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無盡永晝(7)

※ ※ ※ ※ ※ ※ 


☆☆☆

這永無止境的海呵,每當想起
這頭到那頭
的海,我便

終止我的想念
和 海的想念。海
終於自由,悄悄 無聲 地
自由

了,同時
自由了海 也
自由了我

--『海之組曲之五:自由海』.陳克華.摘錄自『深邃美麗的亞細亞』一書

☆☆☆

《巴別塔》

都城『金鰲』.主城:

「喜媚∼∼快出來∼∼來喝午夜茶吧(心)」
「知道了☆妲已姐姐☆」一名身穿白色實驗服,紅色短裙的金髮女孩憑空出現。

這是主掌永夜之西的妲已三姐妹的例行下午茶,她們三姐妹在每天一個特定時間,會相聚一起在月光下喝茶、聊天。
今天也是如此,不過多了第四個人:
「要給喜媚小姐的禮物送來了:」申公豹命人抬進來一堆箱子:「這是喜媚小姐要的『四不像大冒險』的所有周邊商品。」

「哇☆小四小四小四☆☆☆」喜媚蹦蹦跳跳的拆開箱子,一大堆印有卡通主角:四不像圓圓臉的鉛筆、筆記本陸續出現……
「真是…拿我們最尖端的科技賣給崑崙…就是為了換這些玩具!?」王貴人生氣的喝茶。
「哎呀∼∼貴人,別看得那麼嚴重啦∼∼(心)那些東西都是喜媚研發的,她要拿它換什麼,是喜媚的自由啊∼∼(心)」

「大姐…妳太縱容喜媚姐姐了!」
「小申,崑崙將我們的『細胞返回』計畫拿去,不知有何成果?∼∼(心)」
「…據我們所知,開發部的雲中子已成功將我們公司裡的顧客的身體調整到她十五歲時的模樣了。」
「真的☆真的☆真的嗎☆舊人類也可以了嗎?」喜媚抱著她的新玩具:四不像玩偶問。

「嗯…(心)崑崙那邊也蠻厲害的嘛!∼∼(心)果然科技交流是正確的決定∼∼(心)」
「大姐,妳就不怕崑崙那邊會超越我們嗎?」
「哎呀(心)貴人,眼光要放遠一點呀(心)」
「自古以來,唯有不同文化開放融合,文明才有進步新生的可能。妳們說是嗎?妲已皇后,王貴人秘書長?」申公豹輕笑。
「是啊(心)貴人,人類的進化之鑰就操之在我們的手上啊(心)」
「我們才沒那麼偉大。」王貴人嘆口氣,不想和姐姐爭辯了:「我去開行政會報了。」

王貴人走後……

「妲已,妳這邊呢?也研發出一些有趣的東西了吧?」申公豹靠向椅背,悠哉的說。
「還好啦(心)」妲已輕笑:「其實,小申你知道,我們的交換技術最重要的是要交換什麼嗎?是『想像力』喔(心)」

「想像力?」
「對,我們的『魔法』和他們的『科學』,融合在一起會怎樣呢?人家實在好想知道呢∼∼(心)」
「而且,從未接觸過『魔法』的崑崙科學家們,他們一定能看到我們看不見的盲點吧?究竟會創造出什麼樣的東西?人家也是很好奇的∼∼(心)」
「那金鰲呢?」申公豹冷笑:「妳和崑崙的立足點是一樣的吧?」

「這個啊…十天君他們已經帶回來了…我是等著看成果啦!(心)」

「……」接著,再無話題,席間一陣沈默。

「……就如同貴人所說的,我並不是那麼偉大的人。」妲已忽然正經了起來:
「在我國所有魔法師都無法破解他自身所下的咒語的現在,我或許已經無計可施了。」
「所以,我才想在崑崙的科學中尋找可能性(心)」
「…為了喚醒王子殿下嗎?」
「是的,我是個愚蠢悲哀的母親啊∼∼(心)」閃亮燈光投射到妲已身上,然後一旁的樂隊演奏悲壯的曲子…

「說老實話,這種話若由本人來說的話,就一點也不悲哀了。」申公豹繼續品嚐紅茶。

☆☆☆

平安無事。

邑姜走進了咒文陣中,可是,那七彩顏色的咒文鎖鏈卻沒對邑姜產生反應!?玉鼎等人不敢置信看著這一幕。

「小公主…」武王很明顯的吞了一口口水:「妳…是法師嗎?而且是比S級更高段的嗎?」
「什麼?我不知道……我只是想走進來而已…穿過的感覺很怪…好像被保鮮膜包住了。」邑姜拉拉自已手臂上的皮。
「妳…嚇死我了。」武王軟倒,他剛才真是又驚又駭的!「小公主妳果然不是普通人…」

