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平空日夢(上)

※ ※ ※ ※ ※ ※ 

☆☆☆

話說起封神演義第七十二回:「Virus」
到第七十四回:「不肖子.哪吒的反抗期與成長」,
打退了病毒道者:呂岳,以及蘇護來降之後……

☆☆☆

「嗯…大軍已經集結起來了…」太公望咬著桃子:「哎呀呀∼∼忘了叫武王他們帶桃子了…」理所當然的,他嘴裡咬的是最後一顆了…

「主人,我知道那裡有桃子。」四不像說:「我載你去吧!」

「喔,好啊。」太公望非常開心的坐上四不像,任他載去。

「主人,就是那裡。」

「啊∼∼是桃樹園啊!」太公望嘴饞的:「長得那麼好…照顧的人一定很細心…」

「啊!?是有人種的啊!那主人,我們回去吧!」正直的四不像掉頭就走。

太公望亂動:「不要不要∼∼四不像,我們去摘幾顆桃子吧!」

「可是…主人,這樣是偷竊行為…」少年漫畫的主角可以做這種事嗎?

「可是,四不像,現在我極度缺乏桃子,不吃我會死!」太公望猛力搖四不像的角。

「主人…桃子只是你的點心…是你平時挑食,老吃桃子才會少那麼快的…」

「那,你看過有那個主角缺乏零食的?」太公望振振有辭:「只有這部奇怪的作品…才會教讀者生存的艱辛啊!」

「這…」在四不像遲疑之時,太公望早「溜」(←?)下去摘了--「哈!可愛的桃子,我--」太公望手還沒碰到,警報器就嗶嗶嗶的響了--

「主人!?」四不像眼睜睜的看見太公望掉入一旁的萬丈深淵(←?)裡--
「糟了!主人死掉了--這部漫畫要結束了!」四不像在一旁急得到處亂轉:「怎麼辦怎麼辦?」

「如果有事的話,就找楊戩吧!」四不像想到太公望以前的囑咐,忽然覺得有了一線光明:「對!去找楊戩先生吧!」白色靈獸以比平常還快的速度飛去--

此時,在軍營的楊戩:
「師叔--師叔--真是!又在偷懶了!」遍尋不著後,楊戩不禁發起脾氣。

「親愛的∼∼為什麼不吃我愛的料理呢∼∼」
「混蛋!那算是飯嗎!」
一旁的蟬玉和土行孫小倆口又在展開追逐戰。使營地中更加混亂。

「真吵…土行孫乖乖順著蟬玉不就沒事了…」楊戩在一旁看就覺得疲累了。

咻--火尖鎗的聲音,「去死吧!」法寶人向他展開攻擊。

『變身!』楊戩變成一顆炸彈,碰--把法寶人炸得短路。「不好意思,我現在要去找師叔,改天再和你玩玩。」恢復,楊戩轉身離去。

究竟跑那去了?楊戩在軍營中思考:其實,他幹嘛一定要整天逼著他工作?
師叔懶歸懶,可是該他做的(←其實,也沒有是他『一定』要做的。)他也是會做。雖然平時散仙散仙的,但在緊要關頭時…
師叔其實很靠得住的。楊戩承認這一點。
那,他幹嘛要追著他跑?不需要,不是嗎?
…其實是不甘心吧?
本來,封神計畫應該是由他容姿秀麗英俊潚灑明聰絕頂才高八斗的天才道士來執行才對--但是,師叔的能力…
師叔有他所不明白的力量,他一直想追,每每,他覺得快追上時,師叔又看似不費力飛上一大步,拉開他們的距離。
他一直在追,可是,距離一點都沒縮短…師叔總在那個地方,笑看他的行為。
他一直凝望著回頭微笑看他的師叔…從第一次見面開始…

