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願意(七)

※ ※ ※ ※ ※ ※ ※


(七)雪天對峙

 別給我猜中!
 絕對不能料中…是胡思亂想罷了。
 奈何愈想壓下不安,潛意識愈是確定心中的揣測…

 楊戩與小哮正以極高速飛向蓬萊島北部的大雪山,哮天犬平時溫馴忠心,但衝起上來時速可達極致。
 沒過了多久,楊戩已經瞧見了那片大雪山,而且一眼就發現了伏羲。
 因為伏羲所處的位置正在不斷飄出一段又一段的咒文,在雪地上尤其顯眼…那是,萬仙陣!

 天啊。
 楊戩降落在伏羲所處雪崖下的一片平敞的雪原,看到這個陣仗幾乎確定了自己的預測,他回收了小哮。
 「來得挺快的,但要送給你的『驚喜』還沒有預備好呢!」伏羲邊舉著太極圖繼續唸著咒文,邊向楊戩打招呼。
 楊戩直覺到眼前人已經不再是昔日那個暴烈中帶著溫柔的伏羲,像是…另一個人似的,既非太公望也非王天君,讓他有熟悉又陌生的感覺。
 這是誰呢…「選擇這裡是因為這裡四下無人嗎?」
 「你聰明得叫人嘆息,讓我有點不忍心。」伏羲沒有停止唸咒文,隨著跳出的文字愈發增多,沉靜的壓迫力愈擴愈大。「因為只有這種地方,我才能對你為所欲為啊!」

 「你到底是誰?」楊戩昂首直視著眼前唸咒的人,雖然音容笑貌一如往昔,但「他」卻不是「他」。
 「好問題。」從容不迫回望楊戩,重覆很久之前曾說過的同一句話。「我是伏羲,是『 最 初 的 人 』。」

 一句話,點醒了楊戩。
 思潮中的伏羲,一直都是太公望和王奕的合成版,只在與女媧那場大戰裡見過一次白髮的伏羲,那是個與世族隔絕的人,回憶的印象與現實重疊起來,現在的伏羲就和當時那個無情的人一樣…
 不想最害怕的事變成事實,楊戩屈膝拉起了一塊黑色的長布披上身,「我不管你的身體怎麼搞。」
 「如果你有離開我的念頭,得先問過我的六魂幡!」
 攏緊了斗蓬般的六魂幡,心情也跟著複雜茫然起來…

 「你可以嗎?」伏羲完成了唸咒,萬仙陣如圍牆般繞著伏羲轉動不止,太極圖收在胸前,準備迎戰楊戩。「我就是在等待跟你動手!」
 「…是不是只要打敗你,你就會留在我身邊?」楊戩壓住從心中湧上來的悲傷。
 戰鬥是最後的手段,如非必要,他絕對不想要和伏羲對陣。
 「你做得到再說吧。」勾起無情的笑意,伏羲細密的手指在太極圖上盤旋轉動。「反.寶.貝!」

 所謂的反寶貝,是以太極圖「靜」的力量抑制著寶貝的動力,使用者功力愈強,愈能發揮出太極圖的力量;同時,有六件寶貝則不在此限,正是「七大寶貝」的其餘六件,但縱是超級寶貝,其力量還是會被削剩三分之一,這是楊戩事後研究太極圖的構造所知。
 「疾!」除了反寶貝之外,伏羲以打神鞭的勁風束砍向楊戩,加上符咒和文字的復完力量,把打神風的威力提升了好幾倍。

 你真的對我動手了…
 六魂幡自動圍著楊戩擋下了打神風,楊戩隨手變出了另一支太極圖,開始吸收在夜空中飛舞的文字。
 「反.反寶貝!」定要先破了他那個萬仙陣,不然連攻也攻不下去。
 其實伏羲的攻擊力不算很強,楊戩深知他的寶貝都是以「靜」的防守為主。

