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 ※ ※ ※ ※ 

Un Jeune avec des Cheveux Rouges

※ ※ ※ ※ ※ ※ ※ ※ ※ ※ ※ ※ ※ ※ ※

畫魂  壹  偶遇之章


☆         ☆         ☆

當眼神對到那對碧綠將近淡青色的雙眸時,整個人仿佛被一聲響雷從長
眠中狠狠打醒。
更像久旱的沙漠,突然的一陣驟雨,讓大地再度復甦。

『那就是我想畫的…』
這樣的念頭在瞬間貫穿了自己的所有思緒。

顧不得已經沾滿顏料的畫筆,顧不得已經沾濕的畫紙,顧不得已經近半
倒的洗筆袋…
調色盤便隨手往旁邊一扔,撞擊至地面發出了一聲慘叫…一分為二。

腦袋八成還沒下達命令,身體就衝了出去。

看那像是小動物遭受驚嚇而要脫逃前般的眼神…
他要走了!

也許…也許再也見不到…

這樣觸動心情的…那雙眼。

啊…

「你可以當我的模特兒嗎?」

話一說出口,猛然呆愣住了,被自己未經思考的音聲猛然嚇住。
真是沒經過大腦的行動!
瞧……眼前這位少年看來也被突兀的話給嚇住而不發一語,不禁對自己突如
其來的魯莽開始感到懊悔了。

「………」

尷尬的氣氛蔓延在兩人之間,在公園裡十分地引人側目哪!
少年眨了幾下那明亮的眼睛,我的臉不自覺地熱了起來……

低下頭,意外地發現我的手還牢牢地扣著對方的衣袖,趕忙放開。

「…抱歉,真是失禮……我不該突然抓住你的…」

「不會啦…」
抽回自己的手,少年輕輕地吐了一下舌頭,帶著笑地回問:
「……不過,剛剛你說什麼?」

笑起來好可愛…
腦海裡全是那個笑容所造成的衝擊,泛起陣陣的漣漪…
叫人幾乎要失去神志般的甜美,從心頭蔓延到指尖…奇怪的感受。
(用甜美來形容一個男孩子,很奇怪…但…卻是最真實的心情吧?)

糟糕……
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了…

我努著嘴…想要扳動整個幾乎麻痺的舌頭,卻仍舊一句話也擠不出來。

真是笨拙的人。
悲慘地,再度體認到這一點…

希望自己有像姬發那般能言善道的嘴,雖然他總是用那張嘴說不正經的
話。

☆       ☆        ☆

我一直注意著,那個在公園裡的挽著袖子,架著一個畫板寫生的大男孩
。一頭長長的深藍髮絲,隨意地綁著一個馬尾,在背後披散著,好像海
洋…深邃的藍,好像可以聞到鹹鹹的海風…叫人心情忍不住地沉重…
是由周身自然散發的憂鬱氣質,還是純粹是因為深藍本來就是憂鬱?

而被那長長眼睫覆蓋的紫眸,像是惡魔無意中失落的寶石,可以將人的
靈魂瞬間吸走般,魔性般的美感。

但是,因為太安靜了嗎?
來來往往、熙熙攘攘的人群裡,只有他注意到大男孩專注的背影,有超
群般的美麗。
(可是,就算是用美麗,也似乎玷污了大男孩……哎哎!找不到形容詞
,便覺得自己辭窮…是件體認到自己的腦袋是屬於寒酸族群的事情。)

大男孩低著頭,一心一意地描繪著,旁若無人。

慢慢地踱步過去,一瞬間…聽不到馬路上塵囂雍塞的車群,聽不到喧鬧
吵雜的人群。只聽到鉛筆磨在畫紙上的沙沙聲響…多麼安祥,卻又那樣
地富有動感。

好奇心一起,便小心翼翼地靠近著,只為偷偷瞄一眼那紙上的構圖…

心情也因為接近他而被染成藍藍的一片…
淡淡的煩惱如煙般輕繞,屬於大男孩一吐一吸的氣息。

落在一片無際天空的是,遠方那古老的鐘塔。
雖然只有略略幾筆,卻有種在陽光下幾乎透明的質感…
天空好白,好灰,好藍…

叫人不自覺地駐足,只是想偷偷地看著他畫下去。
突然不想錯過每一筆所勾勒出的韻味。
他第一次發現,偷看別人作畫…是一種娛樂。

腳步慢慢地、輕輕地、像小貓接近毛線球一般無聲無息靠近…靠近…
就怕打擾了對方,唐突了對方的興致。

「啊……」似乎感覺到他略具興味的眼神,大男孩冷不防地抬起頭。

糟糕!
有點訝異,沒想到不管多小心…仍舊是觸動到了他本能的警戒線。

在那雙防佛可以看穿一切的紫瞳注視之下,心一虛就直覺地往後跑。

被抓到就糗大了。
更何況是看一個漂亮的大男孩……哈哈…會被認為是有問題的變態吧?