「不好了!楊戩先生!」

「四不像?」楊戩回神:「怎麼了?」

「主人…主人有危險了!」

☆☆☆

話說太公望那邊…

「唔…痛…」太公望扶著頭爬起:「我死了嗎?啊--死後的世界還真是白茫茫的一片啊--…」真像崑崙山…

崑崙山!?太公望爬起,朝遠方望去:的確,在薄霧白雲後面,隱約可見的崑崙山主峰…
「什麼啊…是崑崙山…不是另一個世界啊…」不知為何,太公望好像有點失望?^^如果這是崑崙山,他會在這也是很神奇的一件事不是嗎?
「嗯…」太公望搔著頭,回想:他明明是在摘桃子不是嗎?然後掉進陷阱中不是嗎?那他為什麼會在崑崙山?
難道…那個陷阱洞是個異次元入口!?
…別想了…太公甩甩頭:本來,那就不是他的專長…而是普賢的專長的…(「那小望的專長是什麼呢?會周公?」 by天使微笑的普賢真人)
還是找太乙,叫他用黃巾力士送他回軍營吧!太公望主意已定,便往太乙的洞府走去:

「嗶-嗶-嗶-入侵者入侵者--自爆--」
「哇啊啊--好危險!」現場有個差點成為蟑螂--不,人體碎屍的人。
「好危險…太乙怎麼做出這種東西來?」太公望拿起玩偶貓的頭:頭背後印著:『守衛機器人第一版』:「第一版?」太公望的眼睛瞇了起來:

☆☆☆

--影像再現--

「我將家居機器人再度改造,成為了更有實用性、更多功能的第三版:『可愛玩偶貓EX』!」某天,在金光洞喝茶時:太乙向玉鼎和太公望展示新的發明:「他可以做家事,接聽電話…不過最重要的是它的防衛功能…」
「不會像上回自爆吧?」玉鼎打趣的:「記得我以前來拜訪你時,那些機器人可是莫名其妙爆炸了。」
「玉鼎師兄,別提了,那次我覺得很抱歉呀!害你裁了新衣…」

如果一個機器人在近距離自爆,該擔心的不是衣服,而是自已的生命吧?太公望沈默的喝茶配桃子…

--影像結束--

☆☆☆

「對啊…很早以前太乙就弄出第三版了啊…為什麼還要用第一版?」太公望抱著玩偶貓的頭,不解。
「算啦…那是太乙的自由…」太公望看了看洞府大門:「既然這個在大門前,應該就是不在了吧?真麻煩…要找誰送我下去呢?」

「你是誰?」清晰幼嫩的嗓音,引得太公望左右張望:
「沒人啊…」
「下面。」喔!是個小孩子,太公望低頭:和他說話是個約八、九歲的孩子,藍髮藍衣,他的紫眼睛好奇睜大,手上還抱著一隻小白狗。

「你是…?」藍髮紫眼?怎麼看都會聯想到一個人…

「我叫楊戩,請問叔叔你貴姓?」孩子以教養良好的口吻介紹自已,問他名字。

☆☆☆

自已一定是掉入異次元了!太公望感到有些頭暈。

「叔叔?」『小』楊戩歪頭等他回答。

「啊…沒事…我叫望,太公望。」

「喔。」『小』楊戩笑了笑--其實只是拉拉嘴角:看到他這表情,太公望頓時覺得:
真是個漂亮的孩子!不管他是不是他所認識的『楊戩』,這孩子是有著奪人目光的光彩。連他這七十九歲的『老頭子』也這麼覺得…

他蹲下,冰色藍眸對上紫眼:「你師父玉鼎呢?」

「他不在,和太乙師叔出去了。」楊戩歪頭:「叔叔認識他?」

「當然,我們可是茶友。」太公望說:「你家有黃巾力士吧?我要借用一下。」先開著黃巾力士,看看情況。

「是嗎?」楊戩狐疑的:「不行,師父說那太危險,他不會借人的。」

嘖!那麼小就那麼不可愛(←不好騙?),太公望起身:「老實說吧!我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

