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夜訪吸血鬼09

※ ※ ※ ※ ※ ※ ※ ※ ※ ※ ※


沈默了半晌,太公望終於勉強開口:
「或許正如你所說的,我是不想面對那件事。」
「趙公明到底對那個楊戩做了什麼?」
太公望坐回自己的位子,不安的玩弄著手指頭,
「對一個男人而言,什麼事情是最讓人無法忍受的?」
「最讓人無法忍受?」
記者想了想,
「被誘拐?」
「更慘。」
「被搶劫?」
「更慘。」
「被強暴?」
聽到這句話,太公望抬頭看了記者一眼,
「比這個更慘。」
「那是......」
記者已經想不太出來有什麼理由,太公望只是靜靜的看著記者,
「對一個男人......不,或許對所有人而言:最悲慘、最讓人無法忍受的
事情,就是被自己最信賴的人出賣!」
** ** ** ** ** ** **
妲己走出太公望的房門,著急的楊戩立刻走上前去:
「怎麼樣?嚴重嗎?」
妲己慢條斯理的說:
「滿嚴重的,你是怎麼搞的?為什麼讓紫之上受了這麼嚴重的傷?」
「多嚴重?」
楊戩問,眉頭不由自主的皺了起來,
「恐怕一個月內不能動吧?不過你的手也不太妙。」
楊戩看看自己纏滿繃帶的手,
「那他到底怎麼樣?」
「沒有生命危險,不過以後可能會有疤痕。當然,有沒有疤痕要看他本身
的復原力,也要看你照顧得好不好、換藥換得勤不勤。」
妲己說,一面看著楊戩,
「小戩(愛心),這段時間紫之上『一點抵抗能力都沒有』唷!(愛心)
很高興吧?」
妲己突然向楊戩說了這麼一句話,
「媽,我不是跟妳說過:我跟太公望不是那種關係的嗎?」
楊戩急著辯駁,妲己卻神秘一笑,
「小戩,(愛心)你還太嫩了,(愛心)媽媽不是告訴過你:偷吃要記得
擦嘴的嗎?(一堆愛心)」
「這跟我們現在討論的話題有關係嗎?」
楊戩有點搞不清楚妲己想說什麼,
「你知道嗎?(愛心)紫之上身上都是你身上那個香香的味道喔!(一堆
愛心)」
妲己又恢復了不正經的本性,
「我......」
楊戩這下可真是跳到黃河也洗不清,算了,自己也沒有解釋的力氣了,妲
己誤會了的話就讓她誤會吧,
「小戩,」
妲己忽然正經了起來,
「為什麼紫之上才剛回家就受了這麼重的傷?你應該最清楚吧?」
楊戩沒有回答,妲己自顧自的繼續講下去:
「你還真不夠體貼,難道你看不出紫之上的心裡頭一直有著疙瘩嗎?現在
搞到人家要去自殺,你滿意了嗎?」
「啊?」
楊戩楞了一下,
「難道紫之上的傷不是因為他要自殺而引起的嗎?」
看樣子,妲己把因果關係搞反了......
「......」
楊戩並不想多做解釋,仔細端詳著楊戩,妲己慢慢開口:
「小戩,我說你還真不是普通的遲鈍。」
「遲鈍?」
楊戩有點搞不清楚妲己的言下之意,妲己搖了搖頭,
「你看不出來嗎?紫之上喜歡你。」
喜歡?楊戩當下脹紅了臉,
「媽,妳沒搞錯吧?太公望這麼討厭我,他怎麼會喜歡我?而且我們兩個
都是男的,怎麼可能?」
「你沒聽過『日久生情』這句話嗎?」
妲己一本正經的說,
「況且紫之上從一開始就沒有討厭過你。」
「妳為什麼會這麼覺得?」
「如果紫之上討厭你的話,他大可離你而去,而且......」
妲己意味深長的看著楊戩的手,
「如果他不喜歡你,他根本不必冒生命危險救你。」
「媽!」
楊戩大吃一驚,剛剛妲己不是以為太公望想自殺嗎?為什麼會......
