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封神同人•封神寮〈四〉

※ ※ ※ ※ ※ ※ ※ ※ ※ ※



崑崙學園高校,是一所擁有光榮歷史的男子學校。
校內師資優異,設備齊全,佔地廣闊,最重要的是∼大學錄取率高,在大多人的想法中,從崑崙學園畢業的學生前途一片光明,有名的大學垂手可得,故讓許多遠方的學子願意辛苦的越區來就讀。
但是,入學考的內容不但艱深,又加上面試時,面談老師直覺上〝稍〞不公平的判斷,因此,成績不好且長相也不行的學子們,往往都是挫敗而回。
因為越區就讀的學生不少,所以崑崙學園內設有宿舍,以供學生減除生活上的麻煩和困擾。
此宿舍被稱為〝封神寮〞 。
故事就是在此地展開……


故事的主角黃天化,在經歷了種種危難後,好不容易才進入了人人稱羨的崑崙學園,開始他那〝短短〞三年就學的住宿生活,原本以為苦難已經都過去了,沒想到,他的不幸現在才正式開始……

「天∼∼化∼∼天化∼∼天亮了喲∼∼快起床嘛∼∼∼∼」
睡著正香的天化,聽到普賢〝溫柔〞的叫聲,他皺了皺眉頭,紅著臉起身大叫。^ ^///////b
「普賢!我不是說過,不要用那種聲音叫我起床!!」
「鳴……天化,人家好心叫你起床吃早餐嘛∼∼你怎麼這麼兇嘛∼∼∼」
普賢就像是受到婆婆虐待的小媳婦般,趴在地上低著頭,一手半遮著臉,用極哀怨的口氣哭訴著。^ ^b
「我……我那有……我……好、好了……對不起啦……你不要再哭了……快點起來……」
天化看到普賢的雙肩輕輕顫抖,認為自己剛才可能真的太兇了,所以認真的道著歉。
「天……天化,你不生我的氣了嗎?你不會罵我嗎?」
「不會!不會!我不會罵你的,你不要哭了,快起來啦!」
無奈的天化想快點解決問題,讓普賢起身,就隨口回答。
「真的?」
「真的!真的!」
聽到天化的〝保證〞,普賢很快的站了起來,拍拍衣服上的灰塵。|||||b
「早說嘛,人家趴在地上那麼久,可是很累的。」
「…………寣v
「天化,你說你不會罵我的!」
普賢注意到天化的表情,馬上用〝超〞溫柔的笑容說出他的〝承諾〞。
天化這下子怒氣上也上不來,只好默默的起床準備出門。^ ^|||b

每天面對普賢〝溫柔〞的morning call,再加上他那女孩般的臉龐,天哪!那個正常的男人可以受的了……

天化邊下床邊在心中抱怨著,不覺中,天化的腦海裡出現……普賢衣杉不整,臉上露出極為搧情的表情,雖然明知道他是男的,不過……^ ^////b
「天化!」
普賢看見天化拿著煙發起呆來,於是他出聲打斷了他的思緒。
「天化,你怎麼了?臉紅紅的,喔∼∼∼我知道了!天化一定是想到了什麼色色的畫面,是想剛才做的〝春夢〞嗎?」
「不……不是!我才沒做什麼春夢!」天化故作鎮定的點燃口中的香煙。
「喔∼∼不是夢啊,那就是〝幻想〞嘍∼∼∼主角是我嗎?」
天化叨著煙正要開門時,普賢整個人靠在他的胸前,用曖昧的眼神看著他。
「普賢……我……啊!早餐!對!!我們快去吃早餐!待會還要趕回來換制服耶!」
天化推開普賢,慌忙的走出房間。////b
「等等我啊!天化!」
普賢心中不住竊笑著,呵呵∼∼真是純情啊!看他馬上臉紅心跳的樣子,真是有趣,難怪小望那喜歡捉弄他,我也快玩上癮了!呵呵∼呵呵呵∼∼
普賢邊在心中偷笑著,邊追上天化的腳步。^ ^b
相反的,天化則是用一臉受不了的表情走向餐廳,心中不免嘀咕著,雖然宿舍住的都是崑崙的學生,但是怪人好像特∼別的多……

記得第一次進入宿舍時,〝華麗的趙公明〞早已經被望學長給華麗的封神了,可是,不知什麼時候,趙公明又給他〝華麗〞的回來了,現在他依然〝華麗〞的宣傳著,他那〝華麗的主義〞。
想著想著的天化,正好從趙公明的房間經過。

