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華胥夢見 第一回 

※ ※ ※ ※ ※ ※


那個男人,應該是他噩運的開端。

自兩人的邂逅,他的生命就像是從原本平靜無波的古井水,瞬間幻化成暴風
雨摧殘的海面──波濤洶湧。

想擺脫,也擺脫不了。

……

「心誠則靈算命機:餵我一個十元的銅版,我就告訴你今天的運勢。」
用著不太相信的臉孔瞪著眼前那一臉無所謂的高大男人,他一挑眉轉身面向
那老舊的機器:
「韋護學長不是很鐵齒嗎?哪時候開始相信這種東西了?」

「祇是好玩而已……你瞧我剛剛拿到的『小吉』。」手上捧著一張小紙條,
還有稍嫌破爛的一百塊紙幣,學長一臉陶醉的模樣:
「才剛抽到沒多久,就在路旁盆栽裡發現這個…喔∼!傑克,這真是太神奇
了!」

「那你也用不著拖我過來試吧?」
冷冷地用眼光瞟過了講著冷笑話的學長,讓他識相地閉起嘴巴之後,他用手
扶了一下稍微下滑的眼鏡。他不免抱怨著:「我書店才逛到一半。」

「這叫『好康倒相報』,你別不識好人心。好歹也看在我的面子上,玩一下
嘛……」

「……真受不了你。」翻翻口袋,掏出了一個半新不舊的硬幣,扔進了老舊
的機器裡。

而機器馬上嘎嘎作響。

噹一聲,一張小小的紙捲成一捲從出口掉了出來……他彎身撿起來。

「……楊戩,你的結果是什麼……」學長好奇地湊進。

翻開了紙捲,『大凶』兩個黑字,印在廉價的紙上面,顯得有點怵目驚心。

他冷冷地瞪著一臉愧疚的學長。

☆       ☆       ☆

那張紙籤,可以說是孽緣的預告嗎?

……
他是嗜書如命的人,也或者說…他是藉著書中的世界來麻痺自己。

五歲的時候,父親出了車禍死亡,原本和樂的小家庭瞬間陷入愁雲慘霧。
因為父母的婚姻不被雙方家庭認同,所以在無法取得任何援助的情況下,
他只有跟著母親四處搬家,兩人相依為命。

有一次搬到了一個破舊的眷村,
他記得一位年紀很大的老榮民,在他們將要離開時遞給小小的他一本大大
又厚重的老書。

那是一個妖怪戀上人類的故事。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故事中的人,跟他的心境不謀而合。

從此,他就被引入了書中的世界,忘卻飢餓、煩惱。

故事有沒有結尾他不知道……
因為,老舊的書本缺了最後面的一部分。
他只記得,妖怪在救了人類之後,就…………

『珍惜的心情,獨占的念頭,守護的願望…「最重要」所代表的意義…』

自將他當作最重要的人身邊消失了。

他想,如果再怎麼相愛,若是不能出身在相同地位之上,再怎樣努力,都會
是……悲傷的結局吧?
就像他的父母。

☆       ☆       ☆

瞪著屋簷外的傾盆大雨,他正努力的催眠自己,絕對絕對不是因為那張該死
的籤。

自從抽了那張籤,他全身就不對勁。
他不停地跳眼皮──不是那種持續的跳,而是左跳一下右跳一下。
跳財又跳災?!

連平常最簡單的喝水也會嗆到(因為他發現裡面竟然有蟑螂鬚)。
他無法原諒自己──自己明明把廚房打掃得一點灰塵都沒有,怎麼會有這種
莫名其妙、不該出現的東西?!

他中午正要出門想去學校的圖書館,啪一聲,卻發現自己的鞋帶莫名其妙地
斷掉。
他只好脫下襪子,換一雙鞋。

而在途中,竟然看到樓下老婆婆養的黑貓(平常都是心高氣傲地在軟墊上睡
覺的喔!)在對他搖頭嘆氣。

他是被霉運鬼纏身了嗎?

『沒有?!』

他在圖書館裡翻翻找找,竟然找不到他想要看狄更斯的『雙城記』?
上次明明才看到,只是手上已經拿了五本書…只好暫時割愛。
那時他想,既然是被放在最角落,應該是不會被別人動到吧?

真是討厭……

鬱悶地瞪著那個已經空了一角的書櫃……心情似乎也被挖去了一個小洞。
不滿的感覺,就從那個小洞,源源不絕地流出,慢慢地將他淹沒。

嘆了口氣,他只有隨便挑了五本書,拿去登記。
沒想到管理員幫他刷卡的時候,電腦竟然慘叫般嘟一聲……當機?!