「一開始我的確以為自殺的人是紫之上,但是仔細想想:你不可能眼睜睜
的看著紫之上傷得那麼厲害才去救他;而且不論怎麼想,想自殺的人不可能會
背向窗戶,一般而言都會面向窗戶吧?從這點倒過來想的話就可以猜得到:想
自殺的人是你,而救你的人是紫之上。」
「我......」
楊戩想解釋,妲己卻伸手阻止了他,
「你不該向我解釋,而應該向裡面那個為了救你受了重傷的人解釋。」
「難道妳對我自殺的原因不好奇嗎?」
「命是你的,你要怎麼做是你的自由;而且不論我怎麼說,你決定的事情
是不會改變的,不是嗎?」
「媽......」
「我剛剛說過:命是你的,你高興怎麼作是你的事情;但是別忘了,你的
命現在已經不只屬於你一個人而已。如果你死了,紫之上要怎麼辦?對紫之上
而言,你就等於他的生命全部,你死了,紫之上也不可能一個人活下去吧?」
「為什麼這麼說?」
「對紫之上而言,你不只是他的老師;你是他的一切,你懂嗎?」
妲己說,一面端詳著楊戩的表情,
「紫之上這個孩子跟我很投緣,所以我不希望看到他哭泣的樣子,特別是
為了你的緣故哭,知道了嗎?」
「媽......」
楊戩輕聲喚著,妲己輕輕的笑著:
「不要把已經在你身邊的青鳥放走......你該把握住自己眼前的幸福喔,
小戩......」
說著,妲己起身準備離開,臉上出現促狹的笑意:
「好了,電燈泡就要自動消失了,(愛心)春宵一刻值千金喔!(一堆愛
心)」
妲己說,一面消失了蹤影,楊戩只是定定的望著虛空,一會兒,楊戩慢慢
走進太公望的房間。

「楊戩......」
太公望總算清醒過來了,
「好一點了嗎?」
楊戩充滿罪惡感的開口了,
「好一點了,不過背還是好痛。」
太公望說,臉色顯得極為蒼白,
「......對不起。」
楊戩開口,
「為什麼要跟我說對不起?」
太公望勉強扯出一個微笑說,
「因為我害你受傷了。」
楊戩說,太公望搖頭,
「跟你沒關係,是我自己笨手笨腳才會受傷的。」
「如果不是我打算......」
「如果硬要這麼說的話,一切都是我惹出來的。如果我沒有硬逼你把你的
過去告訴我的話,一切都不會發生了,不是嗎?」
「這跟你無關......」
楊戩說,太公望勉力微笑了,
「那我受傷的事情也跟你沒有關係......」
說著,太公望閉上眼睛,
「太公望!」
楊戩緊張的叫著,太公望只是慢慢睜開眼睛,
「有點痛呢......」
太公望說,
「好睏......」
「那你先休息吧,我不吵你了。」
楊戩說,太公望卻有點窘的搔搔頭,
「我睡不著......」
「不睡覺傷怎麼會好?」
楊戩有點生氣的說,
「可是我不習慣這樣趴著睡。」
「那你要怎麼睡?你現在可是傷患,躺著睡只會壓迫到你的傷口。」
楊戩有點不滿的說,太公望只是吐了吐舌頭,
「那算了,反正我現在一整天都只能躺在床上,不管什麼時候睡都沒有分
別吧?」
楊戩雙手插腰的盯著太公望,
「真沒辦法......」
楊戩說,一面鑽進太公望的被窩裡,
「你要做什麼!?」
太公望嚇了一大跳,剛剛在楊戩懷裡醒來的「震撼教育」可讓太公望記憶
猶新,
「你放心,」
楊戩的聲音裡含著濃濃的嘆息,
「我只是抱著你睡而已,絕對不會做別的事情,你放心吧。」
