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生日文:記憶之樹(下)

※ ※ ※ ※ ※ ※ ※


一切閱讀,都是誤讀。

(安伯托.艾可)

☆☆☆

「勇者啟程了…經過重重的困難…」

「主人,你在唸什麼?」

「沒什麼,公式罷了。」

勇者看似無辜的被捲入一些事件。(這樣才有劇情好寫。)
為了貫徹自已的理念為戰了…(要不然怎麼開始遊戲?)
所以,如果『他』是這世界的勇者的話…

「小四☆小四☆∼∼∼∼∼∼∼∼☆☆☆」

就一定(理所當然的)會遇到一些麻頭。

「小四做喜媚的丈☆夫☆好不好☆小四☆一定要☆」

嘖!這種羅莉塔型的美少女是他的敵人(阻擾者)啊!

「喂∼∼請妳在擁抱河馬時,先看看他背上坐著誰吧!」

「啊☆太公望☆」
「怎麼☆怎麼會☆太公望☆不是死☆了☆」

「死?」難道是他『自已』…!?「請告訴我詳細的狀況!」

「可以,不過要把這隻蠢河馬留下!」

「啊☆貴人☆」

「可是…他是我的重要伙伴(交通工具)啊!」

「主人…」

「一句話,留是不留?」

勇者要獲得情報,必須付出代價。

他指著喜媚:「嗯…河--四不像你討厭這女孩嗎?」

「不會啊…我怎麼可能討厭喜媚小姐呢…」

「那麼,萬事拜託了。」他下來,看著在黃髮少女身邊的冷豔美女:「我可以把四不像留下,請告訴我『我』的死亡。」

「哇☆小四☆小四☆∼∼∼∼∼☆>v<」

「喜媚小姐,請等一下…別急著抱我…^^b||||」

「啍!我唯一可以告訴你的事就是:你的死亡!」霹啪霹啪!無數琴弦現出!「領死吧!太公望!我終有報仇雪恥的一天了!」

如刀鋒般鋒利的琴弦掃得他好痛--

「--主人--」

啊--他真的…要『死』了嗎?

--「沒錯呢,你是會『死』。」輕笑聲…誰?

死?消失?

「望,你給我起來!都日上三竿了!」清源--清源的聲音……

不行--

死了…就聽不見清源的聲音了--……

☆☆☆

「喲,挺頑強的嘛!」綠衣少女拿著長枝,好像牧羊少女(也許她本來就是。)

「這裡是…?」他起身…看見一片青綠草地…綠得連少女的鳥羽面具鮮豔綠色都比不上的色彩。
他看向少女:「是妳帶我來的嗎?」

少女摘下面具:「是誰都無謂,呂望同學。」

「這是…!?」看見少女容貌,呂望覺得一陣暈眩--

揹著書包,穿著短褲的小學時代--他在上學途中?
迎面兩三位女童,他看見了一名女童容貌--
啊--是…(其實連名字也忘記。)他小時喜歡的女孩啊…

「原來…我都忘記了…」其實,遇到清源之前,他有喜歡過別的人…
「那是一段很值得紀念的回憶啊!」笑道,他的小小初戀…

「那是無法生長的枝椏。」少女又出現,又是戴著鳥羽面具:「不讓它生長的。是人的意志。」
「其實,每一段都是一樣。」

「妳是說…我與那女孩!?跟現在我與清源一樣…?」
「不是的…我…很喜歡清源啊…」

喜歡他的心情比喜歡那女孩的心情不知多了百倍…

「那麼,就去找尋吧!」女孩將長枝給了他:「去找尋枝椏的根源吧!」

(勇者失了伙伴,卻得到了指引。)

☆☆☆

什麼時候喜歡上清源的?

也許一開始就一見鐘情了吧!

在混亂的辦公室中,他見到了清源。

「呂先生,關於這次的劇本…」

他根本不記得清源與他第一次說話的內容…只知道他長得很好看。

然後在心底想著:要怎麼接近這個人?

讓他當他的負責人吧!

於是乎,清源的苦難開始了。

(沒錯,認識他,清源一定感到很辛苦。)

☆☆☆

「明知人家辛苦,卻不放開麼?」又是那個輕笑聲…誰--?