「難道咒文陣不存在嗎?」看不見咒文鏈的舊人類,太乙說。
「但…咒文塔是的確存在的。」玉鼎重申事實,他看得到。

「邑姜…」望也不敢相信。
「是『細胞返回計畫』嗎…」普賢喃語:「因為我們加入了『魔法咒文』這個要素…使得邑姜小姐的體質變成對魔法無效的狀態。」

「那麼說…小公主可真不得了啊!」聽力極好的武王瞪大眼睛:「這樣不就是天下無敵了嗎!?」

「嗯…總之,我進來了,那麼,只要破壞這個棺木就行了吧?」邑姜看向躺在透明棺木中的伏羲:像是睡覺了般的面容,讓人難以相信他已經沒有生命了。

「小公主,妳的武器給妳!」武王想丟球棒給她,但球棒在碰到咒文時立刻化成灰了。

「看來…真是連隻蒼蠅都飛不進去了。」姜尚搖著小彩旗:「真是∼∼難得到了這裡的說…」

「邑姜,出來吧!妳是無法帶走伏羲的。」望朝下喊道。

「不要,望,我邑姜說到做到!」邑姜試圖扳開棺木…

「沒用的,呂小姐,那具棺木是用比鑽石硬度還強1.5倍的材質所造的。」太乙低下頭,看來他也放棄了。
「而且,小公主也不能搬出來…因為這樣伏義在觸到這咒文陣時,下場就如同那球棒一樣。」

「如果把咒文解開呢?」玉鼎的紫眼正閃閃發光著:「有可能嗎?蓬萊特使?」
「我說過了,這咒文塔可是很大排場的…據我佔計,至少要十位(←望在上點頭:「嗯嗯,你說得沒錯,周特使。」)都是S級巫師才能做成的。」
「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呢?」玉鼎微笑:「邑姜小姐在裡面啊!一般來說,從內部破壞不是比較有效嗎?」源源不斷的知識流入玉鼎的腦中;他知道,是那人的:「咒文陣,只要能說出一個關鍵字,就可以使整個崩解了…」

「話是沒錯…可是我們又不是法師…」武王瞧向玉鼎,再度睜大眼睛--他看見了玉鼎眼中的妖異紫光--
「天!你是新人類!不可能的啊!」可是,玉鼎瞳中的妖豔詭紫就是新人類中的超能者--王族的象徵啊……

「不,不是,玉鼎你…」太乙握住玉鼎的手:不知為何,他知道,玉鼎身上有一個精神共存著……他看向玉鼎的紫眼,這紫…彷彿曾經看過…
「玉鼎,你…也和某人相遇過了。所以,才成為了現在的你吧?」
「沒問題,不需擔心的吧?」太乙微笑問著。

「是的。博士…」玉鼎微笑:「因為我和那人相遇、約定過,所以,我才能遇上博士的。」他看向伏羲的棺木:「他…很想見伏羲一面的。我一定要實現這個約定。」

在月夜中,等待著那個人的藍蝶…

現在依然等待著…

☆☆☆

「巴別塔?」
「是啊(心)這是我為我們喜媚新設計的咒文陣取的名字(心)」
「我記得…那個咒文陣現在在崑崙吧?」
「是啊(心)那是為了守護他們的『神』而建造的。」
「哦…拿罪惡之塔做為守護嗎?」申公豹發出嘻嘻的笑聲:狂妄的人類妄想成為的神的證據啊…「關鍵字是?」

「那個『神』的名言啊∼∼(心)」
「哦…那不是非常諷刺嗎?」申公豹再笑:「他那昭示虛妄的名言和和在一夜之間就毀滅的罪惡之塔…竟然成為守護『永恆』的最後防線嗎?」
「我可是非常討厭他那句話的哦∼∼(心)」妲已微笑:「人啊∼∼進化的唯一目的當然就是超越神!(假如真的有『神』的話(心))」
「所以,他那昭示人之渺小的名言,皇后您就嗤之以鼻了嗎?」

「是啊∼∼(心)可是,也深深疑惑……不是指我喔,而是我那可憐的孩子…」
「他一直一直的苦思著呢∼∼(心)以致,讓他…在那裡等待著…」
「所以啊∼∼我最討厭他那句話了(心)」

☆☆☆

「你們不會知道關鍵字的。」望再叫:「因為連我也不知道!」

「是啊!那是十位術者自設的,我們都不知道…」普賢也搭腔。

「吾輩…」玉鼎的紫眼閃耀著:「是那句話嗎…」

--.吾.輩.為.生.命.中.之.過.客.--

***

--「沒錯,那句話讓我想了好久。」藍髮飄逸,在銀白月光下閃耀:
--「我一直無法了解…所以,我才這裡。」
--「也許,再見到他一次的話,我或許就能明瞭…」

***

你…一直都在等著他嗎?等著他給你一個答案嗎…?

你要什麼呢?除了問題的答案外…你還在期待著什麼東西呢?