 伏羲一點也不在意楊戩快攻破他的萬仙陣,畢竟他志不在此。「你真的天才!這樣的方法也給你想到。不過同時使用兩件超級寶貝是極耗體力的,你撐得住嗎?」
 「我絕對不會輸給你!」楊戩變出雙翅,躍到上空繼續吸下了所有從符咒的曳出的文字,雖然有點吃力,但至少還沒需要動到半妖態,他有信心可以打破伏羲所佈的陣。
 「…你同時操縱兩件由我造的寶貝來對付我,不覺得很對不起我嗎?」
 什麼?
 滿意地看到楊戩驚訝的表情,伏羲補述。「我說,六魂幡和太極圖,都是我親手製造的寶貝。」

 「那傳說中的七大寶貝,其實是由我們五個『最初的人』利用身上剩餘的故鄉物料和我們的超凡智慧所製造的。我根據五行術數,從金木水火土的定時變化研發出太極圖,我比誰都清楚它的用法和力量,當然,以人類的力量和智慧是不可能發揮出他的全部能力。傾世元穰是女媧所製的衣服,擁有媚惑的力量;六魂幡則是我為了和傾世元穰搭成一對而製造出來的黑暗寶貝。燧人和神農分別造出了原為剪開一切的金蛟剪和灼熱的禁鞭,顓頊則研發了從天上召來全部雷電的雷公鞭和可壓下無限重力的盤古幡。這就是我們五個『最初的人』。」
 「明白嗎?你的程度和我差太遠了啊。」好好歹歹解釋了一番,總要讓他知道自己輸在那兒啊。
 伏羲好整以暇地揚起那黑白互疊的圓盤,唸著一堆全新的咒文,天上那些混淆視線的文字突然變得模糊,然後隱隱消失,半空中的楊戩緩緩降落地面,不知道伏羲想玩什麼,突然一陣紅光飛快閃穿過楊戩的身體,以法術變出的太極圖和背後翅膀雙雙消失,六魂幡卻自動掉落地面。
 楊戩感覺到連身體的氣力也在一點一滴地流失…到底是什麼…
 直覺知道伏羲在使出「真正的力量」,楊戩閉上眼睛準備用最後殺著.半妖態。
 過了一會,楊戩的身體沒有如願變成妖怪,半妖態那龐大的力量自然無法使出,不…連平常的水準也達不到。「怎麼回事…」

 伏羲相當滿意地收好唸咒完畢的太極圖。「神奇嗎?這是除了反寶貝之外,太極圖的附屬功能:封妖態和鎖法術!現在的你既不能用寶貝也不能使法術,連必殺著半妖態都被我封死,換言之,你和一個普通人無異。現在你能對我做什麼呢?」
 「你…」完全沒有反擊的餘地,伏羲對他的招式和戰術掌握得一清二楚。
 「怪只怪我太了解你了,我知道你的所有弱點呢,楊戩。」
 他的所有舉動、行為和預測都在伏羲的預計範圍之內,那不只是智慧的判斷,而是一種超凡的了解,那是屬於與師叔和王奕長期相處下來的深刻了解。

 楊戩垂下肩膀,低頭埋在一片沉重的深淵裡。這場架根本打不下去。
 「…………我輸了。」輸給自己最信賴的人。

 沒辦法相信最愛的人竟以自己的弱點為利器,毫不費勁地把尖刃往他心上刺去,竟只為了擺脫自己。
 往昔的每分點滴,依稀記在心頭掌握…第一次認輸是在太公望師叔面前,對他的精明仰服得五體投地,那時在心中起誓要永遠追隨他,生命上填了滿滿的師叔,為他貢獻自己。

 雪,開始飄下,在夜色中發著淡淡的燦白,漫天紛落。
 越來越冷,比任何一個下雪的夜還要冷,那是從心裡凍結僵硬的冰冷。
 感覺不到痛楚的身軀,在狂烈的顫抖中,粉碎了一切。

