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醉煙鸝鳥

※ ※ ※ ※ ※ ※ ※


 時間可以淡化仇意,一笑可以化解隔閡。
 在不知不覺間,
 他已經漸漸地看穿了他的秘密,
 而他,也已經漸漸地走進了他的生命。

「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為什麼…還要來找我?」
藍髮少年希望能夠知道,那個如風般捉摸不定的人,心裡究竟在想些什麼。

「我希望……」聞言,那位紅髮少年只是低下頭,略帶羞澀的說:
「能夠向你…確認一些東西。」

壹之五

聽到鄧九公家遭竊消息的太公望,跟著普賢及姬發趕到學士府。他們三人通過了重重封鎖,千辛萬苦地才走到鄧九公的家門;待普賢和鄧府守衛打過招呼之後,太公望立刻就把大門打開。正當他們要走進鄧家府邸的時候,卻被眼前的景象給嚇著了。

一名身著秋色絲綢衣裳的紅髮姑娘現在正以十分不淑女的姿態和一名只穿著一件背心與長褲的少年打成一團,並夾雜著不堪入耳的對罵聲;而兩人之間的法寶更是你來我往的互不退讓,使得在一旁觀戰的太公望、普賢及姬發都不禁要為那二人捏把冷汗……

「…看那姑娘的穿著與面貌,應該就是鄧九公的千金鄧蟬玉了。」
普賢悄悄地向太公望與姬發說道。
「好…好一個潑辣的大布丁小姐…這個,我可真不敢恭惟…」
姬發瞪大了眼珠子看向那個口出粗言,行為舉止粗魯火爆的蟬玉。
「…什麼樣的怪女人都給我碰上了……」

太公望頭痛地說道,一個是愛上靈獸的胡喜媚,一個是愛記恨的王貴人,一個是無視男女授受不親的清源,現在又看到了一個穿著高貴的千金小姐不顧面子的就在自家庭院裡和男人單挑…而最令他不解的是,堂堂一名大學士怎麼會養出一個…這樣個性與他南轅北轍的女兒……
他開始在想,他是不是可以寫一本『朝歌奇女傳』了啊?

「喂喂…小望,我們就別淌這灘渾水了吧?這件事情交給官府處理就行了吧!」
「不行!這件事情實在是太有趣了!我管定了。」(←有…有趣?)
「可是…小望,外面有一個那麼兇的婆娘在,我們三個如果現在貿然地跑了出去,一定會屍骨無存的……我不要……」
「哎唷!小哥,你不要那麼沒有用好不好。」
「話不能這麼說嘛……」
「好啦好啦…你們不去,我去。」
太公望說完,便起身走向庭子外,那打得難分難解的兩個人。

「等…等等啊,小望!!那個鄧蟬玉的法寶很危險啊!!!」
普賢急忙的起身喊道,讓太公望稍微的放慢了腳步,不過很不幸的,就在他回頭轉向普賢的那一瞬間,那個原本在蟬玉手中的不知名法寶突然改變方向,不偏不倚的砸中了太公望的臉頰。

「嗚喔喔喔喔喔─────!!!!」
「小望!!」普賢和姬發齊聲喊道,急奔至太公望的身邊;而這個陌生的慘叫聲,也讓正在廝殺的蟬玉與少年停下了動作。
「你們是誰啊!好大的膽子,竟敢闖進我家??」
蟬玉馬上就喊向太公望三人,並且開始打量起他們的身份。

「我們是……」
「喔!我知道了,你們是黃天化找來的幫手對不對啊?」
蟬玉說著,目光馬上又惡狠狠的射向天化:
「好你個黃天化,打不過本姑娘也就罷了,你居然叫打手來幫忙?算什麼男人啊!」
「喂喂喂!鄧大小姐,你可別瞧不起我黃天化,你以為我跟著我師傅練武是練假的啊?我所學的這些功夫來對付妳可是綽綽有餘,根本就用不著找打手!妳少在那邊侮辱人了!」
「嗯……我們是……」姬發試探性的想要叫住正在吵嘴的兩人,好向他們表明自己的身份與來意。
「閉嘴!!」

「蟬玉,天化…你們怎麼又打起來了啊……哎呀,有客人啊……?」
鄧九公緩緩的從屋內走出,眼光掃向庭院的人群……
咦?那個倒在地上的人……怎麼那麼眼熟……??
咦?坐在他旁邊的那兩個人……怎麼也這麼眼熟……??
為什麼他們三個…長得那麼像當今的太子殿下呢???