那是你…也不明白的咒文啊……

等著吧!我會--帶他來見你的……

「!?咒文塔有反應了!」武王叫道。
「是…『吾輩為生命中之過客』嗎…?」太乙遲疑。
「小公主,快跟著唸!跟著玉鼎唸!」武王直覺知道,那就是關鍵--
「啊,好…」邑姜看著玉鼎,吟誦:

--.吾.輩.為.生.命.中.之.過.客.--

叮!叮叮噹噹……咒文鎖鏈破碎了,連太乙等『舊人類』也聽得到的聲音…

「解開了…從內部破壞的威力嗎?」武王看見,那巴比倫塔破碎的樣子…
「好漂亮…」咒文鎖鏈像金色鎖片…亮晶晶的落下…「像魔法一般呢…」
「是啊,那是邑姜小姐所施的魔法。」紫眼玉鼎微笑:「如果不是邑姜小姐在裡面呼應的話,也是破壞不了。」

--邑姜,妳的存在本身就是個魔法喔!戴著高帽的魔術師揮舞手中的魔杖。
--妳是…我的夢。
--因為妳,我完成了我的夢……

「舅舅…」邑姜看著落下的咒文…忽然覺得想哭。

「快!切開棺木!」武王叫道。玉鼎用光劍俐落切開。

伏羲被玉鼎抱出來,邑姜看著伏羲白皙的臉,伸手--很奇怪,她不害怕--去摸。

「舅舅……你才是最偉大的魔法師…因為你--」是個死掉了都能施展魔法的人啊!

***

「騙人…」望不敢相信…
「那是邑姜小姐的魔法啊!」普賢靠在欄杆上,「她和玉鼎先生竟然能破解十位術者的咒文陣。真是個奇蹟,不是嗎?」

「我不會讓他們帶走伏羲的!」
「小望!?」該怎麼阻止小望呢?普賢看向腳下深淵,他一腳踩下,掉入--

「普賢!?」望及時拉住了他。
「小望…」普賢微笑,是帶有點惡意的笑容:「假如你要去追他們的話,我就放開你的手。」
「普賢!你在說什麼--你別亂動啊!」現在是什麼狀況啊!?要救人的反被被救的人威脅!?

「我是說真的。」普賢堅定的。
「可惡…你在威脅我!你給我記著!」
「那有^^,我的生命全繫於你一念之間啊!」

我的愛…是那麼卑微啊…「…小望……拜託你…」
我提起了所有的勇氣而做成的事……無論你將如何咒罵我也無所謂了…「要不然,我便放開你的手了。」

假如無法救你,我不如乾脆消失。

「不要!好好…我知道了…你不要亂動…」望直視著普賢堅定的眼神:「算我怕了你了…我答應你就是了!」

普賢笑了,那一笑,令望瞠目。

「怎麼啦?^^」被望拉上來後,普賢睨視著望少見的呆愣樣,笑問。
「普賢你呀--」望凝視著他:「我覺得我好像現在才認識你。」第一次,見到你除了微笑以外的表情。
「你剛才說的話…不是真的吧?」望瞧著自已的手,剛才,如果普賢真的放開了,會怎樣?

一想到普賢會不在…不!他無法想像!

「嗯^^我也不知道。」他真的有離開望的決心嗎?死,是無須害怕沒錯,但……他會捨得離開望嗎?
「不管如何,我是依了你了!」望爬起,朝下望去:「你看,他們已經走了。」

棺木內已空無一物。

「小望,你要去嗎?」普賢笑道,拉了拉裝在耳內的竊聽器:那是為了掌控玉鼎一行人而用的:「我知道他們要去那喔^^!」

☆☆☆

《女神像光環》

「各位旅客:再過十分鐘,我們就要抵達女神像島,請各位戴上『蓬萊旅遊協會』所研發的透明防毒面罩。」遊輪上,導遊:姜向廣播說。

「小公主,妳會戴嗎?那我--」武王企圖接近--鏘!邑姜打擊出一記安打!
「不用你多心…」邑姜自已將防毒面罩罩上。

「博士,你會戴嗎?」玉鼎對太乙還是照顧得無微不至。
「嗯,我會。」太乙戴上幾乎感覺不到其存在的透明面罩:「那…伏羲呢?他…不用戴吧?」太乙看向玉鼎身旁,模樣像是在沈睡的伏羲遺體。

「應該不用吧…」他是死人啊…

想想,他們還真是瘋狂啊!竟然把『國家機密』盜走了!
只為了實現他那渺茫的幼時約定…!?玉鼎不可思議想道:
當然,博士和其他人也真的是…該怎麼說呢?他們在聽了他述說和『那個人』約定後,竟然全部決定要幫他達成願望:

