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遊園驚夢(7)

※ ※ ※ ※ ※ ※ ※


【終於要進入完結篇了…】

……

怎麼啦?

………

不要理我。

…………

為什麼?

……………

你明知故問。
我、知道你是誰了!大家、大家都在等你!你快出去吧!

………………

邑姜不是需要你?她不是需要我的人。
你要為了楊戩而背棄她嗎?

…………………

我、我才沒有…
我……

為什麼我得要遇到這種事!我幹嘛要--……

我……









『你真的是呂望…』

聽到這句話時,胸口有如同被揪緊般的痛楚……

你不會懂的!

……………………

我曾說過吧?

『這世界,是隨你怎麼想,它就是什麼樣子的。』

『你不想像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嗎?』

………………………

你…我問你!

你不喜歡楊戩嗎?

…………………………

喜歡呀。










就是因為喜歡……

……………………………

呃?

…………………………………

所以…














『所謂的戀愛,就是改變對方來配合自已對吧?』

…………………………………

啊?

……………………………………

加油吧!

因為………









你就是我。

※※※

做了一個不是夢的夢。

「邑姜,今天去遊樂園玩好嗎?」

邑姜訝異:「去哪?」

「就去我上次摔掉記憶的地方。」

※※※

幾個月的工程結束了,遊樂園裡增加了新設施。星期假日,遊樂園裡擠滿人潮。

「呼∼∼好熱哪!哪,邑姜。」望將冰淇淋遞給邑姜。

「謝謝。」邑姜勉強笑道,接過來。

望坐到邑姜旁邊,吶吶開口:「妳…感到很不自在吧?」

「『呂望』究竟是什麼人呢?」

望感覺邑姜全身僵硬了。

「雖然不是很多,但是我…已經想到一些了。」
「我也知道,我和邑姜是--」

猛然站起:「請不要說!」

「邑姜…」

「望…為什麼不能當望呢?為什麼…要想起呢!?」

「邑姜…就算不想…事實,存在的還是存在。」

「可是,因為如此、就是因為如此……」
「望不能和楊學長在一起!因為…」

「我知道呀……我就是呂望不是?我知道原因…可是我還不是不了解…」

「那時的我,心裡在想什麼呢?」

接觸一個跟自身完全不同世界的人,又有什麼意義呢?

「難道…」

呂望真的很喜歡他?

是自已又不是自已的呂望…他回溯他的思路著。

「邑姜,難道,呂望真的很喜歡楊戩?」
「妳知道嗎?他…是什麼樣的心情?」

「……我不知道。」邑姜絞緊衣裙:
「望…呂望是不會與我說任何事的人…他…很習慣在他的親友之間隱藏任何事。」

如同表面上一派平靜,裡子卻暗藏洶湧的大海。

「所以,他無法看到邑姜的心?」

不,應該說……

「邑姜,他曾說過吧?『這世界,是隨著你的眼睛而變化的』。」
「我想,我知道為什麼我會在這裡了…因為,他想用著截然不同的眼睛--我的眼睛--去看著邑姜、去看楊戩吧?」
想通了這一點,自已的存在就有了理由。

邑姜被這一番話愣住,呆滯的瞧著他:「他…呂望是曾說過…可是、失憶應該是個意外才是。」

「嗯,是呀…是意外。」
「但是,我想說的是:呂望他的確想過這一件事,一個根本做不到的事。」
「雖然,我知道了過去的事。但是,我可以的確用著和呂望完全不同的心情和邑姜相處了!」
「這是很大的收獲了,不是嗎?」