而,袖子他猛然被扯住也不過是幾秒鐘之後的事情。
(臭老爹臭老娘,沒事把我生得那麼矮做什麼啦!腿不夠長,跑不過別
人…)

「你可以當我的模特兒嗎?」

啊……?

什麼嘛…
突然衝過來抓住人,真是嚇死我也。
腦袋瓜一轉,不玩玩這個突兀又無禮的傢伙,我太公望這個名字就倒過
來寫!
(作者亂入:是你先一直盯著人家看的…bb)

☆      ☆      ☆

「……不過,你剛剛說什麼?」
「我……呃…」像是無法承受視線的探測,大男孩靦腆地低下頭。

「……你慢慢說沒關係。」裝好人的神情。
「……我…我…」依舊結結巴巴的話語。
「…呵呵,你的臉好呆!」終於忍俊不住。
「啊……抱……抱歉…」臉更紅了。

(啥?為什麼向他抱歉?倒是讓他有點驚訝哪!)

「真可愛哪!」悄悄地嘆息,便又帶著壞心眼地逗弄著:
「呵∼有何貴幹啊?難不成要我援交?」
「什…什麼?」
瞪大的紫瞳裡意外地發現到天真跟羞澀,看來是很純淨的好孩子哪!

「哎哎!但先說明一點,雖然我的臉很可愛,但我是男生喔!」
「不…不……我知道你是男生…」
「啥?你還真的連男的都要啊?」
「啊…不不…」
「嗯?算了…你要出多少,我也許會委屈一點,考慮考慮…」
帶著些微惡意的臉再度湊近,又發現他的頭又因此低了好幾十度。

「……不……不,我沒有這個意思…對不起!」
「不需要道歉哪……你又沒有冒犯我…」
「……我…我……」
看樣子再不幫他解圍,他整張臉就要貼到地上去了…還有,已經偷笑到
不行再忍也是原因。
眨眨眼,蠻不在乎地說:
「哈!你是要我當圖畫中的模特兒嗎?這件事情當然可以啦!!呼呼∼
!」
「耶?……啊…嗯……等一下,難不成你剛剛在逗我?」
突然看到他恍然大悟的表情,呵呵,儒子可教也…終於明白我剛剛是在
逗人。

看著他白皙的皮膚上染上淡淡粉紅,像是維多利亞時期的仕女畫像,帶
著一種幾乎吹彈可破的質感,好想咬上一口。
真是可愛!雖說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玩人,但還是第一次玩得那麼有成
就感!
(娛樂跟視覺加起來,雙重效果不錯哪!)

發現對方的眼神裡帶著一絲責難,他也毫不掩飾地露出壞心眼的惡魔笑
容,反過來瞪著眼前的大男孩。

過了三秒。

咦?
怎麼感覺好像他的臉頰又紅上了許多?

☆       ☆       ☆
☆       ☆       ☆

真的沒想到會那麼順利……
不,也許該說是對這位少年開口如機關槍亂射的話語,幾乎是完全被牽
著鼻子走,完全沒輒的狀態下,被意外地答應了。
少年的腦袋一定很好,他完全跟不上那樣的運轉速度……
啊…這樣的感覺,好似曾經……
腦袋的深處似乎又在隱隱作痛了。

不得已,只有停止思緒。

熟練地拿起老虎鉗,剪下一段鐵絲,穿過調色盤中間的接合處,再往鐵
絲兩端輕輕一壓。他露出了些許的微笑,調色盤又恢復了原貌,只是外
殼原本銀色的漆又掉了一小塊,還微微地凹了進去。

『你的東西都破破爛爛了,沒打算買新的嗎?』
父親說著說著便要從口袋中拿出錢包。
『不了,舊東西,用來順手。』他連忙搖頭。
『那,還有什麼需要的嗎?』
『上次的水彩紙被我用完了,能幫我訂嗎?』
『好…真的不用買新的畫具嗎?』

