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同棲關係11

※ ※ ※ ※ ※ ※ ※


☆     ☆     ☆

忍著從下肢傳來的陣陣異樣感,太公望邊咒罵著楊戩邊一拐一拐走進辦公室。
「………呃…啊…死王八烏龜蛋…」
盡量地壓低了自己的聲音,也不想被人看到臉色蒼白的臉色,所以太公望根本
就像小偷般地溜進了自己的房間。

「呼…好險……」
確定了門外沒有人看到這樣的自己,太公望如釋重負地歎了口氣。

「……小望,你遲到了一個小時五十分鐘又四十八秒。」
一個意外的聲音響起,太公望猛然轉過身,一個微笑閃爍在一個堂而皇之坐在
自己座位上的普賢。
「…呃……小賢你…來了…呀?」有股罪惡感在心底由然升起,普賢一定是八
整就到了。反觀自己,昨天晚上明明就講好時間了,卻……

「……小望,你明知道有工作,卻沒有準時到……」普賢的嗓音淡淡的,卻隱
藏著一股不安感:「這樣的態度太糟糕了…」
太公望馬上裝出委屈的表情:「小賢…你明明知道……早上八點到警局對我來
說是非常非常地勉強的,我根本爬不起來…」

天知道是不是我爬不起來的關係……
太公望邊在自己心底對自己做鬼臉邊歎著。

「小望……難道你忘了禁鞭的力道了嗎?為了改掉你遲到的陋習,我跟聞仲哥
費了多少苦心。沒想到你離開我們以後竟然舊疾復發……呀?是身體不舒服嗎
?你走路的姿勢怪怪的…」普賢原本輕鬆的語氣突然一轉嚴肅,讓太公望的神
經銳利的起來。
「……啊…這個……」
太公望聞言不禁緊張起來,吞了一口水,在慌忙之中編了一個理由:
「這個……是痔瘡復發啦…」

「小望…這藉口太爛…」普賢已經在不知不覺之中走近了太公望:「你在隱滿
什麼?」
「沒有…我沒有呀……」不敢直視著普賢咄咄逼人的眼睛,太公望不禁感到手
心出汗。
「……小望,你不覺得在我的面前,你想說謊是天方夜譚嗎?」
普賢輕輕地撫上太公望的肩膀,察覺到太公望的肌肉是緊繃的,普賢的眼神閃
過了一絲難以明白苦澀的情緒:
「你就誠實點吧…還是,你覺得你所作所為…我都不知道的關係?」
「……什麼意思…?」太公望警戒地挑開了普賢的手,眼瞳裡的驚恐閃爍著。

你知道了什麼?
難道……是…

太公望下意識地撫摸著左手的戒指……強烈不安感襲來,侵略著神經系統。

普賢淡淡地看著太公望,從口袋中取出了一疊相片,丟在太公望的面前:
「他……是你的情人嗎?」
「啊?這是……」太公望驚訝地看著照片上,那個閃著開朗笑容的兩個人。

手發著抖,太公望一張一張的照片翻過,都是……
從半年前到現在,他跟楊戩出去玩時的照片,兩個人的親密模樣…甚至,還有
楊戩偷親他時候的連續動作照片,太公望的心頓時涼了一半。

等等……
不會,連那種……事都…有吧?

忐忑不已,太公望終於翻完了照片,還好……
沒有出現那種可怕的香豔鏡頭…
不,難道普賢把那種照片『暗坎』起來…〔台語:偷藏之意〕
〔秋水曰:我覺得普賢不會這樣做,普賢迷別因為這句追殺我……〕

「……你…請私家偵探調查我?!」
用不敢相信的口氣,太公望以一副受了傷的表情看著普賢:
「為什麼!?」
「…有時候,為了『保護』……」普賢的聲音突然變小聲:
「我…會變……」

變成魔鬼也在所不惜……

「沒錯…他就是我的情人…」太公望心裡在盤算著,普賢究竟知道了多少:
「這不會就是你突然來這裡的原因吧?」
「……老實說,沒錯…」普賢歎了口氣:「因為,我要親眼確認……」

那個人……究竟…用了什麼方法讓你對他…

「…小賢,我已經長大了……」太公望皺著眉頭:「我不需要這樣子的『監護
』,那讓我很沒有自由的感覺。」
「小望,你的行為讓人太不放心了…」普賢瞪著太公望,表情雖然仍舊是柔和
,卻有一股叫人無法抵抗的氣氛:「你真的了解那個人…嗎?」
「他的一切……我當然了解。」太公望雖然覺得有點心虛,但還是不願放棄。

普賢背過身子面向窗戶,開始用著機械音聲般的語調說出讓太公望驚訝的話:
「…楊戩˙費蘭格是出身於自中古時代就很有名的費蘭格家族…小望,看到這
個家族名的時候,你沒有任何感覺嗎?」
「……我喜歡的是人……」太公望強壓著不快感:
「對我來說,名字只是一個代稱,沒有任何意義。」

費蘭格之名……
也許在一般平民的眼裡只是許多貴族中的一支族系,橫跨英國、法國跟德國貴
族的血統。規模也算是龐大…
但是,以女性居多的族員,也以代出美貌及聰明的人才出名…
…但是只要對歐洲貴族有所接觸,都會知道這個家族的主系…
不只歷史悠久,也充滿了神秘色彩…

「……是嗎?」普賢搖搖頭:
「…你別忘了,你不是有一段時間對歐洲貴族血親很有興趣研究?」
「小賢你究竟想要說什麼?」太公望狠狠地跺腳。
「根據我的調查,楊戩他是……費蘭格家族主系的第六十四代少主…」
普賢略有意味地觀察著太公望臉上的表情:「你知道嗎?」

