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隨風 上

※ ※ ※ ※ ※ ※ ※

☆     ☆     ☆

即使,思念,是無知覺的毒藥。
莫名之中,將自己層層包圍,我也會繼續、繼續思念你下去。

☆     ☆     ☆

因為是聖誕節的前夕,所以常去的那家酒吧也佈置成紅紅綠綠。
落地窗上,還噴著白色的假雪,寫著大大的X’mas。

隔著對街,他看進了這家酒吧,太公望嘆了口氣。

看來,今晚他又是這家酒吧的異類,屬於孤孤單單一個人的那種
。為什麼大家都是成雙成對?而他卻又形影孤單呢?

推開了酒吧的大門,他移步走了進去。
暖氣立時迎面撲來,讓他的臉變得紅通通的。

濃妝豔抹的美女老闆──妲己照例又靠了上來打招呼。

「小望望,你又來喝酒了啊(心)?」
「怎樣?我不能來嗎?」
「當然是可以囉!我的酒吧大門永遠為你而開∼(心)!」

「那就好啦!」太公望脫下了大衣,朝酒吧裡的熟客們點點頭:
「今晚很熱鬧嘛!」
「當然囉!因為是聖誕節前夕嘛(心)!」

「嘿!太公望,你來啦!」酒保太乙露出笑容:
「今晚喝什麼?」
「照舊就好。」

咕咚一聲,太公望整個人就坐上吧檯:「太乙,怎麼還沒看到你的
愛人啊?」
「他等一下會跟發跟邑姜一起來。」
「那個誘拐我寶貝外甥女的王八蛋會來?!」一提到姬發,太公望
立時變臉。
「哎呀!人家是兩情相悅耶(心)!」妲己的聲音雖然軟軟的卻讓
所有的人都聽得到:「棒打鴛鴦可是會下十八層地獄的(心)!」

「妳別管,這是我的家務事!」
一提到這件事,太公望原本像少年般可愛的臉蛋立刻變成了惡魔:
「那個王八蛋趁我不注意的時候,把我花樣年華的小可愛外甥女給
拐騙走了!哼哼∼∼這筆帳我是跟他算定了!」

「姬發算是有為青年耶?有這樣事業有成的男朋友,小姜可以很幸
福吧?」太乙出聲為姬發辯護。
「有為青年?哼…我看是辣手摧花大色魔吧?」太公望一臉不滿。

「舅舅你又來了,阿發才沒有像你說的那樣不堪。」邑姜一步入酒
吧就聽到太公望的話,原本微笑的臉立刻冷卻了下來。
「對啊對啊!還是親親小姜最了解我!」姬發很自然地用手臂環住
邑姜。

「你這好色豬頭男,不准抱著小姜,給我放下來!」
太公望立刻張牙舞爪朝小倆口衝去,要分開兩人。
怎知姬發也馬上把邑姜一把抱起,馬上在酒吧裡跟太公望玩起老鷹
抓小雞。

「喂喂喂∼∼!我這裡還要做生意啊∼!」妲己尖叫著。

太乙見到此狀也只有搖搖頭,轉過身看見站在酒吧門口,一臉為難
模樣的長髮男人,若有所思第念著:
「……啊…玉鼎哥,剛剛太公望的嘴臉好像似曾相似。」

「太乙……\\\\\\」

☆       ☆      ☆

早就知道,我不愛自己。
雖然,愛你,這般地刻骨銘心。

所以,愛在盲目的奉獻犧牲之中…迷失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