「現在請趙公明教主登場!!」
每次早上經過,都會看到一小群人,在被百合、玫瑰等各種花圍繞的房間中,用崇拜的眼神看著趙公明,吊著鋼絲〝華麗〞的從天而降,當然〝華麗〞的背景音樂是不可免的。|||||||b
幸虧崑崙學園財力雄厚,雖然是二人住一間房,但每間的空間都很大,不然,趙公明的會員們怎麼擠的下。
除了分上下舖的床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書桌和衣櫃,房間的正中央還可以擺下一張不小的茶桌,可算是很舒適的房間了。
和趙公明同房間的申公豹也不是個普通的人物,他沒事就喜躲在牆邊或角落,〝偵察〞著每個人的一舉一動。
聽說他將來的志願是當個偵探,就他的說法,現在一切的行為,是為了將來能當〝名偵探〞所做的練習,但這行為未免有點……
每當你感到背後有一股視線直盯著你,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b
除此之外,也有長的像女人的男人,天化看了看身旁的普賢。
更有目中無人的情侶,毫不忌諱的在別人的面前親熱!!誰?還會有誰!當然就是那兩個〝超〞惡劣的學長!
太公望!!!楊戩!!!!!天化在心中大叫著。

就在天化不滿時,突然!地板震動了起來。
「!!??」
天化雖然已經住好一陣子了,但是對於那些奇奇怪怪的事件,天化還是無法完全去適應。^ ^|||b
「早安!天化!普賢!」
「早安!旦學長!!」普賢親切的回應著。
「咦∼∼天化你怎麼了?一大早的就那麼沒精神,振作一點!」
旦用手中的大扇子拍了天化的背一下,想幫他提提神。
「嗯……」天化叨著煙苦笑著。
天化來不及訴苦,地板的震動變更大了。
「啊!糟了,我要趕快去餵我的寵物們,不然宿舍被牠們震垮,我又要被楊戩罵了,天化我先走了!普賢!拜拜!」
旦快速往宿舍的大門跑出去,在宿舍後面有一大片的空地,那是旦專用的寵物宿舍,但是……
「沒想到,校長居然會讓人在宿舍旁養大象。」
天化怎麼想也想不明白。||||||b
「沒辦法啊,聽說在入學的前一天,校長室的那棟樓被象群團團包圍住,原來是旦學長帶著他的〝寵物〞,去〝請求〞元始天尊校長通融一下,結果,在〝象〞多勢眾下,諒誰也無法反對吧!反正旦學長自願自己出錢替大象們蓋房子,所以,校長他就准許他養啦!」
「……望學長!戩……學長!」
太公望突如其來的解說,令天化嚇了一大跳。
隨即,天化露出一臉警戒的表情。
「怎麼了?天化,你還在生氣嗎?真的對不起嘛∼∼」
楊戩雙手合併,微低著頭用自責的神情道歉著。
「……沒關係,過去就算了……」
「真的?太好了,對了!為了向你道歉,我請你吃早餐吧!!」
楊戩露出淺淺的笑容,唔∼∼天化又看呆了……^ ^///////

不管是楊戩的笑容也好,普賢的笑容也罷,就連看到太公望的笑臉時,天化就會忘了之前的教訓,他也知道自己對〝笑容〞沒有免疫力,所以才會被望學長〝欺負〞,但是……他就是沒法控制自己呀!!

「戩∼∼我也要∼∼∼」
太公望靠到了楊戩的身上撒嬌著,只要為了吃,小望什麼都不管了。
「好、好,我請、我請,不過……小望,晚上就換你請我嘍∼∼」
說著,楊戩摟住小望的腰,在他的耳邊輕聲說完最後一句話。
在場的普賢和天化,雖然沒聽到楊戩的悄悄話,但看到太公望的臉整個燒了起來,就知道個八九不離十了。^ ^/////b
「小望∼∼也可以請我嗎?」普賢心想不A白不A。
太公望看到普賢用楚楚可憐的眼神看著他……於是,小望也用同樣的眼神詢問著楊戩。
「戩∼∼∼」
「……我……好吧!我全請了!!」楊戩用豁出去的口氣說著。
普賢這傢伙,知道現在我全順著小望,所以就趁機A我,可是為了晚上,為了〝吃到小望〞的那一餐,只好∼只好忍了!^ ^////b
普賢無視於楊戩〝給我記住〞的眼神,高興的拉著太公望和天化。
「太好了!小望!天化!我們走吧!!」
四個人就這樣熱熱鬧鬧的朝餐廳走去。

從剛才遇到楊戩和太公望,到被普賢拉著走,天化完∼全沒有主控權,一直任他們擺佈。
天化自問,一定有人覺得奇怪,我既然那麼討厭他們,為什麼還跟他們走的那麼近,那是有原因的……


