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 ※ ※

落櫻之魂 第一章

※ ※ ※ ※ ※ ※ ※ ※ ※ ※


命運的形成,有時只來自當初的一點不經意;而方在那個立足點上時,絕對想不到未來會如何發展。

那時候,他就不曾想到過。

雖從不曾自詡能預測未來,但基於來自於『家族』天生的靈敏,大部分時候,在遇見一個重要的人時,他能感應到那份「命運即將要改變」的存在,就像礎潤而雨的窺見。

只有「他」是例外。

*  *  *  *  *

晨起。朝露方晞,濕霧輕散,曦光在微寒中暖化,草木的色澤分染大地的生氣,柔潤而亭亭地展立著,使林子的氛圍,環繞著一份清新的丰美。

「這裡的空氣好好啊──是不是,師父!!」有活力的聲音幾乎貫穿了整片森林,已醒覓食的鳥獸聞聲飛散,也幾乎貫穿了太公望和四不的耳膜。

「武吉你……小聲一點……」太公望仰躺在四不身上摀住耳朵,惺忪滿盈的睡意顯示著方才正處於未醒狀態。他拉了拉耳朵,才揉揉眼:「我都被你吵醒了啦。」

「主人……是你要我們這麼早起來的耶,結果你自己一個人在睡覺……」四不不滿地抱怨著,倒是對武吉的大嗓門已經習慣。

「嘿嘿……不要吵!這是做主人的專權!」太公望打了個呵欠,耍賴地說。

「主人,這個樹林那麼深,真的找得到那個『桃子鄉』嗎?」四不停在半空中問道,武吉也停了下來。

「是『桃源鄉』!太乙在說你都沒聽到嗎?」太公望一面糾正著四不,一面從懷裡掏出小型雷達,雷達上的橘色光點在螢幕四處環繞了半晌,在東南方定住,閃爍著綠光。

「師父……剛剛不是說是在西北方嗎?」

「…………」

「主人,已經飛很久了啦!」從凌晨三點就起身,也沒吃過早飯,四不聽到武吉的話後就再也忍不住了:「我肚子餓了……」

「好啦好啦,那我們就休息一下。」太公望受不了地跳下四不的背,靠在樹上對著武吉說道:「去找一些桃子來吧!我也餓了。」

「是!師父!」武吉大聲應著,隨即跑得不見蹤影。

太公望再度看向雷達,喃喃自語地抱怨著:「太乙做的是什麼玩意啊,根本就找不到!」

「太乙先生不是說,這是從什麼喪失的記憶裡完成的發明,找起來本來就會比較麻煩嗎?」四不一面啃著草,一面疑惑地問:「為什麼去過桃源鄉的人都會忘記怎麼去?去過一次應該會有點印象的呀?」

「我猜,八成是有人會調配高等的藥劑,否則就是法術。」太公望搔搔頭道:「從被鎖住的記憶裡找東西,又不能強行破壞,本來就會很麻煩。看來只能確定在這個林子裡了,等一下我們再仔細地找一遍吧。」

「啊───!?主人,這個林子這麼大,樹又那麼密,要找個連方向都亂七八糟的地方,得花多少時間呀!」

「哈哈哈∼∼反正路是人走出來的,只要走下去就一定能找到的啦!!」太公望露出無賴臉來,毫不在乎地說。

「主人……」四不含淚喚著,一臉無奈:「為什麼主人總是這麼輕鬆的樣子……」

「不要囉嗦了,你再不快點吃,等一下要走可不管你!」太公望恐嚇著四不。

「好……好啦。」四不嗚咽著趴地吃草,像被欺負的小媳婦。(笑)

