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願意(八)

※ ※ ※ ※ ※ ※ ※


(八)放逐天際

 冰冷的雪漠之上,染了一大片鮮紅,躺在血泊中的仍是他。
 空氣之中感受到微弱的氣息,他知道他還沒斷氣。
 「是嗎…要給你最後一擊嗎…」打神鞭屈在前方,只要再向前一彈,就可將那僅餘的氣息滅掉。

 凝視著他那安祥的面容,良久,都沒有動手。
 為什麼下不了手…

 在他的身前凝聚起一陣暖和的光芒,一個長髮的女子身影曲著雙膝漸漸出現,半裸的姿態卻不帶淫穢,那慈藹柔和的笑容若能包容這個世界的一切,給予為世界奉獻的偉大母愛能力。
 「是妳?」對來人的出現不感訝異,他淡淡開口問。
 〔嗯……好久沒見了……〕不是用正常的聲音說話,純粹由心靈直接傳送說話,她的面容依舊是一樣柔和。
 「妳應該躺在地球吧?」
 〔小王…你居然用這種態度對待你親愛的母親哦…(心)〕
 「…」母親嗎?他都快忘了。
 〔呵…我來這裡不是跟你聚舊的…人家只是來傳達幾句話……〕
 「哦?」淡漠的眼神不帶興趣,說不說都無所謂的樣子。
 〔我記得…娘娘曾經說過,要把地球變成自己的東西……因為只有這樣,她才能和最愛的人永遠地在一起,那就不用害怕被心愛的人傷害…因為她最想取回的,是和『那個人』曾共度過的日子…〕

 伏羲的眼神閃爍了一下,轉眼很快又回復了沉著。
 不用問,這女人定是完整版看完他們的戰鬥。

 「多管閒事。」伏羲瞄了地上血泊中的人一眼和大手套上的血跡,隨即轉過身邁開腳步,沉漠地遠去。
 在風雪的肆虐下,帶走了絕不回頭的瀟灑脫然。
 只怕永遠也不會再見了吧……


 嬌媚的笑容滑過了唇邊,當然沒有錯過他一縱而逝的表情。
 當然,聰明如她又怎可能錯過呢?纖指沾在唇邊做出一個動人的姿態,柔媚無限。
 她轉身看著倒在血泊中的人,覆出淡淡的光芒包圍著他,使溫暖充滿了他,她露出了愉快的得逞笑容。〔那傢伙才不捨得殺你呢∼(心)〕
 〔下一個人出現在這裡之前,我代他好好守護你吧…〕
 〔…我唯一的…兒子………〕
 她化成一顆微光,凝聚在保護網之上,完整地看守著他。

        *      *      *

蓬萊島總高級幹部.超秘密.緊急會議

最高議長:燃燈道人

列席者:元始天尊、通天教主、玉鼎真人、龍吉公主

 「怎麼會這樣…戩兒受了重傷?」
 「燃燈大人,他不只重傷,連妖態和法術也被封鎖著,現在的他非常虛弱。」
 「公主在雪地上發現教主大人的時候,他尚餘一絲氣息,但已確實右肩和近心室位置遭受像利刃一樣的重創,要造成那樣的傷口…下手者一定是有疾風般的速度…」
 「太殘忍了…誰忍心對戩兒做那種事?」通天教主沉痛地掩著臉,當他知道楊戩身受重傷的時候是多麼焦慮和心痛。
 「以楊戩的功夫,法術和等級在仙界數一數二,能和他對打的人不出五個指頭。」
 「普天之下,能把教主重傷成那樣子的人…只有一個。」
 「你是說…『那個人』嗎?不可能的,他最近是回來過,但他和教主不是彼此相愛的嗎?」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他』是最大的嫌犯,也是教主最溫柔及最脆弱的地方,這點在場的人都心照不宣。

 「魂斷一時、世事難料…」元始天尊像唸咒超渡般地說。只有他見識過「那個人」最原始的一面,明白藏在他眼底內對世間的鄙棄和冷酷無情。
 「看情形…戩兒是心甘情願的。」玉鼎真人歸納道。
 「為什麼?為什麼他忍心對楊戩下那麼重的手?」
 「感情的事很難說…」
 「以『他』的理智和聰明,還有身體上包含的『望』,怎樣也不可能做出傷害教主的事啊!我到現在都覺得難以置信…」
 「教主大人一直那麼認真努力地執行他的理想…」

 ……………

 「不管如何,為了穩定島內形勢和上下士氣,有關這件事的所有情報必須完全封鎖,包括在蓬萊島或wrap zone的高級仙人,絕不能洩露半點口風。我會以『教主外遊出巡一個月』的理由暫代教主的位置…」
 「那麼,張奎大人呢?」
 為了把這件事完整保密,他們不知道錯過了這個重要証人,那是在蓬萊島東苑最後一個和「他」接觸以及傳訊的人。
 「張奎由我來擺平,他也知道教主和『那個人』的情事,只要告訴他教主被那人拐去人間旅遊就行了。」
 不是信不過張奎,只是--這件事愈少人知道愈好。