他跑著,搜尋笑聲的來源,最後,非常疑惑的看向地面:

是在這嗎--?

笑聲是在這裡傳出的?

他開始賣力的用長枝挖掘乾涸黃土。

是啊…那笑聲…在這裡…在這裡面!

他要找到!

「很有勇氣嘛!」突然,土塊破碎,他往下掉--不--他是往上浮的--?

(心之壁碎裂)

☆☆☆

應該說,他是倒栽蔥的「浮」著。

那個『人』,依他的方向看是『倒立』著的,笑意淡淡的看著他。

那個人飄浮在發光的綠葉上。周圍閃著微光的綠葉更襯著的他的黑衣黑髮黑眼--
他怔怔的盯著那個人看。往上飄浮,錯開。(他們兩人的地心引力似乎相反方向?)

「等等--這裡是--」

「是哪?」黑衣男子微笑:忽然間,男子不用說話,他也明白了似--

--這是底心最深處啊--

☆☆☆

「你是…?」

他看著這名有著五分淡然、三分邪氣,二分笑意的黑衣男子。

「我究竟…」找到了誰?

(是死去的人還是這個勇者故事裡的魔王?)

「都是吧!」淡然。

「是你…讓我和清源起了變化嗎?」

「嗯。」笑意。

「為什麼?」

「不覺得很蠢嗎?」邪氣,惡意。

「什麼?」

「注定不能交握的手,為何不一開始就不要試?」

☆☆☆

「楊大哥…麻煩將這給哥哥。」

青髮男子看著眼前的美婦人,又看看包裹:「他目前的負責人不是我。」

「楊大哥…真的嗎?你不拿給哥哥嗎?」

「不了…我不拿給他。妳再找人託給他吧!」

「楊大哥…真的嗎?你和哥哥…?」

他翻翻白眼:「對!我和他沒關係了。」
「好,妳先走吧!妳不是要做產檢不是?快生了不是?」

「嗯…唉!」

「!?怎麼了!?」

「好痛…我肚子好痛…」

☆☆☆

今天一定是不吉之日。
他跑到這間他不知來了多少次的公寓門口:狂按門鈴!
他的妹妹在陣痛!偏偏這爛人拔掉電話線!讓自已親自跑一趟告知他!
按了約十分鐘吧,久到樓上樓下的住戶都跑來看噪音的來源,他不好意思的收手。

怎麼辦?另找方法吧!
他看向門旁邊的電線箱,彎身打開,在裡頭翻了一下…果然找到了一支銀白小鑰匙!
他邊暗罵他:早告訴他這樣不安全!他卻老將自已的話當耳邊風!一邊開了門進房:「喂!我說呂望你別裝死!我知你在家!」

進了主臥室,他就看見他了…
他趴臥在床上,熟睡著。

覺得床好大,人好小。

看見他在睡,自已不自覺的腳步放輕,又很不自覺的坐在他身旁。

好像瘦了。(儘管他本來就很瘦小。)
有好好吃飯嗎?儘管覺得這個問題是白想白問(他一定沒有定時吃飯),自已心頭還是不禁如此想道。

究竟是為什麼呢?
究竟為什麼…自已的心牽掛於他?
究竟…自已又為什麼離開了他?

忽然,無聲的,睡著的人爬了起來…動作非常敏捷。(這真的是無聲無息。)

「啊!你…」忽見他醒來,他手足無措了起來--自已要做什麼?是在等他醒來?還是--?

「楊戩,我喜歡你。」那人將自已推倒在床上(其實算是他一時失去平衡。)「真的喜歡…」

純然的青色瞳孔,閃閃發光像星星似的…(不過淡藍的像青天)
他一直覺得,他的眼睛很美。那種青色沒有任何事物能比擬…是只屬於望的青色。
不過,他很少凝視這雙漂亮眼睛。
因為…直視他的眼睛,也意味著自已的紫眼必須被他盯著看才行。
所以,自已很少真正看過他的眼。

「喂…」掙扎著,開口想打破沈默,卻被他堵住了話頭,唇深深交纏--

喂--別這樣做…他們…他們不是分開了?他自已也發誓不再動心了?
為什麼--自已現在在跟他接吻著--?

