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空耳之森(上)

※ ※ ※ ※ ※ ※ ※


※※※

我不請你進入我的屋裡;
我的愛人啊,
請你進入我無限的

寂寞吧。

--泰戈爾.漂烏集之三百零二

※※※

今天是個「水日」

「哇∼∼好大的雨!」
越過自動門,韋護和楊戩急急跑進商場百貨中。
「最近都在下雨,又沒有變涼快點;還是一樣熱--悶熱!」韋護抱怨說。

「…既然最近是雨季,你為什麼還不帶傘呢!?」甩著半溼的長髮,他有點不高興。
一把折疊傘,當然遮不下二個大男生;他和韋護總是各溼一邊。

 本月占星本月占星本月占星本月占星
 月              本
 本   ☆☆占卜☆☆     月
 星  ☆☆星座運勢☆☆    占
 占              星
 月    本月運勢      本
 本 受到水星進入對宮的影響, 月
 星 各方面均會受到水的暗示, 占 
 占  要冷靜面對水的困擾。  星
 月              本
 本星占月本星占月本星占月本星占月

這是當然的…現在是雨季啊!
而且他又交了個從不帶雨傘的損友!

「因為早上沒下雨啊!」

「就算下雨了--」楊戩接下去。

「車站就在我家對面,跑一下就到了啊!」

--果然是這樣的說辭。楊戩認命的收起折疊傘,跟著韋護進了商場。

「啊∼∼好悶。」在開著冷氣的商場中,韋護還是抱怨。
的確,今天高溫又下雨,空氣裡有著揮散不去的悶熱感。連商場冷氣吹出的風都有點霉味。

--悶悶的。
--簡直像泡在水中似的。
--這就是電腦算命程式中所說的水難嗎?

唉……

--『誰……』

唔?

--『--誰來…』

什麼?楊戩環顧四周。

剛剛…
似乎有種空氣被劃開的感覺?

是的,如水般,黏著肌膚的空氣被劃開了。

「--喂,楊戩,你在發什麼呆啊!」美食街,韋護和楊戩坐著吃速食。

「啊?沒什麼…」

「喔,待會我們先去五樓,去修理我的手機吧!」

「嗯…」

雖只有一剎那,但他的確感受到了……一個與周圍空氣不同的氣氛、溫度的…聲音。

--『誰啊…』

叮!『電梯往上。』電腦語音。

「喂∼∼楊戩。」韋護按住電梯門:「你在發什麼呆,快進來啊!」

「嗯…你有沒有…聽到一個聲音?」進入電梯中,楊戩問韋護。

「什麼?有關我們的廣播嗎?」韋護抬頭聽商場中的廣播。

「不是…」那是誰的聲音…?

很微弱…沙沙的…有點漫不經心…像吹過草原微風般的聲音…

是的,草原。

叮!電梯門打開,楊戩反射性的往前走:然後--

※※※

然後睜大眼睛。呆住了。

--雖然他知道他看到了什麼,但完全出乎意料。

嚇了一大跳--眼前發生的事已經大到超過當事人--楊戩所能理解的程度了。

草原,一大片的草原。
青灰天空不真實的,開玩笑似的襯托著一望無際的草原。
黃褐色,感覺像進入秋冬季的草原。

過了好久好久,楊戩轉動脖子,往後看。
照理說:韋護應該是在他後面才對。
結果:當然不在。

「啊…這是那裡啊!」他終於發出聲音。乾澀的,像是受到這些枯草的影響。

--『誰啊…』

一個人,在距離他不到十公分的地方,站著。他感受到他的氣息。

他不是突然出現的。楊戩感覺到這一點:
他好像站在他面前很久了,有十分鐘,有半小時;剛才似乎只是他看不見他罷了。

「誰…我聽見人--」話未說完,那人被楊戩捉住了手:
「是你吧!是你的聲音吧!?」是的--像拂過草原的微風般的聲音--……

「什麼?」

楊戩發覺,被他握住的人的手很瘦小,他目光往上移:
他看到他細小的腰、鎖骨…和……一張白皙,矇著眼的臉。
是個少年…也許是國中--高中生?他為什麼要矇眼?

「我--聽見你的聲音了!」

「啊?」

「就是我和朋友去逛百貨商場坐了電梯--」
「我聽到你的聲音不知道就在這裡這個草原--」楊戩急於將自已怪異遭遇說出--

「喔…你聽見…我的聲音?」矇眼少年低頭,思索說。

「是的!」這個人怎麼還沒進入狀況啊!

「哦…這是夢中。」

「我被拉進你的夢中!?」

「為什麼說是我的?」少年歪著頭,說:「這也許是你的夢啊!」

「什麼…我會逛百貨逛到一半做夢嗎!?」楊戩有點生氣了!