「……是的,舅舅。」邑姜笑了,笑中帶著淚光:「我也好高興…原來舅舅並不是拋下我、不理我……」

「呂望從沒有不理邑姜,只是…他沒辦法…」話聲漸低,想到了原因。

「嗯,是的…因為舅舅,同時也是--」邑姜深吸一口氣,如宣誓一般,堅定道:「我同母異父的哥哥。」

秘密,正式的揭開。

※※※

「所謂的戀愛,乃是積極破壞對方的行為。」

「雖然小望很溫柔,但是他不是一個能讓別人幸福的人。」

「他只會將楊戩往下拉、墮入地獄。」

「所以,他總是將自已與楊戩隔開嗎?」

※※※

當我親吻你,我的心其實只在教室的一角遠遠的望著你。
當我調笑捉弄你時,其實只是在極力隱藏將要顯露出來的自私與破壞慾。

無論如何,絕不能讓你碰到我。

因為,我和你是不相配的。

※※※

普賢有一陣子沒來上課了。

而他,還是過著跟往常一樣的生活。

『往常?』

何謂往常呢?

和邑姜去遊樂園後,他還是過著如往常一樣的生活。

就算知道了些許的記憶,但是他與邑姜都還是願意維持原狀。

他想與普賢說話。但是,普賢卻不見了。

※※※

那輛跑車停在校門口前。

他看見了,遲疑了一下:往那輛跑車走去。

「你在等普賢嗎?」他叩著車窗,車窗打開,是一名神色嚴峻北歐英俊金髮男子。
「他有好幾天不來上課了。」

※※※

咖啡館。服務生端上甜點與黑咖啡。

「這是你第二次與我說話。」金髮男子放下杯子:「你有點不同。」

「我失憶了。」他淡淡答道。

沈默。

「那上次…我是與你談了什麼?」

金髮男子看了他半晌:「你鼓勵,不--你挑動我佔有普賢。」
沒看過這種人,竟然會希望朋友成為大他十多歲的成年男子的禁臠。

「喔…我不知道我為何要如此做。」望坦白道。
「先生…對普賢是真心的嗎?」

「就算我夠真,但是也不夠。普賢的未來會被我扼殺。」

「可是,普賢不來上課了!他…與平常不同啊!」

「你無法救普賢嗎?」

「……我不知道。」搖頭:「他與我…我們並不相配。」

「真的不行嗎?」頓了頓:「可是,普賢不是會接近不喜歡的人的人…」
「就算你說你與普賢不相配…可是…你不是喜歡普賢嗎?為何要說你與他不相配呢?」
 
「不是說只要喜歡就萬事ok…只是…這是最基本的條件了不是嗎?」

『因為,我和你是不相配的。』

耳裡好像還可聽見呂望的輕語。

「既然喜歡…就該讓對方知道…」

這是他對呂望的回答。

※※※

一回家,就看見不速之客。

「呃…姐夫…」

「你在怕我?」暗影中,他的『姐夫』開口了:
「聽說你失去了記憶!?我看只是謊言吧!」

「唔…!?」被制住,望感覺自已被強灌下葯劑。

「你想利用邑姜威脅我!?門都沒有!」

「我才沒有…」好熱…吞了葯之後,身體內部就產生出一種噪熱。
「我…的確記起了…」撐著逐漸渙散的神智:
「是你…將呂望推下山崖的嗎?」

※※※

「啍!你這賤人!竟然敢這麼說--是你自已要跳下去的!還敢賴在我的身上!」啪!一聲清脆巴掌聲。

「因為,呂望已到了極限…」望捲起身子,抗拒愈來愈熱的噪熱:「他必須…殺了自已……對吧?」

「……我並不是『呂望』……所以,你與我並無關係了。」
「呂望已不想在那個黑暗之地徘徊了…」
「所以,請離開呂望、我……」

「你在胡說八道些什麼--看來我要再好好調教你一番--」說著,騎到呂望身上去,企圖扯開呂望的襯衫。

※※※

碰!房門鎖被球棒打壞!

