時宜的香味。──太公望一
個勁兒地橫越一條條車水馬龍的大街。 

溫室效應的作用下,都市就像一座巨型熔爐,與皮鞋接觸的柏油路面就像是被壓
擠的年糕般陷了進去。  

該死!暗自咒罵了聲,畢竟穿著皮鞋快跑可不是令人容易接受的事──挺痛的耶


躍過公園護欄,凹凸不平的鋼製弧面坑坑洞洞,小孩子似乎喜歡穿著溜冰鞋踢它
,目前這副淒慘德性即是經年累月被孩童們穿鞋的腳好好『愛護』後的成果。 

『嗯!?』風向在改變。「慘了!」太公望朝原本前進路線的反方向跑回。 

風往左,味道往左,那人位置就是在──「右邊!!」 


開始懷疑起自己的嗅覺什麼時候變的那麼好了──平常活在充滿消毒水的醫院,
老早就認為自己的鼻子已經退化到麻木不仁了,已經惡化到只認得桃子的芬芳香
味,現在竟能追尋一個淡淡的清香這麼久?──重點是還不是桃子!!不只是鼻
子,超級大懶人(還是蟲?)的自己能跑這麼久也是很恐怖的一件事──這可是
長跑耶!

結論是,人的潛能真的很難得。

跑著跑著,忽然想到一件事──如果這個香味並不是出自於那個人的呢?它也可
能存在於另一個活動的人身上;但也可能只是某個店家剛清潔完畢的送洗衣物,
但照它一直在移動這點推斷,前兩者的可能性較高! 

又或許是一臺全省走透透的巡迴潔衣車?而此禮拜正好停留在這個城市內幫沒錢
洗衣服的窮苦人們清洗出一套帶有清爽香氣的便服──『啊啊•••!?腦子裡
盡是些怪主意。』 

最後的結果:還是不確定這香味到底是不是那個人的。


不過最後還是決定相信自己一開始的直覺,再度邁開步伐直追。


迅捷的步伐令太公望奔入市中心,香味尋找行動的成功率似乎越來越渺茫哪!─
─市中心!?每一樣生物都在這裡釋放廢氣,有毒素的;無毒純天然的,或者無
法辨識的氣體── 


「兩點五十五分•••」時間多的是!不過太公望從來也沒想過他能在這種市區
裡逡巡這麼久──三十五分鐘的快跑呢!! 


「呼、哈啊•••」猛一停下腳步,才意識到自己喘得有多厲害,差點還因慣性
而跌了個狗吃屎,幸而平常的靈敏使自己瞬間反應過來才倖免於難!「呼啊──
」肺部超痛啊! 

我可是醫生,並不是繞著市區到處跑的笨蛋或是運動員!

缺氧中的太公望慢步移動至正前方的7-ELEVEN,都市內的氧氣總是不足──大家
分一分差不多就耗盡了!想多使用一些都難──……「好──渴……」 

血液鐵定全匯流到喉邊去了,鼻間發冷,什麼味道也聞不出來,正在太公望以沙
啞的語調求救的時候,一瓶桃子汁納入自己模糊的視線內──啊!眼球邊的血液
為此而努力匯集起來以便聚焦。 

「先喝下去吧!」眼前的少年蹲下來,以配合彎著腰的太公望,把吸管推置進鋁
箔包內,遞到太公望手上。 

「!?」好心的人?──渴求水份的身體先斬後奏,尚未道謝就將桃子汁飲盡,
鋁箔包扭曲成詭異的形狀──而且過程如同錄影帶快轉。 

「呼──……」─『復活中』─「謝謝你。」 

「不必客氣。」眼前的少年微笑地站起身來,拎起腳邊的塑膠袋準備離開。

等等──這個香味…….「是你!!」因為拉扯過度激烈而不小心將素昧平生的陌
生人壓倒在地上。 太公望仔細的審視這名少年,眼光在對方那一頭青藍色的頭髮
上停了下來。

「真的是你……」喃喃細語,太公望無意識的將手輕撫著少年的頭髮,撩起幾許
髮絲,放在鼻間輕輕的嗅著,絲毫未察覺現在的姿勢是多麼容易讓人誤會及感到
尷尬。

「對不起,先生…」少年掙扎著,驚慌的表情顯示他被眼前這位同樣也是陌生人
的行為嚇到。「可不可以讓我起來……」

「呃…抱歉,我不是有意的。」驚覺自己在做什麼,太公望趕忙將少年伏起。

「算了,沒關係。」

少年說完轉身變要離開,太公望也不知為什麼,就伸手抓住對方。「等一下!!


「這位先生,我到底是怎麼了?」皺著眉頭,少年真的是感到莫名其妙,自己不
過是請他喝杯果汁罷了,難道對方要搶劫?還是要道謝?看情況,後者可能性較
大……

「那個…我想謝謝你請我喝飲料,如果你現在有空,可否讓我回請你?」有些笨
拙的邀請──要知道,通常只有太公望被人請,哪有太公望請人的道理?這個少
年可是讓他破了例啊!──所以說什麼也不能讓他跑了。

「?」少年反應不過來,愣愣地望著太公望,爾後,笑意湧上他的唇邊──很美
──「好啊。」

捕捉的第一步,成功。


(待續)

*-*-*-*-*-*-*-

我有自信這篇文絕對可以在10篇內完結∼∼∼∼(放鞭炮)
畢竟我實在不適合寫長篇的,那樣會讓我瘋掉──可我卻很喜歡看長篇連載小說
∼^^bbb好矛盾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