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夜訪吸血鬼01

※ ※ ※ ※ ※ ※


這是位於市郊的一座廢棄公寓的某間房間,燈泡發出昏黃的燈光照亮這間
房間。寬廣的房間裡,兩個人對峙似的對坐著;其中一個男子看起來大約二十
來歲,臉上的銀邊眼鏡襯托出這個男子的書卷氣,另外一個少年看來不過十來
歲,考究的衣著在在顯示出少年優雅的氣質和良好的教養,
「我可以錄音嗎?」
男子說,一邊從皮包裡拿出一台小型錄音機,
「請。」
少年作了個手勢,毫無血色的臉上掛著微笑,
「好。請問你的名字叫做......」
「我叫呂望,你也可以叫我太公望。」
少年說,一面無意識的玩弄著自己的手指,男子抬起頭,頗負深意的看了
太公望一眼,卻隨即埋首看著自己的筆記本,
「你剛剛說你是......」
男子的聲音突然停下,四周的空氣一片清冷,只有兩人頭頂上的電燈泡仍
兀自晃動著,
「吸血鬼,是嗎?」
太公望自嘲似的微笑著,喃喃吐出幾個字:
「是的,我是個貨真價實的吸血鬼。」
「那麼......」
年輕男子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鏡,唇際泛起一絲幾乎不可見的笑意,
「你怕十字架嗎?還有你......」
「記者先生,」
太公望似笑非笑的打斷了男子的話,
「別急,我們有整個晚上的時間可以做訪問,你不必把所有的問題擠在一
起問。」
「好吧,我一個一個問。」
對於自己的失態,記者在心裡頭暗暗咒罵了一聲,雖說對方是吸血鬼,但
是從兩人的外表看起來,他不過是個小毛頭罷了;自己竟然因為一個小毛頭而
亂了步調,這絕對不是一個成功的記者應有的態度,記者清了清喉嚨,
「你怕十字架嗎?」
「我最大的嗜好就是蒐集十字架。」
太公望說,一面將自己頸上的項鍊墜子拉出來,一個手工精細的十字架在
燈泡的光線下奕奕生輝,
「那大蒜跟聖水呢?」
記者一面在腦海裡頭複習自己對吸血鬼的貧乏知識一面提出問題,
「我不喜歡大蒜。不是因為什麼『驅邪』之類的,單純因為大蒜很臭;至
於聖水,對現在的我而言已經構成不了威脅了。」
「對現在的你而言?」
「是的,」
太公望點了點頭,
「吸血鬼的法力和年齡成正比,我的年齡讓我已經有足夠的法力抵抗聖水
的威脅。」
望著面前一臉正經的太公望,記者滿臉通紅、忍著笑問:
「那你睡在棺木裡頭嗎?」
「有點遺憾,不過棺木的確是必需品。」太公望說,
「對我而言,棺木可以保護我不受陽光的侵害,雖說對現在的我而言,陽
光已經無法對我造成什麼決定性的傷害就是了。」
「那你在鏡子裡頭有倒影嗎?」
這個時候,記者已經覺得自己是在浪費時間,
「有。」
太公望臉上又出現那種嘲諷的微笑,
「記者先生,你似乎不怎麼相信我剛剛說的話,是嗎?」
「不,我很相信你啊。」
才怪,記者在心裡偷偷加了這麼一句;眼前這個年輕人似乎精神狀態有點
問題,搞不好是什麼逃家少年,想用自己憑空虛構的故事來騙一點訪問報酬也
說不一定......
「先聲明一下,」
太公望悠閒的將手合成一個三角形,
「我不是什麼逃家少年,也對你所謂的『訪問報酬』沒有興趣,最重要的
是:我剛剛說的話都是真的。」
在燈光下,太公望的瞳孔呈現詭秘的、近似妖異的青藍色,藍得簡直像是
一片遼闊無際的深海一般......
「......」
你在讀我的心嗎?記者在心裡想著,
「是。」
太公望用一種慎重而緩慢的口氣說,
「既然你不願意相信我,我表演給你看看好了。」
說著,太公望的手指微微動了兩下,記者手中的鋼筆隨即飛到兩人面前,
浮在半空中靜止著,
「這......」
記者倒吸一口氣,無形的恐怖化為看不見的鐵鍊縛住他的行動,太公望微
微一笑,
「現在你相信我了吧?」
但是當他看穿記者的思緒時,太公望苦笑了,
「放心吧,我並不打算把你當成我的食物,我只是想對某個人說說我的故
事而已,而你就是那個人。」

