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 ※ ※ ※ ※ ※ ※

真心為你01-黃泉路上

※ ※ ※ ※ ※ ※ ※

☆        ☆       ☆

青年的表情是一片茫然。
看著眼前的人來人往,仿佛不知自己身處何方。

「這裡是哪裡?」
「去下一次輪迴的必經之處。」
從天空撒下的聲音,空蕩蕩地將他包圍。

一切如同虛幻…

伸出手想去碰觸別人,卻一串串白影給穿透。

「輪迴?」微薄的嘴唇輕輕地動著。
「你已經結束了一次的輪迴了…」
莫名的音響,又再度出現。
卻沒有人回答,心中的疑問。

「……我…結束了?」一雙眼,呆滯地往前面霧茫茫,看不到盡頭的路:
「這是…哪時候的事呢?為什麼…會有孤獨的感覺……」
「看來他還搞不清楚狀況,申公豹…去接他吧!」
「……嘖!不要只佔著懶虫衣就什麼事情都推給我做!!」
另一個突如其來的聲音在此時從背後傳來,熟悉的感覺頓時讓人覺得錯愕。

「……誰?」慌張地轉過頭,卻看見一個身著奇怪的小丑衣,臉塗得一層厚厚白
白的男人,似笑非笑地睇著自己。

「我是申公豹,來接你去下一次輪迴的人。多多指教啊!楊戩…」

☆        ☆       ☆

不單是你一個人,才可以來去自如…
才可有權利結束我們之間。

我已經累了,所以,我將緊握的手指舒開…
任你的手從我指縫之間逃開。

翱翔於無際的天,才是如風的你,應有的歸宿。

☆        ☆       ☆

「……我…還是不明白…」蒼白的臉孔,無助的神色無法壓抑。
「…喔?我這樣從頭到尾,那麼詳細的解釋,你竟然不給臉?」
申公豹不高興地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人仍舊一片空白的樣子,非常生氣:
「你到底哪裡不明白?」

「……你說,我叫…?」原本淡麗的紫眸,怯弱地瞄了申公豹一眼。
「你叫做楊戩。」申公豹好心地重複一遍:
「我絕對沒有認錯人的顧慮,因為就算你化成灰,我都認得出來,你可以放心的
跟我走了吧?」
「…可是…我沒有印象啊!」歪著頭,什麼都想不起來的感覺好難受。
「誰管你有沒有印象,我說你是,你就是!!」申公豹突然覺得這項工作,困難
重重。(心聲:難怪老子把這件事推給他,自己跑去睡覺……TOT)

「可是,我不能跟一個不認識的人走啊!」理所當然的語氣。
「你不認識我?!搞清楚狀況一下,你這個天才的腦汁是被太公望搾光了嗎?」
申公豹的耐性被磨光了,按耐不住地大吼:「你敢不認識我?你…這…」
眼前的人突然曲著身體蹲了下來。

「太公望?」輕念這個名字,突然一股溫暖的感覺包圍著。
「你…你幹嘛突然這樣?」申公豹走到楊戩身後,不確定地問:
「發什麼神經……呃?!」

又是那股不祥的氣息……包圍著清藍的身影。
申公豹不自覺地皺起了眉頭。

『我…喜歡你喔……』
喜歡在他深深地熟睡之後,幫他輕輕地順著那頭髮絲,邊念著像咒語般的言語。

因為,我為你而活,一切存在,皆因你而在。
就算…就算……

跟全世界為敵…也……

「一定會保護著你……」像囈語般地,說著這樣的話。
「…楊戩,難不成你……」申公豹無法壓抑地顫著抖:「…又想再來一遍?」
「再來一遍?」重複了一次他的語尾,什麼都不了解地看著申公豹:
「什麼東西再來一遍?啊…你說的是刮刮樂的抽獎是吧?」
「別給我裝傻?」
聽了這種話,申公豹開始抓狂:「你還想為他再死一次嗎?你別鬧了好不好?」

「為誰?」依舊搞不清楚狀況的呆樣。
「還會有誰?當然是太公望,太公望!!!!}
申公豹抓著楊戩的肩膀大喊:
「你的元神已經耗弱了!你已經用生命保護了他兩次,不要再來第三次,我們禁
不起這樣鬧的!!」

「鬧?……我保護他…鬧你們?」楊戩像是完全抓不到語意,只能不停地眨著眼:
「奇怪,我做了什麼應該不干你們的事吧?」
「你這…」申公豹扯住楊戩的衣領,大吼:「你別說你忘記了你的『責任』,你不
要再把我扯下水去了…」

「喔…」楊戩恍然地點點頭。
「對!我先警告你,你再用生命保護他一次,小心你魂飛魄散!」申公豹的音量
又再度加大:「我可不要再做沒有回報的事情了!為了你,我已經辛苦太久了,
都沒有休假可以好好休息…我可不是天生勞碌命,你饒過我吧!」