「重要的事?」

「封神計畫,聽過沒?」

「沒有。」楊戩搖頭:「那是一個新遊戲嗎?」

「嗯…算吧!那是改變世界的一個大遊戲。」太公望張開手:「我要…改變既定的規則。」

--自由--

「那做成了,大家一定會稱讚你吧!」楊戩問。

「…是吧!」

「那麼,我要做。」

「啊?」

小楊戩拉著他褲管:「我也要做,我想讓父親稱讚我。」

啊!?太公望皺眉:也許自已被捲入麻煩的事了?
不過,或許可以好好利用:「你要做?那麼,先把玉鼎的黃巾力士借我。」

「不行,跟那又沒關係。」

「笨蛋!我可是審核員(←?)耶!我說的話,就可以讓你參不參加了!」

「是嗎?」小楊戩退了一步,用漂亮的紫眼打量他。

「對啊!你聽著,要實封神計畫的第一步就是妥協、協議、密謀!」

「喔…」小楊戩抬起頭:「那麼,我要跟你協議?」

「是的。」

「…師父的力士借去是沒關係。」小楊戩又說:「但是,我要跟你一起去。」

「為什麼!?」不行!帶個小孩太麻煩了!

「我要跟著你,因為不知你是不是會騙我。」

好吧!妥協。太公望將他抱上黃巾力士:「說實在的,我很少操縱的。你可要坐穩。」

☆☆☆

現在,先把鏡頭轉向太乙的實驗室。

「好!就是太公望專用的『蟑螂黃巾力士』!」太乙拍一拍設計圖:「比別人加裝了更多自動操控系統,絕對能讓太公望『安全的』操控。」
說真的,為什麼太公望這個地位同十二仙的道士至今還沒有黃巾力士呢?原因出在他的駕駛技術上:太乙頭一次看到他『拼命三郎』似的在飆黃巾力士時,就決定『暫時』不做他專屬的黃巾力士了。
直到太乙找到更耐用的材料,設計了這台『蟑螂黃巾力士』。為什麼以蟑螂為名?因為這台黃巾力士絕對耐得住主人的虐待,擁有蟑螂般的生命力。(當然,外型也是因此名而設計的。」

「喔,真的很適合小望呢!」普賢微笑。 

「是啊,雖然太公望有了四不像,不過黃巾力士和靈獸的功用大不相同。加上他一直吵著要…沒法子。」
太乙將設計圖捲起:「我最近要忙哪吒的事,這就拜託普賢你監督製作了。」
說到太乙那寶貝人徒弟啊…最近連日的戰鬥,使寶貝人老是受傷,太乙這個『現代孝子』當然是亦步亦趨的跟著。

「『蟑螂黃巾力士』啊…」普賢微笑的看著設計圖:「小望一定很高興的…」

☆☆☆

--看了以上的對話,了解太公望的技術了嗎?

理所當然的,和太公望一塊坐在黃巾力士的楊戩也經歷了一場惡夢--

「…喂!」太公望拍著他臉頰:「沒事吧?」

啊?他怎麼了?昏倒了?楊戩坐起來,剛剛…眼前的這個居然…不行--一想就覺得暈眩。

「我說我很少操縱的,你還要坐上來的。」呼--大風刮起,和著草的沙沙聲,吹跑望的語音:「看吧!昏倒了吧?連這隻狗也--」

「哮天!」他搶回小白狗:「你…根本就不是你很少操縱的問題!」而是速度…有一瞬間,他以為他和哮天以為真的會死!
他搖搖懷裡的小白狗:「哮天,你沒事吧!」

「呃…這不是真的狗?」他看見小楊戩打開狗的『內部』按按鈕。

「哮天是生物電腦,太乙師叔做的原型,由我培養。」他放下,任哮天在草叢裡東聞聞西聞聞:「他是我的朋友,對我而言,他跟真的狗沒兩樣。」

「喔…」太公望在草叢裡屈膝坐下:「對了,你有長角?」

啊!?楊戩下意識的遮住自已的頭--剛才他--是因為驚嚇過度--糟糕…被師父以外的人看到了…楊戩覺得羞愧得想哭。

「是變化術吧!」太公望的一句讓楊戩愣住:「這麼小就在練啊…」

對啊…平常不讓角出現就是變化術的基本…楊戩凝望太公望的側面:他一句話就讓自已輕鬆了不少…楊戩摸著角,想道:還是趕快變回去吧!可是,努力了很久∼∼

「算啦!你這樣也沒差不少,別煩惱了。」太公望看見楊戩想努力施行變身術的樣子,好笑道:「你還小嘛!不熟練是應該的。」

「可是…我會被師父討厭…」

「胡說八道,玉鼎才不會討厭你呢!」玉鼎可是可以榮登『現代孝子協會第一號榮譽會員』的人呢!(←當然,第二位就由太乙拿下了。)