記者開始叫苦了,想想,自己也滿倒楣的:今天剛跑到一個獨家,而和起
鬨的同事們一起到一間頗負盛名的酒吧狂歡慶祝;幾杯啤酒下肚之後,記者到
廁所去了一趟;洗手時,一個穿著復古而優雅的少年走了進來,隨即詫異的盯
著自己看;不以為意的自己很快回到同伴身邊繼續說笑,但是他總有一種被窺
視的感覺,回頭一看,剛剛在洗手間碰到的少年正注視著自己,並對自己的視
線報以微笑,
「那男孩子是不是神經有問題啊?」
記者這麼想著,但是在身邊一堆女同事的圍攻之下,記者不得不早早逃離
現場。就在自己打算坐車的時候,少年走了過來,
「你是記者嗎?」
「是啊,有什麼事情嗎?」
「我有一個不錯的獨家採訪可以賣給你。」
少年微笑著說,一般自己對這種事情都會斷然拒絕,萬一碰上黑道或者是
仙人跳的話......但是自己當時卻毫無戒心的跟著少年來到這間廢棄公寓做專
訪,想想,或許當時的自己已經被少年的魔力給迷惑了吧?畢竟他可是個吸血
鬼......察覺到太公望正注視著自己時,記者迅速裝出了一副大無謂的樣子,
「......要從什麼地方開始呢?」
記者戰戰兢兢的拿起筆記,
「你想從什麼地方聽起?」
「從你小時候開始,」
記者說,一邊伸手推推眼鏡,
「你一生出來就是個吸血鬼嗎?」
「不,我曾經是個人類,雖然我當人類的歲月比當吸血鬼的歲月要來得短
得多。」
「那麼......我想問一個很基本的問題。」
「請問。」
「你今年幾歲了?」
「呵,」
受訪以來,太公望第一次笑出聲音,
「如果我說我也不知道呢?」
「你在開玩笑吧?」
記者不假思索的說,
「不,我是認真的。」
太公望說,直視記者的眼睛,
「人活久了總會遺忘一些事情,不是嗎?」
「好吧,那麼你是哪裡人呢?」
「......」
太公望低下頭玩弄著自己的手指頭,
「不記得了。」
記者歎了口氣,語氣中飽含著無奈,
「那你現在說的故事......」
「你就把它當作『這是個某個時代、在某個地方曾經發生過的故事』,可
以嗎?」
你說可以我怎麼敢說不可以呢?記者暗自想著,
「好,那請開始吧。」
「我記得我小的時候......」
太公望幽幽的開了口,隨著他的聲音和錄音機的轉動,記者的思緒彷彿跟
著太公望一起回到過去......
** ** ** ** ** ** **
天空一片幽暗,看樣子是快要下雨了吧?
「小望!快一點嘛!」
普賢在前面笑臉盈盈的喊著,
「小望!你今天又跑輸我們了!」
玉鼎笑著說,
「不公平啦!」
小望嘟著嘴氣鼓鼓的說,
「你們兩個人都偷跑。」
「哪有?我們又不是小望。」
普賢笑著說,一面緩緩走向小望,
「對了,今天要去哪裡玩?」
小望好奇的問著,
「就是那裡!」
玉鼎指著一個方向,小望順著玉鼎的手指看過去......
「啊?不會吧?那不是出名的鬼屋嗎?」
「就是鬼屋才好玩啊!」
普賢微微笑著,
「小望怕了嗎?」
「才、才沒有呢!」
小望說,一邊挺起胸膛,
「去就去,誰怕誰?」
「好啊,那我們就再比賽一次,看誰跑得比較快。預備,開始!」
玉鼎說著,三個孩子一起跑向那棟大宅邸,這次為了自己的面子,小望自
然是拼命的跑,
「哈、哈、哈......」
三個孩子都喘著氣,
「這次小望快多了......」玉鼎說,
「總算不是最後一名......」
「對啊......」
普賢也喘得上氣不接下氣,
「我本來就......咳咳咳......」
小望突然咳了起來,兩個孩子著急的替小望拍著背;此時,背後的雕花大
門突然無聲無息的敞開了,
「好了,我們進去吧!」
玉鼎說,普賢跟小望隨即跟著進去了,
「哇!好大喔!」
普賢讚嘆著,
「小望你看!」
「我們去別的地方看看吧!」
玉鼎說,隨即一馬當先的跑了起來,
「玉鼎等我!」
普賢說,一面招呼著小望,
「小望你也快來!」
「等我一下啦......」
小望說,一面尾隨著兩人進入一間大房間,四周有好幾個門,他們去哪裡
了啊?小望急得快哭出來了,
「算了,隨便挑一個門吧!反正總會碰到他們吧?」
小望推開一扇門離開了。沒過多久......
「玉鼎,我們出去嚇小望吧!」
普賢說,一面推開壁櫥的門走出去,
「好啊好啊!」
玉鼎說,兩人一起走向小望剛剛進去的那扇門,但是那一瞬間,兩個小孩
都愣住了:隔壁的房間也有好幾扇門!
「小......小望!你在哪裡?」
緊張的普賢喊著,
「小望!快出來啊!」
玉鼎也開始慌了,現在是小望一個人不見了,怎麼辦?
「我們分頭去找小望吧!」
「不行!萬一我們兩個人也都走散了,小望怎麼找得到我們?這樣吧,我
們回大廳去等吧!」
「......好吧。」
普賢也只有同意玉鼎的話。