「住手,爸爸。」邑姜一手拿著球棒、一手拿著槍:「請離開舅舅…不,哥哥的身上。」

「邑姜…妳竟敢--!」

「不要亂動!」邑姜用槍指著她的父親:「請離開…請不要對哥哥做這種事了…要不然,我真的要殺了爸爸了…」

「邑姜…有話好說…呃…妳真的要袒護這小子嗎?他是個亂倫生下的賤種,他不是妳的哥哥呀…」

「不!他是!」邑姜堅定道:「而你…也的確是我的爸爸…就算你是一個從哥哥六歲開始就開始凌虐他的禽獸……」邑姜話聲逐漸哽咽…
「爸爸,你不覺得嗎?望他救了我們呀!由於他的失憶,一切都可化為零呀!一切都可從頭開始了…」
「為什麼爸爸還是不能放下過去的怨恨、不放過望呢?」

「爸爸…請你離開這裡。」

※※※

「對不起…」

誰…邑姜嗎?

「對不起…哥哥。」

「別哭…我沒事的。」對啊,只是被打了幾拳嘛!

「我…自從你失憶了以後,我就決定要保護你的…沒想到還是讓爸爸有機可趁…對不起!」

「不…沒關係…妳可別哭了。」忍不住喘息,快熱到昏沌不清了…

「你被爸爸下了葯了。」邑姜將濕毛巾放到他額頭上,暫緩噪熱。「請再忍耐一下…我叫楊學長來了。」

呃?叫誰?

叮咚叮咚!門鈴聲急促的響起。

※※※

學生會室內:

「抱歉,我遲到了∼∼呃?」天化在看見教室裡的人時,一愣:
「今天不是要開會嗎?怎麼我們的王子樣沒來?」

「不知道,打表哥手機他也沒接。」蟬玉在把玩自已手機。

「所以啦,今天的會就自動散會了。」錢鬼接口。

「抱歉,我--」碰!撞上天化,槍枝掉了滿地。

槍枝!?

「啊∼∼笨蛋少爺帶槍枝到學校啊∼∼」

「呃?你說這是這個?這是玩具槍啊!」姬發彎下腰,一一拾回。

「這個槍…幾可亂真呀!」

「是呀!只能射出BB彈罷了!」姬發。拿散放在桌上的一把槍,碰的一聲,射出綠色小彈砸中天化的頭。

「哎喲!很痛哪!」天化也回敬姬發了一拳!

「有錢人的興趣。」錢鬼嘖嘖作聲。

「錢鬼--你有什麼不滿?對啦!蟬玉。」笨蛋少爺向蟬玉問道:「剛才有個跟妳同班的…嗯…呂望的外甥女向我借了一把槍,妳可以幫我向她要嗎?」

『呂邑姜借玩具槍幹嘛?』天化、蟬玉、韋護互看一眼,心裡轉的是同樣心思。

※※※

這是在搞什麼!?

楊戩一聽到呂望病危,就立刻氣急敗壞趕了過來,可是--

看見攤在床上,因葯力發作而劇烈喘息的呂望時,他總覺得有說不出的古怪。
潮紅膚色、鮮血唇色、和古怪的喘息聲…

好、好像…他…

誘人。

「他到底出了什麼事?」壓抑自已不去看呂望,他問邑姜。

「……楊學長,如果你真喜歡舅舅的話,就在這裡跟他上床吧!」

鉲喳一聲,門被上鎖了。

「啊?喂!?」他莫名其妙被鎖在這裡…與……

「呂望!喂,呂望!」楊戩企圖打醒已然昏沈的呂望:「這到底是--」

「好熱…」不料呂望卻捉住了他的手,他的熱度幾乎是要燒到楊戩身上去般:「你的手好冰…借我…」呂望將他的手當成什麼冰冷物事,盡在身上摩蹭…

「喂…你…!?」拼著最後一絲理智,用力揮開了呂望這大熱體,楊戩難以置信的看著他:「你…到底是出了什麼事?」

其實答案就在眼前,只是不敢相信。

呂望你到底是…唔!?

唇舌交接,楊戩也是克制不住的與他糾纏了起來。

一吻已盡,理智已然不復存在,楊戩壓下了望的身體--

※※※

熱死人了…

啊…觸到一片海藍…是楊戩?

粗重的喘息、熱烈的愛拂…是楊戩!