他差點沒當場昏倒。
因此多等了三十分鐘……

正想步出圖書館的大門時,鼻樑上突然傳來一陣屬於水滴的涼意。
下意識便往手提袋探去,卻發現原本放在袋子裡那把翠綠色的摺疊傘,竟
然不見了。他懊惱地回想著,大概是今早出門的堂弟順手拿走……

又不告而取……他原本就已經陰暗的心情,頓時又蒙上了一層灰。
可是又能怎樣,他是寄人籬下的那一個,苦笑著。

他只有呆呆地瞪著灰雲滿佈的天空。

用手指輕輕地,撫著自己及肩的長髮……

想著在遠方養病中的母親。
想……那個跟自己無緣的父親,照片上模糊的笑容。
想到伯母在深夜裡對和藹的伯父吼:
『他根本就是瘋婆子的兒子,為什麼不放他到外面自生自滅?!』

眼眶一酸,他發現腳邊的地板上出現了幾滴水……

「……不能哭…已經說好不哭的…不哭的……」

☆        ☆         ☆

充滿稚氣的笑容,掛在一個二十五歲的男人的臉上。

「可愛的小姜姜啊∼!你是我見過最美麗的人了∼!」

充滿正氣的凜然,掛在一個二十一歲的女人的臉上。

「可恨的小舅舅啊∼!你早該知道,PMPMP對我而言是沒用的。」

「嘖!一點也不敬老尊賢∼!」
大大的眼睛轉了個圈子,男人馬上趴在地上作垂死狀:
「小姜姜啊∼!看在我三天三天沒闔眼的份上……」

「不行∼!」女人扛出了球棒,瞄準了男人的頭,準備用力k去:
「這三天你不是在玩電玩就是在上網路!」

「可是離期限還有一個禮拜啊!」
男人趕忙從地上跳了起來:「想要謀殺啊∼!你這個巫婆!」
「謝謝你的稱讚!」見狀,女人收起了球棒:
「反正分格都做得差不多了,在畫完三十張之前,不准休息。」
「邑姜啊!可是我現在畫不出來啊!」
男人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還努力地用手去擠自己臉上濃厚的黑眼圈:
「……這次你乾脆跟總編情商一下,乾脆休了吧?」

「太公望,如果你還想被讀者來信痛罵的話,儘管休啊!」
邑姜忍無可忍地大吼,拿起球棒指著男人的臉──天殺的:
「我為什麼那麼命苦要當你的業餘責任編輯啊?」

被喚作太公望的男人卻這時開始裝傻。

「你這賴皮的大混蛋已經氣走了五個編輯!」
發覺到太公望想要置身事外的意圖,邑姜爆發了,舉起另一隻手掌數給太公望
看:「你看喔!不是一個,而是一、二、三、四、五!」

「你乾脆打死我算了……」太公望一邊嘆著形勢比人強,一邊像是豁出去一般
抬起頭:「反正我就是不畫!」
「要是我真的可以一棒打死你,我會很樂意的…」
邑姜露出了笑容:「可是偏偏為了連載,你就是不能死啊!」

「對嘛!小姜姜很聰明啊!」太公望自傲地笑著:「不愧是我驕傲的外甥女,
知道沒有我就沒有你們想要的稿子。」
「嗚嗚∼∼這次如果還休刊,我大概要以死謝罪了……」
邑姜遺憾地模著自己的肚皮:
「唉∼!可憐的妹妹大概看不到她的舅公了。」

「對啊………等…等一下,你說什麼?」
太公望一驚,不會吧∼!他們不是兩個月前才……
注意到太公望瞬間石化的面容,就當邑姜張嘴欲言之時。

碰∼∼!
一個人影快速地衝進來,一腳狠狠地踏在太公望的頭上。

「親愛的小姜姜啊∼∼!別為了這個人渣而去死∼!不值得啊∼∼!」

「姬發,你搞什麼嘛?把腳給拿開啦!」
太公望在看清踏在他臉上的人正是邑姜的老公─姬發之後,馬上掙扎要爬起
來。
「我才要問你在搞什麼?明明有一個月的時間可以畫稿子,你都混到哪裡去
了?」
姬發一臉臭臉,又狠很地踹了兩腳:「害我老婆如此勞累,該當何罪?」

「痛痛痛∼∼你想殺人啊!」

「……阿發…」邑姜拉了拉姬發:「你不是在上班嗎?怎麼突然…」
「已經午休時間了,所以我跑來跟老婆約會,不行嗎?」
繼續踏著快要扁掉的太公望,姬發轉向了邑姜,輕輕地把邑姜的小手執起:
「我親親的小姜姜,我有這個榮幸跟你共度午餐?」
「好啊!」邑姜微笑。

「…我可不可以…跟你們一起出去?」
腳邊傳來太公望微弱的聲音。

「不可以。」
啪嘰一聲,姬發又往地下用力一踏,一臉電燈泡不許來的氣勢。
「抱歉喔∼!小舅舅,你就委屈一點,在家裡用力生稿吧∼!」

太公望勉強抬頭才看到邑姜充滿歉意的臉。
嗚嗚嗚∼∼他怎麼那麼命苦啊∼!

