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同棲關係21

※ ※ ※ ※ ※ ※ 


☆      ☆      ☆

風無情地…一刀一刀地咆哮著,儘管再刺骨,再傷……
也無法吹息那簇火焰,在兩人相遇之時所燃起的…

早就注定的命運,也割不開兩人的羈絆。

在對方心中印上…那段刻骨的情。
時間無法抹滅一分一毫,卻讓它更加地香醇濃烈。

全在眼神的交會瞬間。

而…
我們……

就如同圓規的兩隻腳一樣,慢慢的移動…
隨著牽絆的軌跡,畫出一個圓…
全部都是圍繞著圓心。
這是你,比什麼都還要溫柔的你。

而我,只能更加努力地追隨,只求畫出完整、完美無暇的圓…
就像是我們兩個人的戀情。

我不求不滅的愛情…
我渴望這一生,只跟你一起想著『永遠』的意義。

☆      ☆       ☆

木然的臉孔,僵硬的步伐,卻無法掩飾身上那股冷然的氣質。
那張容貌,常常被人稱讚著…是如同天使下凡般的聖潔美麗。

但是,總習慣微笑以對的他,心中卻是這樣地深深否認著……

『我才不像天使……』

是啊……
哪裡有像他這樣的天使……
既會忌妒又自私……只想著自己最重要的事物…
即使犯了罪,也甘之若飴。


況且,如果真的是天使的話,那……他就不應該在這裡…
天使是無法在人間生存的。

皮靴敲擊在石板上的聲音,單調乏味,毫無節奏感可言。

「……」
水藍色的髮絲,在看到自己家族的墓室有被人入侵的跡象時,稍稍地晃動了…

瞪視著安靜地躺在地板上的石鎖,普賢苦澀地扯扯嘴角。

果然…
他已經來過了嗎?
那…
如果沒有預料錯的話……

普賢站在石門前,深深地呼吸一口氣。
推開之後,看到的影像將會是自己計劃成敗與否的關鍵。
心情越發沉重……內心反而有不想要看清真實的退卻。

……能成功嗎?
事關小望一生的幸福…現在無論如何,都必須由他來保護。
即使,自己在不久的將來…沒有辦法再跟最重要的人,一起存在於相同的時空。

連呼吸相同的空氣,也不行。

「……小望…」
輕念著這個名字,普賢霎時便下定了決心:
「只要你能夠幸福……」

雙手搭在石門上,冰冷潮濕的感覺立刻由手指蔓延到全身上下。

「我變成怎樣……都無所謂…」

因為……你是我…這一生最愛的人。
即使,我將隨時間的洪流逝去。

火焰,還是沒有熄滅的趨勢,火紅照在普賢蒼白的臉上,反而襯托出更加沒有血
色的頰。
慢慢地朝向結局的答案前進,普賢的心跳不由得加快。

新的棺木就這樣被放置在石台上。
慢慢地低下頭,普賢俯視著棺木裡面…

「呼………」

放心了……
看來,他已經照著自己的傳話把小望帶走…帶到地球遙遠的另一端。

「……剩下最後的步驟了…」普賢如釋重負般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一如從前:
「太極符印……『光影操作』……」

……啵!
一聲響,原本已經空空蕩蕩的棺木,在銀白月光的照射下竟然出現了一個栩栩如
生的影像,那是…太公望如同睡著般的臉孔。

「然後,『重力加倍』…」

咚!

棺木稍稍地沉下,看起來就像是真的有東西在裡面一樣。

……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傑作,普賢輕輕地蓋上了棺材。

「沒錯,這樣…就可以瞞過自己家的人吧?普賢,你真厲害……能想出如此可怕
的方法。」
一個粗曠的嗓音突然從背後傳來:
「我是絕對想不到的……」

普賢一驚,慌忙地回過身。

「是你呀?」普賢的視線在接觸到來人之後,低下了頭:「嚇了我一大跳…」
「身為共謀者,被嚇到可是太沒道理了…」
爽朗的笑,在不速之客的臉上漾起:
「也許在這齣戲裡,我該敬稱你一句『勞倫斯神父』…」
聽了這個比喻,普賢睇了來者一眼:「你比那個『約翰神父』還要盡職多了…」