        *      *      *

〔不要傷他性命!〕

〔……〕

〔你怎樣折磨也好,讓他活下去!!只要不傷他性命,我可以放棄使用這個身體…〕

〔…永遠不再見他?〕

〔無所謂,反正沒什麼大不了。〕

 我已經圓滿地了結自己的『生』,再也沒有必然的生存意義。

 你卻不同,還有很多很多的事等著你去做,很多人都需要你,以你的能力定必可以闖出更廣闊的天空。


 愛,太沉重,何解一定要擁有。

〔…我姑且答應你吧。〕

        *      *      *

 如王者一樣的伏羲臨視已呈敗狀的虛浮身影,在冰冷依舊的眼眸深處,隱隱躍動在一簇火苗。
 萬賴俱寂的靜默中,他臉上浮露著淺淺的笑容。「…我忽然想讓你知道『真相』。」
 「來聊個有趣的課題吧:『伏羲』的構造與過去。」
 沒有表情的楊戩集中了些許注意力,尤其是聽見那個名字後,但人還是渾噩的。

 「歷史如滾滾長江,記憶如恆河沙數……一直以來的人類喜歡神化我為『伏羲氏』,連同我兩個夥伴『燧人氏』和『神農氏』,被記載為代表『天』、『地』、『人』的三皇,顓頊則被列入五帝之末,而女媧就更是神化中的神化,連『煉石補青天』的民間傳說也有。人類要怎麼看我無所謂,在我眼中,這顆地球只是一個普通的落腳點而已。」
 「我們的魂魄可以自由分割。在故鄉裡,魂魄是自由分裂和生存的,可以用同一個身體多個魂魄,或者多個身體用同一個魂魄,我們並不執著於同一個身體裡只能有一個『完整』的魂魄。所以,我們沒有『死亡』,因為斬殺一個魂魄之後,他的肉體和其他分身依然存在,要消滅,就要像女媧那樣徹底消滅…相對而言,地球人類的文明就沒那麼進步了。」
 「由『我』分別構成的兩個魂魄:太公望和王奕,經過了那個崑崙山教祖老頭的苦心編排之下,分別置放在兩個仙界裡執行『封神計劃』。目的就是為了要消滅她……」雖然說計劃是他親手策訂下來,「如果說…我有愛過誰,那就是和我一起來到地球,被我們合力親手封印又再度毀滅,那位願意與我共同殉情的唯一女性。」

 女.媧.

 「她原本是我的妻子。她對地球和歷史太過執著,堅持用自己的雙手來操控著歷史的演變,不想故鄉的歷史一再重演,不惜把所有心力都投進去。其他的夥伴不齒於女媧的行徑,我也不喜歡她那樣做,為了不想其他夥伴做出什麼激烈的行動,是我提議把她封印起來的。我以為,只要封印著她的魂魄,就能把她留在自己的身邊裡…所以,我沒有和這個世界融合什麼的。我不喜歡寄附於任何事物上。只不過、是想和她在一起……」
 「對她的封印是不完全的,是因為我有意放過她,我希望給她一次機會。」
 「她逃走了,走了操縱歷史這條路…或許是我對她的執著比對故鄉的執著更大,我不在乎這個地球是如何樣子。是她離開的那一天開始,我瘋狂地思考著留不下她的理由和解決的方法。」
 「經過了不知多久的閉關,我終於制訂了『封神計劃』的草案。唯有毀滅了她,才是能讓她永遠和在一起的方法。當我下定決了心要拋棄一切,我的頭髮在一夕之間變成深沉的黑色。由那時候開始,我決心忘記一切和她有關的記憶。」
 「直到崑崙教祖提到了兩個仙界的抗衡,我聯想到把自己分擔為兩個角色去執行『封神計劃』,那兩個人在元始天尊的一手攪和下成為太公望和王奕。那時的我,已經封閉起所有思想、感情和記憶,隨便依著元始天尊所給的方式活下去,久而久之成為了人類,那更好,因為可以完全忘掉她…不需要飽受思念的煎熬,我只在等待和她重逢的一刻…」
 「當確定『封神計劃』的時候,我知道我不可能再愛她,為了地球、為了同伴、最希望的還是為了她的『醒悟』。我不悔走上這條路。雖然,即使毀滅了這裡她也不會再回來。我繼續待在這她所喜愛與憎恨的歷史與地球,永遠地懷念著她,我已失去所有感情和愛的能力。我卻不在乎這種事。」
 「如果她當初不執著於改造為故鄉,這裡就是我們永遠同在的地方。就是厭惡在故鄉的星球都重複過的歷史,才要逃到這裡想開展一些新的生活,只有沒指引的道路才能永遠不滅地走下去。我從來不明白控制歷史有什麼樂趣。親手創造屬於我們的歷史,不好嗎?」
 永遠也不明白,只怕這世間也無人能回答他的問題。