「可是…我就被父親討厭了呀…」

啊?楊戩有父親?太公望撐著頭想道:這是當然的…楊戩八成是因天生的才能而被父母親遺棄,然後被玉鼎收養吧!
想想也真可憐…雖然長大後的自戀樣和老媽子嘮叨樣不可取,現在倒還蠻可愛的…
呃!?他竟然會認為一個男孩子可愛!?(儘管他長得本來就比一般女童還來得秀麗…)他是瘋了不成?真糟糕…他應該不是那種癖好(←那種?^^)的人啊…
…算了,望伸直腳,手撐著地仰望藍天:說什麼…他都把孩子帶到這了…就暫時充當保姆吧!(←隨遇而安型的人。)
「角還未消去之前,你應該不想回去吧!」他和楊戩說話,只見楊戩乖巧的點一點頭:「嗯,反正我也還沒決定要去哪,我們就暫時在這裡待一會吧!」正確來說:他是迷失在時空的夾縫了…太公望躺下:
剛才在飆黃巾力士時,他已經去汜水關那繞了一圈:結果非常神奇也意料之中的:沒有軍營。十萬大軍連半個人都沒看見!

☆☆☆

…以前是聽太乙說過啦…

「平行世界?」

「是的,就是一個世界中,還存在著其他『可能』的世界。」太乙說:
「舉例來說,就是視覺遊戲或心理測驗常用的黑白圖片:給人錯覺的畫。」

「小望,就是這類似這種圖:」普賢微笑操作太極符印,投影出一張黑白相間的圖案:「小望,你覺得像什麼呢?^^」

「這…嗯…我覺得黑色部分是兩個人相對的臉。」

「我覺得是一個壺,白色的部分。^^」

「啊…對,白色的部分的確像一個壺。」

「這就是平行世界的概念:壺和兩個人的臉同時存在,但你不可能同時看到。」太乙解說:「所以,就有人認為,還存有其他『可能』的世界。」

「其他的可能…」太公望感到頭腦打結了…

「嗯,小望,現在我們的世界都是由自已相信的『真實』篩選而造成的。你只要記住這點就行了^^」普賢微笑的做了結論。

…自已相信的『真實』篩選而出的世界…

☆☆☆

太公望沈思著:是嗎?還可能有其他的世界…自身的命運還有其他的可能嗎?

也許,族人的死…妲已…失去重要的人…都是自身所選擇相信的?
也許,會有個不用實行封神計畫的世界?

才怪--!事實就是事實啊!再怎樣想也是…

普賢說的話太難懂了!

「嗯…叔叔你叫太公望?」小楊戩非常遲疑的進行攀談。他覺得…眼前這位紅髮道士不是壞人…
而且…他的口氣好像對他很熟稔?從小極度缺乏與他人相處經驗的楊戩,太公望無異是個稀奇的存在。

「是啊!其實是單名『望』。」

「望什麼意思呢?」

「望啊…」太公望想了一下:「有好的,也有壞的意思吧!」

☆☆☆

…『望』此字之義…

「小望,『望』這字有『心願』、 『名譽』、『望祭』、『望日』、『眺望』、『盼望』、『仰慕』、『怨責』、『比較』等之類的意思喔!」普賢翻著字典,說。

「幹嘛去查這個?無聊。」

普賢輕輕的笑了:「俗說話:名字看一生啊…小望…你的名字的意思眾多,簡直是包羅萬象呢!」

「謝謝你的誇獎。」

「所以,別把自已鎖在一個框框裡…知道嗎?小望?」

…面對好友語重心長的話語,太公望一時也無法應對的…

☆☆☆

「不過,『戩』的意思,就很好啊!只有一個意思:『盡善』。」他改變話題。

「『盡善』?」這話挑起了楊戩的興趣了。

糟了…小孩子不懂那麼難的詞語…「嗯…就是『什麼都好』的意思。」

「什麼都好?」男孩垂下眼:「那是父親給我起的名…」

「對啊!你父親是要你成為一個什麼都會的人吧!」

「什麼都會…」那是父親的希望嗎?「什麼都會嗎…?」

☆☆☆

…『盡善』啊…

「俗話說:從名字看一個人:」普賢翻著字典:「玉鼎前輩,你的徒兒取了個極端但專一的名字那!」
「戩這字,就是『盡』的意思,『戩穀』就是『盡善』;但,『戩』又通『翦』,有『消滅』之意…」
「究竟那一個,才是楊戩親生父親的期望呢?^^」

