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無盡永晝(1)

※ ※ ※ ※ ※ ※ 

☆☆☆

星星是你的身世--你依稀看見
星圖背面交織的經緯
然而

你並非唯一的對應
還有
那位永遠背對你的人……

--『還有』第二、三段.陳克華.摘錄自『美麗深邃的亞細亞』一書

☆☆☆

《已經沈睡的人、清醒的人、將要醒來的人》

玉鼎怎麼也想不到,他的新工作,會是保護一個少根筋的科學家…

「嗶!請取回ID卡」電腦吐出卡片,玉鼎取回,放入胸前口袋中。
『這就是捷運系統啊…搭起來的感覺還不錯嘛!』玉鼎腦中充斥這種鄉巴佬想法,一邊往目的走去。
就是這…玉鼎在一幢洋宅大門站定。是幢西元十九世紀風味的洋房,長長的模擬長春藤爬滿黃磚牆,平添雅趣。

有錢人的想法真是奇怪。玉鼎腦中再度出現這種鄉巴佬想法。
對於他而言,能住在都心的超高大樓的頂層,享受著無比便利的生活才是正確的花錢方式。
而不是跑到荒郊野外,來模擬古代人的生活。

算了…這跟自已無關。玉鼎按了按古老的叫門器具:門鈴。

十分鐘經過--……

算了。玉鼎掏出鑰匙。開了門。

果然被他的雇主料中了。

--「這把鑰匙你就帶去吧。」
--「為什麼?」
--「因為,不會有人替你開門。」
蓄著一頭短翹淡藍髮,淡紫眼的男子微笑對他這麼說。那是雇主的秘書,他和雇主的中間人。

「太乙博士…在嗎?」試探性的喊,走進。
昏暗中,隨處可看見西元紀時的書本丟在地上--客廳餐廳樓梯。
真奢侈……玉鼎小心跨越這些價值不菲的古董書本。
「太乙博士……」上到二樓,他走進一間臥室:「太乙博--」
他在昏暗中摸索前進,然後--踢到了一個軟綿綿的東西--什麼東西!?玉鼎退開一步,進入備戰狀態--

三秒鐘經過……那個東西毫無反應,玉鼎小心翼翼的揭開白布……

「誰…?別吵…」是名少年,他睜開迷濛的眼--他的眼,是很淡的綠色。讓人想到某種易碎製品的眸色。玉鼎想。
他呆呆的看著玉鼎三秒後,又倒回去:「什麼啊……是我不認識的人啊……我想睡……我要睡……讓我睡吧--」

知道不是認識的人,才更應該醒著吧!玉鼎苦笑:「你是太乙博士嗎?我是中央新請的保全人員…喂…喂!別睡了!」
他搖著少年,少年卻是緊閉著眼,拒絕再張開他那漂亮的玻璃眼珠。
看來是叫不醒這少年了。玉鼎嘆了一聲,將少年抱到床上:少年很輕,很纖瘦--像少女般的觸感--玉鼎有些迷惑的想道。

在少年醒來之前,要做什麼好?玉鼎步行至客廳,一路上,無意識收捨的在收捨古董書。
啊!怎麼自已在收捨東西了?突然驚覺,玉鼎失笑看著被他堆好的書本:
--反正以後就要在此工作,就打掃、收捨一下吧!

***

……黑色,深邃的黑色。
他的髮,他的眼,都是深邃,不可見底。
就連他白皙,近乎蒼白的膚色都好像是為了襯托黑眸的存在般。
「太乙…」他的聲音,也是適合黑色的低沈。適合安眠的黑色,是這個城市最欠缺的色彩。
他好喜歡他…喜歡他向自已伸出的手,喜歡他那虛無空靈的微笑。

葬禮,是在一個黯淡的陰天。

他沈眠於白菊旁。

「請等我……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就算是變成惡魔也沒關係,揹上「違反自然」的惡名也無所謂。