另一方面,小望隨意亂逛著,突然,小望闖進一間乾淨的房間,
「咦?這裡不是已經很久沒人住了嗎?」
小望想,一面不經意的向四周亂瞥。房間內部的家具都是優雅而簡單的類
型,是那種一看就知道「一定很貴」的高級品,一邊的落地窗上掛著厚厚的絲
絨窗簾,使得整個室內顯得有點陰暗;突然,小望的視線被牆上的一幅畫像吸
引住了,
「哇!好漂亮的人喔!」
小望發出的單純的讚嘆聲,畫中的年輕男子有著一頭青藍色的長髮,端麗
的臉龐令人相信神的存在;無預警的,旁邊的一扇門打開了,一個年輕男子拿
著書出現在房間裡,
「你是誰?」
年輕男子看著小望問,
「我、我......對不起,擅自闖進你家裡來。」
看著男子那張和畫中人一模一樣的臉,小望直覺的知道:這個男子就是宅
邸的主人,
「沒關係的,」
男子微笑著說,一邊溫柔的摸摸小望的頭,
「你是不是迷路了?」
「我......」
雖然很不想承認,小望還是乖乖的點了點頭,
「你現在出去向右轉,然後......」
男子告訴小望怎麼走到大廳,小望也一一記了起來,
「謝謝大哥哥。對了,大哥哥一個人住在這裡不寂寞嗎?」
小望問著,男子僵了半晌,隨即笑了出來,
「還好,畢竟習慣了。」
「喔,」小望點點頭,
「對了,大哥哥叫什麼名字?」
「我?我叫楊戩。」男子說,
「對了,我以後可以來找大哥哥嗎?」
「為什麼要來找我?」
「因為我覺得大哥哥是個好人,」
小望說,
「我無緣無故闖進大哥哥的家,大哥哥不但完全不生氣,還告訴我怎麼回
去,我覺得大哥哥是個好人。」
真的嗎?楊戩苦笑了,
「我想你還是別來比較好。」
小望就像洩了氣的皮球似的垮下雙肩,
「這樣啊?」
「村子裡的人不是都說這裡是鬼屋嗎?你太常來會被誤會。」
「可是大哥哥就住在這裡,所以這裡不是鬼屋,不是嗎?」
「......你該回去了,我想你的家人應該很擔心吧?」
楊戩說,一面伸手輕撫小望的頭,
「謝謝大哥哥......大哥哥,你的手好冰,臉色也好差,大哥哥是不是生
病了?如果大哥哥生病了的話,我可以照顧大哥哥喔!」
「你想照顧我?」
楊戩說,臉色微變,
「對啊!大哥哥有什麼需要都可以跟我說,我一定幫大哥哥!」
不知道為什麼,小望對這個第一次見面的陌生人有超乎尋常的好感,
「我想要的只有......」
楊戩倏的沒了聲音,
「大哥哥想要什麼?」
「沒事,你快點回去吧。」
楊戩說,一面坐了下來,
「再不回去的話,你的朋友會很擔心的。」
「喔,那我過幾天再來看你。大哥哥再見!」
小望笑著說,一面打開門出去了;望著小望的背影,楊戩在心裡頭嘆了口
氣。