他聳聳肩,自開始畫圖以來,他不曾在乎那麼多過。

其實這並不算是節省,只是一種習慣,習慣自己的工具上,沾染著自己
的氣息,已經變成了身體的一部分;在他作畫時,隨他一起呼吸,一起
吶喊。

新的畫具,那種嶄新的味道,讓他覺得一種『油膩』,反而會在運筆時
窒礙難行!
畫具對他來說,用來順手便好…不會多加愛惜,但也不會輕易丟棄。

筆捲,上面已經不知道沾染過幾次墨水,出現了乳牛般的斑紋,可是從
來沒打算洗過。

水墨用的白色塑膠水魚,已經因為長期使用而被染成灰灰黑黑的,上面
還缺了一個角,裂縫裡藏著深深的墨色,露出像是大理石般的痕。
(那是無論怎麼洗滌都不會乾淨的。)

畫筆已經有很多支因為老舊已經出現龜裂,而被膠帶一層層捆繞住…

木製的畫板上,早看不到原來的木色…一塊塊有深有淺的顏色,都是歲
月的證明。他不自覺地帶著溫柔…輕笑,摸著有點太過粗糙的表面,還
有一點點圖釘釘過的痕跡,更有上次畫完後,順手貼上的紙膠帶。
像是一個常常出征的老舊機器人,在殘缺的地方被主人隨意地繞上白色
的繃帶,榮耀的證據。

至於那個水袋,因為早已經不知道用破了幾個,疊在畫室裡櫃子的一旁
跟著那一疊疊的寫生本沾染厚厚,防佛可以拿來種豆芽的…灰塵。

若是有一天,能夠一直一直塗塗抹抹,那是他所期待的生活。

『你是我三個孩子當中,不是最善良,但卻是最乾淨的一個。』
父親搖搖頭,帶著一點點遺憾,他不了解的苦處:
『你雖是長子,但我不會強迫你繼承家業…』

他不懂的世界,他從不涉足,說是自私…倒不如說是一種消極的抵抗。
是啊!像是一隻蝸牛躲在自己的軟殼中,明明一打就碎的裝甲,卻依舊
固執地躲在其中。
緊緊抓在手中的是,錯覺般的安全感……

『自由地,做你想要做的事情吧!楊戩…』

自由為何物?是任意來去嗎?
為何他仍舊隱隱地感到被束縛?

『那…我要哪時候到你的畫室去呢?大畫家…』
在腦海中突然迸出的少年,笑容在記憶裡閃閃發光。

真的是好奇怪哪!
明明已經過了一兩天了,卻依舊記得他微笑時上揚的角度,那雙碧綠的
眼神閃爍著動人的光芒。
可是他連他今天中午吃了什麼當午餐,剛剛做了什麼,都不復記憶……
(他對一切是如此地漫不經心。)

看到他的一瞬間,那衝擊好像在靈魂上刻上了什麼?
抹煞不去……他有種預感。
來自本身那糾纏的結,及一股淡淡的懷念,來自少年。
如微風環繞一串風鈴,將他層層包圍後,發出悅耳的聲響。

他再度苦笑,怎麼會有這般…心臟跳動得好快!好快!無法緩和的騷動!
那是想要把某種東西永遠記憶的衝動!
(但,世界上不可能有永遠存在的東西…)

用手中的筆,慢慢地一絲一吋忠實地記下。
若是能夠成為永恆,那種潛伏在靈魂深處的悸動。
那也不枉費他來這世界這一趟了……
(他總覺得自己的呼吸太過虛弱,也許下一秒…就會停止般…)

他出神地看著窗外,眼中的焦點早已經不知到飄到何處。

☆       ☆     ☆

走進了那虛掩的門,就看到那個在窗旁發愣中的深藍色身影……
窗外的陽光從葉的縫隙中透過,靜靜地在大男孩的身上灑上溫吞的光芒
,整個人像是沐浴在其中般…有種快要消散於空氣之中的輕盈。

一瞬間,他獃住了。

他以為他看到了在古代神話中才會出現的妖精之王。

不知道過了多久…
他才回過神來,移步上前,拍了大男孩一下:
「……你在發呆嗎?」
「啊…」

大男孩的臉上仍有朦朧未退的神情,喂喂喂!還在神遊中嗎?

