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眷戀14

※ ※ ※ ※ ※ ※ ※ ※ ※ ※ ※



保健室。

「他呀,餓昏的 ….」太乙老師下結論。

「啊?」

「等他醒來給他吃點東西就行啦 ……. 嗯,太公望,你還想坐到什麼時候?還不快回去上課?」

「太乙老師呀 ∼ 哪有人已經翹課還回去的道理?」還真敢說?自己就曾做過這種蠢事。而罪魁禍首正是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可人兒!

「也罷啦 ..」太乙之所以會要太公望上課,也只是覺得偶爾該盡一下老師的義務嘛 …….. 「那有事再叫我,我在實驗大樓一樓。」

說完朝太公望揮揮手,頭也不回的走了。

太公望回頭看著楊戩「真是的 …. 昨天你跑去哪鬼混了你 …….」雖然是責罵,卻包含了許多心疼與不捨。他是真的很擔心 …… 雖然在理由上他沒資格去管 …

但為什麼要在意有沒有資格呢?出自於一個同居人或一位同學的關心不行嗎?

手指纏繞上楊戩青藍色的頭髮,也只有這種時候太公望才敢對楊戩為所欲為。看盡他的美麗他的脆弱 …. 而他美麗的楊戩又毫無防備的在他面前展現睡顏了…

唉,有一天真的會憋死。

太公望由衷的想。只是 … 什麼時候才能名正言順的抱他?似乎一輩子都沒那種機會吧 ………………………..… 因為,兩個男人 …..

他不得不注意事實,楊戩喜歡他嗎?

自己雖然老早就告白過了… 但楊戩那時候那種嚇到的神情,至今沒給他任何回應。果然不行嗎?太公望很失望。

他爸爸的事也是,楊戩還是不相信他。這讓太公望很不喜歡 ….

或許他該想想當他聽楊戩說『我殺過人』的反應。那時自己的心態是什麼?驚訝嗎?好像有點 … 可是相對於楊戩的害怕,那種驚訝的成分倒消失無形了..

那麼,一般人的反應該是什麼?真心的接納?還是假意的關懷?

或許是還不到時候吧,畢竟他沒聽完所有來龍去脈。又或許是掙扎著說夢話的楊戩,已經讓他漸漸習慣可能聽到的事實。又或許是,看到總是半夜嚇醒的楊戩,清楚知道他所受的罪真的夠多了 ….

手撫上楊戩蒼白的臉龐「休息一下也好 ….」

所以不需要了,他只要能讓他不再害怕就夠了。

「唔 ………」

「終於醒了?吶,吃掉它。」太公望等楊戩慢慢爬起坐定後,遞上他才剛從福利社買來的牛奶麵包。

「………….」帶著迷濛的睡眼,楊戩的眼神沒有落在太公望身上,似乎還很茫然的搖頭「嗯 …. 我不餓 ……」

「少逞強了。」太公望拆開包裝,幫楊戩把打開的麻煩都省了「快吃吧。」

楊戩頭還是又點暈。他的樣子真是像極了個『失憶少女』,呆呆的。只差沒白痴的問太公望『你是誰啊?』

「喂!」看楊戩沒反應,太公望也不想勸了。撕了一塊麵包就望楊戩嘴裡塞。

「唔!!」

「不准吐出來!」太公望捂著楊戩的嘴「給、我、吞、下、去!」威嚇的意味十足,楞的楊戩不只清醒,還嚇到真的趕緊一口吞下!


而不經咀嚼的下場是,一陣噎到的狂咳。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你在幹嘛啊!」太公望真也給楊戩嚇呆了,手趕緊不停的拍打楊戩背部。

「咳咳 …」楊戩即刻紅了眼框,壓著自己喉嚨想止住咳嗽。他也想知道自己究竟在幹嘛啊 ….. 天哪 .. 好難過 ……

這種笨蛋真的殺的了人嗎?