再度很突然的,他倒下來了!

什麼?發生什麼事了?自已承受著這人重量想:他--在幹嘛啊!

又睡了?

「喂!」他捉起瘦小人兒一直搖晃:「別給我裝死!你幹嘛吻到一半就睡了!你在夢遊啊!」

毫無反應。

該不會…生病了吧?
馬上摸他額頭,後又將自已的額頭去量--沒異樣啊!

…真的在夢遊啊(不知為何,有點失望。)…真是!##

不管他了!

將他用被子蓋好,他下床巡視公寓一圈。
真髒!他無奈看著水的裡堆積成山的碗盤。幫他洗一洗吧!(順便冷靜一下。)

嘩啦…流水聲交雜著碗盤碰撞聲……

他幹嘛夢到自已啊!真令人不解…

他為什麼要這樣說呢?

觸著唇,發呆了起來…

為什麼…不早點這樣說呢?
當自已受不了和他在一起的壓力而逃開時,他為什麼只是聳聳肩,說:「啊,那也是沒辦法的事。」
口氣就像是對待一個資質不好的學生似的,說考試考不好,也只是雲淡風輕的說:「啊,考試考不好,那也是沒辦法的事。」

「為什麼……」覺得很難過…知道他在意著自已,自已卻感到難過了…
因為…他不能心平氣跟他在一起。

可是,想著他剛才的告白啊………

等一等!

他剛才在叫誰!?好像…不是他的名字!?

傳來瓷器碎裂聲。

☆☆☆

「不是這樣的!」

「得了,一切諸事皆是痴心。」黑衣男子說:「要傷人也不是如此傷。」

一揮手,大樹枝椏動了。

「就斷了吧!於誰都好。」

「不要!我不要!」

黑衣男子平靜的凝視他:「不要這樣…斷了,於誰都好。」

非常平靜的,青綠大樹上某一枝椏枯黃了。

他感到劇烈的心痛。「唔…!好痛…」

「不會痛的。只會迷惑,不過,等會就好了。」

☆☆☆

洗完碗了…

他擦了擦手,從廚房裡走出。

等會該--

該做什麼?

睜大眼睛望著四周。忽然他不曉得這裡是那?

他幹嘛在這裡?這間房子是誰的家?

對了,今天的行事曆應該記在記事本裡!他找到他的公事包,翻開--

一片空白。

奇怪,他不是這樣的人啊!(無計畫就無法活的人)

好詭異!

他該離開。

可是…

看看好了。(好奇心得勝)

站起身,他開始巡視這間公寓:

☆☆☆

「你為什麼--為什麼要如此做!?」
「讓清源忘記我…」

「記憶不實。不要相信。」黑衣男子說:「不需要的。」

「誰說我不需要清源的!」我--他--很喜歡清源啊!

「會痛苦的。」男子用著近似憐憫的目光看他:「就說:那是很美的,但還是痛苦的事。」
「想要交握的手,如果伸出的程度不同,還是不可能。」

☆☆☆

他看見了。

沈睡中的睡美人。
儘管眼前的少年跟迪士尼動畫中的金髮碧眼的公主差很多,根本不同次元。(一個二次元一個三次元?)
但他就是如此覺得。

「喂…」輕輕搖動,沒反應。

他也不怎麼訝異。(誰都不會覺得睡美人能輕易叫醒。)

坐到白色大床上。他看著少年面容。

也許,這一天是給少年空下來的。

細細劃著他的眉目,渾然不覺自已在做無聊少女漫畫的動作。

…好奇怪的感覺。

這人既熟識又陌生。

看見他,不知為何覺得心裡痛了起來。

他是重要的人嗎?

若是,為何他根本不知道他是誰?