「…真是的,不是說就約在這裡嗎?」
「抱歉。」
「……算了,我也遲了一些時候。」(因為他在進來時發了呆…)
「啊…你想喝什麼?」
「有什麼可以選擇的嗎?」

「……嗯…好像只有茶…」
「那你就不需要問,直接給我來一杯…」

看著大男孩被他說得無法反駁,支支唔唔的樣子,他真的覺得有趣……

「嗯,請用……」大男孩應了一聲,便遞給他一杯茶。
「要是我說我想喝咖啡,你要怎麼辦?」他接過茶杯,隨口便問了一句。

聽到了問題,被問的人不禁微愣了一下。

「我想我會出去買吧?」

「然後,把客人一個人丟在這裡?」
「啊……」

「普通的應對,你的表現不及格哪!」(仿佛不知道人心險惡…)
「對不起…」

看著大男孩老實模樣,他輕聲地加了一句:
「不過,你這樣很可愛…」
「啊?」

教人不禁想要好好保護的孩子,對…還是孩子。

「可以給我看看你畫的作品嗎?」他眨眨眼:
「讓我有個心理準備會被畫成什麼樣子…」

☆       ☆       ☆

一具人體,帶著一種奇怪的扭曲,透過別人的眼睛,變成怒吼中的怪物


落在紫眸前,卻只是燈光造成的明暗,歲月刻畫下的皺痕…只是一件物
品。雖是生命,對他而言卻跟無機物一般……

一個老人,毫不羞澀地在眾人面前展現他已經衰老的肉體,表情有點哀
戚。

他不發一語,安安靜靜地用炭精擦著那個人體的形態,灰灰的紙上帶著
紅棕色的線條。
用著一種無意識的排列,去組合骨頭、肌肉、脂肪、皮膚。
用一種毫無感情的精準,讓那人體再度出現在紙上…以一種毫無感情的
方式。

一如他在這個團體裡面一樣,永遠燃燒不起的冰塊,冷淡者…他們總是
這樣下著評論。

一整間教室裡不時傳出細語聲…但他總是不發一語。

他想,只是單純地認為如果在畫面裡注入感情,對老人來說是一種褻瀆
。所以他便如同機械般,忠實地記錄著他所看到的。

一根乾皺的手指…一根幾乎銀白的髮絲…微禿的頭髮…枯槁的眼神。
生命的盡頭,蠟燭將要燃盡,夕陽的殘忍昇華成晚霞的美麗。

在冷情的作畫過程中,他抓住了什麼,在瞬間又失去了什麼。
他不去想,也不願去想,因為…太累。

「哇!楊戩…你還真敢畫…」
「什麼?」溫吞地轉過頭,不能理解女同學的驚訝。

「……我不敢畫那部分…」女同學羞著臉,指了指畫面上男模的兩腿之
間,再小聲地說:
「我都草草一筆帶過,這次真倒楣,抽到籤王…」

「耶!不只那個地方,你每一個部分都畫得好細膩喔……」

「真不愧是冷血者呀…把活生生的模特兒當作單純的物體來畫…」

帶著虛偽浮面的笑,同學的話語,從左耳進入,又從右耳溜走。

他不曾在乎過,不曾為什麼而停下他的腳步過……

一艘船在汪洋大海裡游蕩著,沒有指南針來辨明方向。
但,他從來不覺得迷失,因為沒有目標,哪來的迷失?
不靠岸,不擱淺…一種孤絕,獨善其身又自我滿足。
隨著浪濤,緩緩地搖晃著搖晃著…平靜也罷,洶湧也罷。

他的命運…就隨風飄蕩吧!

後來,他發現他完全不記得那老人的臉孔。


待續
☆       ☆       ☆ 
後記:
真的是心不甘情不願地打上待續兩個字。
這個…娘的預感正確,一集結束不了…(淚)
可別拖成長篇哪……我可負擔不起。
在被娘說跟以前的文法用字不一樣,這樣是好事還是壞事呀?
(忐忑不安)
要是這樣SL寫不出來,那就完蛋了啊!!>─<

嚕嚕!!球狀秋水滾來滾去中…
這篇的速度可能會比平常慢喔!因為我一直很想寫這樣的題材。

以下是我以前的美術老師告訴我們的…很有趣便拿來用了。
抽到籤王,是指人體素描課時,抽籤決定位置時,抽到模特兒正前方的
位置…也就是可是看到完整『視野』(笑)。
如果是女模的話,其實就還好。男模的話,老實說那個東西…哈哈!不
好看哪…
女人的身體果然還是比男人的身體好看。
(不過不要以為人體素描課的模特兒都身材好,其實有胖有瘦,有老也
有年輕的…)
所以不要對美術系抱有太大的遐想…

基本上,就我的經驗而言,畫素描時,如果要最忠實表達物體的形態…
就盡量不要摻雜感情的成分進去。這樣也許很冷酷,但是畢竟只是研究
物體的形狀結構而已。
若想要在圖畫中發洩感情,那還是用別的畫材吧!

以上只是淺見,若有不認同之處…那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不負責任中)

還有,真的有薰衣草的香皂……
至於是什麼味道啊…
我只能說,聞了就很想睡,不…是會很安心地睡著的溫和香味。

另,謝謝Lakeside殿(爹)幫忙取的標題。
至於是什麼意思,我不能說…
因為,說了就不好玩了。
只有一個提示,它不是英文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