說著,楊戩逕自伸手抱住太公望,太公望連躲都沒得躲,就在兩個人意識
漸漸朦朧之際:
「楊戩......」
「什麼事?」
「以後不要每次都一個人在那邊擔心......有事情就告訴我,讓我替你分
憂解勞吧?」
太公望小小聲的說,
「不行。」
楊戩說,太公望愣住了,
「為什麼不行?」
「我希望你永遠就是這樣無憂無慮的,不要像我一樣......」
「可是我已經長大了,你可以不要再把我當小孩子看嗎?」
「我知道你已經長大了,但是不論過了多久,我還是希望你能夠像孩子一
樣,擁有善良無邪的心......」
** ** ** ** ** ** **
「結果我還是沒能像楊戩希望的那樣:永遠擁有善良無邪的心......」
「為什麼?因為你成為那個楊戩的愛人嗎?」
記者問,太公望瞄了記者一眼,
「請不要把我跟楊戩的感情想得那麼齷齪。」
但是你們做的事情......記者還沒來得及開口,太公望已經先開腔了:
「對現代人而言,肉體上的關係只是一種享受、一種抒發慾望的管道;但
是對我們而言,那是感情走到最後一個地步必然會達到的階段。兩者在根本上
就有明顯的差異,請不要混為一談。」
凝視著太公望纖細的輪廓,記者開口了:
「你為什麼喜歡那個楊戩?」
「為什麼?」
太公望反芻著記者的問題,隨即將問題丟回給記者:
「那你認為我為什麼會喜歡楊戩?」
「因為他長得很帥?」
「那種皮相上的東西,有什麼好眷戀的?」
太公望以一種極度輕蔑的口氣說,
「那是因為他對你很溫柔?」
「對我溫柔?」
太公望的表情顯得嗤之以鼻,
「真要找的話,對我溫柔的人多得是。」
「因為他的度量很大?」
「絕對不是,」
太公望說,一面似笑非笑的看著面前的記者,
「從他對趙公明的態度就看得出來:他的度量並不大。」
「那是為什麼?你不會因為那個楊戩有錢或是什麼的喜歡他吧?」
「當然不是。」
「那到底是為什麼?」
「因為他是楊戩。就因為這麼個簡單的理由而已。」
「那你喜歡他什麼地方?」
「喜歡他什麼地方?」
太公望不假思索的回答:
「我喜歡他的全部。」
「啊?」
記者一時轉不過來,
「我喜歡他的全部。」
太公望再度開口,
「他的溫柔、他的善良、他的脆弱、他的膽怯......我喜歡他的一切。不
對,正確來說,應該說是『我喜歡楊戩這個人』。」
「難道你找不到那個楊戩的優點嗎?」
「不是找不到,是不願意找。如果我費心去找楊戩的優點,那麼我必然會
對他的缺點耿耿於懷。愛一個人是接納全部的他,而非光看好處不看壞處,不
是嗎?」
記者頹然垂下肩膀,自己的確辯不過面前的少年,或許自己無法接受同性
戀、更或許自己根本無法接受「吸血鬼真的存在」這個事實,但是從少年的話
聽起來,他比現代大多數的人更懂得何謂「愛」。
「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問吧。」
「你剛剛說過:那個楊戩不在你身邊,對吧?」
「......是,也不是。」
「什麼意思?」
記者問,太公望指著自己的左胸,
「因為他在這裡。」
記者說不出話來,同時,他的心裡對那位從未謀面的「楊戩」升起了一種
嫉妒的情緒:那個楊戩到底是何德何能、能讓面前的少年對他如此死心塌地?