本團導遊(自稱)姜尚說:「嗯,無所謂啊!反正對我而言:只要能毀掉伏羲遺體就行了,既然有人想見伏羲,那就幫忙一下也好吧!」
邑姜:「我的立場跟姜尚一樣:基本上,我們的目的已經達成。無論將伏羲帶到那都好。」說著說著,邑姜又非常感興趣的:
「而且…我好想看看玉鼎先生口中說的那個人呢!這樣聽起來,他好像很痴情呢!」
「去『女神島』的申請手續就交給我吧!」自始至終都是局外人,但非常喜歡湊熱鬧的姬發發言:「我家再怎麼說也是蓬萊的『名門』,在蓬萊中是很吃得開的。」

因此:在蓬萊特使:周武王的協助之下,他們一行人帶著伏羲的遺體,從崑崙逃出。到蓬萊待了幾天,申請女神像的觀光簽證,打了防鱗粉毒的疫苗後,他們坐上渡輪,前往女神像。

「各位應該都看到了!這是本團額外的旅遊景點:女神像!」姜尚拿著麥克風叫道:「很壯觀吧!連我也是第一次看見!」

「…對不起。都是因為我的任性…」玉鼎向太乙道歉。因為他將伏羲的遺體帶出,在場參與此事的人(周武王除外)自然不可能回崑崙了。
「這不是玉鼎先生的錯啊!」太乙笑了:「也許…我和望總有一天會分開的。現在或許是個好時機。而且…」他看向伏羲「這和伏羲最好的告別了…」

「可是,在場的人都不能回去了。」
太乙又笑了:「你在擔心我是嗎?不用擔心,以我的頭腦,蓬萊要都來不及了。那會沒工作?」
「至於邑姜小姐…」太乙看向正在和武王打鬧的邑姜:「我覺得周先生很喜歡她呢!在周先生的保護之下,你也不用擔心邑姜小姐。」
「還有姜尚…」太乙微笑:「他其實是能力很強的官僚,如果周先生願意引介的話,他照樣能吃公家飯。」

「是嗎…那我也不用擔心了…」玉鼎微笑:「讓那人見到伏羲後,我就--」再去遠遊吧?玉鼎看到太乙的面容時,竟說不出他的決定--…他…和太乙…該是如何結局?他已沒理由待在太乙身邊了…

「玉鼎先生,我--」太乙抬頭,玻璃綠眸欲語還休:「……我…」
「博士?」
「沒事…」他怎能說出那麼任性的話?他是充滿著罪惡的人啊!他不能如此的…
如此的要求玉鼎的…

太乙放下捉著玉鼎衣服的手。

「博士……?」博士在想什麼?博士想說什麼?玉鼎看著太乙憂愁的面容,想問,卻又不敢問--……那是和他和博士的未來有關的事吧……

在兩人各懷心思的當口--「各位旅客:女神像島到了,請準備下船。」姜尚廣播道。

☆☆☆

「女神像標高300公尺,相當於100層樓高,是三百年前「廢鐵教」的遺跡。」姜尚拿著旅遊小冊繼續解說:
「枯葉巨蝶現在還在沈睡--看到沒有?就是那些像鐵蛌漯F西,再等一小時,牠們會醒來,飛舞--」

「整個天空都是深藍色的蝴蝶…深藍藏青…和蝶翼中一點霞光--」玉鼎的思緒飄到那一天--萬蝶飛舞的絕美華麗--

啪,啪啦!剎那間,鐵褐色的枯葉蝶張開翅膀,飛舞--

「啊!各位旅客請看!這千古難逢的美景--」姜尚用擴音器大聲叫道。

「好美…」眾人都沈浸在這美麗之中…

「你在吧!」玉鼎抱著伏羲叫道:「我將他帶來了!」

輕輕的笑聲,絕豔的令人炫惑的藍髮青年出現在群蝶之中:「你來了。波希米亞的少年。」他那絕美的容姿使眾人驚豔:

「…真是值回票價了…」姜尚喃語道:

「好美…」姬發像著魔般看著藍髮青年:他是『純血』吧…所以完全吸收了永夜的詭異美麗…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力量和…美麗…

「他就是…讓伏羲掛念的…」太乙發呆喃語--是的--他隱約知道伏羲在想一個人,那人,就是眼前如真似幻的妖魔?

「他是…」邑姜瞇起眼:她…好像見過這人呢…
記憶經過時光之河的沖刷,已模糊不清了…可是,見到他,卻覺得像咒文塔破碎時,有一種…莫名的酸楚。

玉鼎無視眾人的反應。他的眼中現在只有藍髮青年:「是的,我來覆行我的約定。」玉鼎將埵磳鬵牧漸炭朱}:「你一直想見他一面是吧?即使他已去世…」

藍髮青年萬分溫柔凝視伏羲的臉:「他看起來,好像在睡呢!(「因為我們做了特殊處理…」 by太乙)」
他細長的指尖撫上伏羲宛如沈睡的臉龐:「好久了呢…你還沒給我一個答案。但現在…見到了你,我也不想追問了。」

「等一下!」一陣狂風刮起--一輛直升機從天而降:「他不是真的伏羲!」望身穿黑衣,一頭短髮也染成黑色,連瞳孔,也變成純黑色澤:「我在這裡!我沒有死!」

「望!?」太乙驚訝:「你在做什麼--」

「噓∼∼^^」普賢出現,點住了太乙的唇,微笑^^

望直視藍髮青年的臉:「金鰲的王子,我在這裡!」沒錯!他等於是伏羲!