「…我不知道,」玉鼎溫和的笑了笑:「不過,就我而言,我比較希望是第一個意思。」

「所以說啊,玉鼎先輩:每個人都活在自已相信的真實之中喲!」

…沒錯,小望,每個人都是這樣活著的…

☆☆☆

「可是,爸爸不要我了啊!每個人…都很討厭我…」厭惡妖怪的崑崙仙道們…小楊戩就算再怎麼小,也體會到自已的身份,和週遭的人對那個身份的敵意。

「嗯…不會呀!我就蠻喜歡你啊!」太公望說道,對啊,雖然他平時很嘮叨又自大…不過,比起其他人來說…(←指蟬玉和哪吒等人。)他已經算是十分靠得住了。

「真的?為什麼呢?」楊戩不解。

「因為……」嗯∼∼又不能向這孩子說『未來』的事∼∼太公望陷入煩惱中∼∼
「你長得很可愛啊!」對!就以現在而言啦…柔亮的藍髮,白皙得彷彿透明的臉龐…掛著兩潭晶瑩紫眸,加上捲曲可愛的角…嗯∼∼沒被壞人拐走大概是奇蹟吧!

「啊?」小楊戩眼睛睜得大大的,從沒人向他說過這種話的…

「還有啊∼∼你的個性雖然不怎麼可愛,不過,有時覺得你實在是…」

☆☆☆

…太公望想起病毒事件後:

「太公望師叔,請你以後別做這麼危險的事情了!」打完疫苗,病好了以後,楊戩就氣呼呼的跑來說他:「你是重要的領導人啊!」

啊∼∼真是煩死了,大病初癒,就得聽他嘮叨:「楊戩,我知道啦!」

「你才不知道!」
「我是相信你啊!」太公半是真誠,半是敷衍的喊道:「我是相信你能造出疫苗的。」
「…」楊戩的表情僵硬,變得很不自在:「你…少灌人迷湯了!」說完,像逃跑似溜走了。

「什麼嘛!平常聽人那樣講不是很高興?」太公望不解,雖說他的話的確只有一半真心,一半誇大;不過,他平常看楊戩和武吉、四不像說話時,若他們說了稱讚話時,楊戩就會很跩的…難道他說就不行嗎?「奇怪,拍馬屁拍到馬腳了嗎?」
不過…「他那表情是難得一見啊!」

…心裡突然變得非常想捉弄他…

☆☆☆

「一個好玩的人。」沒錯,好捉弄的人。

「啊?」小楊戩陷入迷惑中。這人對他的評語很奇怪啊!
「你啊…是很好的幫手喔!」他摸摸小楊戩的頭,笑道。
「『封神計畫』嗎?」小楊戩轉頭直視他:「對了,你還沒說要怎麼參加呢!」

啊!這小孩的記性怎麼那麼好!?「這…你還小啊…」
眸光陰暗:「你是在騙我嗎?因為我是個小孩…」沒錯,就因為他是個孩子,才會被父親所拋棄的…
啊!?惹他哭了!?糟糕∼∼「別怎樣說啊…我沒有騙你啊…你以後一定能實行『封神計畫』的…」

「真的嗎?」
「真的。」呃,這不算在說謊吧!他現在算是他的助手嘛…
「那我一定會做得比你好。」笑了,紫眸再度恢復清亮。「我想…讓父親、師父認為我是好孩子…」
「嗯…你是啊!」除了有點拽以外--不過,他是有實力的人,拽一點,他人還可以忍受。

沙--「啊,下雨了。」彷彿對應,雨絲打在草上,草有受風吹拂,這兩種沙沙聲,聽起來像二重唱般--
太公望解下短外套,披到小楊戩身上,變成一件外套:「我們去找個地方躲雨吧!」
「嗯…」小楊戩呆愣的看著身上微溫的黑色外套,他要接受這人的好意嗎?
「走吧!」太公望再度抱起他。
「不要--我不想坐你開的黃巾力士了!」這可是攸關性命的!