「時間空間沒有意義,剎那即是永恆。」少年說。

「…那你叫什麼名字啊!我要夢,也會夢見一些認識的人啊!」

「我不知道。」少年說:「我在這裡,我忘記。」

「啊!?那你的眼睛呢!?」

少年摸摸矇眼布:「我也不知道…我忘記了。」

「啊∼∼?」
「那我…要怎麼回去啊?」楊戩感到無力。

「回去?回去那?」

「現實世界!」

「喔…」

「不管了,我要走了!」

「等等!」少年叫住他:「你真的…聽見了我的聲音?」

楊戩回頭:「是啊!我的的確確聽見了你的聲音。」

雖然微弱…但的確聽見了他如草風微風的聲音。

「啊…也許我在呼喚吧!」少年微笑:「在我心裡某個角落……」

「?」

「這裡是食夢之國,吃夢的地方。」
「在這裡,可以忘掉一切。」

逐漸逐漸,崩壞的記憶。

「待的愈久,忘掉的也愈多…我要化為這草原的風了……」
「可是沒想到我呼喚了你。走吧。」

「去那裡?」

「去見這裡的管理者:老子。」

※※※

少年拉著他,跨出第一步的瞬間;週遭景色:
青灰天空、褐黃草原的色彩頓時像溶解般消失。然後他發現--他現在正處在森林裡。
被樹葉遮蔽的陽光,一點一點的灑落,像遺落的金鎖片般。

「這是那?」

「這是夢裡啊!」他笑了,聲音很輕脆。

這倒也是,楊戩不說話了。
現在,這是誰的夢,又是誰呼喚誰;這已不重要了。

「喂,」楊戩開口叫喚,少年回頭。「我們還要走多久?」老實說:他有點累了。

「你累了?」

「這是當然!」

「哦,那你身上的記憶還蠻多的。」少年微笑,雖沒有帶笑的眼,但彎起的嘴角,弧度十分漂亮。
「這裡,沒有路程、長度、重量的意義。只有記憶之重。」

「記憶?」

「在這,唯一的財產就是你的心。」少年指著他的胸:
「這裡的一切,都是用你的情感、你的記憶去支付的。」

「那你…感覺很輕是…?」

「我快花光我的旅費了。」少年笑笑:「快成為這世界的一部分了。」

「啊…喂!」楊戩又喚住他:「我要叫你什麼?不能老是叫『喂』吧!」

少年聳肩:「隨便你。」

「我要叫你什麼…啊!叫『望』吧!」

 突然出現的名詞解釋突然出現的名詞解釋然
的    出 
 現 【望】ㄨㄤˋ(忘) 現 
 出 名詞: 的 
然 (1)心願。例:願望。 名 
 突 (2)名譽。例:名望。 詞 
 釋 (3)祭山川的名稱。例:望祭。 解 
 解 (4)陰歷十五日。例:望日。 釋 
 詞 動詞 : 突 
名 (1)遠視。例:眺望。 然 
 的 (2)盼念遠方的人。例:盼望。 出 
 現 (3)仰慕。例:仰望。 現 
 出 (4)怨責。 的 
 然 (5)比較。例:以人望人。   名 
突 詞
釋解詞名的現出然突釋解詞名的現出然突解

「…語言是有魔力的。」少年的薄唇吐出這句話。
「你為我取名--你要對我負責了嗎?」

什麼啊!楊戩感到煩躁:「可是,取個名比較好叫啊!」

「喔,」少年不以為然的喔了一聲。
「顯然你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好吧,我接受你為我取的名字。」
他用像是哄小孩般的語氣跟楊戩說,楊戩有點不高興。

「走吧!」起步,又不知走了多遠,當四周變成繁花盛開的小樹林中時:

「啊!是新面孔。」一個化著白色臉菄漱p丑和一隻像是--楊戩說不上來,老虎布偶般的動物在喝茶:

「午安,申公豹。」望和他打招呼:「我在找老子,請問有看到他嗎?」

「你不是要變成草原了嗎?」申公豹不客氣的指著楊戩:「他是新來的?怎麼會和你在一塊?」

「這個人應該不是自願要來這裡的。」望回答:「他好像是被我呼喚的。」

「呼喚?哦!這真是少見、太少見了!尤其是人們都矇上了心靈之眼後--是吧?黑點虎?」申公豹和老虎布偶感嘆中。

「什麼意思?」楊戩問:

「從這個世界將聲音傳送到其他世界,能夠接收到的人,每個人都只有一個對象。」
「那就是『命中注定的人』!」申公豹嘿嘿的笑了。

什麼麼麼麼麼∼∼∼∼∼∼∼∼∼!!!!!!!!

