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封神同人•封神寮〈五〉

※ ※ ※ ※ ※ ※ ※ ※ ※ ※


保健室……
「……對不起……」
「嗯?」
黃飛虎抬頭看著那名學生,長得還蠻清秀的。^ ^////b
「只是一個小傷口,就要麻煩你,我……」
「說這什麼話,保健室本來就是為了你們而設立的!」
飛虎用十分的溫和的口氣說著,邊輕柔將OK繃貼在傷口處。
「以後不管是多小的傷口,或是有心事想找人聊天時,只要有需要,隨時都可以來找我。」
「謝……謝謝……」
遲頓的飛虎還沒注意到,那學生的臉微紅起來了。^ ^////
「不會!」飛虎爽快的回答著。
「那我先離開了!謝謝老師!!」
天化和那學生擦身而過,看到他紅著臉,很高興的從保健室走出來。
天化,一進到保健室,二話不說的,就往低在書桌前的那顆頭,給用力的K下去!!〝ㄎㄡ〞的好大一聲!^ ^||||||b
「誰啊!!」
飛虎憤怒的回過頭,準備開罵,但是……
「天!天化!?」
「臭老爸!你剛才在幹什麼?為什麼會有人臉紅的從你這走出去?」
「混帳兒子!你想謀殺你老爸啊!打這麼大力要死啊!!」
飛虎氣到完全不聽天化問的事,用力的將天化抓住,用拳頭在天化頭上轉呀轉著。|||||b
「太久沒教訓你了!居然敢偷襲你老爸!欠揍!!」
天化也全力反擊著。
「臭老爸!我先警告你!不准做出對不起聞仲媽媽的事!!」
聽到天化的話,飛虎停止了攻擊。
「啊?你在說什麼?哦∼∼∼你在擔心你聞仲媽媽嗎?」
「我……我那有說!只是……只是校內有一大堆的傳言,說你常和很多學生親……親熱……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天化邊問臉就邊紅了起來。//////b
「哈哈哈!哈哈!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原來是這些事,天化難道你不相信你老爸嗎?聞仲可是我的愛妻,我怎麼會背著他亂來呢?而且……」
「?」
天化也鬆了鬆力道,等飛虎的話。
「你想想看,你聞仲媽媽禁鞭的威力,我有辦法偷吃嗎?」
「……說的也是…….」
「對了,天化你是為了你聞仲媽媽來的嗎?如果聞仲知道了,他一定會很高興的!哈哈!」
「反正!你以後不要再讓我聽到任何的流言了!!」
在飛虎的笑聲中,天化咬著煙紅著臉快速的走出保健室。^ ^////


不久,期末考結束了!
接下來就是暑假了!

老師找天化到辦公室談話。
「天化同學,你真用功,老師還以為你會跟不上進度,準備要留級了呢,沒想到你的成績還蠻不錯的,你真的要好好感謝學生會長和宿舍長才行!」
「咦?」
「不是嗎?我想你的成績能這麼好,不是他們幫你輔導的嗎?他們的成績在學校可是獨佔前兩名哦∼∼∼」
「是…….是啊……」只有成績好,個性就差多了,天化心想著。^ ^|||||b
「對了!聽說你好像提出留宿申請,暑假你不打算回家嗎?」
「嗯,因為某些原因……」

那就是!因為其他的學生,全都以最快的速度奔回家鄉,連普賢也走了!而留校的我,終於可享受平靜的生活了!!哈哈哈!哈哈∼∼∼^ ^b
回到宿舍的天化,才發現他做了一場十分短暫的夢……

「為……為什麼你們還在這?」
天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太公望和楊戩正站在他們的房門口。
「這是因為……」太公望說著
「小望他怕你會寂寞,所以特地留下來陪你,不好嗎?」
「天化∼∼∼」
楊戩笑的十分曖昧,而太公望的臉也慢慢的逼近天化…….|||||b
「好了,小望!你看!天化都被你嚇呆了!」
「哈哈!開玩笑的啦!天化!你瞧你嚇成那樣!而且我已經有楊戩了,我怎麼會要你呢?放心吧!嘎嘎嘎!」
是……是這樣嗎?天化依然不知道他們留下的原因。||||||b

接著,在宿舍一樓飯廳中,楊戩向留宿生解說規定。
「今年提出留宿申請的有19人,雖然現在是在放暑假,可是規定如往常一般,有門規限定,晚上也要點名,自己的房間要自己打掃,其他地方就由留下來的人輪流做,知道了嗎?還有什麼問題?」
「沒有!!」
「很好!排班表我貼在公佈欄,現在我們就開始過個快樂的暑假吧!」

可惡!雖然平常兩百人的宿舍,如今只剩下19人,是該安靜了許多,但是!最吵的兩個人卻還留著!可惡啊∼∼我平靜的暑假泡湯了!鳴∼∼
就在大家快樂的計劃暑假生活時,天化依然不能接受事實,可是他又不想回家……只好認命了……^ ^|||b
就這樣,天化也過了好幾天〝平靜〞的生活。

這天,天化無聊的咬著煙躺在房間的地上。
「你躺在地上幹嘛?看來你好像很無聊的樣子,要不要到隔壁來坐坐?小望買了些飲料喔∼∼」
楊戩從沒關的門口處,低著頭問天化。
「嗯!」
看到楊戩誠懇的笑容,天化想閒也是閒著,反正又有飲料可以喝。