「是啊…還要瞞著聞仲,這工作不好做呢…」手指擺出勝利的V字型,此時不應
該出現在這裡的人又多出了一位--飛虎笑開了。
「……仲哥呢?」普賢隨口一問。
一聽到普賢提起他那常常因為『害羞』而『暴走』的戀人〔此為飛虎單方面認定
〕,飛虎馬上老實地臉色變紅,連話也變成了結結巴巴:
「…喔…啊……那…個呀……他…他……睡著了……很…」

「喔!」普賢眉毛一挑:
「那個工作狂不是普通不到早上五點是不會睡的嗎?」
「……這…個……這個…」
飛虎在情急之下,手指開始繞圈圈。

總不能說…他為了溜出來,而把聞仲OOXX到他沒力…昏昏睡去,才穿上衣服
偷跑出來吧?
事關兩人之間的魚水之歡…怎好意思說呢?

看著飛虎這般窘樣,普賢噗嗤地一聲笑出來:「噗哈哈∼∼∼!!」

兩個已過而立之年的男人,談戀愛還是會害羞的。
不過,他們對感情的認真程度,也是所有的人無法比擬的。

「……你…」這時,飛虎才發現到自己被逗著玩了…還是無法消止臉上的尷尬。
「不管如何,以後…仲哥就千萬拜託了……」
突然沒頭沒腦的一句話,讓飛虎一呆。
沒等飛虎反應過來,普賢立刻轉身往墓室外走去。

「對了…對了……」
飛虎一敲腦袋,趕忙跟上去:
「我一直想問你…你…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你對太公望,不是從很久很久以前就開始的情愫……
雖然,身為主角之一的太公望似乎一直都好像很遲鈍的感覺。
但,我不相信你會這麼快就放棄…

「……韋護…說……」普賢低低地一喊:「如果我再繼續服用嗎啡止痛的話,我
就連死了也還被那種藥物控制住,我不要這樣。」
「啊?服用嗎啡?你……」飛虎一聽不對,趕忙抓住普賢的手。
「是腦癌,已經末期了…不接受治療的我,是撐不過一個月的。」
普賢回眸一笑,笑的燦爛,卻又帶著沉重的悲傷。

飛虎胸口一窒:「那又為什麼……」

「小望已經由小孩子變成了騎士,不需要我的保護了…」
「況且……小望想要待在自己的公主身邊,會很幸福吧?」

幸福的笑容…漾開了,像是漣漪般擴散著……

飛虎無法說出任何一句話,因為他看到了終身難忘的影像…真正的天使般笑容。

☆       ☆        ☆

痛覺侵蝕著自己的神經,一波一波湧上,毫不留情。

「……嗚…」細不可聞的呻吟,在拼命努力之下,壓到最低。

冷汗,不停地冒出…沾濕了床單。
在痛苦裡掙扎,體溫也升高許多。

「……怎樣都…」
咬住了自己的嘴唇,血絲也在這時散開。

怎樣都不許叫出聲音。

緊閉著雙眼,普賢覺得四周一片昏暗。
想要入眠…不行…

「小賢!!」

清麗的眸張開了,那是怎樣思念的嗓音。
視野裡,有一張愁苦的臉,五官都像是出連環大車禍般地皺在一起。

「……小望,你怎麼會在這裡?」
馬上將自己痛苦的表情藏起,普賢勉力地爬了起來。

「小賢…你為什麼瞞我?」不回答原本的話,太公望以責難的眼神注視著普賢。
「是他帶你來的?」
普賢看向窗外那頭隨晚風飛散的深藍色髮絲,嘆了口氣:
「我不是吩咐說…叫他馬上帶你離開英國嗎?」
「是我逼他的…」太公望情急之下捉住了普賢的肩膀:
「告訴我,為什麼要這樣做?」

「……小望,你不覺得很幸福嗎?待在那個人身邊…」普賢露出淡淡的笑容。
「可是,如果這是要把你賠上的代價,我怎樣都…」太公望說到一半的話,被普
賢的一根手指輕輕地點住。