「……你是誰?」紫眸疑惑的看著望,手指拂上望的臉:「你是很像他…但你不是他。」

「…騙人!我就是他!我們的DNA是一樣的!所受的教育和環境--」

「那又如何?」紫眸不再疑視望:「你不是他。」

「波希米亞的少年啊…」他抬起玉鼎的臉:「將我的魂…還給我吧!」他吻上玉鼎的唇--

「…相信,我們都掙脫了命運。」玉鼎帶笑的黑眸凝視著藍髮青年蒼白而美豔的容顏:「回去吧!我也即將歸去--」

「嗯…」藍髮青年抱起伏羲,萬分溫柔的:「我一直想見你…我見到了你…的確,我不需要再等待了…」
「最後,我想問你啊…你是屬於我的嗎?」

「他是的。」太乙上前:「他是的…金鰲的王子啊…我沒和你說過…」太乙哀傷的微笑:「他曾問我:『要怎樣,才能屬於一個人?』的…」他笑了笑:「現在,你明瞭答案了嗎?」

「啊…」藍髮青年蒼白的面容上透出絕美的微笑:「是嗎…你曾說過啊…你…你也--」

是喜歡著我的嗎?

他擁緊伏羲,群蝶在他身邊飛舞著--

啪啦啪啦……當群蝶舞過…藍髮青年和伏羲也就消失了…

「那就是…和你約定的人嗎?他和伏羲…」太乙對著玉鼎,遲疑的開口。

「我想,不用知道了,」玉鼎笑道:「不用知道…那時,為什麼只有我一人活著…而他,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和我約定的…」不用知道,因為都了解了。

不想放開…卻又不能相握的手…

再怎樣,還是會緊緊相握著的吧!

「我差點忘了…不過,能履行真的是太好了。」

太乙笑了:「是啊!能讓他們相見真是太好了。」伏羲…只想給那個妖魔獨佔著吧…
他拉著玉鼎的衣角:「他們…是屬於彼此的…」
「嗯?」玉鼎疑惑。
太乙蟲鳴般的聲音:「我…想…我…不想和他們一樣的…到了現在才相見,未免太令人難過了…」
「嗯。」玉鼎有耐心的。
「所以,請跟我在一起,請不要放開我!儘管我是…」滿懷著罪惡的人啊!太乙語聲愈來愈小聲:「請待在我的身邊…請讓我…只有你一個人好嗎?」
「我想要玉鼎…」太乙感到萬分窘迫,他從沒有跟人說過這種話的…可是…他想…他想要玉鼎陪在他的身邊啊!
大概…從很久以前就這樣想了吧?
當他對自已冷淡時,當他為自已而來到中央時--……

「博士?您的意思是?」玉鼎眼睛睜大,深怕自已會錯意了。
「就是……我都說得那麼明了…你還不知道嗎?」太乙羞窘的,玉鼎笑了:
「我知道了,博士,若博士不嫌棄,玉鼎就一輩子握著博士的手罷!」他笑,從博士的臉上,他已看出博士的、自已的答案了。不是嗎?

「小望…」普賢微笑,走近呆愣中的望:「他走了,那位金鰲的--」不待,普賢說完,望一把抱住了普賢:
「普賢…」一開始,是小小的笑聲,到後來,笑變成了哭--「他說我不是伏羲呢…他不說我不是……」

「小望本來就不是伏羲。」普賢微笑道:「一直都不是。原諒我,直到現在才和你說。」
「普賢…」望凝視著普賢:「那你…以前說得都是真的吧!你--很喜歡我之類的話…」
「當然。^^」
「我一直認為…你是因為你的任務才對我這麼好…可是,你最近--變了。」
「我一直都沒變,只是多了一些勇氣。」普賢笑道。

「哎呀呀∼∼看來是大團圓結局呢!」周武王看著那兩對相視而笑的璧人:「有點沒趣∼∼是吧?小公主。」
「嗯!?啊…你剛才說什麼?」邑姜回神:「抱歉,我在想一些事。」
「什麼事什麼事?」

「我啊…覺得剛剛消失的藍髮男人好像曾經見過呢…」
記憶,已經遙遠如前生。爺爺……舅舅……已從她生命裡遠去。
「不過…我覺得他好像會很幸福…那樣就好了。」

邑姜微笑,那一笑,讓武王看呆了…

「嗯…小公主。」
「幹嘛,別再喊我公主了!」
「我說,我周武王雖不才,不過在蓬萊中也是數一數二的貴族,絕不會讓小公主妳吃苦的!」
「啊?」
「就是…妳知道的嘛!狼一生只有一個伴侶的…」
「喔。」邑姜疑惑的應答,她實在不知道武王到底要說什麼。
「妳…真的不知道?」
「我想,你只告訴我你家很有錢。」邑姜老實的。

「……」周武王這下子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她怎麼那麼鈍啊!