        *      *      *

 一片被深沉淹沒的黑暗之中,是天堂?是地獄?
 我是不是可以追上你了…

 可是,你離我好遙遠,既摸不透你的想法,更看不穿你的心…
 這些都沒關係,我只希望一直一直留在你的身邊,你的溫柔、以及被你灼熱擁抱過的身體,都在呼喚那眷戀你的感覺……
 我看見你的笑容,赤色的短髮,碧澄的眸子,總是帶著那不正經的無價笑容…
 〔為了你,我什麼都願意…〕
 一陣刺眼的光芒,便再也看不見了,真實的空氣從手邊的溫熱觸感中把他在幻象中拖了出來。

 「你醒了?」溫綩動人的嗓子和美麗的容貌同時進入了腦海裡。
 模糊的視線,不願甦醒的甦醒。
 渾然不覺她說話的內容,空洞的眼神在追憶那已消失不見的光華。

 龍吉公主握著他的手,看見他想坐起身來卻又不得要領的樣子,她溫柔地幫忙扶起他。「教主已經昏迷了四天了。剛剛玉鼎真人和通天教主來過。通天教主耗盡他的法力替教主施下解開封鎖妖態和法術的咒語,耗力過度的他由玉鼎真人護送回去wrap zone休養。」
 「父親大人…和師匠…」沒有意識的意識,本能地把那兩個名字轉化成專用的稱謂,卻已無法思考,無動於衷地麻木了自己的意志。
 突然,所有情感如潮水般湧向他,幾乎要淹沒。
 為什麼我沒有死…他沒有殺我?
 「留下我,自己卻跑掉了…」楊戩有點不能克制地笑,笑得十分淒厲。「為什麼要離開我!!」
 太公望師叔已經不在了,他一個人獨活下去還有什麼意義?
 失去了找不回的心,他要如何活下去。

 龍吉擔憂地看著他,她明白教主的心情,也為他難過,深吸了一口氣,溫暖的玉手穿過楊戩的身體,輕輕把他推入懷中。「想流淚的…就別忍了。」
 呆怔著公主的話,突然整個人崩潰似的埋在龍吉的肩上,看著淚珠自臉上成串的掉落,停止不了的眼淚氾濫似的湧出,沒有大聲於呼叫,只是一直無聲的哭泣。
 他的生命總是被不同的人保護著,由玉鼎真人到通天教主,還有太公望師叔甚至現在的龍吉公主,為什麼每個人都在保護他?
 比起失去師匠的那次,多了被遺棄的悲傷,同樣的痛心。

 龍吉公主有點震撼他的激動,第一次感覺到男人的眼淚可以比女人的淚更加激烈和悽愴。

 不想打擾房裡頭的傷心悽目境況,在門外站了很久的人長長的披肩隨風抑揚,搶眼的鮮橘色頭髮卻如他的心情一樣渙散。
 緩緩關上了門,不發出任何聲音,難以形容心中那苦澀的感覺從何而來。

        *      *      *

 在某個地點、時空不明的夜裡,與黑暗同化在夜空中的他躺在一座摩天住宅大廈的天台上。
 對,這是未來,為了不被找到不惜逃到這種地方。
 太極圖擁有穿越時空的功效,但只限於到未來和回到出發時的時空,他在未來過了多少時間,在原本的世界也過了那麼久。

 閉上眼睛,無可補救地想起了在雪空下被他親手打落、血染滿天的情形。
 有妲己的保護…他一定沒事吧?

 柔柔的音樂聲音從樓宇的下層穿過玻璃和空氣,發送到天台上的大喇叭傳出音樂,不知誰那麼無聊在晚上製造有可能被認為噪音的東西,天台上的音樂聲響徹了整個夜空。
 這是三千年後人類發明的東西,叫揚聲器,一個黑黑的箱子裡可以聽到人的聲音,非常清晰。

