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 ※ ※ ※ 

Un Jeune avec des Cheveux Rouges

※ ※ ※ ※ ※ ※ ※ ※ ※ ※ ※ ※ ※ ※ ※

畫魂  貳  引燃之章


☆        ☆        ☆

『小望,你知道嗎?畫圖的人總會在無意識將自己的感情表達在畫中。』

畫廊中淺黃的光線下,淺藍的髮絲隨著耳語緩緩地動著,在腦海裡刻下了
印象竟然鮮明如昨:

『你仔細地看……這幅畫,靜下心去感覺,你會發現作者在畫這張畫時情
緒非常不安,痛苦非常,像是在地獄裡翻滾……』

『真的耶……這個人是誰啊?好可怕的臉…』

零亂的筆觸,一個悲傷的表情用一種難以言喻的吶喊,透過畫面,直接給
人視覺上衝擊…
撼動了觀者的魂,將自己的痛苦傳達。
但,年少輕狂如他,選擇不去理會心靈的觸動,反而轉過頭去看著一臉沉
醉其中的好友,準備給他一個當頭棒喝。

『梵谷,一個可憐的畫家。』

『等等……這個是…自…自畫像?!小賢你不要告訴我,他就長成那個死
樣子吧?還有,他是便秘嗎?為什麼表情那麼痛苦,像是一年沒大便…』

『小望,你這句話最好不要讓我的指導教授聽到……』

『小賢,你的笑容僵掉,看起來好可怕…』

☆        ☆        ☆

真的是大開眼界了,他想。
雖然,他也有很好的朋友也是專修美術相關的科系,但…他也從未看過如
此壯觀…
為數眾多『用過』的素描本,像座小山般堆在眼前,幾乎跟他同高。
歲月的斑駁痕跡,給紙質上了一層像是浸過咖啡的陳香。

而,轉身看著櫃子裡面,似乎還有好幾箱…

「這些全部都是你畫的嗎?」他瞪著大男孩,有點不可置信。

那雙紫瞳對他的驚訝,一點也沒有反應,更無動搖…
也沒有驕傲,只是漠然地點點頭。

是不置可否的意思嗎?

他不禁皺眉了起來。

大男孩看起來不過二十,不…也許還要更小。
為什麼?
他會……畫那麼多…東西?
累積那麼多……像是一生一世才會有的成就,卻像是不放在心裡。

「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請問。」
「…你幾歲開始畫圖的?」
「不知道。」
「啥?」

「從我有『活著』的印象以來,我就開始畫了。」

「未曾間斷過嗎?」

是天才還是怪物?腦海中出現一個嬰兒,用著肥肥胖胖的紅葉小手握著
筆,在素描本上亂塗亂描…他在心底咋舌。

「……不記得了,也許有過。」
沉吟了一會兒,大男孩微微搖頭。

是錯覺嗎?
為什麼好像在那一瞬息,大男孩的眼中,有著一絲一閃即逝的空白?!

「什麼叫做『也許有過』?」
「沒印象。」

簡單的一句話,讓他稍稍愣了一下。
怎麼會是這樣的回答?!

要不是大男孩的眼神偶然會出現一絲類似聰慧的光芒,他會以為他遇到
了智障。
抑或是自閉嗎?
可是又不像……
大男孩在人際關係中,雖是被動的那一個,但仍有反應,不屬於自閉的
範圍之內。

他天生的直覺告訴他,事情似乎沒有他想像的那麼簡單。
但,『呷緊弄破碗』,碧色的眼中出現了仿佛遇到獵物般的興奮。

「哈!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直覺嗅到了一種奇特的香味,勾起了一股叫人不禁想要探索真實的慾念
,他斂下心神,不著痕跡:
「你看起來年紀輕輕的,就畫了那麼多…真是厲害!」

「?……」
大男孩歪著頭,臉上絲乎有種想將疑惑脫口而出的渴望,可是最後又沉
默了下來。

見狀,他有點失望,原本想說可以不用主動出擊的。

「…有什麼想問的事情,就直接說出口吧!」

他擺出了道上大哥對待小弟般,『你可以依賴我』的表情。

「……不…我沒有想問的事情。」

隨即陷入沉默。
大男孩的眼神雖然仍舊直直地望著他,可是他卻有種他不是在看他的感
覺。
像是將焦點放在遠處,為了捕捉某個不存在的東西。

算了,不過這個算了是暫時性,他思考著。
輕輕地糾起了眉頭,他翻開了素描本……

一個機械般的人體素描,映入了眼簾。

很大的衝擊力,他的靈魂直接被這樣的冷驚駭到了。

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會有這樣冷情的人存在著……
而這個人很諷刺地擁有畫圖的天份。

