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若說,在焦躁不安狀態下,頭腦特別容易發燒…
他想他不會多加考慮,馬上舉雙手贊成。

沒什麼原因,因為他正處於這種狀況中。

女人是種很高深莫測的生物,
行為總隨著時代變遷而改變。

實在不能理解…
為何,現今女孩的行動是如此大膽、如此令人驚訝?
﹝說真的,他也不能理解為何三男一女同處一室,
害怕發生什麼被侵犯行為的,卻是男的那方﹞

──整個晚上,對,整個晚上。
碧雲只要抓到機會,就無時無刻無不想多靠近楊戩一點。
他是看的坐立不安,但和普賢也不便做出什麼明顯舉動。

到最後,乾脆橫了心,拉起坐墊就往兩人間一坐。
立刻換來楊戩的笑容和碧雲的怒視,很兩極的。

這是他今天第幾次嘆氣了?
不管啦…

又,重嘆口氣。

是妳太囂張了,一切都是為了普賢喔…


--



※ ※ ※ ※ ※ ※ ※

光•時計

※ ※ ※ ※ ※ ※ ※


--

〈當局者迷〉


棋盤上打打殺殺越演越激烈時。

往往,也是各種詭計、或說圈套,最為勝出佔進優勢的黃金時刻。
不過雙方殺的眼紅、殺的頭昏腦脹,也往往沒人能想出優秀策略。

當局者,迷。

※ ※ ※

「哎呀,都這麼晚了…」

時針正指於九點二十五分。
太公望看看鐘,又看看進度也趕得差不多了,
終於愉快的下達逐客令。

「你們也該回去了,別讓家人擔心呦。」

聞言,碧雲是少不了些不滿的嘟噥。
「九點半多呀,這麼快就好啦…」

卻突然想起了什麼。

「慘了,公主要我九點回家!」
公主…是碧雲姑姑龍吉小姐吧?
他記得碧雲兩姊妹是向來習慣喚她公主的…

迅速抓起書包跑出房,臨走前只匆匆忙忙丟了一句客套話。
「先走了,謝謝今天的晚餐招待──」

「慢走呀。」

雖然說也是白說…
聽見一聲鐵門關上的沉重聲響,
挺驚人的速度,看來她是很不願違反和公主約定的。

不怎麼附合的乾笑,他想的完全不是她那回事──
正好…好好一個週末前夕,我可不想普賢再被妳搞的心情鬱悶!