在太公望和楊戩的房間裡,有場補習課程正在進行中。

「白癡!連這種題目都不會!!怎麼有意見嗎?你以為你是託誰的福,才能順利通過期中考的!」
太公望將書卷成卷筒狀,用力的從天化的頭打下去! 
可惡∼可惡斃了∼他們只有腦袋和長相好看而已∼∼天化在心不滿著。
而天化口中煙的長度,也正在快速減短當中。
「唔∼看你好像很不高興喔∼要抱怨等你期末考完再抱怨吧!」
又是一擊!^ ^|||||b
「笨蛋!這麼簡單的問題都不會寫!!給我專心點!」

可惡∼∼本來還以為望學長只是中看不中用,誰知道他竟然是全校第一名!天哪!
我原以為望學長是好意,所以才會自動教我功課,而我的成績也確實有相當明顯的進步,可是看情形,他跟本是以〝打〞我為樂!!

「望,別忘了他的傷才剛好,不要對他太兇了。」
坐在書桌旁看書著的楊戩,出聲提醒。
「是啊!小望,溫∼柔點嘛∼」
一旁看好戲的普賢,看到天化敢怒不敢言的樣子,雖然覺得十分有趣,但是在身為天化的朋友兼室友的立場上,不出聲幫幫天化,在也說不太過去。
「戩學長……普賢……,真是太謝謝你們了,你們真是好人。|||||b」
這只有天真到不知人心險惡的天化,才會被他們給蒙騙了!
天化完全沒注意到,楊戩手中的書名是〝開發潛能的方法〞,而楊戩現在正好看到,外來開發篇──打擊法、驚嚇法、刺激法、強迫法……等。
楊戩看了看埋頭苦讀的天化。
「天化,你的臉色好像不是很好,要不要去保健室看看?」
「咦?是嗎?那我去保健室看一下也好……」
天化手拂著臉想著,上次關於老爸的那些流言,一直沒時間去問他,趁這機會就去問問他吧。
「我走了。」於是,天化鬆口氣的離開了。
那知道楊戩是故意要天化出去的,接下來還有什麼事情會發生呢?
只見楊戩將手中的書拿給太公望和普賢看,三人討論的興奮表情,不禁要替天化默哀三秒鐘……^ ^b
不知情的天化,叨著剩半截的煙,向保健室走去。


續待……


接下來是幕後花蕠時間,讓我們來看看拍戲的現場有什麼事發生……

※〈上〉

小旦在片場裡看完了劇本,若有所思的合上本子。
接下來的日子裡,小旦都在為掙取〝象〞權而努力……
就在開拍他的戲份的前幾天,一個小霈完全不知情的陰謀,正在進行中。

前三天……

那天,小旦找四不象幫忙,而和戩約會的小望,也正好趁機想擺脫電燈泡!所以將四不象高高興興的給了旦。
他們來到了,太乙真人的住處──乾元山金光洞。
小旦按了按小乙自製的門鈴。

「嗯?會是誰呢?」
正在為哪吒做例行檢查的小乙,困惑的抬起頭來。
他拿下護目鏡,按下接到工作室內的對講機按鈕,有螢幕的哦∼∼
「是周公旦啊!哦∼是四不象帶你來的!」
「對不起,打擾到您了嗎?」
「沒有!請進!請進!麻煩你先進來坐著等,我待會就到!」
小乙先開門讓小旦和小四進來。
接著他又戴上護目鏡,低頭趕工,只見小乙抓著機器爪,不斷移動。

坐在客廳的小旦和小四,終於看到小乙和哪吒,一起從掛有〝工作室〞牌子的房間走了出來。
「我走了!」
哪吒依然是酷酷的離開。
〈不准叫我小哪!小吒也不行!你想找死嗎?小霈怕了,還是叫哪吒好了,比較安全!〉
「好,小心點,不要又受傷了!」
小乙就像是為人之父般,操心著哪吒。
「哼!!」
哪吒沒有回答小乙的關心,自己一個勁的走出去。
「啊!周公旦,讓你久等了!!」
「不會,哪吒他……」
「喔∼因為現在還沒有我們的戲份,所以我事先幫他檢查裝備!」
小乙倒了杯水給小旦和小四。
「謝謝!」小旦雙手接過杯子。
「對了,你找我有什麼事嗎?」小乙也為自己倒了一杯。
「嗯!有件事想要麻煩您。」
旦從頭上的高帽子裡,拿出一張紙。
小乙和小四全都看呆了!
「這是一份設計圖,麻煩你幫我完成上面設計!」

設……設計圖?誰會把那種東西放在帽子裡?
想歸想,小乙還是將圖攤開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