 轉述了長篇的愛情史後,終於踏入了正題,屬於『現在』的課題。
 「自從消滅了她之後,我連唯一的生存意義都失去,無意識的把身體交由給擁有記憶和感情的兩個人去使用,那就是王奕和太公望。」
 「這兩個人都充滿了感情,意外的是,他們所執著的是同一個人。也就是你,楊戩。」
 「我對於體內這兩個魂魄所歸心執著的你,感到驚訝和好奇。」
 「以妖怪和人類而言,你的外表和內心也是同樣優秀得完美而迷人,你的完美也包括了你的缺陷。」

 「消滅了她之後,我進入了半沉睡的狀態,冷眼旁觀那兩個人會搞出什麼。」
 「他們一個愛極了你,一個恨透了你。可笑的是,愛你那個怎樣也不肯回去你身邊,他害怕回去你身邊會讓你感到為難;恨你那個卻恨不得利用這個身體的記憶回來對付你。」
 「他們因為你的問題談不攏,在外面糾纏了幾個月,卻一直依舊默默地待在你身邊、追蹤你的去向。後來,叫王奕那個提出了一紙賭約。」
 「他說,如果你可以通過他的考驗,就願意放棄對你的一切仇恨。而太公望亦接受了這樣的條件,他居然相信你。」
 「他們誰也沒有談論過考驗的內容,反正王奕會用盡一切手段報復你,包括只有太公望才掌握到那種--屬於你個人的弱點,所有最敏感、最脆弱的地方。我也不知道你怎麼辦到的,你會為了那個叫太公望的…放棄高傲的自尊心和對王奕的仇恨。」
 他沒感情,所以他不明白。
 「愛的力量真可怕,太公望和王奕兩人不只愛你,甚至願意與你共同廝守。」

 一個比一個驚人的現實和過去,楊戩一語不發,面色空白得什麼都看不出來。
 從相識以來的種種,不會忘記那千變萬化的面容,每片思憶如此刻的雪花般斷斷續續、重重復復地出現。
 心漸漸回復了溫度,是熱的。

 「我們三個人的所有記憶和思考是共通的,除了感情。」伏羲說得冷酷無情。「我玩膩了,沒興趣待在你的身邊。」
 〔…讓他活下去!!只要不傷他性命,我可以放棄使用這個身體…〕那人的話躍入了他的腦海裡。
 也罷,他不稀罕,只想一個人逍遙自在地「思念」她。
 無視楊戩凝定的表情,伏羲轉身揚長而去,不帶走一片雲彩。

 注意到伏羲的移動,楊戩立時清醒得不能再清醒,追了上去。「等一等!」
 伏羲不耐煩地回頭:「你想怎樣?事實証明了你是打不過我的。」

 誰要跟你打?

 「你就這樣走了,難道漠視太公望師叔和王奕的意願?」楊戩不笨,既然伏羲親口確認了太公望和王奕對自己的情意,他怎能這樣放手。「他們都一樣屬於『伏羲』的身體!」
 「你以為呢?」伏羲冷漠的面容看不出一絲溫度。「王奕的心早在金鰲已被完全破壞,他根本沒有愛人的能力,即使他原本是個充滿感情的人。雖然你願對他打開心扉,但這並不代表他鍾情你,只是不抗拒和你在一起,可還沒到『非你不可』的地步。至於太公望,簡直是個大傻瓜!」
 「師叔他怎麼了?」
 「你真的想知道嗎?」伏羲嘲弄似的冷笑。「那傢伙為了求我不殺你,選擇了自毀。」

 往後一個踉蹌,楊戩霎時間不知道自己能說什麼、能做什麼,四周的一切都開始了恍惚。
 「怎可能…」難以置信的現實深深地衝擊著他的心,但他比誰都明白那是「太公望式」的做法…
 他在發現真相的一刻,其實是十分生氣的,太公望做那麼多古靈精怪的事不惜傷害他,雖然他不放在心上,但當重新用冷靜的態度來思索所有的事情以及太公望這樣做的緣由,他只能說-
 --感動得無以復加。