渾身像是直直掉落冰河之中,一種強烈的窒息感襲上。

「……你是無情的人嗎?」想也不想,他就問了出口。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大男孩歪著頭,任幾絲頑皮的深藍垂到臉前,迷惑的眼神,不經意地帶
著屬於天真的……媚惑。

『夭壽喔!』
他的心頓時漏跳了一拍,趕忙轉開視線,重整旗鼓。

「你的畫,好像電腦畫出來的感覺…」

沒有任何感情的精準,拘謹,像是有股力道狠狠地掐住脖子,緊緊束縛
著。
陷入自由喪失的黑暗牢獄…認命地被有形之物拘束。

「……每個人都這樣說。」大男孩舉起了雙手,面向他:「但是,要怎
樣畫……才算是有感情?從來沒有人告訴我過。」

修長的手指頭,剪一分太瘦,多一分太肥的粗細,跟普通人不一樣的比
例,叫人不由得驚歎……好美的一雙手。

他不由得稱讚了:「果然是會畫圖的人才會有的雙手。」

只是大男孩無意識地將雙手舉起給他看,一臉對他的讚美感到奇妙的表
情──像是那雙手本來就長成那個樣子,有啥好驚訝?

為什麼他有種他賺到了的感覺,他甩甩頭想把這股奇異感甩去,但卻不
禁往此處深思…

雖然大男孩本身好像一個寶礦,好像到處都是未被發現的寶石。
未經污染,卻乾淨到有點奇怪……
跟這個喧鬧的城市有種格格不入的違和?
沒有人像他這般發現過嗎?

「我朋友說過,這種事情應該是天生的直覺囉…」

「……這麼說的話,有感情的圖我是永遠畫不出來囉?」

「…這……你為什麼這樣說?」

「因為我不知道……怎樣畫出你們口中所說的…有感情的圖…」

「…別這麼早下定論嘛!只要努力,一定畫得出……耶?」

「……怎麼了?」

「我想撤回前言。」

「……?…」

看著大男孩仍是歪著頭看著自己,一臉不解的無辜模樣,實在可愛得像
隻棉羊。
他不禁紅了臉,輕笑蓋過了那股尷尬。

低頭繼續看著本子上那片深藍,跟青藍……淺藍、靛藍。

大男孩的反應的確有點異於常人,似乎大部分的時間都把自己關在自己
的世界。
對外界的接觸,以防備的冷眼看待……卻…
不,也許該說是他的冷淡完全只是就『生命』而言,對其他無機的事物
反而有種親近感。

天空,無情的天空。
卻有風的動感,隨著它而動的雲……

好似隨散…又似追逐,橫跨畫面,延伸無限寬闊。

「……我想,我多少能了解你一點點了。」
他轉向著大男孩,定定地望著他,卻發現臉上出現些微淡紅,像最愛的
水果──桃子的粉嫩,染上了些微的嫣紅:
「…你是個有趣的人,我開始期待當模特兒的事情了。」
「…有趣……?」

是啊!
渴望天空的藍色飛鳥,他想要知道,究竟是什麼鎖住了他應該自由的魂
魄?
為什麼被束縛住?

『我不幫你的話,我就不是太公望了。』

他暗暗地對自己說,沒辦法,誰叫他人太好了呢?
不過,他對自己吐吐舌頭,其實是職業病又犯了……

那又如何?
大男孩孤單的身影映在碧色的瞳裡,是寂寞的空絕。
他不自覺地,握緊了拳頭。

因為感到不平。

☆          ☆            ☆

他原本平淡無波的生活,又給少年引起了一個小小的驚奇。

少年離開後,他拾起了所有被翻閱過的畫本,慢慢地,用著撫平波動的
節奏。

時鐘面上的短針,已經指向了十。
他有點訝然,時間竟然流動得如此快速,好似不小心開了指縫,捧著的
水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消失般。

第一次發覺到,時間的存在。

視線轉到少年放在茶几上,喝過的茶杯在靜止中,他憶起了少年的笑。
他不知不覺地停下了手邊的一切動作,發起愣來。。
那個笑容,仿佛一無所懼地看著自己,總是讓他的心跳莫名加快。這會
兒,臉又開始發燙了。

少年特有的眼神,讓他不由得想起了自由。
像是海鳥飛翔,總是帶著海水的鹹味。
不,只要是關於少年的一切,他都覺得很複雜。

因為,好像老是看到少年變換表情,偶而像是老年人般老成,偶而卻像
是嬰兒般天真。

少年的思路像是難解的習題,但是,他卻很意外地沒有在這樣的關係中
感到厭煩,也不排斥少年所帶來的改變。
對他而言,這般的脫軌,是鬼迷心竅了吧?