小孩子總是好動的,但是這一天......
「小望,小賢,我要搬走了。」
玉鼎很突然的對兩個從小玩到大的同伴說,
「為什麼?」
普賢有點不可置信的問,
「因為最近村子不是在流行瘟疫嗎?我爸爸媽媽說要離開這個被詛咒的村
子到大城市去。」
「這樣啊?那我們以後都見不到你了嗎?」
「不會啦!我以後一定會常常回村子裡的。」
「是嗎?那我們打勾勾約定!」
小望說,一面伸出手,
「嗯,約定好了,我們以後一定會再見喔!」
普賢說,臉上掛著一貫的微笑,
「嗯!」
玉鼎用力的點頭,
「對了,我們今天要去哪裡玩?」
「我想想......」普賢歪著頭努力的想著,
「我們去釣魚吧!」
「好啊好啊!」
小望第一個舉手贊成,
「那我們就去釣魚吧!」
玉鼎也很乾脆的同意了,三個小孩高高興興的走向溪邊,但是就在這個時
候......
「小賢你看!」
太公望拉住普賢的袖子,
「怎麼了?」
普賢順著太公望手指的方向看過去,只見十幾隻大老鼠倒斃在那裡,
「不過是死老鼠而已。」
「可是小賢不覺得他們很可憐嗎?我們把那些老鼠埋掉好不好?」
小望說,一邊已經走了過去,
「真是拿你沒辦法......」
普賢一臉挫敗的走了過去,小望回頭招呼玉鼎:
「玉鼎,你要不要過去?」
「不了,」
最怕老鼠的玉鼎說,
「我還是先去釣魚好了。」
「也好,這樣你先去幫我們佔位子吧!」
普賢說,一面走向已經開始挖洞的小望,玉鼎則一個人走向河邊。
** ** ** ** ** ** **
「現在回想起來,那時候我如果沒那麼有同情心的話就好了。」
太公望無限感慨似的說著,
「為什麼?」
記者停下寫字的手問,
「你聽過『黑死病』吧?」
「知道,你是說鼠疫吧?」
記者回答,卻又立刻反應過來:
「難道當時你的村子......」
「對,當時我的村子裡流行的『瘟疫』就是鼠疫。不過那個年代的衛生
條件下,那個家庭沒有老鼠?」
「那你就......」
記者一時沒了聲音,
「別急,」
太公望慢條斯理的說,
「夜晚還長的很呢,我的故事也才剛開始而已。」
** ** ** ** ** ** **
過了兩三天,玉鼎搭上馬車離開小村,而他最好的兩個朋友普賢跟小望並
沒有去送他,原因無他,兩個人都已經病倒了,
「醫生,我兒子怎麼了?」
小望的媽媽焦急的詢問著醫生,醫生只是搖頭,
「你兒子也染上了瘟疫。」
醫生說,
「真是遺憾,不過我建議你們先把他的後事準備好吧。」
「我兒子染上瘟疫?不可能的,他才只有七歲而已!怎麼會這個樣子?一
定是哪裡搞錯了吧?是不是?」
外面的嘈雜聲並沒有傳進小望的耳裡,小望正發著高燒躺在床上掙扎,恍
惚間,小望看到一個人影站在自己的床頭,
「是爸爸嗎?還是媽媽?」
但是小望隨即推翻了自己的猜測,因為不論怎麼看,那個人影都像是個年
輕男子的樣子,家裡頭根本沒有這種人的存在吧?人影緩緩走來,伸手輕撫小
望滾燙的額頭,這個小動作和那隻冰涼的手讓小望憶起他是誰,
「是大哥哥嗎?」
小望勉強擠出聲音問著,
「嗯。」
楊戩出了聲,
「大哥哥不要過來......會傳染的......」
「不要緊,」
楊戩的手揭開小望身上的棉被,
「我也是醫生。」
「真的嗎?」
「真的。你的病會好的,現在你只要安心的睡覺就行了。」
楊戩溫柔的聲音彷彿帶有魔力,小望慢慢閉上眼睛,只感覺到那隻冰涼的
手慢慢從額頭滑到自己的頸項,緩緩解開睡衣最上面的扣子,然後一股淡淡的
香味傳了過來,一個冰涼而柔軟的東西隨即貼上自己的脖子,
接下來......小望失去知覺開始昏睡,半晌,楊戩才從小望的頸窩處抬起
頭來,
「請原諒我......不這麼做的話是救不了你的;但是我做了點手腳,希望
你永遠都不要覺醒,太公望......」
楊戩喃喃自語著,隨即從小望的房間消失了蹤影。

