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醉煙鸝鳥

※ ※ ※ ※ ※ ※ ※

 你,是山谷裡的溪流,
 深幽地讓我分辨不出它的面貌;

 你,是蒼穹裡的輕風,
 不羈地讓我補捉不到它的心態。

「什麼?你說什麼?」貴人不敢置信的問著楊戩:
「為什麼要我徹掉在醉煙閣外守衛的人?」
「…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啦,我已經事先徵得妲己的同意了…所以……」
「不行!除非你給我一個明確的理由,不然我不會把他們徹走的!」

「……我想見他。」
「什麼?」
楊戩轉過身子,對貴人一笑:
「我想見…太公望。」

壹之六

「小望,玉鼎已經把報告送來了,你要現在看嗎?^_^」
普賢手中捧著一本書冊,對著正準備要出宮的太公望說。
「真的嗎?我要看!」
「上面寫了什麼啊?」

太公望仔細的看著玉鼎所整理出來,那些條理分明的資料,在加上之前向蟬玉確認的事情之後,他對這整個案件已經了解七八分了。

「普賢,你看,玉鼎的報告上說十五年前的通天總共造出了七顆分別發出七種不同顏色光芒的煢星,它們的名稱分別是『燄紅』、『夕橙』、『曦黃』、『珠綠』、『夜藍』、『泉靛』以及『盡紫』。而第一起竊案是劉環所遺失的『燄紅煢星』,第二起是張奎所遺失的『夕橙煢星』,第三起是慈航所遺失的『曦黃煢星』,第四起是李伸所遺失的『珠綠煢星』以及第五起鄧九公家所遺失的『夜藍煢星』…」

「紅、橙、黃、綠、藍……」普賢聽著那些被盜的煢星名子,大感驚訝:
「這會是巧合嗎?」
「若只有兩個符合,那大概是巧合;不過…如果失竊的五顆全都符合的話……我敢肯定,這一定是那個夜盜故意安排的。」

不過為什麼…要故意安排呢?
難到他對自己這麼有把握…而故意要向官府挑釁?
太公望再一次回想他對這一整個案件所瞭解的流程…而後輕輕的搖搖頭…

不對……

「小望…總而言之,七顆煢星已經被偷走五顆了…如果你再不快點行動,那麼你就別再想抓這個小偷了!」
「……你說的一點也沒錯!普賢,我們不能再坐以待斃了,必需反守為攻。」
太公望興奮地問著普賢:「玉鼎有查到有關『泉靛煢星』的下落嗎?」
「有啊,」
普賢自太公望的手中拿回資料,翻了幾頁之後指了個人名給太公望看:
「哪,這就是泉靛煢星的主人。」

「…『邑姜』?」太公望面有難色地搔搔頭:「是周國的公主呂邑姜嗎?」
普賢笑著對太公望點點頭。
「嗯…我們雖然在建國之時就和周國一直保持著非常友好的關係,不過…如果我們要到周國去拜訪,實在不宜明說出我們真正的來意……」
「喔,這點小望不用擔心,因為周王周公旦在三天前就已經帶著他妹妹邑姜公主來到朝歌了。^_^」

「他們來朝歌?」太公望一臉疑惑。
「也難怪小望你不知道,畢竟你這幾天還是一直跑出宮嘛!其實這次周王來到朝歌,是想和咱們聯姻喔!」
「聯…聯姻??」
「是啊!這件事是昨兒個晚上父皇親口告訴我的。他說他有意把邑姜公主指給我們三個之一呢!」

「什麼??」太公望氣極敗壞的大喊:「那你怎麼還這麼悠哉??難道你沒有聽說過那個邑姜公主為人精明幹練,而且作事行逕私毫不苟且,根本就是她哥哥的翻版嗎?」
對太公望而言,要是娶了這麼一個女強人當老婆,那就是倒了八輩子的楣了!
「當然聽說過,不過你放心,那位未來的周國駙馬爺已經決定好了喔!^_^」
「…是哪個倒楣鬼啊?」

「嗨!小望,普賢,你們一大早就在這裡幹什麼啊?」
姬發大踏步的跨進太公望的書房,向他這兩個總是如膠似漆的弟弟打招呼;
「說人人到囉!^_^」
「是……小哥?」太公望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直視那個不知道自己已經大禍臨頭(←師叔…邑姜沒那麼恐怖吧…),還在那邊悠閒哼著歌的準新郎官姬發。