楊戩看向少年!後者沒有眼睛,確能準確的轉向他,然後--手摸上他的胸部--

「他是男的。」少年皺眉,口氣像在抱怨道:
『小姐,我點的是牛肉漢堡,為什麼給我送來了豬肉漢堡?』一般

申公豹還是嘿嘿嘿:「難道同性就不能是嗎?」

「等一下--給我等一下--」楊戩把少年的手從他胸部上移開:「我是他『命運中的戀人』!?」

「啊,可以這麼說。」

「可是我根本不認識他啊!」

「那,也許你們未來會相遇吧!」

「喔,那麼我就是你『未來』的戀人?」望好玩的笑了。

「別開玩笑了!我又不是同性戀!」

「喔,是這樣啊。黑點虎,接下來泡茉莉茶吧!」申公豹根本不理會楊戩。

「∼∼∼####!!!!」楊戩氣得渾身發抖!

「不要太緊張,」申公豹又說:
「命運是會改變的;只是,現在在這時間點上:他是你的『命運戀人』罷了!」

「是嗎…喔,」望在他身邊微笑。「『命運』這種東西還蠻不可靠的嘛!」

過了一會,等黑點虎泡茶、端茶給他們兩人後,望正經的開口:「申公豹,我要向老子拿回我的眼睛。」

「喔,為什麼。」

「我得要送這個人回去啊!所以必須要回我的眼睛。」

眼睛?「你的眼睛給了『老子』?」

「是啊,少了靈魂之窗,會更快速的遺忘所有。」望微笑:「我做事不喜歡拖拖拉拉的。」

--少年是個什麼樣的人啊!連這種事都--楊戩感到無力了。

「可是,你現在還有『夢』嗎?」申公豹還是嘿嘿嘿:「老子雖不小氣,但也不會把東西平白給人。」

「嗯…到時會有辦法的。」望想了一下,說。

申公豹再笑,這次嗤嗤的笑:
「哎呀,你果然是個奇怪的人,拋棄了一切的你,竟然還有呼喚人的本事,好吧!相信你能拿回你的眼睛。」

--「沒有籌夠籌碼的人,是無法見到他的。」申公豹拋下這句話,便不再搭理他們兩人了。

※※※

「籌碼?」告別了小丑,楊戩問望。

「要進到這個世界,必須是要『拋棄一切的人』。」望身影輕盈,如夜中幻蝶:
「老子是收集『夢』的人。偶而,他也會遇到像我這種人。」

「你想自殺嗎?」不知為何,楊戩有點擔心。

--『也許他已經死了?』這個推測讓楊戩的心一縮。

「心死了。」
「所以,老子接收我的心,允諾我變成草原。」
「你不覺得,成為微風,無意識吹著,是件很好的事?」

--無憂無喜無樂無怒無哀無悲--……

「我以心交換,讓他拿走我的眼睛。」
「現在眼睛是老子的所有物,必須要用同等的情感、夢去換回。」

「既然你沒有心--我的意思是--你全部給了老子,那你為何還在呼喚我?」

望低頭:「老子是很公道的商人……讓他拿走我的眼睛的代價,或許只有我的記憶--他只拿等值的部份。」

他看向楊戩--他沒有眼睛,只是將臉對上楊戩:「喂,你過來一下。」

「幹嘛?」楊戩走近,距離望一步的距離--然後,望自動縮成零。倚向他:

「嗯…你比我高,我頭頂到你那裡?」望拍著自已的頭頂,一邊用手側邊敲著楊戩鎖骨下方:

「嗯…大概是到我的肩…我178…你多少?」
楊戩大概知道他想幹嘛--大概是想調查他吧。於是,他本著『科學研究』的精神回答。

「160。」號稱。

「那…」望細瘦的手拂上他的臉:「你的臉呢?好不好看?」

嗯…有點難回答…雖然他對他的容貌蠻有自信的,不過還沒到跟一個瞎子(還是個男生)說:
『我很好看、我很帥』。的花痴地步:「大概…還不錯吧!」

「嗯。」望接受他的敷衍回答:「你是男的,長得太奇怪也不好。」

什麼叫『奇怪』!?楊戩苦笑。

「你留長髮?」望撈到他的青色長髮。

「嗯…因為我的…養父說喜歡我的頭髮。」望跟他靠得很近,幾乎是在『相擁』了。

「嗯,髮質好像不錯,很好摸。」望的氣息在他耳邊吹拂。
「還有…」他的手伸到楊戩的腰:「你好像很瘦。」他試驗性抱抱楊戩:
「感覺還不錯,不會被骨頭剌到。」是:『雖然你很瘦,但還有肉』的意思嗎?