幾天之後,小望完全復原了,而小望的好朋友普賢也一樣,
「小望,我跟你說,我發高燒的時候作了個好奇怪的夢喔!」
「什麼夢?」
小望問,憶起自己在生病時也好像做了個奇怪的夢,
「我夢到一個大哥哥到我的房間裡來,他說我是小望的好朋友,所以我不
會有事情什麼的,然後我就什麼都不知道了;不過等到我起床的時候我就好多
了......」
「咦?這麼說我們都做了同一個夢囉?」
小望說,對於自己病中的奇妙記憶,兩人都只把它當成一個奇怪的夢。
** ** ** ** ** ** **
「現在回想起來,我那個時候已經踏上即將成為吸血鬼的路了。」
太公望感慨良多的說,記者微微抬頭,
「是那個男人把你變成吸血鬼的嗎?」
「的確是楊戩讓我變成吸血鬼的。」
太公望苦笑著,卻微妙的訂正了記者的用詞,
「不過那個時候我還是個人類,至於我怎麼變成吸血鬼的,就請你繼續聽
下去吧。」

《待續》

《作者無責任發言》

這部作品是在下的處女作,改編自安萊絲的「夜訪吸血鬼」同名小說。
重新回頭審視自己的處女作,坦白說,感覺實在滿複雜的......這部小說是
在下的第一篇封神同人,但是由於某些原因,在下之前曾經說過:要把這部
作品連同以前的筆名一起送給另一個人。所以在這裡重新公開的,已經跟當
年的原作有點不同,甚至會出現情節上的改變、增刪。

很久很久沒有回頭看這篇作品了,現在回頭看,連在下自己都覺得有點
陌生;畢竟事隔一年,在下的文筆都已經改變了,話也變得更多了( ^^;)
些。如果已經看過這部作品的網友,就請大家再看一次、看看在下改過的地
方是比一年前進步、抑或是退步了;要是沒有看過的網友,就請多多批評、
指教,畢竟事隔一年,加上曾經出過重大車禍,在下的情節組織能力、寫作
筆法都有了明顯的改變......
紫陽 頓首 

_________________
<附帶一提的...... by 紫陽>


之前一直答應要把這篇文章轉載過來,
結果卻一直遲遲沒有動作,實在很抱歉......

這篇文章屬於改編類,對部分「嚴格要求同人與原著契合性」的人而言,
這絕對會是一篇讓這類讀者「看得想開罵」的小說。
所以在下個人良心的建議:
如果您的同人誌定義是「同人誌=延續原著情節,不得自創故事」,
那麼請絕對不要看這篇小說,以免傷害您的眼睛。

另外,之前的風波給了在下非常大的教訓,
在下這次醜話先說在前頭:在下不會再任人謾罵而不自衛,
所以請意圖謾罵的人在發言前三思:
同樣身為作者,請將心比心、講話多用點大腦,
不要以為只有你的發言有豁免權,別人都只能讓你罵好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