「我是已經沒有救了,至少…我要你代替我而成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執起太公望的左手,普賢語重心長:
「…曾經,因為藥而差點喪失理智的我,也是因為你…才拾回理性。」

你的淚水,讓我覺醒了……那是你決定的人,我有理由去拆散嗎?
的確是忌妒…蒙蔽了自己的視線,讓自己也變成你追求幸福的絆腳石。
怎麼能夠?
我是一直守護著你的人啊…

「本來以為已經無法補償了,但也還好…在機緣之下,遇見了某人…」

有著跟自己完全不一樣笑容的人,不過,有一相同之處,也是在守護著…
自己最重要的東西。

普賢輕輕地將視線移到了在仰頭凝視月光的楊戩。

也是被守護著的人啊…
比起我來說,那個人比我更加看得清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你不會生氣嗎?小望把你最重要的人的心思都佔據了……』
『他說過,在這世界上我不一定會愛上人,但我一定最喜歡你……』
爽朗的笑裡沒有任何陰霾:『這句話,我永遠記得。我又怎麼會生氣,他最喜歡
我…這個地位是他決定要愛的人--太公望怎樣都沒辦法替代的…』

比朋友還有親人還要親密,卻又戀人未滿。
一直一直陪伴著他,守護著他,只要他幸福,就是自己的幸福。

「……事情既然還有轉圜的餘地…那我…為何不抓住機會呢?」
撫著眼前的人那樣不停著流的眼淚,普賢的聲音沉了下來:
「別為我哭了…小望…不值得呀…」
「……小賢…」太公望將頭埋在普賢的胸膛裡面,聲音沙啞:
「我……我知道…知道…一直以來都是你…都是你在保護我……」
「……小望…」普賢安慰般地拍拍太公望的肩膀。

「我喜歡你…我最喜歡你了……」太公望喊著,淚卻仍然潰堤。
「只是,再怎樣的『最喜歡』…都無法變成『最愛』……」
苦澀,普賢拉拉嘴角:「但是,你絕對要比我幸福,我祝福你……」

要放手了…
擁有你的『最喜歡』,就該滿足了。

「小賢……」太公望抬起頭,看著這些年來一直在一起的堂哥,卻無法放心:
「我…沒辦法…放心……你的身體……」
一陣痛覺從太公的腹部擴散,瞪大了眼睛,太公望不可置信地看著普賢…
那是肘擊…
昏暗立刻包圍住自己…擴散…再擴散……

「望!?」在看到太公望像棉花糖般軟倒在普賢懷裡,楊戩趕忙從陽台搶進房間
,有點訝異地看著普賢。
「不用擔心,他只是昏過去…快趁現在帶他走…」
放下了太公望,普賢翻過身,狠心不去看太公望:「我要休息了…」
「……」楊戩見狀只有走過去,輕柔地將太公望的身子抱在懷裡。

「……你在嫉妒嗎?」普賢不去看那雙紫色眼瞳中,帶著什麼樣的感情。

現在,什麼都不想看。
心裡卻比誰都還要明白,那究竟是怎樣的感情…
自己果然還在逃避…

「我為什麼要嫉妒?」楊戩一挑眉毛,反問回去。
「…是嗎?呵呵∼原來看最不清楚的人,是我……」
「……在望的心中,沒有人可以替代你的地位。」
「就如韋大哥在你心中一般,是嗎?」

沒有回答,楊戩抱著太公望走到陽台,然後再回過頭:
「韋護說,他有空會再回來看你的。」
「……你會讓他幸福吧?」普賢的聲音悶悶的。
「當然……」楊戩輕聲一笑,紫色瞳子中滿滿的是決心:「那不然…我怎麼會在
這裡?」

