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同棲關係20

※ ※ ※ ※ ※ ※ 

☆       ☆       ☆

咚咚咚!!

一連串的急促的敲門聲,在暗夜裡顯得格外明顯。

「誰啊?吵死人了……」
公寓裡面,傳來一陣腳步聲,隨著女人遭打擾而不悅的尖銳聲音,門被打開了。

「……誰半夜三更不睡覺,擾人清夢啊……」
一臉惺忪,卻掩不住女人雖到中年卻依舊美艷的風韻。
妲己的媚眼往上一瞧,立刻噤聲:
「小……小戩?你…你怎麼了?」
「……媽…」
仿佛是溺水後抓到一根浮木般,楊戩倒了下去。

「小…小戩…小戩?」察覺到楊戩的臉色不對,妲己趕緊扶住楊戩的臂,讓他不
至於倒下去:「來…發生什麼事了……告訴我…」
「……望…望他………」楊戩痛苦地閉上眼睛:「死了…」
「啊?天啊!」妲己聞言,馬上就明白了大半的事情:
「該死的羅蒂斯…阻礙別人談戀愛可是會下十八層地獄的,這群死豬頭!!」

「……媽…」聽到了妲己的評論,楊戩深深地皺著眉頭。
「我知道了,我都明白…你先進來吧!外面很冷……」
妲己牽著楊戩的手,緩緩地走向客廳:
「先坐在這裡……我幫你煮杯咖啡…」

「謝謝,但我不想……」
「你給我閉嘴,外面那麼冷,喝一點熱驅驅寒…」
一聽到楊戩有拒絕的意思,妲己馬上狠狠地回嘴回去。

「……」
沒有回答妲己的力氣,楊戩只有兀自地低下頭。

見狀,妲己心疼地要死。
好好的一個孩子,幹嘛要遺傳到他那死老爸一樣的個性……
明明IQ很好,遇到感情的事就死腦筋…

更該死的,是她還是愛上了這傢伙,然後又放不下…
這個孩子……幾乎是一模一樣啊!

「……小戩,不要難過了!」安慰般地拍拍楊戩的肩膀,妲己淡淡地說著:
「你這樣的話,太公望可是會很難過的……」
「……也許我不應該,不應該跟聞仲打賭的…」楊戩的聲音好低好低:
「是我…害了望……」
「毀約的是羅蒂斯,不是你…」妲己摟著楊戩,狠狠地說:「錯的也是他們,不
是你…」

敢讓可愛的小戩傷心到這副樣子……
我非把羅蒂斯這群豬頭砍了!!
絕對要付出代價…oxox…〔以下語言因為太過激烈,消音處理〕

妲己在心裡狠狠不停地罵著。
〔秋水亂入曰:………妲己娘娘,請注意形象形象!!〕

察覺到自己已經有點過了頭,妲己清咳了一聲。
「先什麼都別想,好嗎?」
感覺到妲己懷裡的溫暖,楊戩頓時覺得好疲憊。

「把濕衣服換下,然後好好休息吧!一切,等明天再說…嗯?」
「嗯……」柔順地點點頭,楊戩推開了妲己。
「我相信小戩不會做愚蠢的事,對不對?」妲己向楊戩笑一笑。
楊戩略一遲疑,才緩緩地嗯一聲。

緩緩地,妲己轉過身,到廚房去煮熱咖啡去了。
卻沒察覺到在背後,楊戩露出了心虛的表情……

邊注視著蒸氣向上冒,妲己也陷入了沉思。

沒想到羅蒂斯家竟然用這樣激烈的手段……
真是匪夷所思…也太不人道了!!

都已經是什麼年代了…
還有這樣的…太過分了!!