「怎麼?小望,我臉上有什麼嗎?幹什麼那麼恐怖的瞪著我?」
姬發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地看向太公望和普賢。
「小哥…恭喜你啦,」太公望重重地從口中吐出一口氣:「你要當新郎官了。」
「新郎官?誰的新郎官??」
「…呂邑姜。」
太公望殘酷的直道出事實,讓姬發的臉色瞬間佈滿黑線……

「我、我、我、我──不──要──!!!!!!!」
姬發嚇的臉色蒼白:「為、為、為、為什麼是我??????」
「…父皇說,」普賢慢條斯里地道出昨天紂王對他說的話:
「在我們三個之中,就你和邑姜公主的年齡最為相近,而既然周王都已經提出了聯姻,他也不好意思回絕他們;再加上這三天來父皇又非常欣賞邑姜公主的能力,他想來想去,就覺得你最需要這一個能幹的妃子來制一制你的行為。所以…父命難違,你還是早點認命,趕緊準備當周國的駙馬爺吧。」

「父皇那麼喜歡她…為什麼不自己娶……」
「小哥,你別說笑了…你真的希望邑姜公主當我們的母后?」太公望半笑地說。
「唉…為什麼就我這麼倒楣啊……難到你們就不能娶妻嗎?我也只不過大你們三歲罷了……」
「小哥,難到你真的準備一輩子打光棍嗎?」普賢也開始勸說:「你也已經二十六歲了,到了這種年紀還不納妃的太子,古今中外大概只有你一人了……」
「可是我連她長個什麼樣都不知道,居然就要論及婚嫁…未免也太兒戲了…」
「所、以、啦,」太公望得意地笑:「剛剛普賢和我說了,父皇就在他們暫住的驛館裡幫你和邑姜公主在明晚辦了一場宴會,你可以稱這個機會和邑姜公主好好聊聊啊!」

「……我…」姬發還是一臉為難貌。
「放心,小哥,我和小望明兒個會陪你一起去的。^_^」
「……陪我?」姬發重重的歎了口氣:「去打探煢星下落才是真的吧!」

姬發此話一出,太公望和普賢的笑容馬上僵在臉上。
「你…你知…知道邑姜公主有煢星?」
「當然啦,你們剛才說得這麼大聲…」
「………」太公望和普賢愧疚的低下頭。

看見這兩個弟弟的動作,姬發不禁失笑:
「算了啦,反正壯膽也好、找煢星也罷,你們兩個明晚是陪我陪定了。對不?」
「對!」太公望與普賢重重點頭。

邑姜…公主嗎?姬發看向窗外,淡然一笑,
或許…不會那麼…糟吧……?

*****

「是嗎?那位邑姜公主的本領這麼大啊?那我倒想見識見識呢。」

安撫完姬發的心情後,太公望依舊是來到了醉煙閣,準確地找到了楊戩的窗子而後翻了進去;畢竟,雖然貴人已經把那些人徹走,不過他也知道自己依然還是貴人的獵物(?),和她還是盡量避免正面交鋒比較好。

「喂喂……那是妳沒聽過關於她的傳聞才會在這邊說風涼話,如果妳是男人的話,我想妳一定也會和小哥一樣,對她避之惟恐不及呢!」
太公望沒好氣的白了楊戩一眼,對他那幸災樂禍的表情感到生氣。
「如果我是男人啊……」楊戩像是自言自語的一樣:
「呵……邑姜公主會比你麻煩嗎?」
「啊?妳說什麼……?」
「嗯…?喔…沒什麼……」楊戩晃晃頭,把快要脫口而出的話給吞進肚子裡;

「既然皇上已經決定要由二殿下和邑姜公主聯姻,那麼明天周王在驛館所舉辦的夜宴…你就會陪二殿下去囉?」
「是啊…小哥他說我們一定得陪他去……咦,妳怎麼會知道這件事情?」
「因為剛剛妲己跟我說了,周王希望我和太乙能在明天去為他們表演,所以我才會知這件事的。」
「原來是這樣啊,那我會好好期待的。」

「…幸好你今天不是來跟我說『你就是周國的駙馬爺』,不然,我想…我或許明天就不能去表演了……」
楊戩低著頭,淡淡著說;而這一次太公望沒有再聽漏。
他也低下頭,試探性的問:
「清源……妳怎麼了啊?」

太公望輕輕著喚了楊戩幾聲,但是他依然沒有反應;等到太公望不知道該怎麼辦,想起身替楊戩倒杯水時,楊戩忽然一把拉住太公望的手,讓太公望嚇了一大跳。
「清…清源……?」
「……你,聽過醉煙閣歌鸝的傳說嗎?」
楊戩緩緩地抬起頭,凝視著太公望說。
「略有耳聞,好像是一名太子愛上歌鸝的……故事……」
太公望說著,卻發現了那個傳說的詭異之處……
等等………
『太子』…愛上……『歌鸝』……?