「唉…」姜尚揮舞小彩旗:「我又不是帶在蜜月旅行的團…」他轉頭看看那三對璧人(?):
「不過,算了…這種結局也不錯了…」姜尚嘆口氣,逕自賞月賞蝶去了…

☆☆☆

《之後……》

「小望,演說要開始了。」普賢進門:「準備好了嗎?」

「好了。」望拉拉衣領:「萬一,民眾不接受怎麼辦?」評議會一直隱瞞的事實,伏羲不會歸來的事實。
「我…那時接受質詢時,一點都不害怕的…」面對評議會質詢、面對些老狐狸時,望一點都不害怕,但是,面對民眾時,又是不同的心情了…
「他們,一直認為我是伏羲的遠親…」一直被曚在鼓裡的崑崙民眾們,當知道真相後,又會是什麼反應?

「嗯,不管如何,我和太乙博士、邑姜小姐,都會陪在望的身邊的^^」
「我相信小望。」相信,你是個不輸給伏羲的領導者。

「嗯…對了,邑姜坐那?」
「在貴賓席,和周特使一起。」
「什麼!?你竟然安排邑姜和那野狼坐在一塊!?」

「小望,你怎麼那麼說呢!蓬萊是我們的有力盟友啊!」普賢說道:「雖然你已決定正式承認金鰲的存在,在演說之後將正式與金鰲建交,不過,防人之心不可無。在局勢明朗化之後,蓬萊傾向那一邊將是關鍵。」

「我知道啦∼∼」要不然,他早將周武王那隻色狼踢出崑崙了!
普賢輕笑:「小望,別這樣嘛!依我看,周特使很喜歡邑姜小姐的。」

「所以我才討厭他啊!」

兩人的語聲逐漸遠離……

***

「哈啾!唔…感冒了嗎…?」武王揉揉鼻子:「空調太冷了,妳說是不是?小公主?」
「告訴你別叫我小公主!」邑姜瞪他。
「小公主,怎麼沒看到太乙博士呢?」武王依然故我。

「太乙博士不太喜歡這種場面,他和玉鼎先生在家看轉播。」邑姜逸出輕笑:「因為,他相信望能渡過的。」

***

「博士…演說要開始了!」玉鼎到地下室叫喚:
「嗯…再等一下…」
「再等,演說就結束了!」玉鼎抱起他:「你不是千交待萬交待,一定要我叫你的嗎?走吧!」
「嗯…可是杜鵑…」
玉鼎看了一眼在培養槽的土壤:「不會有事的。上去吧!」

在客廳裡,太乙等著玉鼎泡茶:「博土你啊∼∼我們早該出發到會場裡去的!」玉鼎埋怨他。
「怎麼那麼說嘛…玉鼎你個性變差了!」
「是嗎?大概是因為我現在是做免錢管家的關係吧!」玉鼎沏好茶:放到太乙面前。

「你怎麼那麼說嘛!」太乙瞪他:「你…」
「怎麼樣?」玉鼎親吻他耳垂:「難道,你要付我酬勞?」
「你…」太乙羞紅了臉,怎麼,自從從女神像回來後…玉鼎就變得大膽了…!?「玉鼎你…變壞了!」

「也許,我的確想領『其他』酬勞的…」他吻上太乙的唇…

莫約一小時後…

「嗯…望說了什麼我都不知道呢!」他們就讓立體螢幕這樣開著,在望有力具說服力的聲音下…
「我想,呂望先生是不會有事的。」玉鼎還在親吻他。
「你…別這樣!本來想看演說的…卻變成這樣…」太乙真覺得玉鼎實在是…

「因為博土一回來後就待在實驗室裡啊!」沒錯,自從他們回來後…說來,這是他回來後第一次擁抱博士呢!「我覺得很寂寞。」他坦誠說。
這一句話,又讓太乙臉紅了:「沒辦法嘛…」他小小聲的道:「我做事就是這樣…別怪我了。」
「博士,我其實有錄下來,你要看嗎?」(作者亂入:玉鼎,你是預謀的嗎?^^)
「嗯…不了。」太乙靠向玉鼎:「我相信望…相信他能敲破崑崙民眾的殼,帶往新的世界的…」