………

「哼∼!不帶我去就算了∼!」

「嘖∼!結婚沒多久,就把我這個媒人扔過牆∼!」

那對甜甜蜜蜜的夫妻走了之後,太公望邊抱怨著他們的無情,也在計算著要
怎樣才能躲過這次砍頭的期限:

「這樣也好,我就去南部給他躲個一個禮拜…」

收拾著簡單的行李,太公望背著包包就準備出門了。

「噗哇哈哈哈哈∼∼墾丁的陽光,我來也∼∼!」

「小望又想要拖稿了嗎?^^」
背後忽傳一聲熟悉的聲,太公望不禁暗叫慘。

慘了!抓包!

「在截稿日前一個禮拜的潛逃是不智的舉動,小望……你說是吧?^^」

緩緩地轉向聲音的來源,那溫暖的微笑讓太公望瞬間結成冰塊:
「……普……普賢……你……你為什麼……在這……這裡?」

「剛剛邑姜打手機給我,叫我來『瞧瞧』你的狀況。身為你樓下的鄰居,當
然就義務上來敦親睦鄰一下囉∼!」
普賢朝著太公望甜甜一笑:
「不過,看來邑姜早就料到你會逃囉∼!」

「Shit!」

那婆娘怎麼那麼了解他?
太公望不禁咒罵了一聲。

「小望,這句髒話跟你『超人氣少女漫畫家』的形象不合喔∼!^^」 


☆       ☆       ☆

「好久沒來小望的工作室了,看來還是髒亂如昔啊!」
愉快的聲響在有點擁擠的房間裡響起,普賢在步入的時候,還得順手撿起散
落一地的網點、稿子、及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

「都幾年的朋友了…」太公望則是跳回自己的小角落,這個房間唯一能夠安
然坐下的地方:「你會不曉得我的習慣嗎?」

碰到困難,所以又逃了嗎?
面對這個從小到大的好朋友,普賢只有搖頭嘆氣的份。
「聽說你這次的新連載,讀者的反應都不錯……我可以看看你這次的草稿嗎
?^^」

「請便。」太公望瞪著被邑姜專屬『封條』封印的數據機跟PS II,心
中只有髒話源源不絕地在反覆響起,卻不敢罵出口。

普賢聞言,就走向太公望的桌上,開始翻他的分格。

「……其實你都把分格畫完了嘛!為什麼還不動工?^^」
「是都分了沒錯。」

「那你是懶病發作嗎?^^」見太公望不說,普賢只有繼續地翻下去。
「也不算是……」太公望小聲地反駁,似乎還有點心虛的模樣。

直到翻到最後一頁,完全空白的紙暴露在視野之下,細看之下還又鉛筆跟擦
子反覆肆虐的痕跡。
普賢一挑眉,對著太公望露出疑問的表情。

「………我想不出『女主角』的臉孔。」
太公望這才老實地說出來:「前一回還可以用陰影撒在臉孔上來敷衍過去…
這一回,不可以了。」

「你碰到這樣的問題,不去解決還跑去上網玩遊戲?^^」

「……因為,挫折感很重啊…」
太公望閉起了眼睛。

『珍惜的心情,獨占的念頭,守護的願望…「最重要」所代表的意義…』

會要知道這種事情的『非人類』,應該要有什麼樣的臉孔?

「不能再用藤花背景來搪塞過去了嗎?^^」
「……怎麼可能?小賢你應該知道那個故事吧?」
「耳熟能詳。^^」
「那你就不要出這種,用腳指頭想也知道不可能的餿主意。」
太公望敲著腦袋:「本來上網跟玩遊戲都是想要找尋靈感…只是沒想到,邑
姜一看到我在上網跟玩遊戲就一棒k過來了。」

「邑姜的反應是理所當然的啊!誰叫小望前科累累嘛∼!^^」
普賢掩嘴笑著,不為所動地看著突然放大數十倍太公望的怨男臉孔。

「Shut the f(嗶---) off!」
該死!那麼一針見血做什麼?