「保重…」普賢只道一聲。
「你也是……」

一瞬間,陽台便變得空空蕩蕩。
同時,一股清淚,在普賢的臉頰上劃開。

☆       ☆        ☆

好強的光線,直覺地伸出手,想要遮住陽光。
所有陌生又熟悉的味道…充滿在自己的嗅覺之中。

「……嗯…」

還是很累呢…

「…楊戩,早餐做好了嗎?」直覺地喊出這句話,一陣疲勞感又再度將自己包圍
,翻個身,太公望喃喃自語著:
「再…再睡…五分……不…十分鐘……」

唔……等一下,有點不對勁……

瞇著眼睛,太公望呆滯地瞪著眼前那個淡藍窗簾…
好眼熟…真的好眼熟……

對了…
自己真是笨蛋……那個不是自己房間的窗簾……
楊戩還特別選的呢…

太公望嘆了口氣,復而閉上眼。

自己太多心了…
大概是最近發生太多事情,讓自己連自己的家都認不得了……

…對啊…太多的事情了………

………
……


等…等一下…
他不是在英國嗎?還跟小賢講話中…
怎麼一下子就飛過了大西洋…回到他在美國住的地方啊?
而且他一點印象也沒有。

碰的一聲,太公望馬上從床上跳起。

「……這是怎麼一回事?」

太公望環視著四周熟悉不過的景物,雖然有種恍如隔世欣然重逢的感覺…
但更多的是……

「……對了…小賢……」難受的感覺,壓在胸口上,快叫人窒息了。

「……望…」被一把拉住,帶進了充滿薰衣草香的胸膛裡,太公望有點驚愕。

原來,不知道何時,楊戩已經進了房間。
「戩?」感覺到這般的溫暖,太公望不可歇止地啜泣了起來。
「盡情的哭吧!」楊戩沒有多說什麼,只是任由太公望哭泣。
「……為什麼…什麼都不肯說?」太公望的聲音裡充滿著鼻音:
「我的幸福?如果是…這般……我怎麼可能會快樂?」

「不管怎麼說,你的快樂卻是我的幸福…」
楊戩低沉的嗓音讓太公望一楞。

「……你說什麼?」太公望的臉上飄起兩朵紅雲。
「我說的很清楚,再裝傻的話,就不像囉!」
楊戩把雙臂鎖緊,不讓太公望有任何掙扎的餘地:
「我真的很需要你…就是這麼簡單。」

「你很過分喔……肉麻當有趣…」
太公望瞪了楊戩一眼,撇一撇嘴,表示不以為然。
但是,臉上的紅潮卻洩漏了秘密…

「……付出既是心甘情願的,所以也不需要覺得慚愧。」
楊戩鬆開了太公望:「別再記掛了,這樣他才會放心。」
「……我不是無情無義,又怎麼能夠…」太公望還想要爭辯著什麼。

能完全不掛懷,只有無心之人,不是嗎?

「……韋護會照顧他的。」楊戩拍拍太公望的頭:
「你將來要怎麼做…我都不會反對,只是……你要好好想一想…」
「……戩?」太公望看到楊戩認真的表情,不禁一呆。

☆       ☆       ☆

太公望再睡一覺起來,整個屋子冷冷清清,只有聽到暖氣轟轟聲響。

「戩?」太公望緩緩地喚:「你在哪裡?」

沒有人回答。
心沒由來的一驚,太公望連忙跳起來。

慌亂的腳步,急忙的心跳…不停地搜尋著…那個熟悉的身影。
找遍屋子內外,連屋頂也沒有放過,卻連一個人影都沒有。

太公望洩氣了,呆呆地返回屋子裡。
無力地坐在餐桌前,盯著盤子上被保鮮膜包得好好的食物。
「……你到哪裡去了?」

眼角突然瞄到一張潔白的字條,平平整整地壓在盤子底下。
太公望連忙把字條抽出。

『等你想清楚以後,再來找我。 戩 留 』

「……戩…」
握著紙條的手,輕輕地顫抖著。

☆       ☆       ☆


『什麼?!環遊世界?你現在人在日本的北海道?』
從話筒傳來的嗓音,大的讓接聽的人不得不把話筒拿開一點:
『你偷偷溜走,那傢伙不會抓狂嗎?』
「……呵呵∼!」一臉無所謂,楊戩慢條斯理地說:
「你不是今天的飛機嗎?再不掛電話,飛機就飛走囉!」
『……你真是…』心中明知道楊戩在避重就輕,韋護只有嘆氣。
「記得不許向我老媽洩密,快去普賢那裡吧!」
楊戩催促一聲,韋護只得乖乖掛上電話。

過了一會兒…

凝視著小木屋得窗外飄著白色的雪花,楊戩輕輕地執起厚重的馬克杯:
「……天氣冷的時候,就是喝一點熱巧克力…」

如果是你的話,以你的口味,大概要泡得很濃很濃…

望……
接下來的旅程,大概得天天想你吧?