「……太…公…望嗎?」

第一個說他『有趣』的人。

「……望…」

連名字都像是咒語般,光是念著,就感覺到光嗎?
帶來光芒的人。
帶來一種叫人蠢蠢欲動的渴望。
想要主動探知冒險…

『冒險』,這兩個字,他一直覺得那是跟他無緣的字眼。
但是,總覺得……某種…某種……東西在等著他。

他在期待下次見面的日子。

不知道這樣是不是正確的?對自己突然太過敏感的直覺,有種些微的恐
懼。

但是,怎麼都不明白。
他的靈魂,為了什麼…為什麼而晃動?為了這個名叫望的少年嗎?

『乖孩子。』父親總是撫著他的頭,嘴角上揚,充滿慈愛。

『大哥……』小弟面對他時的微笑是天真可愛的,帶著景仰。

『戩哥!』二弟的笑容是少年應該擁有的爽朗。

不過,家人的溫情,並沒有引起他動筆的慾望。

少年的笑聲,像銀鈴般悅耳,充滿他所沒有的活力,在他原本昏暗的世
界裡,發出溫和的光亮。

叫人無法移開視線的。

心血來潮,立刻席地而坐,翻開了畫本空白的一頁。
執起了鉛筆,在空白的頁面上塗抹……

少年的…笑顏…
那種……在心底緩緩流動的悸動,促使著筆的律動。

一筆又一筆地勾勒,他想要記憶下來的……是…

在他心中,刻下的痕跡,一劃再一劃。

他聽不到聲音,也感受不到時間的流竄。

忽地回過神,他驚醒了。
盯著畫面,有種強烈的討厭感油然而生。
一瞬間因為不滿而瘋狂了起來。
二話不說,立刻撕下了那張畫面,粉碎,棄之於地。

那不是少年……不是他想畫的望。
他有個執念,一個無法滿足的無底洞……

突然地,聽到窗外傳來了雨打在樹上的聲響,轉頭過去…見到自己。
映在玻璃窗上的,一張蒼白如紙的絕美容顏。他伸手往額頭輕輕一抹,留
在手上的濕潤竟是他的汗水……侵在冰塊裡的寒冷。

他在發抖……

狂亂的紫眸在轉回地板上那堆碎紙,沉澱了下來。

他知道原因了!
原來,他忽然記不得,少年的容貌。
無論他怎樣努力地回想,在腦海中浮起的也始終只有一個模糊的映像,沒
有輪廓。
就如同他撕碎的紙上,那鉛筆的刻痕,手指塗抹的灰霧。
是沒有臉的……少年。

「……可惡…」

為什麼?
明明那麼想畫,卻竟然……
心中的感動無法訴諸於筆尖之上,鬱悶在心頭像顆大石頭不停地膨脹著,
侵占了每一個角落。
失望跟痛苦交互往他的心襲來,將他的心全部吞沒。

就算知道了起因,他還是不由得不安了起來……

第一次有種畫不出來的感覺,讓他極度恐懼了起來。

一陣鈴聲,打斷了他差點入死胡同的思考。
他整理的一下思緒,接起了電話,另一端傳來熟悉的溫暖音聲。

「爸爸……」

「……法國好玩嗎?」

「我一個人不要緊,我的三餐跟睡眠是正常的……」

「……天化、天祥他們好嗎?」

……

如同機械般掛上了電話。

他蹲下了身子,竟然無法畫出少年的笑容……
強烈的不安,他怕他再也無法握住畫筆……可這在電話裡面,他是不會說
的。
電線傳導過的音聲,就算有安慰的成分也是有限的溫暖。
有驅趕不散的恐懼。

僵住的面容,失去已久,自己的笑容跑到哪裡去了呢?