「惱羞成怒了嗎?可是,就算如此也沒有辦法解決你當下的燙手山芋!^^」

「可惡!你們都想把我搾乾!」
太公望一邊叨念著畫不出來就是畫不出來,一邊像小孩子耍賴一樣在髒亂的
地板上滾來滾去:「沒靈感的話,我就死都不畫啊!」

「可是邑姜有吩咐我,絕對不能讓你碰網路跟電玩的。^^」
普賢走到太公望面前後蹲下,讓兩人同高:「那麼…要不要出去散散步?」

「好啊∼!小賢你最好了∼!」
嘿嘿嘿!只要出去了,依他的才智還有什麼可以擋住他跟墾丁的太陽會面。
一邊暗自計劃著,太公望一邊閃亮著有著黑眼圈的雙眼,深怕普賢一下子就
反悔。

「不過,條件是小望你要戴上『這個』跟鎖上『這個』。」
普賢點點頭,一邊從身後拿出了一條狗鍊跟一個密碼鎖。

「……啊?」

「沒辦法,誰叫小望太會逃了∼!^^」

「我不要∼∼∼!!」

☆       ☆       ☆

「心誠則靈算命機:餵我一個十元的銅版,我就告訴你今天的運勢。」

「……原來小望相信這個啊?^^」

太公望不語,只是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個全新的銅板,朝投幣口扔了下去。
不一會兒,一個小小的紙捲從機器裡掉了出來。
「小賢,你看……是『大吉』耶!」

「心情比較好了嗎?^^」
「嘿嘿嘿∼!我想會我馬上就會有好事發生吧?」
太公望握著紙籤,也回贈了普賢一個甜笑。

「真的嗎?^^」
「……對啊!像某個被鬼婆娘派來監視我的人馬上就要消失了。」
「…小望,為什麼說得那麼篤定啊?^^」
「因為某超愛吃醋的『護草使者』正以排山倒海之勢向這裡衝過來。」

「什……什麼?你…你說誰?」
忽然背後一陣涼意,普賢只有膽戰心驚地回頭,一見來者,原本的笑容馬上
垮了下來:「聞………聞仲…」
「天助我也啊∼∼!墾丁的太陽∼我來也∼∼!」
見狀,太公望很不義氣地拔腿就跑:「掰啦∼!祝你幸福∼∼!」

「小…小望,你不可以逃啊∼∼!」普賢已經快哭出來了。完了,沒人可以
當墊背。

「普賢……我找你好久了!」
聽聞那低沉又似極度壓抑怒氣的嗓音,普賢只想要逃,可被那冰藍眼瞳裡的
寒意釘在原地,無法動彈。

「是啊!好久不見了……」

聞仲一挑眉,日夜魂牽夢繫的傢伙就在眼前,立刻二話不說就把整個人給扛
了起來。

「放開我∼!嗚哇∼∼殺人啦∼!綁架啦∼∼!」
「想要命的話就給我閉嘴!」

聽見這種對話的太公望怎敢回頭,只見他的身影越來越遠…直到消失不見。

☆        ☆       ☆

太公望待在屋簷下,有點無聊地看著外面的雨。一滴一滴水珠掉落在地面上
,然後消失不見。

「下雨了……」

等雨停了,他就準備逃亡了。
本著『大吉』般的運勢,他應該不會那麼容易被編輯部的人給抓到。

先搭公車到台北車站,然後再去買票……
想著想著,太公望就開始翻口袋。

「應該還足夠我坐公車…」

「哎呀!」
原本放口袋裡的紙籤不小心被抽了出來,飄落。
太公望趕忙蹲下去要撿起。

突然覺得一陣異樣的感覺,像是被人注目了一樣,太公望直覺地往視線的來
源看去。

他見到了……
一雙很美麗的紫色眼眸,也怔怔地望著他。

他一直認為,一見鍾情是……

一件很扯的事情。
一件笨蛋才會做的事情。
一件跟太公望三個字絕對扯不上邊的事情。

直到……

看到那雙強忍著淚水,卻兀自想要假裝堅強的眼眸。

在朦朧中,似乎像極了那紫藤的妖魔。
而他,幻化成了他沾水筆刻畫──那故事中的主角……
被妖媚惑般的淚光吸引住,無法移開視線。

而,那也只不過是剎那間的事情而已。

待續 


_________________
<^^b by 冷訾夜月>


差一點----
太公望是『超人氣少女漫畫家』,而非『超人氣少年漫畫家』(笑)
可是形象很符合呢!^^
不過對編輯而言,藤崎應該比較好搞定吧......
太公望的話,沒幾個人動的了他了......(汗) 


_________________
<>_< o by Gem>


阿阿阿阿阿阿阿∼∼∼∼
好想繼續看看看看>口<(等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