忽地從後門傳來一陣幾乎細不可聞的敲門聲……
妲己驚訝了一下,嘴裡邊念著:「今天怎麼會有那麼多人來探望我啊?」

妲己轉身到門的細縫一看,不禁瞪大了雙眼:
「啊啊?!怎麼會是……」

門外,高大的身影籠罩著,擋住了月光。

☆       ☆       ☆

月光…總是這樣地公平灑落在每一個人的夢境裡。

平時溫和的青色瞳孔,在接觸到照片裡那張甜美的笑容時,竟然有一點那樣的苦
澀……叫人更加地心痛。

「……小望…」

嘴裡頻頻呼喚著的是,自己永遠都放不下的羈絆。

「…我是這樣地愛著你……」
「誰都不能…不能傷害你,不管是用哪一種形式…我都不允許。」

很明白……

心裡比誰都還要深刻地認知到這一點。

一陣劇烈的痛感自腦海深處襲來,普賢無法承受地彎曲著身子,緊咬著牙根。
不能叫出來……
一叫出來的話,就表示自己投降了。

「…不能再躺著了……」
普賢緊握著拳頭,沉重的腳步拖移到梳妝台的鏡子前面,映出了一張蒼白無比的
臉孔。

瞪著裡面的人兒,應該是那樣平靜的臉……卻因為皺緊的眉頭而染上了陰霾。

「……如果不能給你幸福…」
將額頭貼上了冰冷的鏡面,普賢緩緩地念著,像是在催眠自己一般:

「…就沒有資格待在你身邊……望…」

「現在就等羅密歐的出現了……」

獨自沉眠在墓穴裡,小望一個人會害怕吧?
但是……但是…只要『那個危機』解除了……
就什麼都不需要害怕了…

「……小望……小望啊…」
疲態盡露的普賢,緩緩地滑坐在地板上:
「那個人沒有辦法給望幸福,所以沒有資格待在你身邊了…小望……」

知道了全部的事實以後,你一定會怪我。
但是…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只為了你呀!!
原諒我,小望……
原諒我所做的一切…原諒我……

帶著痛苦的表情,普賢閉上了眼睛。

☆      ☆      ☆

規律的腳步聲迴蕩在空虛的墓園裡……這是夜…很深很深的夜…
怎麼會有人在此時出現呢?
要是有普通人經過的話,一定會以為是鬼怪吧?
輕輕地,影子出現在一個石門前…那是古代的墓室,用來保存尚未下葬的屍體。

「羅蒂斯家…呀……」
隨著低沉的嗓音,人輕輕地把黑色的斗篷掀開,露出了一張絕麗的臉龐。

是楊戩……那麼,為什麼來這裡呢?

「……那…望就在裡面了……」

遲疑了一下,楊戩才伸出手,往鎖輕輕一弄。

喀……
老舊的鎖,擊到地板時發出厚重的鈍感…
厚重的石門之後,關過幾百個冤死的人過?

進門之後,楊戩看到燃燒的火焰,在石台上那股熊熊火勢,那是…為了誰而燃?
抬起頭,月光帶著冷意,從鏤空的天花板上照射下來。
漫步到石台,隨意燃起了一個火把,楊戩便往更深的地方前進。

「……」
不到一分鐘,便可以看到那一排一排的空的長形石台…
而其中,只有一個是有棺木的,因為是新的…所以還能再月光之下,透著淡淡的
光暈。

根本不用思索,那個一定是望。

楊戩不禁加快了速度,隨意地找個架子放上火把之後……
幾乎是立刻地…飛奔到太公望的身邊去。

沒有加上蓋子,所以可以看見那張像是睡著般的臉孔…

頓時放下了心,楊戩漾開了一個笑容:
「……望,我們一起走吧…」

「我們,不論生死…都在一起……跟你約好的…」

死亡其實一點也不可怕,不是嗎?
如果可以在一起的話……


待續


--------------------------------------------------------------------------------
後記:

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故事其實是在義大利發生的,這個是在英國…呃……
不一樣吧?
其實這個故事完全沒有考據可言…所以大家就不要太在意了。〔秋水心虛中〕
呵呵∼∼下一回就是最後一回了……〔甜笑〕
唉∼!打了五個月的文就快要結束了…
有點感動呢,打完後一定要好好地給他休息休息…〔打哈欠〕 
呃?你說什麼?
喜劇?悲劇?
呵呵呵呵……
我什麼都沒有聽到…什麼都沒有聽到…什麼都沒有聽到…〔自我催眠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