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他一直想像著,何謂自由。

  ──因此,最後的剎那,他攫住了兩個袖子的、飄游的夢。

  雲無心以出岫,鳥倦飛而知還。所以他想,那只不過是,回去了原來的地方
而已。

  …………

  那是他所以為的,最後的思緒。


※ ※ ※ ※ ※ ※ ※ ※ ※ ※ ※

繪影 

※ ※ ※ ※ ※ ※ ※ ※ ※ ※ ※
 

  第一話  「尋找」的少年

  已經沒有關係了。

  想到這些的時候,他也發覺到自己正飄浮在一個從來不曾去過的地域。說是
飄浮,因為放眼看去,此處盡是一望無際的、全然透明的空間。那麼徹底,以致
他向上望不到天(雖然天本來就是看不到的),往下探不著地,四方左右更是沒
有所謂的「邊境」,甚至連理應有的地平線都被吞掉了。

  他就這樣嵌著,看不到自己的立足點。就是自己而已。

  「這是哪?」

  不禁喃喃自問著。很奇怪不是嗎?雖然他從來沒想過該到什麼地方,但好像
也不該是這樣的呀?

  奇異的是也沒有恐怖感。他想如果是一個正常人待在這裡的話,時間一久大
概很容易會因為思考的秩序錯亂而失去理智;而他不覺得恐怖卻是因為熟悉,他
……彷彿常在這裡,儘管實際上並沒有具體的記憶和印象。

  猶豫了半晌後才邁步──依然有個什麼待在他的腳下,這讓他有種莫名的安
心感。所以他就繼續走,繼續走。

  真的是好大、好空的地方啊。他惘然而迷糊地想著,沒有顏色也沒有氣味,
除了腳底外沒有別的觸覺,連呼吸和腳步聲都沒有的寂靜──與其說是死寂罷,
不如說像是全部的東西都被偷偷地搬走,然後只剩下牆壁的空屋──而這裡則是
連「牆壁」都被偷走了。在這種地方待久了,好像連身體裡的感覺和腦子裡的記
憶都會逐漸地、從無聲裂開的縫隙流到那深不見底的透明裡似的。

  他走了很久──很久只是身體裡剩下還沒流光的時間沙漏,到底是多久其實
他不知道,因為腳不會痠──然後他在極遠處看到一個模糊的、彷彿映在水面上
的影子。

  是什麼的影子?他好奇,不知不覺地往那個方向走去,接著就跑了起來──
跑也純粹是腿殘餘的感覺,實際上四周並沒有任何憑依來決定速度。

  宛如是三流小說情節的必然(一面跑一面模糊地這麼想),他不由自主地走
向來到這裡遇見的,第一個人。

*  *  *  *  *

  「請問這裡是?」

  抬著頭問出這個一點也不高明的問題,他看著眼前正在四下張望、一身奇怪
服飾的紅髮少年。只見少年穿著白色長衣,腰間束著藍底白色織花的腰帶,衣襬
和左衽都有條狀繡紋,戴著方型頭巾,背上揹著弓和箭袋──只是張望他的,壓
根兒就不理他。

  他又喂了幾聲,但對方始終不予回應,好像根本沒聽到似的。一股難堪的感
覺掠過,這使他的心裡因為被忽視而產生了一股莫名的氣惱。

  「喂∼∼∼!!!」

  提高至幾乎是吼聲的音量,他看到那少年終於回過了頭。

  「你在叫我?」少年一臉的訝異。

  廢話!這裡除了你之外還有第三個人嗎?他心裡正沒好氣,但還來不及發話
,就聽到那少年繼續說了:

  「幹麼在那麼遠的地方講話啊?」

  遠?明明只有幾步遠,不是嗎?他微愕,少年還在說話:「算了這個不重要
……你來幫我找東西,我的東西掉了。」

  找東西?他跟著四下張望。「這裡沒有什麼東西啊。你在找什麼?」

  講了好幾次對方還是不理他,他只有拉高聲音讓對方「聽見」。少年終於聽
到了,聞言卻皺眉瞪他。「你根本就沒在找,怎麼知道沒有東西?」

  一看就清楚了不是嗎?這裡……是空的啊。他疑惑地看著眼前的少年。「你
為什麼會在這裡?」難道是跟他一樣……的人嗎?呃……一樣?

  「這句話應該由我來問吧!」少年打量他,顯得明朗的碧綠眼眸中隱約有股
……深沉,一閃而逝的審視。他困惑,看錯了嗎?「這裡是我們納瑟爾族的村莊
,你到我們村莊裡做什麼?」

  納瑟爾族?村莊?哪裡?「這裡……有住人嗎?」可是他什麼都沒看到啊…
…除了眼前的這個少年……

  少年臉上射出懷疑、莫名其妙的目光,然後就轉過頭不理他了。他有點不高
興,要是以前他一定會直接打退堂鼓;但現在他卻真的懷疑了起來。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是到了哪裡啊?