雖然已經晚上了,但是太公望和楊戩還是很有精神的樣子。^ ^b
「對了!天化,你為什麼不回家?」
喝著飲料的楊戩關心的問道。
「……因為……我老爸他好不容易和新媽媽結婚了……我不想當電燈泡,打攪他們……」天化不是很起興的說著。
「該不會後母太關心他,結果忽略了自己的丈夫,所以做兒子的反而害羞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太公望一下子就看穿了天化的心事。^ ^/////
「那!那你們又是為了什麼原因才留下來的?」
天化不甘勢弱的反問。
太公望和楊戩互看了一下……
「我嘛∼∼因為我是學生會長!哇哈哈!」太公望率先大笑的回答。
不過,這是什麼爛理由啊?//////b
不等天化提出疑問,楊戩找到了藉口離開。
「啊!已經這麼晚了,我該去點名了,對了!天化,在我回來點名前,你要先回到你的房問哦~」
「知道了!」
楊戩笑著說完後,就拿著點名簿走了出去。
天化沒有得到楊戩留宿的理由,好奇的看著他走出去。
「我就告訴你吧!他自己絕對不會說的。」
「!?」
看到天化表情充滿疑問的太公望,等楊戩一走遠,就說了出來。
「他家不是個普通的家庭,聽說他父親是個小有名氣的黑道老大,家中雖然有10個不同父母的兄弟,但身為長子的他受到父親的特別重視,在將要繼承父親組織的壓力下,所以他才會留在宿舍。」
「原來如此,戩學長也真辛苦…….」天化感嘆著。
「騙你的啦!瞧你感同深受般!嗄嗄嗄∼∼」
太公望大聲的笑了出來。^ ^b
「可惡∼∼」
「嗄嗄!平常人會這麼簡單就相信嗎?哇哈哈!」
「閉嘴!!」
天化又羞又怒的瞪著太公望。^ ^/////b
而太公望仍舊在狂笑,只見他手中拿著印有〝極品釀酒〞的飲料,他一邊笑著一邊扭動著身體,躲過天化迎面而來的一次次拳頭攻擊!
越醉越強的醉拳果然厲害,這時楊戩已經點完名回來了。
「咦?天化你怎麼還在這裡?」
二人停止了,天化單方面的攻擊!^ ^ b

「這該怎麼辦呢?如果沒有處罰不遵守規定的人……」
楊戩低聲的提出問題。

雖說是受到望學長的挑釁,但是我卻沒控制好自己,上了他的當,真該要好好檢討一下才行。
天化就像是在反省過錯的小孩般,低著頭,跪坐在楊戩的面前。

太公望在楊戩的耳邊悄聲的說了幾句,楊戩也似乎十分同意的點著頭。
「天化!這樣好了,罰你明天去掃廁所,你有意見嗎?」
「沒有……」我能有意見嗎?天化已經認了。
「那就這樣決定了。」
「是……」
天化無奈的答應著楊戩。^ ^|||||


續待……


接下來是幕後花蕠時間,讓我們來看看拍戲的現場有什麼事發生……

※〈中〉

「這是!?」小乙提高聲音確定著。
「您沒看錯,因為在下聽說您是機械方面的高手,人稱〝天才科學家〞,所以在下認為,只有您才有辦法完成這份設計,除了您以外,在下想不出還有誰比您更適合指揮這件工程了!請您務必答應!」
超……超∼諂媚!!在一旁的小四,聽完小旦的話,再次的石化。
而小乙聽到小旦用極誠懇、極肯定的口氣說著,早就被捧的飛上天了!
「拜託您了,太乙真人!天才科學家!」
「嗯∼呵呵,沒問題!沒問題!這件事就包在我身上,找我就找對了!今天我就馬上找人動工,後天就可以完成了!嗯哼哼∼∼!」
小乙耍酷的低聲笑著,一會表情卻洩露了心中的自滿。
就這樣的,一件神祕的工程,就在小霈導演不知情下,悄悄的進行。

那晚……
噠!噠噠!!噠噠噠!!!
「以後叫我專業工程師!」小化戴著工程帽,叨著煙,抓著鑽地機鑽地中。
「哇哈哈!大家一起來運動吧!」道德額頭上綁著頭巾,高興的打洞。
叩!叩叩!!叩叩叩!!!
「哈哈!輕輕鬆鬆!」飛虎肩上披著毛巾,手中拿著大榔頭,釘著鋼釘。
「可惡!我不會輸給你的!」南宮适看飛虎越釘越快,他也加快了速度。
切!切切!!切切切!!!
「我以前在木工那打過工,交給我吧!」小武自信滿滿的鋸木頭。
「沒想到,我竟然用混元珠來〝割〞木頭。」小乾淚流滿面的哀嘆。
沙!沙沙!!沙沙沙!!!
「很好!」小旦帶領著象群,拖運著沉重的大型材料。
「就是這裡!好!搬到那裡!小心!!那個鋼架吊高一點!」
小乙開著黃巾力士,站在工程前面,興奮的指揮全場。
負責吊東西的是:
「四不象,旦說如果做完了,就要請我們吃桃子吃到飽,加油一點!」
「哮天犬,對不起!要你吊又髒又重的東西,誰叫我沒法拒絕師叔。」
「黑麒麟,辛苦你了,我總不能在旁沒事的看飛虎一個人做……」
另外還有負責偵察的人員。
「黑點虎,現在情況怎麼樣?」空中的偵察員.小申問著。
「唔∼∼小霈導演睡的十分熟。」
「是嗎?呂岳調的藥果然厲害!在這麼吵的環境中,她還可以睡的著。」

因拍戲上的方便,所以所有的相關人員,全睡在拍戲用的學校宿舍中。
小霈就睡在,離宿舍後面的空地很近的房間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