 飄忽的一笑,他已經拋棄了所有,稍一的鬆懈,讓飄揚出來的歌聲進入他的情感裡。


「 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 如影隨行

  無聲又無息出沒在心底 轉眼吞沒我在寂寞裡

  我無力抗拒 特別是夜裡 哦 想你到無法呼吸

  恨不能立即 朝你狂奔去 」

 依舊平靜無波的表情突然有點僵硬,他摸著自己的臉,把頭埋進了雙臂中。

「 大聲的告訴你 我願意為你

  我願意為你 我願意為你 忘記我姓名

  就算多一秒 停留在你懷裡 失去世界也不可惜 」

 不停重覆的同一句歌詞,不想傾聽下去卻沒有阻止歌聲繼續入侵他的思潮,心上的弦線被撥動了,就無法阻止它的餘震。
 迴盪著歌曲的旋律,女子悠揚灑脫的歌聲繼續滿溢夜空。

「 我願意為你 我願意為你 我願意為你 被放逐天際 」

  …反射著指尖小小閃亮的光,從指頭滑到縫間的水珠,那是不該有的人類感情…他無言。

「 只要你真心拿愛與我回應 我什麼都願意 什麼都願意 為你 」

 從天台上起身,疲倦地站起來,伸了個大大的懶腰,拒絕接聽任何會打擾他的東西。他的身影轉眼淹沒在夜色之中。

 願意為你,被放逐天際。

〔END〕

***正文後記***:
嗯…這篇文章終於完了。
好看嗎?好歹給些掌聲,啪啪啪啪∼(只有自己在拍)
這就是人家心目中的伏楊故事,伏羲是不會受制於王子的自由之身呀∼
(乾脆讓伏羲一鞭打死王子好了。)

伏羲演出戀慕女媧的大奸人…(我很想寫的伏羲X女媧,真偏執)
就是看上了《我願意》那句「被放逐天際」,覺得和伏羲很配,不論和楊戩有沒有關係(不如說更像為女媧放逐天際)
說了要寫伏楊,還是讓很多楊太的劇情跑了出來…
想寫他們因為太愛對方,所以爭著為對方犧牲
太公望願意付出自己讓楊戩活下去…是不是和普賢有點相似的心理?師叔自覺沒什麼活下去的意義,因為楊戩身負重任…(是掩飾愛的藉口嗎?)
楊戩則是只想陪著師叔殉情…師叔死了他也不想獨活。管他什麼責任∼
這是兩種不同層面的付出方式,不過作者選擇最後兩樣都不要
大家一起活下去…因為這樣才有餘韻啊∼呵呵∼

by臨到極限的櫻喬
26/1/2002



_________________
<這個........ by月雅希>

這是我第一次在這裡留言....如果有弄錯什麼請見諒!
我一直很喜歡櫻喬大人你的作品喔,寫得真是太好了,真是望塵莫及.
不過,如果結局是喜劇就好了.其實,悲劇比喜劇更容易深植人心,鐵達尼號這部片就是一個證明,如果它不是個超級大悲劇(這...我是這麼認為啦)也就不會這麼受歡迎(這有關係嗎?)
之前的<凌遲的交叉線>我也很喜歡,雖然有點灰暗.....
妲己在這裡所說的兒子是指誰???不會是指楊戩吧!!!下一個人...指下一個打開楊戩心們的人嗎???有點搞不太懂....不過,<魂斷一時,世事難料>真的很適合形容楊戩與伏羲現在(在這篇)的關係哪.....啊啊~太慘了!(我再說什麼....)
最後,祝你天天開心,妙比生花^_^(這樣用沒錯吧?)

_________________
<妲通偏執……bbb by櫻喬>


這結局還好吧,至少伏羲沒有殺楊戩…
伏羲說過的話不一定要算數,只有作者說的才是貨真價實∼啦啦∼

妲己的兒子啊…當然是指楊戩啊∼
我有妲通的癖好∼就像我喜歡伏女、王楊一樣,自然就配起來
妲通配的話,楊戩自然是妲己的兒子∼(同人小說的良好題材)

至於”下一個人”是指下一個踏到雪地救楊戩的人,那人是龍吉公主(會議時提過龍吉發現楊戩),櫻喬倉促帶過,本來想寫龍吉去雪地採花才發現楊戩,但後來覺得故事重心不在那兒於是就留白了,反正還可以轉彎嘛∼不過你的解讀也沒錯,龍吉也許是”下一個進入楊戩心扉的人”,在《願意》裡,龍吉擔任很重要的過渡人物......^^b(我好像漠視了鮮橙風車頭)
呵呵呵呵∼ 
_________________
<不過........ by月雅希>


不過,我覺得,對(此篇的)楊戩來說,龍吉在他心中的地位,應該是跟玉鼎一樣吧?(像親人)對楊戩來說,至少在太公望(的靈魂)死了,伏羲又離開的情況下,可以讓他多一個抒發情緒與感情的地方.

但是,我想再怎樣,楊戩還是不可能愛上龍吉的吧?因為在他的心中,從以前到現在都只有太公望一個人,就算他死了,楊戩也不可能愛上別人的.......

不過,假如伏羲跟楊戩再一次相遇,那會如何呢?當初伏羲之所以不殺他,就是因為下不了手,so,伏羲一定對楊戩有某些感覺,而且經過長久待在人間,也應該漸漸變得有人性,說不定會(再次?)愛上他也說不定.....只看咱們王子心中的傷口有沒有癒合了.....(有時我再想,萬一他傷心過頭,不吃不喝不睡,持續幾百年的話,這.....我到底在寫什麼啊.....) 



_________________
<嗯…… by櫻喬>

我真的寫出來了∼(參閱外篇)
把龍吉公主打包送給楊戩…

依我那種寫法,如果伏羲和楊戩在一起,
楊戩還是活得很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