--他只是想見他而已。

就算,這非那個人的本意。

「你在想什麼啊!?你認為,這是有可能的嗎!?」
「有你的幫助就有可能,雲中子,你願意挑戰嗎?」
好友笑了:「我能說什麼呢?你打算:就算沒有我的幫助,也要實行這瘋狂的計畫吧!」
「你呀,也許比我這個『變態』更瘋狂。」
他微笑,不可置否;其實,成為『科學家』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瘋狂的因子。

他只想獲得安眠,在這個沒有『黑夜』的都市中。
在那人深沉的『無』之中……

***

……飯菜香?他好久沒聞到了。
真的好香…每次等待的時間。是吃電腦合成食物無法比擬的快樂…

…為什麼會有這香味!?太乙睜開眼。跑下樓。

「你好,太乙博士。」玉鼎和善的請他坐下,端上飯菜。
「我是中央特派的保全人員:玉鼎。我的工作是保護你的安全。」

保護?說監視還比較恰當!太乙打算吐出一堆不堪言論時,玉鼎將一碗飯端至他面前:「請用。^^」
太乙吞了下口水:唔…好像很好吃…「這是你煮的?」
「是的。我曾經是波希米亞人。」玉鼎說,他就是因為有『煮飯』這項技能而被錄取的吧!
這名少年,與其說需要個保鑣,還不如說需要個管家。
「哦…」波希亞米人啊…在各大『都城』間旅行。不信任安全的都城電腦系統,堅守古老生活方式的團體……難怪這個人會煮飯。
「好吃嗎?」玉鼎問。
偷偷看這人:他有與那人一樣的黑髮黑眸呢…飯又煮得好吃…唔∼∼心裡陷入極度掙扎中。
「嗯…你要在這住下?」怯怯的,他問。
「^^當然,我是您的保全人員。」這洋房有麼多空房,別說沒地方給他住那!
「假如你能每天作飯的話…」
「這是當然。」玉鼎微笑,他好像通過面試了,是吧?

自此,這個名為保全,實為管家的工作就正式開始了。

☆☆☆

而彼時你終於發現的那人
夾帶一張相片地圖
闖時間之關,疾走,低頭
--而此時已逐漸泛黃

--『關於雨天的記憶』第一段.陳克華.摘錄自『深邃美麗的亞細亞』一書

☆☆☆

秘書長.普賢今天有一項特別的行程。

「歡迎,我們已經久候多時,『崑崙』評議長的『孫子』的秘書。」穿著華麗小丑裝,這位服裝品味詭異兼面無表情的『黑點冷凍睡眠公司』的最高負責人:申公豹用平板語調說:
「我們『蓬萊』的評議長,已經向我們傳達了崑崙想轉渡一位顧客的意願。」申公豹開始進行無意義的事件宣讀:
「當然,貴方所提出的金額相當龐大。不過,本公司也有所謂的信用問題,關於那位顧客的特別要求…」

「這你不必擔心,一切由我們的開發部主任:雲中子負責。」普賢不打算和他攪和下去,簽完相關文件:
「快把那位女仕交給我。^^」他露出他的招牌微笑^^。

「是,請跟我來。」申公豹也只是做做樣子,他馬上帶普賢到大樓地下五百公尺下,觀看普賢想見的那個人被送上移動冷凍庫的情景。
「請確認。」申公豹用電腦式的平板語調引他隔著一片玻璃觀看那人容貌:

「啊…」雖然已從資料照片中得知了這人一生的模樣;但初見時,他還是忍不住嘆了一聲:「好老呢…」

「她六十八歲時進行冷凍睡眠,你期望她有多年輕?」申公豹皮笑肉不笑的說:
「『伏羲』要她,該不會是對這『睡美人』一見鐘情吧?」

「也許^^。」

***

「普賢,什麼時候好?」睜著大大的藍眸,黑髮少年問道。
「等你把這些文件處理完。」普賢端了杯鎮定心神的中國茶給他:
「還沒那麼快,雲中子博士大概要好幾個月才能完成吧。」
「是喔…我好希望能見到她呢!」少年呼著茶水,過了好一會才一飲而盡。
「她是…我們的『夢』。」少年的目光飄向辦公室一角圓柱狀容器:「當初看到這個東西時,著實嚇了一跳呢!」