「戩…?不要…唔!」楊戩的手指的已然侵入他的下體!
「戩、我…」含著淚,他仍是力持神智:
「請你不要…我不是呂望、不是…我是…」

閃著片片淚光的青藍眸子,對上因慾望已深紫近紅的眸子,一笑。

--這時候了,還說這些幹嘛?

他彷彿聽見楊戩的輕笑,蠻不在乎的將已心撕成碎片的笑聲。

「不要!不…啊!」

淚,模糊了他的視線,使他看不清了楊戩的臉。

不能說…

說了只是更痛苦…

可是--

「我喜歡你!」當下體被貫穿楊、戩進入他的身體裡時,他大叫道,後低泣…「喜歡…」

抱緊了楊戩肩頭…臉埋在他的海洋中哭泣…「好喜歡!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喜歡…」

真的好喜歡你…

就算,你喜歡的是呂望,你也是在擁抱他…

毫無保留的,獻上自已的心與自尊,等著打碎散成一地的時刻。

楊戩瞳孔一縮,望的告白讓他心情複雜,可是仍是不作回答,在呂望身體衝刺。

「喜歡…喜歡你…楊戩。」在高潮之間,他只能破碎不斷的喃唸道…

※※※

之後,他睡了一天。

早上醒來,楊戩正在他身旁,經不住,又被他要了一次。

「邑姜呢?」在吃他所做的早餐時,他問道。

「她說她去還東西了。」楊戩沒說出口的疑惑是:邑姜那把槍是跟誰借來的呀?

「嗯…我說、楊戩、你…」

喜歡我嗎?

在昨晚,他一直哭叫著的字句…

不知楊戩是有何感想?

「我啊,一直在想你的事、一直想著,等到發現時,我竟然記不起呂望了。只記得你。」
「對我來說,你就是呂望。」

※※※

「所以啦∼∼終於有個好結局了呀!這樣,我也總算是說完這個故事,對戲裡戲外的,聽我說故事的人總算是一個交待了呀!」

喝了一口茶,再道:

「喂,你說,呂望(或呂尚?)真的回復了記憶了嗎?哎呀∼∼別只是笑啊!我口沫橫飛的講了那麼久,你總是要給點小費吧?」

「怎麼說呢…」紅髮少年蹺起腳,雙手交叉擺在腿上,一派優雅閒適:「他只是學會用不同的眼睛去看世界,看著他所愛的人們了吧?」

「若要做個總結的話:就這麼說吧!」

「『在世間諸多無常中,愛會得勝,愛總是會得勝。』」

輕逸一笑:「哎呀,太平凡了的結語了嗎?可是,這個故事就是如此平常。」

※※※

後記:

寫完了…

跟原先要寫的東西相差甚遠…

在此感謝鼓勵我的網友們,承蒙各位的寬大為懷,讓蟲總算是了結了這筆爛帳…

_________________
<關係大混亂~ by流井>


師叔是XX和OO生的兒子的事情,流井一直看到最後、甚至是整理了一份人物關係表...依然看不懂...@_@
這只能怪流井太笨了吧...

想說一下關於師叔失憶的事...
師叔失憶的部分,流井覺得其實有點像由貴香織里老師的短篇作品『戒音』。
在戒音這部作品中的主角(男),因為厭惡自己污穢的身體(污穢...就是污穢那種意思嘛...bb),羨慕自己雙胞胎弟弟的純潔,所以著手策劃了一件錯綜複雜(說複雜是因為...流井看了兩三次還搞不太懂他在表達什麼)的意外,殺了自己的弟弟,(失憶)假扮成他,而埋葬了"自己"。
雖然最後被同伴識破,而回復原來的身分,但流井覺得那種因為自我厭惡而想轉換身份的想法在『遊園』和『戒音』中其實是一樣的。