無須再逃避,我們要接受現在這荒漠的世界。

「相信會有新的希望…」誕生。
「我要…繼續做喔…」讓幻想成真。

…實驗內,無菌室內一抹近乎白色的嫩芽靜靜的伸出,來看看這世界了…

--「玉鼎,你想:我要讓西元紀時植物族群復活,是不是不可能的?」

--「假如博土想做,就不會達不到的。」

☆☆☆

此時,在另一邊:

「我們的領導者:伏羲,其實已經逝世…」巨大螢幕上,是望的臉:

「嗯∼∼小趙(心)你看,那名紅髮少年是不是真的要與我們建交啊?」
「哈哈,皇后大人(閃亮),要先問問您吧!」
「討厭啦∼∼(心)小趙,別把我說得像心懷鬼胎一樣∼∼(心)」
「嗯,事實就是如此啊!」

「妲已姐姐☆不好了☆」喜媚憑空出現,茶桌上的茶壺被震翻:「小戩☆小戩☆快死掉了☆」

☆☆☆

「封神計畫?」

「啊∼∼是的…申公豹…」巨大電腦前的影像忽明忽暗:
「伏羲已『真正的』死亡,就只剩下金鰲的『神』了…啊∼∼」愛睏的綠髮少年金眸細細的瞇起:「這次,『她』可不像伏羲那麼容易…」

「選擇死亡嗎?」申公豹冷笑:「伏羲充其量只是一個懦弱的傢伙!」
「…對某些人而言,死亡是另一場冒險…」綠髮少年再打個哈欠:「申公豹,我只是告訴你…封神計畫:將『神』封印…使人類走向另一個境地…」
「現在,要誘使『女王大人』出現嗎?」
「是的…這是…你的任務…」巨大電腦前的影像變淡:「我好睏∼∼我要睡了∼∼啊∼∼」
「我知道了…老子…」申公豹微笑:「我要走到幕前了嗎?呵呵∼∼」

「金鰲和崑崙…和我們,究竟能不能使人類再開啟新的門呢?呵呵…」

☆☆☆

「皇后,王子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了!」專屬研究室的人員報告:「王子已經真正的死了…」

「死了?」妲已撫摸玻璃棺:「你死了?你讓我看見了真正的死亡!?呵呵……兒子啊…這就是你給媽媽的禮物!?」
咱哩!玻璃碎裂!「太過分了…媽媽是那麼的愛你…呀(心)」

「皇后,請節哀∼∼王子算是求仁得仁啊∼∼」趙公明猶自在閃亮中。

「不是的,小趙。」喜媚倒是一本正經的:「因為,『絕不可能』死的小戩死了啊☆小戩污辱了我們☆」
「背棄了我們。」王貴人秘書長進來:「他背叛了我們的『永生』。」

「鳴∼∼貴人啊∼∼姐姐好傷心喔∼∼(心)」妲已一把抱妹妹,哀哀切切的哭了。
「姐姐,請節哀。」貴人抱著妲已,一邊吩咐研究人員:「快開死亡證明!明天發布!」
「姐姐!請振作!妳站到幕前的時機來臨了!」貴人握住妲已的肩膀:「妳可以登帝位了!」
「貴人…對啊…(心)」妲已優雅的抹去淚珠:「已經開始了…是吧?」
「沒錯,姐姐,平靜的時代已結束了…」貴人清豔的容貌上透著一抹深思微笑:「『封神計畫』已經正式開始了…」

「對了,喜媚姐:」貴人拿給喜媚一張光碟:「這是『崑崙』的密探送來的。」
「貴人(心)那是什麼?」
「據說是好消息:由科學和魔法產生的…」

「耶--好像很有趣☆」喜媚向妲已撒嬌:「姐姐☆等我一杯茶的時間☆」

☆☆☆

「魔法無效?」

「是的,我們在對邑姜小姐的身體做了檢查後發現:她因細胞返回術而產生的特異體質:」雲中子解說:「就是,邑姜小姐的波長,極易和魔法陣、咒文產生共鳴而變成一樣,所以構成所有魔法都對她無效的情況。」雲中子謙虛的表示:「如果可能,我想再研究--」

「不行,就此為止。雲中子。」普賢起身:「邑姜對望而言是親人,不是寶貴的研究體。」

「你以為你能逃避嗎!?秘書長!」雲中子喊道:「呂邑姜的身體對崑崙而言是無敵之盾啊!她是無價之寶!」
「不用我說,金鰲現在也知道消息了!你們要拿什麼保護她?唯有--」