想到以前自己整理的資料,太公望突然發起抖來……

『主系的男性成員,幾乎每個都沒有活超過二十五歲,英年早逝……』
『仿佛像是被詛咒般……的命運。』

「……騙人…」太公望幾乎無力地滑坐到地上。
「你以為楊戩他是旁系出生所以才沒有注意吧?」普賢輕輕地蹲在地上:
「小望…可是,這個是千真萬確的事實……」

「戩…他才不會……那麼早死…」太公望兀自顫抖著:
「我絕對不會讓他比我早死…」

「……哎呀!我不是這個意思…」
普賢突然地湊近太公望,跟太公望一樣的淡藍色眸子發出寒光:

「…我是指…怪盜Z的事情…」

……!!
太公望驚訝地瞪大眼睛:「小賢……?!」

「你早就知道了,果然如我所料……」普賢鎖緊了雙眉:
「不過,我想你還不至於包庇犯人吧?」

「小賢……」
太公望突然地抓住普賢的衣袖:「不可以,不然我……」
「…小望,太遲了……你以為我會繼續讓你跟他在一起嗎?」
口氣冰冷至極,普賢握住了太公望的手:
「在我知道你跟他,沒有未來……」

我不能讓你受到傷害……
不如就在這個時候就斷了…會比較好……

「……我…我……」太公望看到了普賢的樣子,一顆心不禁沉到谷底。
「…這次的預告,我不許你插手…明白嗎?」普賢的口氣沒有威脅:
「這次事件結束之後,我就……馬上通知聞仲大哥把你送回倫敦。」

「……聞哥哥?」太公望聽到這個名字,便徹底絕望了。
「現在,就請你待在你的辦公室裡面了…」普賢低頭瞄了一眼太公望的神情,
有點不捨地歎了口氣,便離開了辦公室,順便把門從外面鎖上。

楊戩…
小賢他……
不行呀…他無論如何都要阻止…

太公望緊緊地握著拳頭。

☆      ☆      ☆

晚上,舊金山市中心的一個摩天大樓樓頂……

「……時間差不多了,我要走了…」
披散的柔順髮絲,繫上一條水藍色的緞帶,紫色的眼瞳裡面帶著微笑:
「反正,我已經決定好了…」

「……小戩…」妲己擔心地看著楊戩:「你真的不要為娘的跟著你?」
「…這個…免了……」披上了白色的披肩,楊戩笑笑地拍拍妲己的肩膀:
「我已經長大了,不是嗎?」
「你長大了,就不要娘了……」妲己咬著嘴唇,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
「我比較喜歡你小時候的樣子,一直跟在我屁股後面的那一段時候…」

「呵,我自己都出去那麼多次了……」楊戩聽著妲己的抱怨,有點哭笑不得。
「…少爺……」韋護注視著楊戩,心裡突然有一絲不安閃過。
「……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楊戩向韋護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我是天才,不是嗎?」
「唉∼你老是這樣說…」對於楊戩自信的程度,韋護沒辦法地一笑。

「……小戩真的沒有覺得身體哪裡不舒服嗎?」妲己突然拉住楊戩的手,臉上
堆滿著藏不住的擔心。
「?……媽,我沒有不舒服呀…」不理解妲己的問法,也被妲己臉上的嚴肅給
震動了,楊戩不禁獃了一下。

此時,九點的鐘聲響起…回盪在三人之間。

「……時間到了,你走吧…」
輕輕地鬆開楊戩的手,妲己背過身子,不看楊戩一眼。
「……少爺,萬事小心…」韋護朝楊戩點點頭。

「嗯…我走了……」楊戩轉過身子,翻過樓頂的護欄,仿佛像是想到什麼一樣
,回頭燦爛地一笑:
「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的女神都會保護我的,所以你們就別擔心了…」

「……女神?!」妲己聽到楊戩的話,驚訝地抬頭搜尋著楊戩的身影,卻早已
經消失了。
「…少爺是指太公望吧?……」韋護沒辦法地一笑:「果然是…」

「生氣吃醋時會長出惡魔的角…那個傢伙會是女神……嘖∼!」
妲己翹著嘴巴,很不高興的樣子。
「……夫人?」韋護不確定的問。

「……小戩不知道,這次的委託人就是我吧?」妲己突然這樣一問。

「不…我沒說。」韋護直直地看著楊戩消失的地方。

「……『賢者之戒』,希望這次我們壓對寶…」妲己狠狠地看向月亮,仿佛有
什麼大仇般:
「我不會允許小戩…因為詛咒……」

跟他的父親一樣……
所以…


〔待續〕


--------------------------------------------------------------------------------

後記:
最近我遇到一些要求轉載的信件,不過我都是用英文回。
〔因為CS的系統,用我普通上網路的電腦回中文會變成亂碼…〕
在此我先說明我的原則吧……
如果是邀稿〔短篇〕的話,如果有時間,我會接受…
不過舊有的稿件,我一般是不會接受轉載的。
因為,如果大家到處都看到一樣的東西,我想心情也不會好到哪裡去吧?
BBS跟WWW上各發表一次,我覺得就已經足夠。

回到小說的部分……
天呀∼!比預想的進度還慢……
學校也越來越忙了…〔淚〕
不要超過二十回呀…不過,好像有這種危險。
不過,這回揭開了好多東西…希望給大家的衝擊不會太大……
這回老實說寫得有點不爽,但原因大家還是別問了…
〔如果很認識我的人,大概就會知道不爽的原因了…〕

會因為這種原因不爽的人,大概全世界上只有我一個人…〔乾笑〕
嗚嗚嗚嗚∼∼真想讓某人永遠不出場,但是在劇情上這又不可能…
當我在瘋狗在亂叫吧……〔蹲到角落轉圈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