這次換太公望陷入了沉默。

「很像,對不對?」
看到太公望的反應,楊戩又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
「告訴我,你…相信那個傳說嗎?」
「我………」
太公望一時也不知道怎麼回答,只是任憑楊戩拉著他的手……

「哈囉∼∼楊戩,我來找你洗澡…了………」
太乙興高采烈的跑進楊戩的房間,想要告訴他剛剛發生的一件趣事;但是,很不巧地,他來的『非常』不是時候……
在他跑進房間的時候,立刻就注意到了太公望也在房間,所以,他很識相的退了退身子,想要馬上溜之大吉……

「太乙…等等……」
被太乙嚇到的太公望,馬上就恢復神智:
「你…剛剛說的『楊戩』……是誰啊?」

糟…糟啦!!!!
楊戩和太乙心裡同時吶喊著……(bbb)

「是『清源』啦!四殿下你聽錯了吧?」
早就替楊戩說謊成習慣的太乙,一臉無辜的替自己方才的口誤辯解。
「喔…是這樣啊……」
心思根本就不在這件事的太公望,頓了一下說:
「你,找清源去洗澡?」

「嗯……我…這,基本上來說……」
被太公望的銳利眼神所注視而感到全身不對勁的太乙打了個冷戰,支支吾吾的想要自圓其說…
「呃……四殿下……這件事我可以解釋……」
楊戩看到太乙那麼緊張,原本不慌張的他也頓時變的手足無措了起來…

「……我本來是不用這麼多管閒事,」沉默了很久,太公望說:
「不過…太乙,我還是希望你以後別再和清源洗澡了…畢竟……」
「畢竟……?」

太公望本來還要接下去說,但是在他看到了楊戩和太乙一張在偷笑,而另一張是完全一頭霧水的臉後,他猛然的敲了自己的頭一下:

你瘋啦!幹什麼每次都要跟他們說教啊……
太公望啊太公望……你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我…我先回宮了,清源、太乙…我期待明天你們的表演。」
說完,太公望便搖頭晃腦的往窗外縱身一跳;留下了依舊在傻笑的楊戩以及依舊是不知其所以然的太乙……

「四殿下幹什麼每次都要對你說這些事情啊……」
太乙煩惱的抓抓頭:「只不過是一起洗澡罷了……」
「唉…太乙,你就別想那麼多了!走吧,我們去洗澡。」

這個四殿下,真的太有趣了……

楊戩笑了笑地嘆道:
「太乙…如果這件事情傳開了,我看我就只好認命的嫁給你當老婆囉?」
「你別開玩笑了!誰要娶你啊……你如果要嫁的話,就去找那個成天愛吃醋的四殿下吧……我可無福消受『美人』恩……」
「『美人恩』…哪……」楊戩輕笑了一聲,之後隨即正色地對太乙說道:

「對了,太乙……」
「嗯?」
「……我決定明晚動手。」
「什麼?」
太乙一聽,嚇得從椅子上跳起來:「就在明晚的夜宴動手,不覺得決定得太倉促了嗎?」

「再倉促也得行動,明晚是最好的機會,畢竟在驛館的防守兵力一定會不及周國嚴密,如果我不把握住這一次周王大宴的機會,那麼不知道要等到何時,我才能奪回煢星……」
「楊戩……」
「太乙,你不必替我擔心。只要你在明天晚上想辦法幫我引起大家的注意,讓他們把目光都投注在你身上…只要一下子我就可以拿到手了。」
楊戩輕拍著太乙的肩膀,但是太乙仍然是非常不放心。

「可是…明天四殿下也要去耶!你有把握…能夠逃過他的雙眼嗎?」
「安啦!如果他真能看穿我的行動的話,那麼他早就知道我是男扮女裝了啦!」
「真…真的嗎?」

「…況且,他就算逮到我,也得知道我會把煢星藏在哪兒吧!我不敢保證說明晚我絕對不會露出馬腳,但是只要他沒有辦法明確的說出煢星被我藏在哪裡的話,那麼儘管他要抓我,也沒有證據。」
「如果…他還是發現了呢?」
「那……」

楊戩看向那被放置在櫃子深處的圍棋,淡淡地笑了道:

「就算是被他抓到…我也甘心情願。」

待續

===

覺得腦子越來越貧乏……(暴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