「閉嘴,雲中子。^^」普賢冷絕:「我再說一遍:我是不會說服--望也不會被我說服--望,讓邑姜給你們進行研究的。」

「秘書長,別感情用事,就算我們不要,金鰲也會來搶的!秘書長!秘書…」雲中子叫喚普賢,普賢卻頭也不回的走了。

☆☆☆

「oh∼∼那實在太棒了!那位少女竟然可以破解魔法∼∼」

「是啊☆是啊☆她是很棒的☆實驗體☆」喜媚抱著四不的玩偶旋轉著。

「這實在太有趣了∼∼(心)」妲已開心的:「貴人,我決定和崑崙建交。(心)」

「姐姐的意思…?」

「當然,是把有趣的玩偶搶來啊(心)喜媚,妳看好不好?」

「好啊☆好啊☆」喜媚開心的抱著四不像玩偶:「又多了有趣的玩具了!」

「皇后∼∼我認為要三思而後行的…」趙公明覺得略為不妥:「我是愛著華麗戰鬥的高貴戰士啊!」

「小趙∼∼(心)你沒聽說過,悲傷的母親是不能招惹的嗎?嘖嘖嘖…」
妲已的長指甲劃過玻璃,發出嘰嘰--的聲音:「封神計畫…要開始了喲(心)」

☆☆☆

「邑姜,歡迎你來。」太乙家的客廳中,太乙抱著一個長條狀的盒子,上頭蓋著白布:「這是我近幾個月的:成果。」白布一揭,裡面出現的是一盆杜鵑!

「這是…」邑姜的眼睛訝異的睜大,在過去的時光中,不知看過多少次的花開花落的美麗花朵…
「紫紅色杜鵑。」太乙微笑的表情轉為一絲歉疚:「我本來希望種出白色的…」

「不…紫色的,也很好。」邑姜猶帶一絲哽咽:「謝謝…」

「邑姜,喜歡嗎?太乙,你就多種幾種吧!」望幾乎是寵溺的。

「不…我覺得不好…小公主不該看這些東西…」武王發言:「一直待在過去,並不好的。」

這人啊…邑姜笑了:「太乙博士是一番好意的。你別說話得罪人。」他啊…怎麼老說出讓她覺得很相熟的話呢?

「是啊!太乙可是我們最好的科學家喔!」望一把抱住太乙:

「我才沒有…」太乙推著望。

「啊,真是熱鬧啊!」普賢出現:「抱歉,今天的會議有點拖了。」

「普賢,你來得好慢喔!」望放開太乙,叫道。

「嗯,抱歉。」他坐到望的身邊:「玉鼎呢?在忙嗎?」

「是啊!我們在等他的飯菜。」

「我先去幫忙吧!」邑姜離席。

「小公主,等一等我…」武王也跟去了。

普賢微笑。
「怎麼了?」望發覺:「你在笑什麼?」
「沒事,只是覺得…很幸福^^」
邑姜的事…金鰲的事…等會再告訴望吧!
普賢如此想道,一邊親暱依向望,靠在他肩上。

☆☆☆

虛妄後記

@改版了…自認為改得很多了…是蟲目前為止改動最多的一篇作品…
由於竹里殿的抬愛,所以才讓蟲耐著性子改的…

看自已的作品真是辛苦的一件事…會覺得不好意思和無聊。
不好意思的理由很普通…就是一般人常有的…(←什麼?)
無聊的是…雖然蟲說過自已寫的東西=自已想看的東西
但是在寫的時候,就已經算是深讀一遍了…
蟲的文又不是那種文學名著(←啊?),所以沒有看第二遍的價值…

@這篇故事一開始是打算寫玉乙的…沒錯,蟲本來是如此預定。
可是被人家說:『沒有玉乙的味道』?
蟲也不知道怎麼寫才算有啊!
玉乙這個配對都是配角型的人物…實在沒辦法寫得很好…
蟲捉不住玉乙兩人間的互動氣氛…總之,是失敗作^^…嗚………
蟲也沒看過多少讓蟲覺得好的玉乙小說…(沒有學習的對象?)

@不過,蟲竟然嘗試了太普這個配對…(蟲是太楊太派的的啊……)
不過也算不上什麼嘗試啦…反正兩人到最後還是友情的感覺比較濃厚。

@關於邑姜?
其實還想仔細寫一下她和武王的…不過因為耐心不足…^^b
武王是為了邑姜而寫的,因為結局是大團圓嘛……

@然後…看過蟲的小說的網友們不知道有沒有發覺…
其實蟲很避免寫『愛』這個字……因為…覺得很肉麻…
每次寫到那種劇情時,都會考慮再三:「應該還可以不用寫吧…用『喜歡』一詞代替吧…」
所以看到一些文中:主角都很輕易的說:「我愛你。」時,蟲就想:「真敢說啊…」
因為蟲寫過封神角色都不算是很坦率的人(←蟲內部設定…),
所以根本不會說出那些話的機會…(其實,不坦率才有劇情好寫啊…)

@姜尚?

他是寶貴的自創角色(其實,只要把他看成望的老年版就好了^^)
有機會的話,還會讓他再出場的。

@在此再度感謝竹里殿不嫌棄的蟲的拙作,而將它放到貴站上。

螢,在自家小小電前200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