鄧九公仔細的回想當今三位太子的面貌後,臉色開始不由自主的冒汗…
再度回頭看向太公望三人,他拉高了喉嚨大喊:
「來人啊∼∼∼∼∼快…快把四殿下抬到房子裡!!!!!」

*****

「你們這兩個闖禍精!!!!!!!」
鄧九公拄著拐杖,氣極顫抖地用食指指向天化和蟬玉:「你們…是嫌脖子上的腦袋長得太牢固了嗎??居然敢對四殿下作出這麼不敬的舉動!!!真…真是氣死我了………」

「爹……」
「老爺……」
天化和蟬玉低著頭,非常愧疚的叫著鄧九公…
「不要叫我!!!」

「算了啦,鄧九公…」太公望在普賢和姬發的攙扶之下從房間走出:
「這只是一點小傷,不礙事的。」
「是啊,鄧大學士,小望的身子可沒這麼弱唷。^_^」
「四殿下…微臣教女無方,望殿下恕罪………」
鄧九公說著,便要向太公望跪了下去;

「唉唷!鄧九公,你就不要再自責了嘛!我不都跟你說我沒事了嗎??」
太公望笑著攙起鄧九公,眼光瞄向天化,不解地問:
「咦…這個人是………」

天化發現太公望正看向自己,便禮貌性的向他一躬:
「我叫黃天化,是鄧家的護院…」
「黃天化?」普賢聽到這個耳熟的名子,便湊身上來:
「你師傅是不是清虛將軍道德真君?」
「是啊……三殿下怎麼會知道?」
「當然知道啦!他一天到晚就在宮裡發牢騷,說想念你這個擁有極高資質及戰鬥力的弟子,真恨不得再把你抓回宮去好好訓練一番呢!」

「是嗎?」
聽到普賢這麼說,天化不禁也想起了那段在宮中跟著師傅練武的日子:
「其實,我也很想念師傅他老人家(道德:天化!你敢說我老??),更想把他傳授給我的這套莫邪劍法給學成…只不過,我家裡還有一家子老老小小需要我來扶養,家父又早逝…所以僅管再怎麼想繼續練武,也得等到家裡經濟狀況穩定下來之後再說了…」

「好一個孝子……」
姬發聽完天化的話後,眼神冒著金光,顯露出他的崇拜之情;而太公望聽了也是頻頻點頭:
「天化,既然你那麼想要為家裡解決經濟壓力又想跟著道德練武,那麼…你要不要考慮當個宮廷侍衛呢?」
「宮廷侍衛…我?」天化不解地看向太公望。
「是啊,只要你當上了宮廷侍衛,一來既可以每個月拿宮裡發下來的薪俸來養你一家子老老少少,二來又可以稱著空閒的時候找道德把你未練完的劍法練完,這可是一石二鳥之計呢!怎麼樣,你要不要考慮一下呢?」

「我……」
天化聽了太公望的提議,覺得很心動…
沒錯!只要進了宮去當差,既可以領薪水,又可以天天見到師傅他老人家(道德:天化∼∼∼######)有何不可呢?
可是………

天化眼睛一轉,看向蟬玉;而他的這個眼神,沒有逃過普賢的目光。
他猶豫了一會兒,終於決定拒絕:
「四殿下…感謝你的好意,但是我若進了宮,就不能時時刻刻照顧我的家人,而他們若是需要我的時候也會找不到我。況且……」天化說著,再度看向蟬玉一眼:「這裡的工作我已經作得很習慣了…所以目前…我不想換工作。」
「小望,既然天化都那麼說了,那你就別強迫他吧。^_^」
「嗯……好吧。」

「呃,不知道太子殿下今天光臨寒舍是……」鄧九公見太公望他們和天化聊完之後,便問。
「喔,你不提我還差點忘了呢!」
太公望在鄧九公的提醒之下,想起了今天來到這裡的目的:
「是這樣的,我想向你問有關於那顆失竊的煢星。」
「煢星啊…它怎麼了嗎?」
「嗯…不瞞你說,我對城裡興起的這起煢星竊案非常有興趣,可不可以請你告訴我有關於這顆煢星的事情?」

「煢星乃楊家莊莊主通天所造,這一點四殿下應該知道吧?」接口的人,是沉默了很久的蟬玉:「在楊家莊出事後的第七年,我在一次的因緣際會下,在一間破舊的古玩店看見了這顆煢星,當時看它發出藍色的光芒,覺得新奇,所以我就把它給買下來了。只是沒有想到…它竟然是當時名滿天下的夜藍煢星……」

「『夜藍煢星』?」這煢星居然還有名子?
「這個名子是我在事後去向那名古玩店老板問的。我還有問他這顆煢星是從何而來,但因為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所以他只是淡淡地和我提了一下,據說,好像是一名落難的中年人交給他的。當時他還以為那個人只是一個窮極的落難者,所以用了幾個饅頭和他交換之後,他就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了。」

「嗯…依我猜測,那名落難的中年人很可能就是當年血洗楊家莊的強盜之一。蟬玉姑娘,那個老板還有向妳說什麼嗎?」
蟬玉搖搖頭。

「…小望,有什麼眉目了嗎?」
「嗯…我想…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太公望轉身對鄧九公三人一笑:
「謝謝你們,我們告辭了。」
「這麼快就要走了?那麼…三位殿下慢走。」