「聽起來你好可憐喔…」楊戩把手揣在自己懷裡像是要掏什麼東西一樣:「等一
下,我拿手巾給你擦擦汗…」
「你……你神經哪時候變得那麼大條?」見到楊戩的反應,申公豹覺得自己快昏
了。

「咦?咦?」楊戩突然像是摸到什麼奇怪東西一樣,皺著眉頭苦思:
「奇怪……」
「天殺的,你又怎麼了?」申公豹不耐煩地隨口一問。
「我可不可以問你…呃……你知道…我的心在哪裡嗎?」
楊戩一片空白的表情,抬頭注視著申公豹:
「我覺得胸口一片空蕩蕩的,還有血一直冒出來呢…」

伸出手掌,殷紅一片,怵目驚心。

「心…不會吧?你又幹了什麼蠢事了?」申公豹現在才發現,胸口的白衣已經殷
紅一片,連忙抓住他的領子,細細地查看。不看還好,一看,申公豹哇哇大叫:
「你……你…你把你自己的心,挖到哪裡去了?」

失去這樣重要部分的元神要護持,更累啊!!
啊啊啊∼∼∼!!
死老子!臭老子!
把這個爛攤子丟給我!

「…你好像很生氣?」
這傢伙的臉從白色變成綠色了,好厲害…原來苦瓜也可以從熟透(白)變回青苦
(綠)的樣子啊…
可是,剛剛那個不是化學反應嗎?(死)
不能逆向反應吧?

「何止?我氣到炸了!!」申公豹坦承直言,再憋下去,他絕對會悶死。
「對不起……」低下頭,有點不好意思。

「不要告訴我,你是把心挖去給了『那傢伙』…」申公豹一臉放棄的模樣:
「算了!我不問了…你一定是這樣做……」
「我到底……」楊戩遲疑地看著他陷入歇斯底里的狀態,思考著到底要不要阻止
眼前的人。

「因為你愛他愛到連自己的靈魂都不要了…笨瓜!」申公豹嘖之以鼻:
「還說什麼天才…自保都不會……」
「請問……」不敢太大聲。
「幹什麼?」一臉兇神惡煞。
「我可不可以知道,我現在是不是死了?」

聞言,申公豹立刻倒在地上翻白眼,口吐白沫。

「……你…你沒事吧?」拉拉眼前人的衣角,好怕他就這樣昏死不醒。
「啊啊∼∼∼!!你…你這個…氣死人的傢伙!要我重複多少遍,你翹了!死了
!」不待楊戩碰到他,申公豹立刻跳了起來。

「哎呀!真是的,我是開玩笑的啦!」
楊戩拿著不知何時拿到的折扇,耍弄著眼前神經兮兮的人:
「你當真了啊…我怎麼可能不知道我已經死了…」
「喔!原來你是開玩笑……」申公豹也隨著打哈哈,突然神經縣歸位:
「啥?你是開我玩笑…你玩我?!」
「終於發現啦……」楊戩捂住嘴巴,掩飾自己的笑容,此項動作讓申公豹全身發
毛,因為跟某人如出一撇:
「還以為你永遠不會發現呢……」
「你………」申公豹高舉著雷公鞭,青筋暴起。
「…生氣了啊?」楊戩挑眉,安慰般地拍拍申公豹的頭:
「不過,關於我的狀況其實有一部分是真的…最高明的謊話一定要把實話融入…
這是他說的……」

把這傢伙殺掉的話,這…這個世界會……

「……你的劣根性是被太公望傳染了嗎?」
申公豹耐住性子,強逼自己把鞭子拿下。

「可以這樣說…不過,我覺得很詭異,為什麼我……」
語鋒一轉,楊戩突然一臉嚴肅:
「對我是怎麼死的事情一點印象也沒有,我想,不是你們搞的鬼吧?」
「想知道?」申公豹瞪著楊戩,輕問。

「剛剛祇是小小的報復而已…」紫色的瞳孔露出了堅毅的光芒:
「你想你可以不說嗎?」

☆        ☆        ☆

第一世,我願為你而斬翅,墮落到黑暗的深淵重生。
第二世,我願為你而失心,寧願你落淚,也不願……

……我…全部只為了你。

全部獻給你…

不會後悔,也沒有機會後悔。

☆        ☆        ☆

「………原來如此…」慢慢地吐露出這四個字。
「為了等你這句『原來如此』,我們耗了多久的光陰啊?」申公豹有種雨過天晴
的感覺:「我先警告你,下一世,可別再那麼糊塗了喔!」

「我明白……」輕輕地一笑,卻是失心的笑容。

沒有溫度。

「我看你是完全不明白我們的苦心!算了!趕路要緊…」
申公豹拉著楊戩,往前奔走。

卻沒注意,

那個笑,有毀滅的深意…
黯淡的眼神。

『…戩…盡善之美,殲滅……』

『望……』

一切只為你一個喔…
待續
☆          ☆          ☆
後記:
呃…到底該不該公佈…
因為一公佈了,就沒完沒了了…
不知道會不會接下去的稿子……(嘆)

我……我去混吃等死好了…(苦笑)