「不過,武吉好慢呀……」太公望背靠著樹幹,撫著肚子抱怨著,一副想睡的無力模樣。此時涼風吹來,原本昏昏沉沉的太公望像是發現了什麼,剎時睜開了眼。

「主人?你怎麼了?」四不發現太公望的表情有異,奇怪地問。

「沒事……」太公望的眼珠轉了轉:「四不,你在這裡等一下,我去探一下路,說不定我們馬上就找得到桃源鄉了!」說著站起身子,就要往林子深處奔去。

「主人!等等我!」四不著急地叫喚著,就想要追過去。

「你就在那裡吃吧!免得武吉回來找不到,我找到馬上就會回來的!」太公望一反常態,回頭『善解人意』地對四不說。

「呃?可是……」四不一時愣住了。

「你就吃你的早餐,休息一下,不用擔心我啦!」太公望道:「我看一下馬上就回來了!」

「喔……嗯。那主人不要跑太遠喔!」因為的確是餓了,雖然很奇怪,但四不只能疑惑地看著太公望漸行漸遠的背影。

「呼呼∼∼嘿嘿嘿……」跑了好一陣,太公望回頭看到四不沒有追上來,放心地奸笑著說:「我敢保證那裡一定有桃子!這下子桃子都是我的啦!要是被小四看到了,一定會囉哩囉嗦……」說著,繼續往目標奔去(←你只有這時候才會這麼勤勞嗎?^^b)。

眼前晨霧撲面,淡而甜的桃香隨著濕氣飄送過來;穿過晨霧,初陽拂照下明亮的園子裡,盡是結實纍纍的桃子。「哇啊!就是有人種的桃子才特別好吃啊!四不根本就不懂……(流口水)」

正想爬上樹大塊朵頤的太公望,在靠近樹幹的時候,被一股淺淡的氣味止住了動作。略微靠近了樹幹,發現上面塗了一圈透明的東西,表面深深地印著指印。再往上看,一棵樹上不止一圈,顯示出施放者謹慎和細密的心思。

「這是……」記得太乙有給他看過,去找桃源鄉而死還的人體內的東西:「『飲鴆』嗎……?」吃了必死的劇毒!

用這樣的東西,就是為了防小偷?「哼哼哼∼∼∼雖然麻煩點……不過我是勢在必得的,像你這種對人命視如草芥的園主,我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嘴裡嘀咕著,隨手撿了片石子,預備找個最大的桃子打下來的太公望,卻瞥見旁邊豎著一個招牌,上面以遒勁的字跡,清清楚楚地寫著:

『只准摘一個』

「『只准摘一個』?這是什麼意思?難道連小偷偷幾個他還會知道啊?」太公望一面順手打下一個桃子啃著(手腳真快……bb),一面坐在招牌前猜想緣由。

在這種地方會有人工桃林,想來必離桃源鄉不遠。太公望拋掉桃核,再度撿了一塊尖石,瞄了一眼那個『只准摘一個』的招牌,毫不考慮就對準枝椏扔了過去──

循著風聲,他靈巧地躲過了漫天撒下的大網,滾倒在地的同時,也聽到了「砰喀」一聲──一粒碩大鮮美的桃子被打斷樹枝,跌落在地。雖然如此,太公望仍清楚地聽到,附近有異於己的呼息。

感覺得出刻意隱藏,所以不會是武吉和四不。那麼就是……

心中在警覺的同時,身體也警戒了起來。就在這瞬間,一抹立影拓出,抬首的同時,他看到了一個人影走出樹叢,在不及防的情況下,四目交接──

一個少年,方挑高仍青稚的身材,體格並不纖弱,但在空氣裡,別有一份不同於纖弱的、沒有真實感的飄忽。

沒有表情和感情的眼光和神情,也不同於一般人乍見陌生人時的態度;但身上的氣質,和動植物等的存在感,亦是大異。唯有在反光下,辨不出顏色的眸子異樣地澄然清澈,幾乎是沒有波動的……透明。

發自眼底的瀏亮,既似熠射,卻又有幾分燃燒的火光;似有若無地,彷彿一股防衛籠罩,宛若是動物遇敵時立即張開防禦的、野性的感覺。與形於外的秀雅相異,卻又是奇異調和的存在。

太公望有幾秒鐘的訝然,接著竟反常地覺得興味了起來;此時此刻,他突然很想聽聽這人的聲音,不知聽進耳裡是什麼樣的感覺……

「你是這裡的主人嗎?種的桃子蠻好吃的。」太公望可沒打算放過第二個打下來的桃子,大剌剌地撿起來咬了幾口,汁多香甜,吃得滿嘴都是桃汁。「我第二個快吃完囉,你不來抓我,我可要吃第三個了。」

少年在他臉上逡巡了一回,眸光微微閃動,卻沒有說話;就在這時,太公望感覺鼻間一股清香,頭腦在同時昏眩了起來……

「糟了……」

舉步不及,太公望往後一倒,失去了知覺。

*  *  *  *  *

(是裁判長決定留下他們的嗎?)