☆☆☆

「不做夢?要幹嘛?」鳥羽面具少女騎羊走過,說話:

「原來…是這樣啊…」黑衣男子看向呂望:「不需要,以前不需要,今後也不需要。」
「不需要做夢。」

「不做夢?那是非常無聊的事。」
「是吧。」少女看向下頭:

一個穿著白T恤,牛仔褲的少年出現。站在樹底下,在呈現淡淡青色的水中…

他慢慢的,像黑衣男子和他一樣,飄了起來,遠離水面。
他的面孔也長得和他和黑衣男子一樣。

「你是…?」他:呂望遲疑的看著少年…這…他穿著清源在市場裡的買的,三件一百元的T恤耶…又看看自已,穿著超大黃手套、奇怪的藍色短外套、裡頭是白色內衣和黃色長掛,一付自已電玩劇本中主角該穿的科幻服飾…他看向同樣是笑得挺高興的少年:「你是太公望?」
該穿這套衣服、該是白色飛空河馬的主人…該是…那名「清源」的「師叔」…「你是嗎?」

「噯!怎麼…」黑衣男子瞧向少年:「怎麼會在這?」

「因為…我不想。」少年撫著自已心口:「我不想和楊戩告別。」

大樹的枝椏綻出新綠。

☆☆☆

「一定會有答案的。請不要妄自截斷。」太公望說了。

「明知,兩心不能交合。終知,交握的手一定會分開。」
「卻還一定要?」

「一定要。」
太公望看向怔忡的呂望:「抱歉,嚇倒你了,勇者大人。」

「為什麼…我和你交換了?」

太公望微笑不語:「因為…與他相連的枝椏要斷了啊…」

「少數服從多數。所以,不能斷。」少女微笑。

「謝謝妳。」太公望看向少女:「為我帶路。」

「不…是『做夢』的結果。」少女摘下面具:「能夠恢復。就好了。」

☆☆☆

「呂望!你醒來了沒有!?」尖叫聲--?真吵!
「呂望!」砰、咚!他的頭撞上床頭!

「好痛噯…」他揉揉,再揉。

「姜快生了!你知不知道!」

姜!?他妹妹!?呂望跳起:「你怎麼不早說!?」

火速趕到醫院,路上,他還不忘跳下車,買了一個半身高的布偶,當給新生兒的禮物。

就這樣趕到醫院。

等待。

不知做什麼,只好拿出隨身帶著的小雜記寫東西。

「這次的劇本?」清源靠過來,青色髮絲散落在他筆記本上。

「大概。」

「大概?」

「嗯…細部問題。」

「哇☆小四☆」一名金髮女孩跳到布偶上。

「喜媚,這樣不行喲…(心)」

「啊…」他抬頭,看見一名豔麗女子。

「送妳吧!」

「真的☆真的☆真的嗎☆?☆」

「真的。」

「哇☆小四☆」

女子倒也微笑了:「好了,喜媚(心),走吧(心)」
流轉波光掃到呂望身上:「謝謝你…呂望(心)。」

啊?怎麼…?
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正在呆愣間,醫生推開門了,他站起身:「請問,醫生…我是呂姜的哥哥…」

「啊!放心吧!你妹妹產下了一名漂亮女嬰。」

☆☆☆

「去哪?」

少女走過,從黑衣男子的頭頂:「去做夢。」

「無聊。」

少女回頭:「也許。」

「該叫什麼?」

「不知道。」少女回頭:「夢中,你會幫我取的。」

☆☆☆

「就哥哥來取小女的名字吧!」

「啊?這好嗎?」

「有什麼不好?這女孩,將來是過到哥哥名下的。」

「啊…那麼…」呂望說出女嬰的名字,他想了很久的名字:「呂,呂邑姜。」

☆☆☆

注釋.後話:

…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

無聊片段的想法。

翎殿大概也看不懂吧!