但無論如何,因這種想法而受害的好像都是身邊的人...
像楊戩就是絕佳例證...^^b

因為流井表達不佳的關係,所以如果有人對那部作品有興趣,但又看不懂流井到底在寫些什麼...就自己去租來看吧^^b

以上只是流井個人獨斷獨行的超主觀讀後感,大家不必太介意...^^;

_________________
<Re: 關係大混亂~ by ffnc>

流井殿:

>流井一直看到最後、甚至是整理了一份人物關係表...依然看不懂...@_@

嗯,這算是蟲語焉不詳吧…(其實很想略過去…爆!)
流井殿看看翎的推算吧……算是相去不遠了。

>師叔失憶的部分,流井覺得其實有點像由貴香織里老師的短篇作品『戒音』。
>因為厭惡自己污穢的身體,羨慕自己雙胞胎弟弟的純潔,所以著手策劃了一件錯綜複雜的意外,殺了自己的弟弟,(失憶)假扮成他,而埋葬了"自己"。
>雖然最後被同伴識破,而回復原來的身分,但流井覺得那種因為自我厭惡而想轉換身份的想法在『遊園』和『戒音』中其實是一樣的。

喔…是這樣啊…
戒音蟲是有看過…不過蟲本身並不喜歡由貴香織里…
(蟲只喜歡過天禁的「小故」而已(心))
其實蟲也看不懂戒音在幹什麼。(賣弄黑暗感?)

>但無論如何,因這種想法而受害的好像都是身邊的人...
>像楊戩就是絕佳例證...^^b

嗯…好像是這樣…
楊戩的反應是被描寫最多的…不過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也有像邑姜,因為呂望的失憶而鬆了一口氣的反應。

謝謝流井殿的回應^^、謝謝所有看完這個愚蠢作品、寬宏大量的網友們。 


_________________
<Re: 遊園驚夢(7) by翎>

嗯……看完的感覺是……

原來如此。以前的一些不解似乎都有解答了。^^

不過,真是混亂的亂倫關係……父親和女兒生的兒子,被姊姊兼母親的丈夫凌辱……(頭昏中)

其實一直想說,螢殿不必心心切切地要寫「愛情故事」。從文中不經意流出來的一些情念,就已經足夠了喲。=^_^=

恭喜填完了一個坑。很期待其他作品的完結……(雖然禮物很誘人,但我實在不會找隱藏頁啊∼∼Q_Q) 

_________________
<回覆 by ffnc>

感謝catgen殿與翎殿的回覆: 

>看到中間時…咦?(呆~) 
>原來邑姜會怪怪的是因為這個原因啊… 

這是伏筆、伏筆…(幸好好像沒人覺得這太突然了…幸好幸好…^^b) 

>原來如此。以前的一些不解似乎都有解答了。^^ 

這是無聊的伏筆…跟一開始想寫的東西根本完全不同… 

>不過,真是混亂的亂倫關係……父親和女兒生的兒子,被姊姊兼母親的丈夫凌辱……(頭昏中) 

呃…(蟲才覺得頭昏…) 
翎殿推算得出來呀…其實,寫這個,只是因為蟲想要望同時當邑姜的舅舅與哥哥罷了。(望:所以就把我推入火坑? 蟲:呃…) 

啊,蟲想起來了: 
在構思「遊」的時候,看了士反井久仁江的「庭院深深」、「架空庭園」、「約束之家」 
裡面就是充斥著一些亂倫、純愛情節…蟲那時還蠻喜歡的… 
尤其是看完最後一部「約束之家」時,蟲更是深受感動喔~~~^^ 

>螢殿不必心心切切地要寫「愛情故事」。從文中不經意流出來的一些情念,就已經足夠了喲。=^_^= 

呃…可是蟲這次是真的想寫一次他們××○○口口的熱戀故事的… 

>(雖然禮物很誘人,但我實在不會找隱藏頁啊∼∼Q_Q) 

呃?是嗎?(誘人啊…^^b)蟲和草是自認蠻容易找到的…^^ 
也是十分期待各位的來信的^^ 

(對了,怎麼有些回覆消失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