(……嗯。)

(不過,這小傢伙還真厲害。他是唯一吃了兩個桃子卻沒有中『飲 ㄓㄣ』的小偷耶。)

(是『飲鴆』,不是『飲 ㄓㄣ』。)

(唉呀,一樣啦。假如不是你又下了『菁芳』,時間又夠的話,這小傢伙八成能安然無恙地把整園桃子給偷走。)

(…………)

(喂,別不說話呀。裁判長說要我暫時收留他們,你沒問題吧?)

(沒關係,只要別讓他們打擾我就行了。)

(我看沒那麼簡單。那小傢伙的同伴看起來都是那種單純好心的性格,你對這種性格是最害怕的吧?)

(和以前一樣就可以了。一般人不會對一個冷淡少言、性格怪僻,又高傲自負的小鬼有興趣。)

(喂喂……你又開始了。你這樣對我這唯一能聽你『說話』的人,可是一種虐待耶。你該不會想聽我囉嗦吧?)

(……不必了。我不再說就是。)

(嗯……不過你說的也對。該擔心是應該是那個小傢伙吧?)

(怎麼?)

(因為你對他有興趣啊。不要跟我說沒這回事喔。)

(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因為他破了我設計的機關,對他感到有點驚訝而已。)

(喔?天才的稱號被摘了,覺得不甘心是嗎?)

(…………)

(……算了,看樣子他們要醒了,今天就談到這裡,你還是待在你的房間裡別出來吧。)

(嗯。)

「真是的,在這麼遠的距離說話,果然很費勁。」在固定的『喀』的一聲響起後,穿著破爛的男子拉拉帽沿,癱在椅子上低聲嘀咕:「下次要靠近一點才行。」

「唔……嗯……」就如同方才預料的,躺在床上的人嘴裡低吟了幾聲,眼睫毛動了動後,睜開了眼。「小傢伙,你醒了啊?」韋護試探性地問。

「你是誰?這裡是哪裡?」太公望眨眨眼,在神智稍微清醒一點後問道。

「我叫韋護,這個房子的主人。至於這裡嘛……就是你一直費盡心思要來的地方啊。」看到太公望注視著熟睡的四不和武吉,韋護聳肩道:「他們只是睡著而已,這樣帶過來會比較方便。」

「我就不是了吧?」太公望青藍色的眼眸直視著韋護,雖仍是散漫的神色,口氣裡卻隱隱感覺到認真:「『飲鴆』本身只是無色、與樹皮味道相近的香料;但和桃香混和,便是有名的劇毒;此外還置了羅網,放了迷藥……這就是你們桃源鄉的待客之道嗎?」

「桃源鄉可不是讓人隨便進來的,否則這裡就會和外面沒兩樣,入境隨俗你懂嗎?」韋護掩飾住心中的驚訝,擺擺手:「而且,當初設計這個毒的時候,可是很人道的。在這裡,偷竊是唯一死刑。」

「哦?那為什麼會讓我進來?」

「這是裁判長和……大家決定的,我可不贊同讓你進來。」韋護站了起來:「你大概餓了,我去幫你準備吃的吧。既然讓你進來了,就不會害你,放心地住在這裡吧。」

也沒等著回答,韋護就走了出去。一關上門,一口氣大大地吐了出來。

和外表完全不一樣,不是個好對付的小傢伙呢,雖然是那副樣子……

似有若無的,在韋護敏感的心裡,覺得這群人──不,這個人的出現,一定會讓平靜的桃源鄉,掀起一個軒然大波……

(待續)

後記

總覺得這次寫的師叔好像很喜歡自言自語……(^^b)就楊太來講,本來最難抓的是師叔;但被我設定成這樣的楊戩(看得出是楊戩嗎?^^;;),也很麻煩……(我真是自討苦吃……bb)

by 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