跟失憶一點關係都沒有。

(看吧!蟲果然是一隻笨魚。)

翎殿不要這篇小學導師也不收的文也無謂…(逃)

【不負責誤解注釋】

【鴻鈞】在「封神演義」許仲琳版之中鴻鈞是三教之祖的祖師,引申為宇宙之真理、絕對理性之意志。

【人的世界是神的夢、做夢…等語】此言疑有兩個出處:一、在印度教教義中,傳說此塵世是神的夢,世界出生過無數次,也等於沒有出生過。二、語出「巫士唐望的世界」:這世界皆教導人「做」這世界,但巫士們發現「不做」之力量之環,由這力量之環,智者可紡成另一世界,而「做夢」就是夢的「不做」。

【夢的軌跡是一棵大樹…等語】生命樹信仰,在各個民族傳說幾乎都有此物之縱跡,最著名的例子是北歐神話中的生命樹和伊甸園中的智慧樹。

【文法中無你我他之人稱…等句】人在認知自我之存在是很晚的事,也就是對自我觀念薄弱或無。在此,世界變為客體主觀之存在,絕對之主觀達成絕對之自由。





_________________
<好吧……那就誤讀吧!^^b by翎>


  謝謝螢殿的生日文。^^

  其實剛看到「上」的時候有點驚訝……因為跟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翎的思路很狹窄也很保守)不過能寫得這麼別開生面也讓人覺得很有趣。^^

  因為不太確定自己的誤讀程度,所以稍微說明一下我所懂得的故事架構:

  這篇小說簡單說就是「時空錯置」。以現代為主軸的勇者呂望跑到了古代的「封神」時期,首先誤闖了「太公望師叔」還是周的軍師的時期,然後又跑到師叔死去後、伏羲代替了太公望的時期(請不要介意我的用詞bb)……然後取回了各自的記憶。

  是這樣嗎?O_O

  這篇小說有一種「時空同步進行」的感覺,而不是像歷史那般,前一秒鐘過了就是死去,只有「現在」存在。換句話說,當呂望和清源在鬧分手的時候,同一刻,與太公望師叔偷懶不改公文、或者師叔死去伏羲出現的所謂「過往」同步進行。

  (呃……有誰看得懂我的意思嗎?bb)

  記憶錯失的開端應該是……伏羲吧?因為他覺得「反正已經註定了不會在一起,那不如一開始就不要相遇」;或者是太公望?這點我就搞不太清楚了。(呂望似乎是一開始就不想要失去這段記憶)

  總之……有種厘不清頭緒的感覺。最後是回來了,然後連「分手」的記憶都掃除掉了嗎?不知道螢殿是否願意解釋一下?^^bb 



_________________
<更加誤讀的注釋 by螢火蟲>


翎殿:

感謝你的誤讀^^

>其實剛看到「上」的時候有點驚訝……因為跟我想像的完全不一樣。

任何人,都不會想到這裡來的…是蟲腦子詭異。
不過,蟲一位網友看:他竟然說出了:「就像是(x+2y)(3x+4y) = 3(x^2)+10xy+8(y^2)吧…」|||b
(x的二次方↑)

此胡言亂語竟然引來更奇怪的見解|||b

嗯,回歸正題^^

@故事架構:(嗯,蟲現在的感覺就像是面對一個聰明學生的愚笨老師^^)

Q1:這篇小說簡單說就是「時空錯置」。

A:叮咚!(正解)所以跟失憶一點關係都沒有!(哭著跑走。)

(天音:等一等…這才第一題啊~~~)

鳴…(不才老師回來)

Q2:首先誤闖了「太公望師叔」還是周的軍師的時期,然後又跑到師叔死去後、伏羲代替了太公望的時期…然後取回了各自的記憶。

A:是的,不過蟲並沒有「取回各自記憶」的想法。

Q3:有一種「時空同步進行」的感覺,只有「現在」存在。

A:…(聽起來好像很偉大似的…)這篇對蟲而言,還是有個線性時間的存在。(只是會亂跳^^)


Q4:記憶錯失的開端應該是……伏羲吧?

A:沒錯。其實本篇只是個「微物戰爭」(近來看了一堆「漂亮」的細胞)吧!
在一個人的內裡,各種不同的意識和意念…的…爭吵?
至於「師叔」個人意志如何?嗯…蟲覺得寫得很明確了…少女不是說「少數服從多數」的^^

Q5:然後連「分手」的記憶都掃除掉了嗎?不知道螢殿是否願意解釋一下?^^bb 

A:是的(就這麼覺得吧!)
不過,智者「做夢」,紡識另一世界,最終,世界與世界相互滲透,只有智者能穿梭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