「快喝口牛奶 …」拉開牛奶盒,太公望抓著楊戩,緩緩灌入。

天啊 …

「唔 ……」楊戩困難的嚥下。好不容易那塊麵包終於肯去跟胃纏綿了,差點噎死的楊戩抓著自己的領口,不住的喘氣,蒼白的臉上才開始出現淡淡粉紅。

「真是的,你發什麼呆啊?」太公望放下手中牛奶,輕拍楊戩。

「還 .. 不都你 .. 害的!」一句話說到最後,終於順暢了點「誰叫你硬要我吃下的?」根本是你做賊還喊抓賊 ……

「喂喂,我之前可是『很有禮貌』的要你吃耶 …」太公望再次撕下麵包要重施故計,楊戩立刻機靈的閃開。誰知這動作引來太公望不滿,生氣的跳上床按住楊戩「給我吃!」

太公望的強硬態度使楊戩不得不告饒。

「唔,好 … 好嘛!我 … 唔 … 我自己會吃 …. 我吃就是了 …」

楊戩像個被欺負的小媳婦兒,輕輕接過太公望用力拿過來麵包,瞥了太公望一眼後,一付心不甘情不願的吃了起來。

太公望輕笑,一付早知如此何必當初的笑。果然還是楊戩可愛啊 …

※ ※ ※ ※ ※ ※ ※ ※

「好了,睡夠了吃飽了也喝足了。說,」太公望直視楊戩「你昨天去哪了?」

「……」他是故意問的吧 … 剛剛的歡樂氣氛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沉默的空氣瀰漫 …… 若不說,他倒忘了,太公望讓普賢成為新房客的事 ……「你不是 ……… 讓普賢住進來嗎?」

「是啊,跟這有關係?」

真的 … 住進來了…

失望什麼?自己本來就不及普賢 …. 普賢跟他是多年好友,連小嘯都知道的。

所以 …… 果然要他走吧 …. 既然如此直接說不就好了… 反正 .. 又不是什麼大不了 … 的事 …… 又不是 ………..


什麼大不了的 …………….


突然覺得好痛苦 …
搬出去後,他又要開始打工,又要開始找房子 .. 又要開始 …..
獨自一人 ….. 面對孤單了………..

「望,你想說什麼就說吧,我不會介意的 ……」露出一個善解人意的笑容,心中的苦澀卻無與倫比 …… 生活中沒有太公望會怎樣?他不知道。

「啊?」太公望莫名其妙的看著他「我想說什麼?」

對!他說過要是讓他找到楊戩,他非好好照顧照顧他不可!嗯 … 不知道剛剛餵他吃東西算不算 ….. 呃,等等,他怎麼知道我想什麼?

「你在說什麼啊?」

「我都知道 … 真的。」糟糕 … 又想哭了..「很抱歉這段時間打擾你了…」

怎麼每次一遇到太公望就變的愛哭起來了…. 是習慣。又是習慣。又是從夜晚開始 … 醒來後就很習慣的倚著他的懷抱哭泣 …. 所以漸漸的,就這樣了嗎?

「呃?」打 .. 打擾?他到底在說什麼?怎麼從剛剛到現在,我沒一句聽的懂啊?而、而且他現在又在幹嘛,哭!?

楊戩低著頭,頸邊的頭髮立刻一股腦的垂下,遮住楊戩滑著淚水的臉。

盡量別讓自己哭出聲,楊戩緊閉著嘴,不敢抬頭。深怕讓太公望看到自己的不捨,會招來更不知所措的狀況。好沒用啊 ……….

不行!不准哭出聲!別像個被拋棄的女孩子…..

可惡 … 肩膀的顫抖卻洩漏自己主人的秘密,別哭別哭,別哭,有什麼好哭的?別哭 …. 啊 ….. 冷不防的,頭被硬扳抬起,對上太公望的雙眼!

嚇!

趕緊別開,太公望卻抓緊自己肩膀,迫使楊戩的視線落在他眼裡,問「你在哭什麼?」

「不、沒有、沒有 …..」楊戩猛搖頭。為什麼要狡辯?明知道現在自己說什麼都沒說服力 …….. 幹嘛 …. 一直要否認 ………

太公望掐緊楊戩的肩膀骨頭,讓楊戩終於感到疼痛的望著太公望「你昨天晚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又來了….. 他是真的不知道嗎?還是對我裝傻?這樣究竟有什麼意義?想戲弄我? 先要普賢假裝不知情的招呼我,再讓我住不下去嗎?這種戲弄未免也太過分了!

他做的可實在是太成功了………. 我不只因此哭了,更加上心痛。

那他現在又一付擔憂的眼神做什麼 ……..

「楊戩,…………….. 告訴我。」太公望納悶的盯著眼前不說話的淚人兒。一定是昨晚發生了什麼事才會讓他變的反常 .. 他絕對要知道!