「記者先生,」
太公望出聲催促著,
「我們可以開始了嗎?」
「喔,好,開始吧。」
記者這麼說。
** ** ** ** ** ** **
太公望再度醒來時,身邊已經不見楊戩的蹤影,
「你醒啦?」
楊戩毫無預警的出現在太公望面前,
「嗯。」
太公望回答,楊戩遞來一個玻璃杯,
「喝吧。」
太公望乖乖的喝下早餐,楊戩沈默的準備轉身離開,
「等一下,」
太公望叫住楊戩,
「我有點事情想問你。」
「什麼事情?」
楊戩回頭,太公望不安的看著面前的楊戩,
「你說過:你去確認過普賢的死訊了,對吧?」
「嗯。」
「可以告訴我:普賢是怎麼死的嗎?」
「......這會是個很長的故事,要聽嗎?」
「嗯。」
太公望說,楊戩拉過一旁的椅子坐下,
「你記得玉鼎吧?」
「當然記得。」
太公望說,楊戩點頭,
「普賢畢業之後就到玉鼎家工作,同時與家裡頭為他找好的未婚妻龍吉結
婚。在一般人眼中,普賢是個幸運兒,但是事實上並不是這樣。」
「不是這樣?」
太公望望著楊戩,
「普賢在學校裡有兩個很要好的同學,一個叫做聞仲,另一個叫朱氏;詳
細情形我並不太清楚,我只知道:普賢身為聞仲的好友卻暗戀著聞仲的未婚妻
朱氏,兩人在學校時代就曾經為了朱氏而差點反目成仇,最後朱氏選擇了青梅
竹馬的聞仲而非普賢。」
聞言,太公望感到胸口一陣緊縮,
「那他們和普賢的死有什麼關係?」
「先聽我說完,」
楊戩制止太公望,
「龍吉是普賢的妻子,人長得是滿漂亮的,普賢卻一直嫌她沒有學問,和
龍吉的感情也不是很好;而朱氏長得並不是非常漂亮,不過學問好、人又溫和
親切,普賢的感情一直在朱氏身上。」
「長得不漂亮?」
太公望迷惑了,他不知道為什麼楊戩要特別提到這一點,楊戩輕輕嘆了口
氣,
「你見過龍吉。」
「什麼時候?」
「你第一次見到妲己那天、我找來的獵物就是龍吉。」
想起那個翩翩美少女,太公望不由得睜大了眼睛,
「你說他是普賢的妻子?」
「對。」楊戩說,
「等到三人都畢業之後,普賢去玉鼎家學做生意,而聞仲跟朱氏兩個人則
留在母校教書,三個人之間似乎一直都有聯絡。」
「那龍吉豈不是很可憐?」
「龍吉根本不願意拆穿丈夫不愛她的事實,因為她很希望能夠留在普賢身
邊。」
「那個朱氏真是太過份了!」
太公望氣鼓鼓的說,楊戩回頭凝視著太公望,
「怎麼了?我臉上有髒東西嗎?」
「不是。」
楊戩隨即再度開始他的故事:
「那天,普賢接到朱氏的邀請函,希望他回母校作客,同時參加朱氏跟聞
仲的升職典禮,普賢很高興的答應了。但是到了臨出門的那天,天氣突然變得
很差,連平時絕對不會違逆丈夫的龍吉都難得的勸阻丈夫不要出門,但是普賢
仍舊執意赴約,結果......」
「普賢死了,對吧?」
太公望黯然的說,楊戩點頭,
「是死了。」
楊戩說,臉上看不見什麼表情,
「由於下大雨視線不良,普賢乘坐的馬車從山崖上翻落,一直到一個禮拜
後才找到馬車的殘骸。」
「普賢人呢?」
「不知道。他們沒有找到普賢的遺體,但是他們找到普賢衣服的碎片,上
面還染滿鮮血。」
太公望不忍卒聽的閉上眼睛,楊戩緩緩起身,
「你先好好休息吧,我不吵你了。」
說著,楊戩離開太公望的房間。

坐在起居室,楊戩一個人搖著搖椅,四面一片寂靜。我騙了他......楊戩
這麼想,自己對太公望說的的確是實話,卻只是部分的事實。
那天當自己趕到的時候,普賢的遺物已經被送回家,龍吉挺著大肚子、哭