 常常以為自己不傷到人還好,但心口的疼痛要怎麼辦?
 比起以往的每一次,更加深深地憐惜心疼師叔的心情。
 師叔習慣掛在臉上那好像很不值錢的笑容,卻成為他心上最珍惜以及難以忘懷的一幕。

 眼眶上的模糊,讓他更想不惜一切想為他付出所有。
 蒼天無言,惆悵滿懷。

        *      *      *

 雪,仍然在飄。
 伏羲不知道人一旦陷入感情時會癡狂成這樣,他不明白兩個人可以深深眷戀到拋棄一切地守護對方。
 連傲氣和傷恨都可以全部放下,眼前的楊戩也是個瘋子!

 「走之前請…」為了不想招徠終生的遺憾,楊戩慢慢抬起頭,對上了那雙深邃。「殺了我吧!」
 比起仙界和人間的和平,我想著的只有你…
 「你很煩。」這小子哪來的勇氣。
 「殺死我,就不煩了。」楊戩的心情很平靜,展露了溫柔的笑容。「如果你不殺死我,我就一直地跟著你,走到天涯海角。」

 伏羲沉吟了,他答應過太公望不殺他,不過此刻卻改變了念頭。
 承諾是人類才有的無聊規範,他不見得一定要遵守。

 看著伏羲遲疑的一剎,楊戩的反應一點也不慢。「擔心我是教主嗎?那你大可放心,張奎和燃燈很能幹,坐我的位子一點也不難。」
 「還是說,師叔仍留在你的身體裡?所以你不捨得殺我。」楊戩自信地笑了,對師叔堅定的感情從不改變。
 這是他想到最後也最希望的可能性。

 既然太公望師叔已經不在了,能殺掉他就最好,他願追隨師叔一同殉情,在那無人打擾的地方永遠廝守…
 師叔居然為了他而自毀?他忍心忘掉昔日的點點滴滴嗎?

 「吵-死-了。」既然他那麼想死,那他就成全他吧!
 現在的他並沒有自衛能力…舉鞭擊中的是近乎最脆弱的心臟部位。
 鮮紅映在白雪裡異常搶眼,突然爆烈的鮮血灑遍了滿天,他的臉色一瞬間變成蒼白,身軀在冰風中如同一張脆弱的薄紙,在最後一陣風吹落前沉入了黑暗。

 無論是生離還是死別,曾兩情相悅過的喜悅,他這一生只有師叔而已…
 所有的恩怨情仇,都可以在此刻了結。
 原來,死亡可以這樣的幸福,毫無痛苦的。

 好想再看看你的臉…師叔…一再把他的線條與師叔的赤髮碧眸重疊,兩個人既那麼相像卻又分不開…
 明明不是他呀…

 不管如何,遇到你實在太好了……

(待續)


***正文後記***:

先說聲抱歉,櫻喬不清楚萬仙陣是什麼東西,也懶得去翻漫畫,我承認我亂寫一通…總之就是有些咒文飛來飛去,四處爆炸就是了…(也未免隨便了些)
哎呀,不要執著於這種小事啦好不好…

嗯,重看的時候覺得有武俠小說feel,好像還融合了劍心的打鬥場片…(封神又不是武俠片)
是啊,昔日的枕邊愛人成為今天的非戰不可的敵人,我偏愛這種情景,最好雙方勢均力敵,打起上來就更有看頭了…暴力是可以加深刻劃人的衝突的!(自圓其說中)
封神動畫版有一場「楊戩vs太公望」的戰鬥,雖然打得莫名其妙,但總算能帶出「實力:楊戩>太公望;但太公望是100%勝算」,看到這一場也算沒有白看動畫版,其他bug就不抓了…(雖然王子性格被大改造,但至少沒淪為大花瓶啊…)
是、是,只要打完一場伏羲vs楊戩,櫻喬就不會再動暴力念頭了…(下一篇不敢說)
寶貝或招式使用上如有太大缺失和錯漏,請半眼開半眼閉地略過去吧,不要跟我追究了(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