「那,壁報是…星期一再帶去學校?」
只是稍稍抬頭,楊戩正收著桌上散落文具。

「對,那個我和普賢負責就好了。」
湊過去幫忙收拾,趁機向一旁的普賢眨了眨眼。
「我還有事要做,就讓普賢送你到玄關囉。」

主角則是有些不能理解的呆了一呆,但瞬間回復過來。

「這樣的話,我們走吧。」
望…

在房門掩起之前,兩人迅速交換了個眼神。
不禁會心一笑。

※ ※ ※

大方樸素,卻不淪為簡陋的玄關。
昏黃的暖色系裝飾燈亮著,投在普賢微許透明的白皙臉蛋上,
添了些玉石般的溫潤光采。

很迷人,也很誘人。
望常說,只要在稍有氣氛的燈光下,
什麼挑逗都不用做,光是如此就能讓人想一口生吞了他。

──「那小望也會嗎?」
──「會啊,如果你願意讓我吃掉的話。」
﹝而他總是笑笑,素知望喜歡逗人的習慣﹞

「臨時被叫來,想必給你添了不少麻煩。」
一貫性笑容,幾乎成了招牌似的。

「不會。」

其實,也不是這麼喜歡笑…
可是除了微笑,他不知道其他的表情運作情形。

很公式化吧?尤其是面對這個他所心動的人。

靜靜看著楊戩坐在地板,穿繫鞋帶。
靜靜看著他起身,走向門邊。

「…普賢?」
開門前,若有所思的回過頭來。

「我在。」

反常的,雙頰似乎有些微紅了。
「那個…介意我問個問題嗎?」

「當然不介意,請問。」

「你的生日,在十一月…二十八?」
如果昨天看到太公望時,沒記錯的話…

心忽地漏跳了幾拍。
「是,怎麼了嗎?」

沒有回答。
只是笑笑,宛若無瑕白瓷的兩頰又更染重了粉色。

「…星期一見。」
「嗯,路上小心。」

輕掩上門,
留下暖色燈光中的普賢。


很淡也很純粹,
卻是,幾乎摸不著邊際的最初開始。

※ ※ ※

用力盯著眼前好友,太公望可是急欲知道方才到底錯過了什麼「好戲」。

「給我說出來喔,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
「沒有,小望你想太多了...^^」

再裝就不像啦…
回來時滿面春風的,休想叫他相信真的什麼都沒有發生。

扁扁嘴,
「嘖,兔死狗烹—把我利用完就不要啦?」
「沒這回事,不要逼我。^^」

「哦──真的什麼都沒有嗎?」
「是呀。^^」

沉默。

「…喂喂,好歹我也為了你們的幸福打拼這麼久…」
「…^^」

「小賢,我知道你人最好了…」
不知何時已改變稱呼,
現在望是標準的裝可憐、外加「一點點」諂媚相。
「…^^」

「看在我們同床共眠、同室共浴﹝?﹞的情分上咩...」
「…^^」

「好罷,說就是了。」
面對眼前閃閃發光的望,普賢不禁又補充一句。
「可是話先說在前頭,如果大失所望,也不關我的事喔。^^」

用力點點頭。

……

「…他真的這樣問了?」

「嗯。」

笑咪咪的湊了過去,
「耶,你知道這代表什麼嗎?」

想不到進展還滿快的嘛…
楊戩,做的好啊!

「不太清楚。^^」

忽地,撲上前壓倒普賢,在床上嬉鬧著。

呼出的熱氣在頸項徘徊,普賢笑著,被弄得有些癢了。
「小望,別這樣...」

沒停下動作,他的聲音難掩興奮。
「沒關係沒關係,就讓我瘋一次──」


「代表他真的對你有意思∼!」

※ ※ ※

嘩啦。

「望!」
坐在椅凳上擦著肥皂泡沫的普賢,
轉過頭來想找惡作劇的始作俑者。

水珠順著身體曲線滑下。

帶著白沫的透明泡泡,附著在也有些透明的肌膚上,
形成雙重視覺享受的畫面。

「是你太不擅於防備啦!」

當著一盆冷水澆頭而下,
偷襲成功的他立即躲進浴缸內的蒸騰溫水。

普賢也回潑了一瓢手邊的熱水,連著幾次沒砸中他,
只能氣得苦笑。「你呀,每次都來這套…」

※ ※ ※

熄燈後,一起擠在不甚大的單人床上。
裹著同一條棉被,感受到對方體溫,是件幸福的事。

喜歡享受這樣的幸福,友情,關愛,
之於普賢。

所以他不能讓他們之間,有一丁點一丁點,產生嫌隙的機會…

※ ※ ※

他不大相信所謂的「旁觀者清」,
卻篤定的認為下一句話算是真理。

當局者迷。

…是啊,當今世上能有多少人,
能夠不沉迷於一場各色各樣的棋?

就算事實上有比混亂中所想的、更好的法子,
又有誰真的能去正眼注視採納,
而不是自己所想的那個,根本不完全的主意嗎?

〈續〉

--------------------------------------------------------------------------------

後記

…嗯嗯嗯…

該說什麼好呢…根本還沒寫完的一篇。
已經是七月七日﹝電腦有記下修改日期,真是個久遠又丟臉的記憶呀…﹞的舊稿了,居然到了十二月才增加兩小段又兩行之後,才正大光明﹝?﹞的貼出來…:P

短到不行﹝好久沒貼這種令人懷念的長度啦﹞,眼睛一瞄就完了。

•哎呀呀,終究是要解說一下的。﹝苦笑﹞

事實上,本篇的復出,完全歸功於水殿的錯愛…

當然,光只是厚愛,並不足以使躲到暗處發霉的檔案又有出頭一天──所以還附加一個小條件:

由於敝站特別數字的關係﹝優勢﹞,然後要求此篇復出。

……
這…真是個有創意的點子…
﹝於是我就接受了。^^b﹞

原因無他,因為寫過的、難得舖好劇情走向以及結局的東西,和別人腦中所想的新文章比較起來,應該…是比較好掌握的…吧?﹝bb﹞

這是一個懶人任性的決定。
反正這篇文不長嘛…大概再幾次就能KO掉了…

﹝呵呵…我說水殿呀…看到這樣的破舊存貨,開始後悔要求做得太早了吧?^^﹞

2001.7.7─﹝中間停處空白狀態﹞─2001.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