得兩眼紅腫的坐在旁邊的沙發上;一旁,玉鼎跟一個穿著喪服、看樣子應該是
玉鼎的妻子的人站在那邊,兩個人還不時輕拭眼角,
「對不起,這種事情還要麻煩你們......」
龍吉向玉鼎道謝,一旁的女人開口了:
「沒關係的。倒是妳,為了肚子裡的孩子、也為了普賢,妳一定要振作起
來。」
女子說,短髮在臉頰邊輕輕的晃動著,
「對不起......」
龍吉說,一面開始擦眼淚;另一邊,聞仲跟朱氏站在那邊,當楊戩的眼光
接觸到朱氏時,楊戩驚異的睜大眼睛:
「太公望!?」
朱氏的容貌酷似太公望!不論是眉宇、神情、甚至是談吐和個性,活脫脫
就是大一號的太公望!一時,楊戩還以為太公望偷偷跑到這裡來了,但是看見
朱氏富有血色的肌膚,楊戩這才確定:自己認錯人了。
不論怎麼說,朱氏都是介入普賢婚姻的一個影子,但是那個影子的本體真
的是朱氏嗎?抑或是......
看過太公望的記憶,楊戩也看到普賢對太公望之死的激烈反應,如果說普
賢所愛的朱氏不過是「某人」的影子......楊戩不願再想下去。龍吉呆呆的望
著牆壁失神,半晌,龍吉突然抱著肚子喊痛,
「好痛,快來人啊、來人啊......」
想必是過度悲傷、加上這幾天勞累過度,這才導致龍吉出現了早產的症狀
吧?楊戩不能現身代替龍吉叫人來,但是眼看著地上的血漬越來越大灘,楊戩
根本不能袖手旁觀。想要延續龍吉跟他腹中那個小孩的生命,唯一的辦法就是
吸龍吉的血......楊戩已經沒有第二個選擇了。
翌日,經過一晚的陣痛,龍吉平安的生下一個男嬰,母子均安。但是站在
嬰兒的產床前,楊戩清楚的看到:嬰兒竟然有著一雙紫藤色的眼睛!為了保住
龍吉跟這個小孩的性命,楊戩逼不得已的、讓龍吉跟這個孩子都擁有了一部份
屬於吸血鬼的血統,希望將來他們不要像太公望、像自己一樣,過著這種悲慘
的生活......

搖椅緩緩回歸靜止,楊戩睜開眼睛,
「該去替太公望換藥了......」
這麼想著,楊戩離開了起居室。但是,楊戩並不知道:普賢之死只是一連
串悲劇的開始而已......
** ** ** ** ** ** **
太公望突然停下聲音,記者望著太公望;只見太公望緊閉著眼睛,
「不舒服嗎?」
「不,只是有點累而已。」
太公望說,一面輕輕揉著自己的太陽穴,記者看著筆記發出問題,
「剛剛你說過:那個孩子繼承了一部份吸血鬼的血緣,對吧?」
「是的。」
「怎麼辦到的?」
太公望微笑了,
「一開始我不是說過嗎?吸血鬼吸血時會以自己的意念控制、可以達到不
同的效果,而楊戩就是利用他的血救了我一命......他救龍吉、救那個孩子,
也都是利用這個方法。」
「也就是說......」
「龍吉跟那個孩子的狀況跟我很像。」
太公望微笑,記者再度感覺到:那個微笑裡似乎藏有別的意義。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
<懷念  by雨煙>


曾經在墜天使上看這篇文章
很喜歡夜訪吸血鬼這本書,說真的,
雨一向對吸血鬼有興趣,但是從來沒想過要將吸血鬼加入楊太,
大概是對這種生物的一種崇景,有著神聖不可侵犯的感覺……
再加上雨的文筆一向很爛,沒有特別去想要創作
不知道紫陽殿有沒有修改過?
也希望有朝一日能看見紫陽殿別的小說,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