圓柱狀容器,裡面是真空,浮著一片東西:是很古老,古代用來保存影像的物事:相片
4×6大的相片裡映著五個人的形影,他們站在一個房子前,猛一看,會讓人以為是家族照的構成畫面。
由四男一女所構成得畫面裡:五人皆很快樂--至少畫面看來是如此--的笑箸。

在遙遠的時代裡。

在相片的背面,有用著娟秀的藍原子筆筆跡寫著:
『20××/4/7。在自宅前,左起:玉鼎、戩、望、我、普賢。』

「這是…我們的夢。」少年的聲音變得遙遠…
「…」普賢依然微笑著:「小望的夢,就是我的夢^^。」

「不過,我聽雲中子說噢…」

--「計畫完成後,最好帶她到一個地方休養,順便學習這世界的常識。」
--「最好是與她生活年代相近的地方…因為怕她精神崩潰。」

「精神崩潰?會有這樣的後遺症嗎?」

--「不是後遺症的問題啊…試想:當你睡了很久後醒來,發覺自已的身體起了變化不說;而且所在的地方是與自已以前生活的年代完全不同的地方…你不會瘋掉嗎?」

「是嗎…雲中子的話倒讓我想到了一個故事:浦島太郎。」少年蹺腳,和他一身優雅西裝不搭調。

「浦島太郎嗎…也許很像噢…」普賢再輕笑:「不過,我們真的要找個合適的地方安置她噢…」

***

--這幾個月,相處的還不錯。太乙有些困擾的想。

「太乙博士,今天的晚餐你想吃什麼?」玉鼎在他身後問。

立刻直覺反應:「啊,我想吃炸蝦。你會做嗎?」見玉鼎輕輕頷首,太乙的口水快滴到地板上了!
他是很想請他走的…可是邪惡的普賢和望算準了他的弱點…知道他無法抵擋美食的誘惑。唉∼∼

「好是好,不過炸蝦是剛炸好才好吃的。」

「那我會趕快出來的!」太乙信誓旦旦的,然後走進他專屬的地下研究室,開始工作。

趕快出來?玉鼎已經不相信這位科學狂所說的話了。
剛開始,他會在用餐時間時備好飯菜。結果,他足足等了三小時,才等到一位一走出來就立刻爬到床上(←事實上,也是玉鼎抱他上床。)的疲累科學家。
還是先備好食材,他出來再炸吧!玉鼎向電腦購物,獲得了蛋、蝦子、麵包粉。
然後冷凍。(←沒用過『冰箱』的玉鼎把麵包粉也冰進去了。)
接下來使用保全電腦設計防衛程式。再用電腦設置在宅子四周的物理陷阱。
他想,他畢竟是保鑣吧?所以有責任設置這些基本的東西。雖然這些東西高手不到一秒鐘就可破解了。

忙了一陣…

「呼!」玉鼎坐回沙發,開始欣賞落地窗外,陽光剪成的模擬長春藤綠影。

--這是不實的。
以前,波希米亞中,有個老婆婆曾經如此告訴他都城的景致,然後下了這個結論。

電腦化已經很久,每個年代的孩子們習於從小小的螢幕中學習瞭解各種物事。
什麼都看、都學。學習基本算術、現代語文外,還學習生態界的一切事物。
獅子老虎大象……他們看著電腦裡怒吼的猛獸,心裡想像著有天看到牠們的情況。
過了很久以後,逐漸長大的孩子瞭解到,那些美麗的猛獸只是已逝年代的灰塵。
這個世界上,只剩下一顆不會自轉的星球,和已成荒漠的世界。
很多很多的動植物皆已消失,只剩西元紀人們所堆出建築殘骸。