『很美很美,一笑值千金喔!』

誰……是誰說過這句話?腦海深處,又開始隱隱作痛了。

「……唔…」
輕哼了一聲,他低下頭,想把疲憊感遺落。

用雙手抱住了自己,窩起了身子,那是唯一能感到安全的姿勢。
在地板上,他想……仍是黑夜吧?距離破曉可能還要很久,所以只有兀自
等待。

閉上眼睛,一片黑暗。

任遺留在頰邊的水痕…慢慢地蒸發。

原本以為自己已經習慣孤寂,但卻意外地發現孤寂侵蝕…
孤獨的心跳聲,那麼令人恐怖。

要是……這時候有人在身邊就好了。
他祈求著…不如說是奢望著。

☆         ☆         ☆

回到一人的公寓。
聽著鎖匙被丟到鞋櫃上的鐵盒,啷啷兩聲。
隨即恢復平靜。
只剩水族箱旁的馬達機聲,用著一次又一次的規律,劃破空氣中的平靜
,然後,再度恢復寂然,再破壞、再恢復…

兩隻金魚在水裡游者,悠閒自在,卻只在水的世界。

「嗨!小望跟小賢!等一下來給你們換水喔…」

「我好像好久沒給你們換水了。」

「……還活著真是奇蹟哪!」

像是責備主人的不用心,水族箱的邊邊角角上長滿了苔。

不過,算了!等小賢回來再整理就好。
今天在大男孩的家裡,逗留太久了。
不過,是很有趣很有趣的一天,他邊偷懶地想,便將自身投入柔軟的沙
發。

答錄機上的紅燈閃啊閃。

嗶───

『小望,我現在在倫敦的進修只剩下一個月了…對了,你有沒有按時清魚缸
啊?算了,我知道你一定沒有。所以我特地給你打這通電話。我警告你喔!
要是我放假時回到家發現牠們的家是藏污納垢,你就把你的皮給拉緊一點!
聽到沒有!』

嗶───

果然真準。

普賢是鬼啊!連遠在歐洲都還能猜測到他的皮在癢了,懶病又發作了。

心不甘情不願地從軟軟的沙發中把自己挖起來,走進浴室拿出水桶。
再從魚缸下方,拿出魚網,準備撈起那兩隻金魚。

猛然一瞪,才發現其中一隻金魚的背鰭上竟然有個小傷口。
大叫聲慘了……
趕忙去拿書來查該怎樣治療!

在普賢去國外進修之前三個月,到夜市去玩的時候,順便去撈的魚。
原本有一大群,但卻因為從來沒養過魚,不懂照顧的關係,死了大半。
然後在普賢從圖書館借出的書中,才知道不可以用自來水直接養魚。

最後,倖存者,兩隻。

在去國外的前一夜,兩人笑著說…
兩隻,剛好…一隻是你,一隻是我。叫牠們小望跟小賢。

就如同跟普賢曖昧不清的關係,這兩隻從沒分開過。
是朋友……還是,有別種選擇?

幼稚園、小學、國中、高中,直到大學的關係。
因為對制式教育感到浮躁,他便辦了休學。
而,普賢畢業後,繼續在研究所深造,然後出國進修研習。

他不願,也不敢去思考。
為什麼普賢願意待在他身邊?這個幾乎一無是處,整天到處閒晃,有手
好閒的大學輟學生。

當縮頭烏龜也罷。
每一次,眼神轉到普賢的眼睛時,他總想逃避。
怕答案會把自己最醜惡的內心給暴露出來。怕是自己的自私,才會把普
賢絆住。

別人對他的輕視眼神,他不在乎。
但他在乎,別人對普賢的那種……對他幾乎是汙辱的……不齒。

當然,社會精英嘛!總是自傲比較多。
太久,於是麻木了,反正他依舊是他,只是怕普賢太過溫柔的包容。
這人情債,他會永遠還不清。

雖然受了輕微的傷,魚兒依舊在悠游。

「這隻魚,好像我哪!」用著老頭子的口氣,他輕嘆。

大男孩的臉頰,染著淡淡的粉紅。
他想,會改變吧?

算了,船到橋頭自然直。

他想,明天去寵物店去買藥吧!

而,偵探,蠢蠢欲動中。

待續

☆      ☆        ☆
後記:
離第一篇差了好幾個禮拜。
不過,有充足的睡眠果然是有差的。(笑)

前幾天去逛美國人開的寵物店,果然,外國人對待動物都是小心翼翼的。
不像我們……唉∼!連小鳥都怕弄受傷般、怕嚇到牠們般輕柔地握著。
一舉一動都顯露了他們對動物的熱愛。
我對那些打工大哥哥的溫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過,有隻還是嬰兒的鸚鵡(出生三個月),不停地對我晃啊晃。
好可愛(心)!
一看標價……四百多快五百……美金,好貴……T_T
呃……還是別想太多吧!
對啦!看到那麼可愛的,那一瞬間不心動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