「啊?」太公望一臉迷惑,他是對自已的駕駛技術沒啥自覺的,所以,他只當楊戩在鬧小孩脾氣:「怎麼啦?雨會愈下愈大的。」
「你…開得很恐怖。」
喔,原來是這樣,太公望當楊戩沒坐過幾次,所以才害怕的。「不要緊的,我開慢的一點的。」
「真的嗎?」楊戩覺得,他好像這整一天都在問這句話。

「真的啦!」太公抱楊戩上黃巾力士了:「假如你會害怕的話,就這樣靠著我。」他讓楊戩坐前面,楊戩靠到他懷裡:「聽聽心跳聲,你比較不會害怕的。」

真的呢…黃巾力士一啟動,小楊戩立孩害怕的靠向太公望:他的心跳聲好溫暖…好像師父…
下著雨,楊戩卻不覺得寒冷,因為…在太公望的懷中,他好像受到保護般…雨聲距離他好遠…好遠…

啊?睡著了?太公望看向懷中人兒:他還是個小孩嘛…容易累的…
覓得一個洞穴,太公望將楊戩抱下黃巾力士。
「嗯…」發出一聲輕微呻吟…啊!驚動他了嗎?太公望頓時感到一陣心悸--
「嗯……」小楊戩只是在他懷中覓得更一個舒服的姿態後,又再度沈沈睡去…
還在睡啊…這樣也好,就這樣等雨停吧!太公望抱著小楊戩,坐在洞穴裡,呆望著灰暗天空。
其實楊戩小時候真的蠻可愛的,太公望看著懷中的小孩想道:
雖然有點冷淡…不過,光憑這張臉就可招來一堆亂七八糟的蒼蠅了…
啊?他的角還沒消啊?真是奇怪…變身術失控會這樣啊…太公望好奇的摸了摸他頭上彎曲像綿羊似的小角…感覺挺奇怪的。
就像一隻小羊啊…太公望半垂著眼,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的日子…
年幼的他照顧著小羊的時光…因為他還很小,怕成羊會踢倒他;所以父親只敢給他照顧跟他一樣高的小羊隻們…那些小羊們都很可愛…是愛黏人的玩伴…

對啊,和這隻小羊一樣…太公望閉上眼,享受著小孩略高的體溫…就像他幼年和小羊們玩累後一塊窩著睡覺一般…他也睡了。

沙沙--遙遠的雨聲讓小楊戩轉醒:「唔…」他抬起頭,眼前的太公望大特寫讓他嚇了一跳!發出輕微的呼聲。
這裡是那?山洞裡?楊戩快速體會自已的情況。看向還擁著他當暖爐的太公望:
這個叔叔…他跟這位叔叔在一塊多久了呢?
從沒和師父以外的人在一起那麼久過…他凝視著太公望年少卻透露著一絲蒼老的臉龐:
他喜歡這位叔叔,這個叔叔也待自已很好…還拿外套給他穿,怕他淋濕。
而且…楊戩想起剛剛的談話:和這位叔叔說話…會覺得自已的煩惱根本就不是煩惱…有些好笑的感覺。

他很喜歡這位叔叔。

「唔…」太公望從短暫,不甚安穩的午眠中醒來,一睜眼,就看見了小楊戩的特寫--「哇--你幹嘛!」他將小楊戩推離二十公分(←本來是零距離。)

「嗯…我可以親你嗎?」偷親不成,小楊戩正正當當的(?)提出自已的請求。

「啊?」

「不行嗎?」

「不…只是…為什麼呢?」雖說對方是個小孩,不過他也不想和一個男孩親吻啊…就算小楊戩長得比女孩可愛…

「因為,我喜歡你呀!」楊戩難得坦率的:「所以想親你看看,不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