面對著這樣矛盾的自己,楊戩苦笑著。

☆       ☆       ☆

一年後……

在舊金山的繁忙街頭,有一個跟大家急忙步調完全無關的長髮男人,佇立著…
隔著墨鏡,冷冷地看著跟自己不相關的世界。

「……終於等到你了,不許動…」
背後突然被一個硬物頂住。
「警官大人,看風景犯法嗎?」雙手很安分地舉起。
「不犯法,但是礙了本大爺的路,把身子轉過來…」

轉過身,視野映入了深黑色的警察裝扮,跟上了膛的手槍口。

「……這算是臨檢嗎?太公望…」
一眼就看穿了對方,嘴角微微上揚著。
「閉上眼睛…把左手伸出來。」沒有一絲笑容,太公望面無表情。
「是。」很聽話地,閉眼,把左手伸出。
「楊戩,好久不見了…」突然在耳朵邊吹氣,太公望狡詐的聲音也隨之傳來。
「是啊…有一年沒見了。」楊戩只是順著語意接下去。

「這次,我不會再放你走了…」
「哦?那你要用什麼方法把我困住呢?」

「嘿嘿,這個呀……」太公望笑得好不得意。
「……」
楊戩看著被太公望蠻橫地套在左手無名指上的戒指,眼神裡有難得的一絲驚訝。

「…我可是親自逮捕你喔!怪盜Z…」
眉一挑,太公望立刻捉住楊戩的手,不讓楊戩走。
「用結婚戒指當作手銬,你還真狠!」沒有慌亂,楊戩只是任太公望抓著自己
往前走。
「對!」太公望點點頭:「……一生一世都被我銬住。」
「那…警官大人,我沒有回答的餘地,對吧?」楊戩輕輕將往後頭髮一撥。

一身傲氣,一如當初。

眼神交會間,兩人輕輕一笑。

這一次,真的是…能在一起了…
一起得到幸福。

「……戩,我有一句話要告訴你…」
「嗯?」

「我愛你…所以…」

我們相守,到…死亡把我們分開為止,好嗎?

話頭被溫暖的重逢之吻,堵在舊金山的街頭。〔笑〕


同棲關係˙完


--------------------------------------------------------------------------------

後記:

卡片,就是…就是不想寫h嘛∼∼!!!
〔這樣又要寫婚後生活,太累了…有空再寫吧!〕
終於結束,很馬虎吧!
但是…我已經不行了……
嗚嗚嗚∼∼∼∼T_T
饒了我吧!!〔淚水啪答啪答掉呢…〕
填完了一個坑…還有好多呢…… 
修訂後記:

第一個寫的結局怎樣都不滿意,不滿意…
所以在ICLUBS貼完後,秋水就決定再重寫一遍…
內容又加重了…其實內容可以分成兩集,但是我就是想在21結束。
〔奇怪的堅持〕
嗯……普賢的轉變…把楊戩的光芒都搶走了耶!
所以,我又私自加上了一大段,直到我認為楊戩”這樣才帥嘛”……
不過,到最後…最帥的恐怕是師叔……〔冷汗〕
我比較喜歡這樣的結局。
嚕嚕∼∼普賢的設定啊!是很像在白色圓舞曲裡的某臣…〔笑〕
但是,我對他可是一點同情心也無。
別為他向秋水哀嚎,我可是會把耳朵捂起來,什麼都沒有聽到喔!
〔欺負他欺負得很爽的秋水奸笑〕
反正,我就是偏愛楊戩,怎樣啊?

嗯……要開始新的連載了……
籌備中……
〔不能浪費聖誕節這兩個禮拜的假期啊…〕
〔雖然已經浪費了一個禮拜……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