諸如此類的行為持續了一會……

「…喂…!」楊戩發出抗議聲。

望沈浸在摸他的感覺中,因此被打擾時,他有點不高興:「幹嘛?」

「別弄了。」他將望像章魚吸盤的手通通拔下。

望呶起嘴:「我摸一下又不會少塊肉;任何人,都會好奇他的『命運戀人』長得怎樣啊!」
「我又看不見,當然只能用摸的。」好像對又不對的理論。

「那又怎樣?你要和我談戀愛嗎?」

「任何人總會好奇他明天會吃到什麼菜啊!」理直氣壯的。

什麼--「###!!?「我是菜!?」

「呃…」望聽到他的怒吼,瑟縮了一下:
「這只是一種比喻…而且,申公豹不是說:『命運是會改變』的?我也不想走上崎路啊…」

「……算了!」楊戩怒氣未消,但也覺得為這種事情吵架太無聊了。
「…反正又不一定……」奇怪,他的話怎麼自個聽來,有點『遺憾』的味道?

「喂,」望笑道:「難道你就不好奇我是什麼樣的人?」

楊戩瞧他一眼:「我的眼又沒瞎,看得到你啦!」

「哦,」望摸摸矇眼布:「那眼睛呢?你還沒看見嘛!」

「你的眼睛能長得多奇怪…」他碎碎唸道。

不過,說好奇還真得很好奇…

這個看起來蠻聰明的紅髮少年應該有一雙跟他的個性一樣慧黠的漂亮眼睛吧?

※※※

「這是『遺忘夢之礦』。」

「哦…」楊戩望著這石壁上生長的成千上萬的水晶。
每個水晶閃耀的光輝不同,仔細瞧水晶內部:好像有晃動的影子?

「這是人們所遺忘的夢。每個人們不再想的夢,就一直像雪一般,一直下,一直沈澱。」
「沈澱得很多,就會形成的。」望爬上晶壁:「我要找我遺忘的夢。」

「!?那麼多耶!?」

「所以很困難啊…每個人,要尋回他的夢想,是一件很掙扎的事。」

「…你找的到嗎?」

「必須要找到。」望對著他:「你不是屬於這個遺忘之地的人,所以,我要盡快送你回家。」

這個人…至少他是個心地善良的人嘛!
楊戩笑了,落到這番境地時,他的頭一回笑容。
「要怎麼找呢?」他問道。

「就是…摸摸看吧!你摸到別人的夢時是冰的,只有摸到自已的夢時--」
望愣住了:「我摸到了嗎!?我感覺有溫度--」

有眼睛的楊戩也呆住了:「望--我--不知道--」

「什麼不知道!你看到什麼還不知道!?我摸到的:好像是個圓住體--蘿蔔?」

「不…你摸到的是…腿。」一個女孩子的腿。

「啊?」望加快摸索,還捏了一捏:
「什麼!?怎麼軟軟的!?啊--布料?百褶裙!?」

「望…別…」你在掀女孩子的裙子啊!

「唔…」女孩轉醒,看到望對她做的猥褻行動時--「啊--色狼!!!」

非常正常的,她賞了望一巴掌。

※※※

廢言集:

這是改編至喜多尚江的「鋼琴戀人」第二集附篇:「在幻聽的森林中」

「鋼琴戀人」是在什麼情況下看的?

是因為:看了竹里殿的『約束之花』
(同樣是改編自「鋼琴戀人」第二集附篇『約束之花』)



本來以為是日本小說(←寫日本民間故事那種的……)
(↑……因為「喜多尚江」這名字給人「很老」的感覺,像夏目漱石之類的…^^),
後來在租書店看到漫畫「鋼琴戀人」。才知道是漫畫^^
「喜多尚江」的畫風不是蟲喜歡的類型。(←難怪以前都沒聽過。)



不過「鋼琴戀人」很好看。有點BL意味…大概吧!^^



去士林買漫畫,大然的「漫畫速販店」。
(↑住在大台北地區,喜愛漫畫且有收藏的網友應該都知道吧!)
那是一家在賣大然漫畫舊書的店。



因為最近的促銷活動:「購滿二百元再打折五十元」的活動。
蟲蟲買了「鋼琴戀人」湊兩百元(←全兩集,共46元)



回家仔細看:覺得…蠻喜歡「在幻聽的森林中」的。
不知道可不可以改編?



其實以前就很喜歡有點迷幻味道,像『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故事。
一直很想寫寫看。^^



同時,也參考了妹尾優子的『夢境奇緣』(←原作名:『太陽之黃金,雨之銀』)
(↑小說,龍成出版社代理講談社出版。)
還有,『遺忘夢之礦』是德國童話作家:米歇爾.恩德的『永無止境的故事』中出現的。



就是這樣…是個大雜燴…寫起來的感覺很輕鬆^^
大概一天時間就寫完(上)了…(取(上)是希望,至少(上)(中)(下)就完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