*****

「小望,接下來你打算怎麼作啊?」普賢向那個自從走出鄧家大廳之後就一直很沉默的太公望。
「嗯……普賢,我打算叫人去把以前煢星被盜人家的檔案全拿出來看一下…你知道朝歌的知府是誰嗎?」
「嗯…是劉環。」普賢說。
「劉環?」聽到劉環的名子,太公望不禁緊皺起眉頭。雖然這個劉環平常算是一個很守規矩的官吏,但是他有聽聞過他的辦案風格,只要一定罪就是殺無赦,根本就不去探討犯人的心態與苦衷,使得許多老百姓因為懼於劉環的官威,所以若不是發生非常非常嚴重的事情,他們平時是絕對不會去擊鼓鳴冤的。
對於這樣一個只求辦案效率而不問青紅皂白就判刑的人,太公望本身就覺得非常反感。

「…我要找一個會認真辦案的人,不是一個見到犯人就要殺的喪心病狂……」
太公望喃喃自語地,回頭向普賢說:
「把這件工作交給尚書玉鼎,我要他把這整件事情的過程全都調察清楚。」
「玉鼎?」聽到太公望的決定,姬發點點頭:
「小望,真有你的!你可真會看人哪。」
「嘿嘿……歹勢啦……」

就當太公望他們從鄧家的後門出去的時候(因為前門仍然聚集了很多看熱鬧的民眾),一個人影突然撞了過來,讓太公望一下子沒有站穩,又要往地上跌去…
「小望!!!!……」普賢和姬發齊叫著太公望的名子,但是很快的,他們兩個又馬上回歸閉嘴的狀態,而且一臉變成正在忍笑的樣子……

「唔…嗯,我怎麼又沒有跌到地上?」
太公望不解地望著四周,突然,一股他所熟悉的香味又直入他的鼻端…
他愣愣的抬起頭,對到的…是那雙他久而未見的紫眸。

「讓我來告訴你答案好了…」楊戩一笑:
「那是因為四殿下你『又』跌到我的懷裡了。」
「清…清源姑娘………」太公望不敢置信的直瞪著楊戩;楊戩看著太公望的藍瞳,他發現在他的眼底已經看不見惱羞成怒的忿怒…而是驚訝,以及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

「好久不見了,四殿下…想我嗎?」
楊戩笑著將太公望的身子扶正,看他又是一臉呆滯的模樣,所以楊戩便搖了搖太公望的身子。
「清源姑娘…妳…妳怎麼會在這裡?」
「咦?你問我為什麼在這裡…那我還要問你為什麼在這裡呢!」
「我?」太公望指著自己的鼻尖問道,卻完全都沒有注意到普賢與姬發正悄悄地離開這裡…他們一致認為:『我才不要在這裡殺風景呢…』

「是啊,你貴為太子,怎麼會一天到晚就跑出來閒晃呢?」
「我是在這裡作正經事耶!什麼閒晃啊……倒是妳,怎麼又是一個人跑到這種偏僻的巷角來?妳難道不怕發生什麼事情嗎?」
「怎麼?四殿下竟然關心我來了?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對我不是恨之入骨嗎?」
「恨之入骨?」太公望對楊戩一笑:
「那已經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妳難道以為,我真的是一個那麼小心眼的男人嗎?」
「……啊?」出乎意料地,楊戩壓根兒也沒有想到太公望會這麼說,這下子,反倒換他停格了。

「…我不能不承認我自己的好勝心十分的強,所以才會每天去找妳下棋、順便捉弄捉弄妳;不過這些日子裡,對於妳的事情,我已經想了很多…」
「很多…?」
「…而,最後我想告訴妳的結論是……」
太公望說著,將自己的右手伸向楊戩,對他漾出一個他從未見過的笑容:
「我很高興…能夠認識妳。」

懸在空中的手,與四周漾起的風交織成一種前所未見的奇妙景象…

『你努力的隱藏身份至今…不是要為了讓四殿下一點一滴的將你看透,你知不知道啊!』

可是……

『小戩……為了你自己,以後還是和四殿下保持一點距離吧……』

我……

我對太公望……

太公望靜靜地懸著手,等著楊戩給他的回覆;
而楊戩…他並沒有說話。
因為,他也舉起了他的右手,作為他的答案……

我與你相處的這一個月下來的時間,淡化了你久積的仇恨;
你對我展露的這個笑容,化解了你我之間僵持不下的隔閡。

你若是有本事的話,就看穿我的秘密吧!
因為…總有一天……
我…會走進你的生命。

「四殿下,我也很高興…能夠認識你。」

注意到了嗎?
傳說…仍然持續著;
而它至今……還尚未脫軌。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