有什麼好講的?想刺激我?
可是 ….

「….」看太公望這麼認真的問著自己,楊戩這次有點疑惑起來了。難道,真是自己誤會了什麼嗎?可是 ………「你不是要我 ……. 搬出去嗎?」

「呃?」

太公望愣住的盯著楊戩盈著淚的雙眼



接著,縱聲狂笑。













「太公望,你 ……..」到、到底怎麼回事?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你 … 你 …. 你哭 … 該不會 … 哈 .. 是因為 … 這個 … 吧?」太公望笑的極為難過,說不好一句話「哈 .. 啊哈 …!」

「為 ..」楊戩完全不知所措,想叫他停,可是情勢好像又比人弱 … 而且,他笑的那麼誇張是什麼意思?彷彿他的舉動只是一則笑話一般 ……..

太公望!

「哈 … 哈 …. 你 …」太公望笑的很痛苦。

「……..」看著太公望努力止笑的模樣,楊戩只覺得又羞又怒。他到底停不停?別把他當白痴看!他、他可是很認真的去 ………..

「哈 .. 唔 … 誰、誰要你搬出去了?」太公望抓著肚子,久久好不容易稍稍平復,但聲音中還是能察覺太公望的強忍。

我怎麼可能捨得讓你走?更何況你自己一個人我也不放心啊。

「?」這下換楊戩傻了眼。征征的看著又開始笑的太公望,那 … 那 ….

普賢 ….. 那 ….. 為什麼要讓他住進來?

「嘿嘿 … 吃醋了?」太公望伸出手撩起楊戩錯愕的臉蛋,有些邪惡有些開心的盯著楊戩「吃普賢的醋喔 ….」

「我 …..」只能看著太公望邪笑,楊戩還沒說話,就被太公望搶去「誰說他來你就要走的?三個人住一起又不會怎樣。」

此時楊戩真是覺得,無語問蒼天啊 …..

“ 噗 ” 的一聲,太公望很快放開楊戩傻掉的臉,大笑去也。

這 … 那 …. 他的眼淚究竟是 ………


賓果!白流了。

一思及此的楊戩不由得面紅耳赤,想大聲對太公望吼叫,可是明明是自己先誤會的,憑什麼對他大聲呢?雖然 ……… 雖然 ….. 聽到太公望並沒有趕自己走的時候 …………. 有點 ……

但一看到太公望笑自己的樣子,楊戩還是覺得他現在很討厭。

可惡!既然不能說話,他走總行了吧?楊戩即刻跳下床,從正捂著牆壁笑的下氣不接上氣的太公望身後快速走過。

有什麼好笑的啊!

誰知才離開床沿沒幾公尺,就被太公望從背後攫住,冷不防重重的將他往床上甩去「你、你幹嘛啊!」楊戩整張臉早已紅透,恨不得趕快離開太公望的視線。而這會兒偏偏太公望現在又將自己壓在床上,害得楊戩只好很快的偏過臉躲避太公望的注視。

「怕我不要你就哭了?」

「沒有!」

太公望趣味的盯著楊戩轉頭對他大叫沒有,又窘的轉頭回去的好笑樣子「那你哭什麼?」

「………」可 … 可惡 … 鬧了半天根本是自己一廂情願,真是白痴!還讓自己冷了一天餓了一天傷心了一天 …… 他到底在做什麼?

「嗯?」太公望朝楊戩低下頭去,讓自己的臉落在楊戩眼裡。

!!

「放開我!」突然被太公望的臉嚇到的楊戩,猛然推開太公望坐起,下一秒又讓也同時坐起的太公望給順勢摟進懷裡。


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鐺 ∼∼

突如其來的鐘聲讓楊戩楞了三秒,才想到要掙扎。

「放開我啊!你 ……」

「告訴我為什麼哭,我就放開你。」

沉默六秒。

楊戩才發現,他很喜歡被太公望抱著,當他以為太公望要他走時,他以為他再也沒辦法擁有那懷抱了…….. 很怕嗎?好像 ..

「我 …..」

輕抬啟口,漂亮的紫眸加上微張的嘴再次對上太公望。過於曖昧的距離,接近的美麗臉蛋,讓太公望的理智出現模糊,漸漸消失 ..

有些情不自禁將頭前傾,然後 …………………..















「小望 ∼∼!」

「啊!」就在最關鍵的一秒,兩人推開了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