然後,有一群聰明且逃避現實的人們(←老婆婆的說法。),構築了『都城』。
一切生活必需都由電腦提供,人們躲在自已的虛擬城堡中,做著各式各樣的夢。
無疑的,他的顧客--那位黑髮綠眸的科學家--也是其中的典範。

生下他、養育他的波希米亞人反對這不實的生活。
他們遊移於各都城之間,傳達消息與理想。有些則在都城郊外,種著一些食材,過著貧困的生活。

他算是『背叛者』吧!他選擇進入都城,企圖成為這不實世界的一分子。
這次的工作,是他獲得『公民權』的契機:其實他對『理想』、『信念』之類的事物是不怎麼關心的。
他覺得當波希米亞人也很好,因為他自小就那裡生活。很習慣了吧!
只是…他想要一點…不知是什麼的東西。

--在這個不實的城市中,你想獲得什麼?
在他少年時就已逝去的老婆婆也許會如此詢問他吧!

「我不知道呢…」他也許會這樣苦笑回答:「只是覺得,非去不可吧!」
他不覺得波希米亞的生活是『真』。充其量,那只是苦行生活主義。
但,目前,他也無法評斷都城是『假』。

人造陽光偏斜了,顯示他沈思時所逝去的時間。
「算了!」玉鼎起身:他別想太多,專心做好自已的工作吧!

☆☆☆

彷彿前生一般的
容易泛黃
一滴雨對應著上個雨天
的另一滴雨
間隔著消失一切的曝曬

(縱使無法編號雨滴仍然繼續發生繼續消失)

--『關於雨天的記憶』第四段.陳克華.摘錄自『深邃美麗的亞細亞』一書

☆☆☆

晚餐過後,來杯中國茶。

玉鼎照著電腦所教的方法,將小茶壺滑了一圈後,再倒出茶水給太乙:「請喝。」
「謝謝。」太乙有些緊張的拿起。小心翼翼的呼著氣。

蠻可愛的,玉鼎微笑:雖然他是價值不菲的金頭腦,不過平常生活中,他就像一個孩子般。
工作對象是這個人,他也是蠻開心的。

「嗯…」太乙放下杯子。
「好喝嗎?」
「很苦。」
「中國茶都是苦的。」他失笑。

太乙也笑了,有點羞澀的淺笑。
咚!玉鼎心跳了一下,怎麼--這名科學家笑起來他覺得他是那麼的……動人?
難道他…不是吧!太乙的確是很好看,相貌性情都讓人一眼覺得有好感的好看、漂亮;可是…他應該不會--

叮咚!門鈴聲響起,打斷玉鼎的思緒:「我來開。」他反射性的擋住了太乙,開門:

--是誰?照理說,應該不會有人要找太乙才是…

「晚安。」恬靜的微笑,讓人想起清冷淡藍的晨曦。

「普賢!?」太乙從玉鼎背後出現:「你怎麼來了?」

「我今夜突然來訪,是為了再託給玉鼎先生一項工作。」普賢抱著一個用墨綠毯子包著的東西踏進屋內:

「什麼?」太乙秀麗的眉蹙起。

「因為你這裡是最合適的。^^」他轉頭,對太乙微笑說。

「這是…?」玉鼎打量普賢所抱的物事;他怎麼看,都覺得--是個人那!感覺比普賢還嬌小的人…小孩?女孩子?還是老人?