  「你在找什麼?我來幫你找吧。」雖然有點懊惱,卻不由自主地被少年恍惚
四顧的眼神勾起了注意力,他靠近了少年問道──這時候他才發現,雖然很明顯
少年的身長不高,但自己的頭頂卻僅及少年的膝邊──換言之,少年的立足點遠
比他高上許多。

  那裡還有一個「地板」嗎?他伸手摸,空的。

  縱然疑惑,他也不打算再問。他不想再看到那種令人不舒服的表情。

  「嗯。我在草叢裡掉了東西。掉了……」

  「你掉了什麼?」草叢?他不動聲色,問了第三次相同的問題。

  「掉了……嗯……掉了……」少年喃喃地重覆道,卻始終說不出個具體。

  他皺了皺眉。「你形容一下是什麼樣子吧?這樣比較好找。」

  也許是此時此處只有對方吧!他莫名地產生了一股往昔極少出現的同情心和
陌生的溫柔情緒。平常他是不會這麼多管閒事的。

  「嗯……是個很大……很溫暖……很……很柔軟的東西……」少年語無倫次
地說,眼神卻很認真地在回想。

  很大很溫暖很柔軟?棉被?「你在這裡掉的嗎?」

  「我不……知道。」少年搖搖頭。「我正要找人來幫我找。那個東西……很
久很久以前,就掉了。」

  「有沒有可能被別人撿走了?」他微覺好笑,卻裝出一本正經的樣子問。

  「撿走?」少年聞聲停止找尋的動作,瞪視著他的眼眸異常晶亮,宛如磨亮
尖銳的鋒刃。「你以為你是誰啊?」

  他愕然。還來不及反應,那少年卻不停頓,態度挑達地,一字一句、步步進
逼:

  「如果你不想幫我找的話就算了,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幹麼?你以為每
個人都該接受你的意見,一切以你為依歸嗎?」

  說得太過份了吧!他微惱,因為對方話語裡被誇大的真實。「你怎麼知道我
不想幫你找?」

  「怎麼不知道?你連看都沒仔細看,就說這裡沒有東西;現在也連找都沒找
,就說可能會被人撿走了!如果你覺得對你無關緊要,你可以離開啊!擺出這副
偽善的嘴臉做什麼,施捨嗎?」

  話裡的直接與尖銳令他狼狽,這份狼狽使他不由自主地升起防衛本能:

  「那是因為我知道你根本找不到!這裡,這裡是空的,根本什麼東西也沒有
啊!」

  乍放的聲波瞬間被周圍無垠的空洞吸收淨盡。安靜了好久好久之後,少年緊
緊地盯著他,好半天只輕輕地吐出一句話:「你騙人。」

  「我何必要騙你!」吼完他意識到自己太過激動了,連忙閉上嘴吐息安撫自
己的情緒。

  「你又沒有透視眼,這個草原裡到處都是長草叢……你怎麼知道這裡的空的
?」

  草原?「什麼草原,這裡根本都是空的啊,什麼東西都沒有……」

  少年靜靜地凝視著他,眼中驀地有一絲恍然的神情。

  「你是怎麼到這裡的?」

  「這裡是什麼地方?」他不耐,不是因為對方的問題,而是因為自己的無法
、和不想解答的情緒。

  「嘿,是我先問你的耶。」

  「我是怎麼來的很重要嗎?反正都死了,大不了就是上天堂或者下地獄嘛…
…」他驀然住嘴。死?

  少年也抓住了這個線索。「啊難不成你……」眼中閃耀著一股光芒,那光芒
讓他感覺到一種……被當成嘲弄對象的強烈不悅感。「你死了。而且我猜是……
自殺,對吧?」

  他驚駭無已,一時竟說不出話。少年還在自顧自地說:「那你走錯地方了。
這裡不往什麼……天堂或地獄,這裡是我們納瑟爾族的村莊。」

  他沉默著,接受了自己已經『死了』的事實。「那你也是……死了?你也是
靈魂嗎?」

  少年怪異地看著他,忽爾嘲弄地一笑:「你看我像嗎?」一副不正經的樣子


  他極力壓下湧起的、莫名的羞辱感,忍氣吞聲地問:「那麼請問,我該往哪
裡走?」

  「我怎麼會知道,我又沒有死!」少年兀自說著,看他無轍顯得很樂的樣子


  再這樣拖拉下去他肯定也會被搞瘋。他氣悶地想。「那我去找我該去的地方
了,你找你的東西吧。」

  「那就再見啦。」少年作出「送客」的手勢,一副巴不得他快點走的模樣。

  往原本就決定的方向走去,他把那個少年遠遠地拋到身後,直到回頭看不見
了為止。

  等到他遠遠地看到第二個相似的黑影,而靠近時對上那訝然後詭笑的表情時
,他的腦中,突然冒出「鬼打牆」這三個字。

(待續)

後記

  這是為搶到2874hits數的晴殿所寫的小說,題目是「異世界的太楊太」。因
為個人能力的問題,時隔一年多才將它完稿,總計十四話。在此對晴殿慎重地道
歉。

  這篇作品將會陸陸續續貼上來。至於好或不好,是否合乎標準,還請各位多
多指教。

                         By Li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