「都是噢。」像是知道了玉鼎心的猜測,普賢微笑,將人抱到沙發上,揭開毛毯:
「這是女孩名叫呂邑姜,是西元二十世紀人;從今天起,拜託你們照顧了噢。^^」

☆☆☆

廢言:

這是不祥的一篇文…

因為在寫這個時,我扭傷腳了。
痛死了不說,還要被家人的『後見之明』關心!(←「我早說你這樣那樣是不行…」之類的話。)
聽得實在是一肚子火!在醫院裡破口大罵。
(↑相信我,當你一邊腳在痛,一邊在看什麼『台灣風雲錄』的白爛節目時,一旁又有娘親在碎碎念時,你不想發火都難!)
就是這樣…=ˍ=…
所以心情不爽到了極點!(←罵個一次就夠了…竟然在耳邊重覆一小時…##…不會想劈了他嗎!?)
好,冷靜,冷靜…(←對,我很冷靜…脾氣發個一次就夠了…)

說說這篇文的幕後隨便兼白爛的設定吧……

@雖然年代是未來。殘破、末世的未來。
但是看起來毫無科幻感。(←這是蟲低微的文筆問題…^^b)

@冷凍睡眠:
漫畫、科幻劇裡常出現的題材。
但第一次的印象應該是「銀河飛龍」(←台譯名)裡的單元劇。

@波希米亞人:
在波特萊爾的惡之華看到的,好像是那時歐洲對吉普賽人的稱呼。
在本文中,就是四處為家的奇怪團體。

@詩…
這次大量用了陳克華的詩。
我只用了『美麗深邃的亞細亞』裡的詩,以後就不打書名了。^^
其實沒有很仔細的想,只是因為喜歡或覺得:「或許有關」就選了。


在此打出所引用的詩的全文:

《還有》

身體說:來,與我說話。
夢在左首
打開了窗子

星星是你的身世--你依稀看見
星圖背面交織的經緯
然而

你並非唯一的對應
還有
那位永遠背對你的人……

《關於雨天的記憶》

而彼時你終於發現的那人
夾帶一張相片地圖
闖時間之關,疾走,低頭
--而此時已逐漸泛黃

押解的囚車在雨天
比童年還要早些
的雨天,駕駛座之右首
潮濕的記憶帶起了
真實的潮濕感受

微涼,而且搖曳在風中
的那人
傾身微微探詢了死亡
是的,城市在前行
道路在前行
死亡佇立不動

經複雜的辦認你的追索
彷彿面臨著
黯淡,而幽幽亮著的
雨天,說不出有多遠
或者有多真實

彷彿前生一般的
容易泛黃
一滴雨對應著上個雨天
的另一滴雨
間隔著消失一切的曝曬

(縱使無法編號雨滴仍然繼續發生繼續消失)

「我以為那就是時間……」
被發現的那人
堅決地壓抑著
仰頭抽煙
或不經意的看了天空一眼的

意念,繼續飄忽的
彷彿等待著消失
那姿勢
說不出是即將還是已經

只雨打著車窗
如此的全般記錄著:
雨滴,雨滴,還是雨滴啊……

一如指認你所有曾觸過的層層疊印的光之漬痕
你妄想確立的暈眩與失神
輕忽,瀕臨與恍惚
你深深揣在大衣內袋裡的相片其實

是遺忘,渙散
與徒然。你試圖記起
被雨水淹沒
囚車的深深淺淺
並行的轍痕
迄邐,綿長,而且永不相交--

此時當你方覺察
彼此已然泛黃

(好長…打完了…)

@對了,關於為什麼要寫這題材嘛…

《題材聯想列車:》

想認真寫一次玉乙。

太乙是科學家。

科幻。

《題名聯想列車:》

想取個很帥的名字;和本文完全無關也沒關係。

一開始是想叫「千百憶夜都市」的(←果然是完全無關…^^b)

但後來想想:取個樸素點的吧!
設定:地球不再自轉,因為無日夜之交替。(←我知道很扯啦…)
主角們所在的都城是「白天」中。

「無盡永晝」定名。

@對了,我再想說一句:「這個故事是可寫的,只是我不能將它寫得很有趣罷了!」
這是張愛玲在「傾城之戀」的前言中所寫的。也是我一直想講的話。

再修稿:2001/8/28,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